【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马盛德:非遗保护的中国实践与中国经验
——访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负责人马盛德巡视员
  作者:马盛德 王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6-25 | 点击数:3329
 

  记者:您认为在非遗传承方面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马:我们今天所谓的非遗都是中华文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时期遗留下的产物。这两个文明的特点是生活节奏相对比较缓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那时从容的生活状态。我们现在的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快速,那么大的地球现在变成了一个地球村,它们都是工业文明的成果。工业文明是一个新的文明形态,也是我们人类创造的。在中华大地里生成起来的我们的农耕文明,曾经引领了世界很长时间。遇到工业文明,对我们是一个挑战,一个极大的挑战。原来安逸的理想国不复存在,那是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同时也是我们的文明从波峰走下来,相遇的时候工业文明自然是强势。那么,我们如何迎接工业文明的到来呢?我很赞同汤因比“挑战与应战”的理论,我们人类不断地在挑战与应战当中发展成熟自己,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程。与其缩后我们不如主动应战,这个应战我们需要对我们的传统和今天的文明“相遇”保持怎样的心态,电脑、手机不是我们发明的,但毕竟使用时还是我们的方块字、象形字,说的是我们自己的民族语言,电脑、手机的使用在这个时代让我们生活和工作更加便利。要多找到这种契合点,一味去埋怨发牢骚是没有用的。我认为,过于理想化,不切实际的非遗保护也是影响非遗的传承,还得要面对现实。在对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上,教科文的官员反复强调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物质文化遗产的差别,指出:物质文化遗产的重点是尽可能保持这项遗产的原貌,使其保持不变。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动态的,不可能是永远一成不变的,因时而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要的特性。“重要的不是如何保护我们已经传唱已久的歌曲和戏,而是吸引新的传承者并且给予他们足够的资源和条件,使他们能够创作出新的歌曲”,“通过一切方式向新一代传递这些文化,并将这些文化融入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就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方法。”我们从政府角度和学者角度还是要保持比较理性的态度,要认准自己的文化是充满着生命力的,只不过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个困难可以跨过去,或者说这个困难根本不是矛和盾,而是可以融合的。连陕北剪纸的传承人都切身体会到“传统的非遗如何走进现代生活并适应它,这是手艺人和传承人要迈过的一个坎”,这是她们的原话。这个坎一定要迈过去,表现形式上可能要多想一些办法,多样化一点,这要求我们应该打开思路。我们非遗保护工作有一句话叫“秉承传统不失其本”,在这个原则下要有一些创新,一些新样式和品种;所有的样式和品种应该带着我们自己的元素和基因,不应该是面目全非的。非遗的魂不能丢,无论剪纸走到哪里还是像剪纸而不像别的什么形式,刺绣还是像你这个地区的刺绣,哈密刺绣,江苏的苏绣,潮汕的潮绣,各地区的个性和特色是不能丢的。

  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现代和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发展的矛盾。今后,在我们的研培计划培训地和传统手工艺工作站,老师和传承人帮助年轻手艺人进一步恢复他们的传统的精湛技艺,开拓创新思路。我们把最好的非遗都记录保留了下来,传承在继续,它们仍然是鲜活的。

  记者:您认为非遗保护能否借助社会力量的支持?

  马:《非遗法》第九条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目前社会力量的支持还比较弱。现在大环境好多了——大家都抢非遗保护这个名头,从原来不问津到现在开始成为热门,打着非遗保护的幌子背后暗藏着很强功利性的现象也越来越多。非遗保护是公益性事业,更多的是需要保护、需要扶持。打着非遗的旗号想短时间赚大钱捞一笔的话,这样的文化公司也会很失望的。我们提倡企业积极参与到非遗保护工作中来,但不会硬性要求做完全奉献、没有回报的参与,因为这种方式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在非遗中经济效益方面的回报周期可能会较长,但会在树立企业公众形象、扩大企业社会知名度等方面获得很好回报。我们在实施研培计划的过程中,邀请一些有意向的企业参与其中,比如支持企业到非遗项目所在地设立工作站,就是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既有利于非遗保护,又使企业受益的长期合作机制,实现共赢。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网 2016-06-22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对话刘守华:为什么中国没有《格林童话》?
下一条: ·[座谈]中外专家与民俗学专业师生座谈纪要
   相关链接
·[马千里]中外“非遗”名录制度中社区参与问题的比较研究·[黄永林]关于建立“非遗”代表性传承团体(群体)认定制度的探索
·5月21日:国际茶日·5月20日:世界蜜蜂日
·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齐心协力保护非裔活态遗产·[康丽]从性别麻烦到范式变革:中国女性主义民俗学的建设
·[郭平 张洁]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2021年度报告·[向云驹]论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层级及其呈现
·[周波]从“身份认同”到“文化认同”: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制度设计的新面向·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性别*
·康丽主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精粹·理论卷》·杨利慧:让高校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学科建设和合作交流的重要阵地
·[高丙中]从封建迷信到文化遗产·[李牧]民俗的表演性:表演理论、活态传承与公共文化实践
·[朱刚]交流诗学模型及其在西部民族地区传统歌会研究中的应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词审定委员会召开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工作会议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6届常会:基本信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6届常会即将在线召开
·[王历]非遗实践、传承者在非遗商业化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举办“非物质文化遗产蕴含的中华文化基因”学术研讨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