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本网公告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学会出版物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联系我们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活动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巴莫曲布嫫]述源/叙谱/指路:彝族的叙事传统与文化认同
  作者:巴莫曲布嫫   摄影/图:钟大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5-25 | 点击数:7450
 

  典型的彝家住宅-美姑瓦候木屋

  在我的家乡大凉山,火塘是每一户彝人家庭生活的中心,在凉山彝语中称为“嘎库”。火塘塘口多呈圆形,也有六边形的,通常以打制精美的石料镶入地中,其上再嵌立三块锅庄石,彝语称为“嘎尔”,标识着对英雄海依迭古的纪念。火塘是神圣的,在彝人社会中不仅有着饮爨、取暖、照明、议事、会客、保存火种等实用功能,还有社会关系、家庭结构、性别角色、民间信仰、人伦秩序等社会文化的象征功能,乃至许多人生仪礼和宗教仪式都要围绕火塘方能进行。而发生在火塘边的“故事讲述”通常在日常生活和仪式语境中展开,贯穿在每一个人从生到死的生命历程中,承续着彝人的传统教育,构建着彝人的精神世界。

  多年前,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麻火布达村一幢偌大的瓦板房中,我第一次参加彝人的家支集会“吉莫吉歌”,见到了200多位爬山涉水赶来的亲戚。虽然那时我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还素昧平生,但我深知在场各位的家谱都可以上溯到一位共同的祖先。吉吉家的头人吉吉麻玛为欢迎我这位远道而来的亲戚,郑重地向屋内屋外的亲戚们发表了即兴演说,他端坐在火塘上方,引经据典地从“勒俄”(史诗)谈起,讲到“布茨”(谱牒),讲到“莫木普古”(祖界),讲到祖先的礼制和后人应当遵循的德范,他的话语像高山流水一般,潮润着我的耳朵,打湿了我的遐想;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笑一笑的庄重与威严,让人肃然起敬,至今言犹在耳,景犹在目。那是一个飘雪的冬夜,大家鸦雀无声地聆听着这位长者的演说,无数张面孔叠映在火光中,整个山野变得格外宁静、格外祥和……正是这种火塘边的叙事,为我后来致力于彝族口头传统的田野研究带来了深刻的启发。

  述源(波帕),在刨根问底的溯原追问中认知世界、社会和人生

  我从诗歌创作走上学术道路,得益于早年亲炙语言学家马学良先生的门下。恩师强调文本阐释与田野调查的交互参证,这便是我的硕士论文《彝族经籍中的祭祀诗研究》的主要工作方向,即从历史悠久的彝文文献中解读本民族的文学传统。当时让我困惑的一个问题是古代文献中显然汇集着一种盘根究底的诗歌类型,即以叙述和描写万事万物的起源为诗歌题材。但为什么这类诗歌会形成规模化的集成,为什么在川、滇、黔的彝文经籍中会普遍流存下来?这类体制古雅的诗歌创作之于文学接受到底由何而起?又有着怎样的社会文化功能?

  通过仔细的文本爬梳和作品类比,不难发现,这一文学体裁堪称古老且自成一体。在云南彝文典籍中则被归为“查苏”类,“查苏”的意思也是“寻源”,当时已为学界瞩目的创世史诗《查姆》即属于这类作品。“查姆”是彝语音译,意为“万物起源”。但凡天地间一个事物的起源就叫一个“查”,而在“查苏”类经籍中就有120多个“查”。虽然整理后出版的汉译本《查姆》只有11个“查”,共3500余行,但大抵也反映出诗化“寻源”的基本路径:上部讲述天地起源和人类起源;下部讲述棉麻、绸缎、金银、铜铁锡、纸笔书等文化创造的由来。在贵州彝文典籍中被归为“则透纪透”类,“则透”、“纪透”义为“物始”或“释源”,《物始纪略》便是根据贵州彝区发掘的古代文献《则透》和《纪透》两类经籍的原始底本整理翻译而成。7卷共179个诗章,每章一题,也就是179个起源问题。全书以宏长的体制、博大的气势、辽阔的视野、清晰的条理,给我们叙述了有关宇宙何始、天地何成、万物何生、人类何来,以及人类活动、社会现象的发生、发展等诸多源流问题,其中夹杂着异常丰富的神话、传说及历史典故,堪与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作品《天问》相比肩。在川滇大小凉山的彝文典籍中被称为“波帕特依”类,“波帕”义为来源、起源,彝谚有云“好比天上星,起源经无数。” 仅就美姑毕摩文化研究中心的吉尔体日先生举一己之力搜集、整理的各类“波帕”诗歌就上百种(首);除去同题异文者,共计82种。

  不论经籍化的作品出自何地,这类诗歌的共同特点即是以叙述和解释世界万事万物的发生、由来和变化为内容,反映了先民对世界的认知过程和认知水平。叙述对象的涉猎范围极为宽泛,从自然现象到社会现象,无所不包,无所不及,大凡在先民头脑里划过问号的问题在这些诗歌中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回答:从天地、日月、星辰、风云、雨露、雷电、雾霭、山水,到岁月、四时、朝暮、草木、鸟兽、虫鱼;从人类社会畜牧、农事、手工、养蚕、君臣的产生,到人类自身的生死繁衍、婚姻嫁娶、丧葬祭祀、知识技艺、鬼神祖灵等等物性事理,似乎都成为诗歌可以索解的谜底,这些诗歌作品如果产生一本合集,大有《十万个为什么》的意味。当时为便于进行文类研究,结合各地彝文经籍自身的分类法,我将这一类的书面诗歌统一命名为“述源诗”。但我脑海中的那些个问号一直在牵引着我去寻找答案,去实践马学良先生倡导的文献研究法──“以俗释经”和“古礼新证”。

  1991年的冬天我回到了大凉山。美姑县峨曲古(意为天鹅之乡)区发生的一次返咒仪式让我的疑问在毕摩的经颂中变得豁然开朗。在事主家的火塘边,我先后听到了《“尔擦”石头的来源》、《毕摩的来源》、《鸡的来源》、《神枝的来源》、《草的来源》、《火的来源》等“起源经”……这才明白,举凡仪式涉及的事或物,毕摩都要从源头讲起,用诗的语言一一诵读一遍。彝人普遍认为,不这样的话,鬼怪就不相信毕摩的神力,不相信法具的法力,以致驱鬼无效,仪式难成。后来的几年,我在凉山进行仪式生活的田野观察,先后跟访过20多位毕摩以及他们主持的各种仪式活动,同样发现“述源”几乎无处不在,举凡有仪式发生必以“述源”为先声:在分支祭祖大典的“取水叙谱”仪式上,毕摩要诵读《水的来源》;在婚嫁仪式上,毕摩也要从彝家婚制和婚姻仪礼的产生开始叙唱;在丧葬、安灵仪式上则要诵唱有关疾病的由来和死亡传说……正所谓“能究其本根而枝叶自举”。

  1998年,我投师民俗学家钟敬文教授,专攻彝族口头论辩和史诗传统。在田野观察中发现述源与人生仪礼也有着密切的关联。凡以“波帕”开头的论说,大都根据一个起源问题,做简明扼要的推原,重在叙述事物的来源,通幽发微,释决有关婚丧嫁娶、文化传统、发明创造的疑难,也就是“溯原于本始,致用于当今”。论战中的辩手必须根据仪式场合的不同来选择述源的论题,并按主方与客方来进行分述。一般婚嫁场合大多要叙述有关婚姻制度、婚嫁礼仪、姻亲关系的来龙去脉,也要涉及到诸如新娘的头盖、胸佩等物品的来源;而丧葬仪式上则以叙述疾病与死亡的由来为主,还要叙述《马的起源》(给亡灵归祖的乘骑)、《牛的起源》(祭祀亡灵的牺牲和丧后宴的牺牲)等;而送灵仪式则以叙述送灵大典的由来为主,还要叙述铠甲、剑、矛等古代武器(与为亡灵归祖开路有关)的来源,还有《水的起源》(给祖灵献水)等。也就是说,有一些特定的述源问题必须依循仪式的传统,不能混淆仪式之间的界限,而这种界限是民间约定俗成的“节威”(规矩),比如《马的起源》和《牛的起源》就不能在婚礼上叙说。

  述源进入宗教仪式和口头论辩,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彝人世世代代对客观世界和社会现实的不断探索和总结,反映了彝人对于知识的重视和求知的愿望,也反映了毕摩和论辩能手作为彝族社会的智者,他们也在通过自己对事物发生、发展规律的认识和求解,在仪式上给人们以符合“逻辑”的解释,这个“逻辑”就是人们能够理解、认同、信服的“述源”,即叙述事物的起源。因此,通过反复的田野观察和文本比对,我们可以将“述源”归结为一种跨地区、跨支系的叙事传统,不仅累积了大量的经籍诗歌作品,而且由释原意识制导的叙事行动塑造了彝族自古相承的一种文化表达方式,对仪式、神话、史诗、叙事长诗、口头论辩活动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也成为彝族文化认同的一种民间记忆和历史标识。

  叙谱(茨沙),在父子连名的记忆图式中唱述历史、祖先和传统

  田野作业有时充满了一种戏剧性。如果没有家谱,我有可能就与一位杰出的史诗演述人擦肩而过;而更为重要的是,没有家谱,一位克智口头论辩能手也有可能无法完整地复述出自己祖先世代传承下来的史诗传统。2002年的冬天,我在家乡大凉山进行的史诗调查就沿着祖先的名字,沿着杰史九子的家谱打开了一条纵深而又宽广的田野研究之路。

 杰史九子
   ↓
杰史巴莫─杰史吉纳─杰史吉伍─杰史比惹─杰史吉吉─杰史吉伊─杰史阿如─杰史俄尼─杰史吉尼
                                                                                                              ↓
                                                                                                                                 吉尼曲莫(第一位毕摩)

  →曲莫默达→默达额达,额达三子:额达吉尼、额达吉古、额达吉楚→吉楚赫惹(第一位克智口头论辩能手)→赫惹尔克→尔克基直→基直吉库→吉库约格→约格约火→约火涅日(第一位史诗《勒俄》传抄人)→涅日霍加→霍加尔土→尔土曲博→曲博伊诺(笔者的田野跟访对象)

  正是在杰史九子的谱系树下,我与远隔15代亲缘关系的史诗演述人曲莫伊诺(当年26岁)相遇在美姑。从他倒背如流的家谱中,从他洋洋洒洒的口头演述中,从他出口成章的谈吐中,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富有文化传统的彝人家支及其发展史:他们既有作毕(主持宗教仪式)的传统──14代,也有克智(口头论辩)的传统──11代。而负载着史诗演述的口头论辩传统从杰史吉尼的四世孙吉楚赫惹开始,也一直传承了下来。沿着这条父子连名的家谱我与自己寻觅多年的文化传统相遇:这个毕摩家支中的第一位克智能手名为赫惹(意为鱼之子),我在田野中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传说与轶闻,而他被后世铭记、缅怀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他开了口头论辩的先河,从此传演成这个家支的文化风尚。吉楚赫惹6代之后,一位名叫约火涅日的祖先,德高望众,他从一位黑彝那里借来了史诗《勒俄》的抄本(属宜地土司版本系统),重新抄写出来倾心研读,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史诗的演述,此后他每每参加口头论辩,都是比赛的赢家,而赢就赢在史诗演述的娴熟技巧上,同时也与他手中这一“有来头”的史诗抄本密关。史诗《勒俄》就一代代地传抄下来,一直传到伊诺父亲曲博(时年82岁)的手中。口头论辩的传统也世代传承下来,并在伊诺这一代的三位论辩能手中得到发扬光大。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博史伊卓】

上一条: ·[张润平]我与中国民俗学会
下一条: ·[马知遥]那些与民俗学网同行的日子:写在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之际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1年3-4月受理)·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1年1-2月受理)·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11-12月受理)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四次会议在武汉召开·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游红霞]谱系观念视域下当代两岸妈祖信仰的交流互鉴·[范宗朔]亚美尼亚史诗《萨逊的大卫》的经典化和多元文化因素
·[胡蓉]浅议《天工开物》的人类学意义·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9-10月受理)
·会费在线缴纳清单(2020年1月7日至9月2日)·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7-8月受理)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5-6月受理)
·CFS秘书处编:《中国民俗学会大事记(1983-2018)》·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0年3-4月受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