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邓启耀]符像的仪式场域及表述语境——民间法事祭祀用符像的视觉人类学考察
  作者:邓启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10 | 点击数:8377
 

  三、雕版木刻符像的表述语境和社会文化功能

  作为民间传统雕版木刻的文化遗物,雕版木刻符像已经引起众多艺术研究者和收藏者的兴趣。但我们不应该将其从民俗的仪式现场和表述语境中抽离,只看到图像所谓“艺术”的一面。基于视觉人类学立场,我们应该把这类图像视为历史和社会文化的文献,对这些图像的视觉现象进行整体观察,把它们在民俗祭祀或佛道教法场中的使用情况和功能意义做一些解读,分析它们的符号构成系统,考察它们怎样表意和传达,并了解这类符像及相关视觉传达形式在民间信仰和宗教科仪中,有什么样的表述语境和社会文化功能。

  (一)雕版木刻符像使用和表述的历史语境

  雕版木刻的神佛图像,在雕版印刷术和造纸术发明之后,很快兴盛起来。无论什么符箓,大都是在整块的木刻雕版上刻以文字或图像,通过雕版印刷技术在纸或布上成批印制。年画、神像印制的目的在于供奉、保存和传播,故广为人知。有关它们的记述和研究也比较丰富,许多宗教典籍中都有它们的身影,如绘有雷公、雨师、三清、东皇太乙等道教神灵及三界世界的道教刻本,绘有诸佛菩萨及经变故事的敦煌文书等。20世纪初斯坦因在敦煌藏经洞和新疆于阗一带获得一些人身兽头神灵图像纸画和《鼠王传说》木板画,鼠王所穿着的服装样式在玄奘所记“鼠壤坟”、8世纪于阗一带的供养人壁画中均有描述。其中,斯坦因在敦煌藏经洞收集的一组表现于阗神灵的纸画,尺幅较小,所绘神灵均为女性,上身赤裸、露乳,仅有帔帛绕臂,下身着短裙。画面的上方为于阗文和汉文书写的神灵名称,如鹿首抱小儿的女神汉文榜题为:“此女神名□伽罗遮,若小儿母梦中见危,即知此神与患,祭之吉。”猫首女神的榜题为“此女神名磨难宁若,梦见猫儿小儿吐舌□□□即知此神与患,祭之吉。”这些女神均为与小儿相关的瘟神,祭祀相对应的女神可求康复、平安。⑤此类木板画和纸画,具有与符箓图像相似的功能,或可视为“码子”的一种早期形式。

  民间符箓图像,是一种用于民俗祭祀、道教科仪和佛教法场中的雕版印刷作品。这类用木刻雕版印制在纸上的随祀物,虽然在各族民间使用极为普遍,但由于仪式后多以火焚烧,或置于荒山野岭随风而化,张贴的也不能持久,所以历史上几无留存,顶多传下一些雕版,年代大致不过明清期间。因是乡野俗祀,古代文献少有记述,偶有提及大多混杂在关于岁时节祭的介绍中,且谈及这类作品的只寥寥数语,更难见图像的披示。如宋人吴自牧《梦粱录》曾述:“岁旦在迩,席铺百货,画门神、桃符、迎春牌儿;纸马铺,印钟馗、财马、回头马等,馈与主顾。”⑥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亦述:“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旭、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⑦清代以后,这类民间雕版刻印作品在部分笔记文史作者的著述中也有提及,但称谓各异,有“纸马”“甲马”等说。⑧

  由此可见,我们讨论的雕版木刻符像是一种具有深厚历史渊源和文化根基的图像文物,和其他文物不一样的是它们没有死亡,直到21世纪还在当代人的日常生活中活态传承。它们强大的生命力来自于任何意识形态都无法抹去的集体记忆,以及早已化进老百姓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中的民俗传统中。

  (二)雕版木刻符像使用和表述的区域和族群语境

  民间各地对这类民间祭祀用雕版印刷符像称呼不一,北京、山东、河北、江苏、浙江、陕西等地叫“纸马”“神马”或“神码”“神灵马”等,云南、贵州、福建等地叫“纸马”“纸火”“甲马”“甲马子(纸)”“马子”“纸符”等,广东叫“禄马”“贵人”,台湾叫“神马”,西藏、云南、四川、青海等地藏区或信仰藏传佛教的地区,则将悬挂于家门、山口和寺塔的那种雕版印刷作品通称为“风马”“风马旗”等,而且不仅用纸,也用布、绸等纺织品印制。制作和使用雕版木刻符像的族群,有汉、白、彝、藏、怒、傣、蒙古、纳西、傈僳等民族及摩梭人,广泛分布于北京、山东、河北、江苏、浙江、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西藏、青海、福建、广东、台湾等地区。这类沟通天地人神(鬼)的巫灵的雕版印刷图像,以纸质为多,也有以布、绢等质料印制。内容多为神灵图像,或图文相杂及整版文字。

  学术界依民间叫法,有“甲马”“纸马”和“神马”等统称。用“甲马”这个词的,认为“纸马”一词太就事论事,而“甲马”显得含蓄,“充分体现了延续云南鬼文化的历史必然”⑨;用“纸马”这个词的,则认为“甲马”属于“纸马”中的一种特殊类别,专用于追魂捉命,不可与“纸马”混称。甲马还有“顺甲马”和“倒甲马”,人在马之后的是顺甲马,其作用是迎神,使用时必须同时将五张顺甲马来表示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人在马之前则为倒甲马,专用于驱鬼捉祟,厉害无比。⑩

  由此可见,“甲马”一词,至少在这些地区是专有所指的,不能泛用于所有“纸马”或“纸符”。而按较普遍的说法,将其统称为“纸马”似也不能概全。比如藏区的“风马”就不仅仅是纸质的。“神马”为台湾学者所袭用,但“神马”不仅仅载神灵,也载鬼灵、祖灵和人魂。因此,取其通灵、传送的要意,按云南调查地民间较为流行的说法,称其为“码子”或“马子”,似乎更恰当一些。或以较学术化的“民间雕版木刻符像”或“符像码子”名之,同时在不同情况下按当地习惯称呼交互使用,也是一个办法。

  笔者所见的符箓大致有三种:一是经文、书表或文牒,以文字为主,如民俗祭祀和道教科仪中的表文,藏传佛教法场中的经文风马旗、六字真言等;二是符咒或符章,以图形化或意象化的符号为主,亦文亦图,如以“雷”“敕”“尸”“鬼”等字叠加各种鬼灵名号和奇异线条衍化的“复文”;三是符像,以图像为主,图像有神鬼灵异之像,也有人魂命魄之像,如“替身码子”。

  其实,“纸马”“甲马”“神马”“马子”“码子”等,也只是相对普遍一些的指称。具体到民间使用者那里却大多不这样称呼,而是有更仔细的说法。例如在民间雕版木刻符像使用比较普遍的滇西、滇南一带,一般不泛泛而论地说什么“纸马”或“甲马”,而是根据使用功能或神职的不同,分别将使用于不同仪式和场合的套符,称为“财神纸”“喜神纸”“利市纸”“天地纸”“月神纸”“关圣纸”“过关纸”“领魂纸”或“叫魂马”等。它们大都是配套的,如“喜神纸”2种一套、“过关纸”24到26种一套、“过年纸”24种一套,“领魂纸”36种一套,“利市纸”36种一套,“叫魂马”或“追魂纸”6种一套,等等。尽管这些民间雕版木刻符像在不同区域和族群中称谓不一,空间分布及表现形式也有不同,但它们作为民间的、底层的和非主流的艺术样式,以“野祀”诸灵进行基层社会心理整合,其非一神独尊的草根性却是共同的特质。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本文责编:郑艳】

上一条: ·医学人类学:探究疾病与文化互动关系
下一条: ·[赵世瑜 申斌]从社会史到中国社会的历史人类学
   相关链接
·[朱佳艺]地方性知识的转换:降水母传说流变考·[钟小鑫 蔡芳乐]“法”外之地
·[张隽波]百年革命节日的仪式礼仪变化初探·[张洁]乡村振兴背景下文化的再造
·[张纯]皖北民俗中“剪压(鸭)尾”成人仪式的文化内涵·[扎西卓玛]中国传统村落中的非遗探究
·[袁帅]丧葬仪式专家话语权表现形式及特性·[王薇]非遗保护语境下的可持续发展要求
·[王威]新媒体语境下的口头传统演述·[田丽]观音灵验故事建构下的信俗空间及仪式实践
·[孙愈]村落丧葬仪式的消费异化与优化治理·[孙宇飞]非遗语境中民俗精英的力量
·[孙立青]新媒体语境下少数民族非遗传承人媒介呈现的问题与对策·[平锋 谭文]民间戏剧的仪式化内蕴及其悖论
·[宁祥文]2018年宁炳迪、宁炳集开锁仪式调查报告·[苗欣悦]“送路”:复合的过渡仪式和情感表达
·[孟令法]越界—虚构化行为:仪式生活与图像叙事的非常态表达·[罗瑛]景颇族日月神话的仪式与日常生活实践
·[龙晓添]民间礼书:仪式叙事与礼俗实践·[刘冰倩]县域城镇化背景下城市空间中集体记忆的建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