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子贤]被固定了的神话与存活着的神话
——日本“记纪神话”与中国云南少数民族神话之比较
  作者:李子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10 | 点击数:7807
 
概括起来说,云南少数民族的活形态神话,大致有下特征:1、最古老的活形态神话,当是氏族起源神话。只是到了后来,氏族神话才发展为民族神话。2、最古老的活形态神话,其内容主要是讲述人类(氏族)的由来。较完备的天上创始神话,是后来才产生的。例如独龙族《创世纪》开篇第一章就讲的是人类的起源,之后才讲到地分离(即天地调整神话)。笔者1962年在独龙江畔进行田野调查时,就未发现独龙族有完备的天地创造神话,而仅仅有所谓本来就有天和地,只不过二者连接在一起,后来天地才分开这样的内容。在台湾高山族中,亦未发现完备的天地创始神话,而只有天地调整神话。日本“记纪神话”中的天地创造神话,严格说来,也仅属天地调整神话。由此也可以证明“记纪神话”当为较古老的神话。3、最古老的活形态神话,当为可以吟唱的韵文体。这一点,不仅在云南少数民族中可以找到活的样品,而且据笔者60年代初对彝、纳西、藏、怒、独龙、傈僳等民族的调查,凡与民间信仰、宗教祭义融为一体的活形态神话,都是以吟唱方式来表达的,而且在吟唱神话时有很多规定和禁忌,对演唱场合亦有严格的规定性。笔者以为,这与氏族群体便于表达、便于接受、便于记忆、便于规范、便于传承自己的“圣经”密切相关。在云南各少数民族中,吟唱神话都必须有某种调式(调子),例如,楚雄州大姚、姚安一带的彝族,吟唱自己的创世神话就必用“梅葛”调;红河州弥勒县彝族吟唱自己的创世史诗《阿细的先基》时,还以男女对唱的方式进行。据笔者的调查,讲述的神话(散文体)大多属于已与民间信仰及宗教祭仪分离了的口头神话(即只是讲一讲的故事)。4、云南各民族的活形态神话,在人们的心目中,都具有神圣性、权威性、规范性的特质。人们不仅对神话所述的一切深信不疑,而且认为“本来就是那样”、“应该那样”、“不许那样”,神话中所讲述的某神的神迹,就成了对某神必须顶礼膜拜的根据。在各种宗教祭仪中,“必须这样,”“不能那样”,“要这么做”,“不能那样做”等等之根据,也来自于神话。纳西族为何至今仍保留着祭天习俗,祭天仪式的场地、神器、主祭人、祭品、程序等的规定,均来自于神话。历史上佤族为何供奉木鼓,木鼓为何必须以人头加以祭祀,也都来自于神话。所以,活形态神话之所以能够存活,是与人们的信仰、崇拜对象密切相关的。离开了神圣性、权威性、规范性的神话,就已不再属活形态神话。5、活形态神话的传承,不仅与民间信仰、宗教、祭仪、节日庆典、民俗活?动、文化心态密切相关,而且必须要有把这一切与神话加以联系和整合的祭司这一关键性的“精神领袖”来实现。祭司被视为人与神的联络者,人们的祈求需由祭司去向神禀告,神的旨意和恩赐也需通过祭司来传达。于是,在历史上,云南各少数民族中的祭司,几乎成了“半人半神”。在人们看来,祭司本身就具有神力,人们必须有神的庇护,因此,也就须臾不能离开祭司。用元江县大羊街乡一位80多岁的哈尼族大摩批(祭司)的话来说,“没有摩批,这里的人就不会过日子。连人死了都送不走。”由此可以推想,日本古代天皇制中最初的天皇,可能既是部落首领,又是宗教祭司,地位极高,故被视为“现人神”。据笔都30多年来的调查,云南少数民族中的祭司,都是各民族神话的保存者、传承者。在什么场合吟诵什么样的神话(祭词),何种仪式的神话依据是什么,他们都了如指掌、烂熟于心。我们甚至可以说,神话赖以存活的某种文化生态系统存在与否,最简单的观察方式就是祭司在该群体中是否还有特殊的地位,是否还在频繁地被人们请去主持各种宗教祭仪。典型的例子是,四川凉山州美姑县,这里仅有15万左右的彝族,但祭司(毕摩)至今仍多达近8千人。在那里,神话赖以存活的文化生态系统至今一直得以存留。反之,丽江地区的祭司(东巴)则出现日益减少的现象,神话赖以存活的文化生态系统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6、活形态神话大多处于一种缓慢变动的状态。有的神“死”了,有的神“诞生”了,有的神地位上升了,有的神地位下降了;有的神一直受到崇拜,有的神则不再是被崇拜的对象……这样一来,凡是“死”了、地位下降了的神,其神迹或者成了只是“讲一讲的故事”,或者慢慢被人遗忘而最终式微或消失。而文献神话一经写定,就被固定下来,不再发生变异,只不过后人对它难以理解而已。
 
 
从内容看,“记纪神话”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首先是它的完整系统性,是一部创世史诗式的作品。与东亚其它国家或民族的神话比较,它的另一个鲜明特点是突出了创生意识,神话情节的铺衍都由不断地创生为主轴,此外,宗教化与历史化的统一也十分突出。它不象中国的华夏——中原神话自春秋以后就被历史化,从而导致了中国汉文献神话的不完整性。再一点就是,“记纪神话”虽早已被写定,却仍有活形态神话的某些特征。一般而言,大凡被写定的神话,大多逐步“僵死”,然而,“记纪神话”不仅在天皇系而且在民间却一直具有某种程度的神圣性特征。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吕凤棠]宋代民间的佛教信仰活动
下一条: ·[张玉梅]中国古代舞蹈教育流变
   相关链接
·[高志明]存在形态:一个认识神话的维度·[董秀团]云南少数民族神话中的女性意识及其传承价值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