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子贤]被固定了的神话与存活着的神话
——日本“记纪神话”与中国云南少数民族神话之比较
  作者:李子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10 | 点击数:7804
 
为了寻找到云南少数民族活形态神话与日本“记纪神话”进行比较的时间轴,增强其可比性,我们不妨从南诏文化谈起。在云南,以洱海区域为中心,曾于8世纪初出现了地域辽阔,足以与唐王朝和吐蕃王朝对峙的南诏。南诏中心区的大理洱海地区,早在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就已开始了水稻种植,这跟日本的水稻种植史接近。顺便说一句,与属于氐羌系的白、彝、哈尼等民族一样,日本大和民族也是由旱作文化转为作(水稻)文化的。这个以彝族先民(乌蛮)为主体的奴隶制国家虽然崇尚武功,曾在天宝战争中大败唐军,但却深受汉儒文化的影响。南诏曾先后派遣几千人到成都“习孔子之诗书”,以至出现了“人知礼乐,本唐风化”的局面。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南诏文化是“仿唐文化”。现今仍保存完好的大理三塔寺、剑川石宝山石窟等足以说明南诏文化的发展水平。《蛮书》记南诏阳苴咩城说,城内有一“方池,周回七里,水深数丈,鱼鳖悉有”;太和城“巷陌皆垒石为之,高丈余,连延数里不断”;《南诏野史》说:“圣僧李贤者,建立三塔高三十丈,佛一万一千四百,屋八百九十,铜四万五千五百五十斤,自保和十年至天启元年始完”。成画于南诏中兴二年(公元899年)的《南诏中兴国史画》,是一件有关南诏历史的重要文物,画末的题记说:“谨按巍山起因,铁柱西洱河等记,并国史上所载图书,圣教初入邦国之原,谨画图样,并载所闻,具列如左,臣秦宗等谨奏,中兴二年三月十四日。”此画现藏日本京都有邻馆,纸本彩画神像、人物94个以及马、象、犬、蛇、鱼、螺、鸟等多种动物,均极生动。特别是所描绘并有文字记述的巍山失柱等事,都涉及南诏重大史实。这似乎与日本在“记纪神话”写定前后全方位地持续地吸收汉文化、建立律令国家的情形颇为相似。当时,南诏的宗教是以本土的原始宗教居主导地位,同时,又传入了佛教和道教。这与日本“奈良时代”以神道教为主、佛教逐步开始盛行的情形也大致相同。但是,南诏文化与日本同一时期的文化也有着明显的差异。其一,至大和政权形成并统一了日本之后,日本就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走上了自己独特发展的道路。而作为地方政权的南诏国,自8世纪初产生,至公元937年段思平建立大理国之后,便消解了。其二,由自然宗教演变而成的神道教,是在大化大革新之后才逐步上升为日本的国家宗教,并一直延续至今。南诏国在其发展过程中,其原始的巫鬼教(原始宗教)却始终没有上升到国家宗教的层次。虽然南诏第5代王阁罗凤于公元748年即位之后,曾试图创立南诏国的统一宗教,但始终未能达到目的。南诏多种宗教形式的并存,一直贯彻于南诏的始终。这样,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关于记载南诏的文献中,就没有类似《古事记》、《日本书纪》这样的著述。南诏德化碑主要是颂扬阁罗凤的文治武功,开头却有关于神话的内容。《南诏德化碑》开篇云:“恭闻清浊初分,运阴阳而生万物,川岳既列,树元首而定八方。故知悬象著明,莫大于日月;崇高辩位,莫大于君臣。”“王姓蒙,字阁逻凤,大唐特进云南王越国公开府仪同三司之长子也。应灵杰秀,含章挺生,日角标奇,龙文表贵。始王之在储府,道隆三善,位即重离。不读非圣之书,尝学字人之术。”用现代白话来说,以上一段话的意思是:天地初分之时,阴阳运行而生万物,山河既已排列,人类就树立元首而定八方,所以知道悬于太空而著名的星象,最大的莫过于日月;人间辩别地位的崇高,最大的莫过于序列君臣的名分。”“王姓蒙,字阁罗凤,大唐特进云南王越国公开府义同三司(皮罗阁)的长子,是应运而生具有内美的杰出优秀人物,额骨有隆起的奇异标志,身上有龙纹显示大贵的仪容。当初他还是王储的时候,就深懂事君事父事长之道,镇守在重要的边防地方。他不读不是圣人的书,曾经学得养育人民的方法。”由于南诏的统治者深受汉儒文化的影响,在其潜意识中,一直对唐王朝称臣,因此,《南诏德文化碑》中的神话内容并未突出王者是神的后裔,《南诏德文化碑》中也未纳入更多的神话内容。这显然与《古事记》、《日本纪》有着明显的差异。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据《蛮书》载:“乌蛮”的宗教是“一切信使鬼巫”。当时有多少个部落,就有多少个集政教于一身的大鬼主。“乌蛮”属氐羌原始族群,其巫鬼教的特征是“以崇拜天、地、日、月、星辰、雷霆、雪、雹、山川、陵谷、土石、草木、禽兽乃至一切万物等幽灵巫鬼,祈福禳灾为事。”(注:彭英全主编:《西藏宗教概说》。其另一个特征是祖先崇拜极盛。此种情况与日本学者石田一良在《日本文化——历史的展开与特征》中所述日本古代的鬼神信仰颇为相似。(注:上海外国语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由于历史、文化、地理环境等因素所至,在云南许多少数民族中,南诏时代盛极一时的巫鬼教一直得以延续至今。于是,我们可以作这样的推断:云南许多少数民族中至今仍存活着的各种古文化事象,可以作为考察“记纪神话”写定前文化状况的参照。换言之,云南一些少数民族至今仍保留着的古文化事象,其历史化“记纪神话”写定的“奈良时代”也许还要古老。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吕凤棠]宋代民间的佛教信仰活动
下一条: ·[张玉梅]中国古代舞蹈教育流变
   相关链接
·[高志明]存在形态:一个认识神话的维度·[董秀团]云南少数民族神话中的女性意识及其传承价值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