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汪丹]分担与参与:白马藏族民俗医疗实践的文化逻辑
  作者:汪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9-19 | 点击数:6581
 

  三、亲戚及社会参与的病痛治疗

  白马藏人每一段关于病痛的叙述,每一次治病过程,都体现了他们的一段生活经历。在扒西加寨与色如加寨,39户人家221人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当地人用“竹根亲”来形容小地域范围内“人人都是亲戚”的亲属关系状态。在建房、结婚、过年、治病、敬神等大大小小的生活事件中,可以看到亲戚关系在白马藏人日常与社会生活中的巨大影响力。“竹根亲”的基础是血亲与姻亲关系,通婚圈、认同圈与亲属关系网络是密不可分的三个概念。白马藏人基于族群认同与亲属关系亲疏来确定通婚的范围并通过婚姻关系的缔结,男人或女人的社会流动,实现人际关系的建构。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小群体通过个体婚姻的连接,扩展了家庭的关系网络,并使之结合成为以血缘、亲缘、地缘为基础的社会群体。白马藏人的社会关系网络还包括以年龄层次为基础的“伙伴”、“老庚”等关系网络亲属关系与伙伴关系共同构建起了白马藏人亲密的内部认同与互助体系。病痛是个人与其家庭所面临的一道“关口”,而病痛的疗愈是在他们的亲属关系及社会关系网络中完成的。

  (一)解释病因的社会途径:集体判断

  尤婆婆岁(60岁)与朱婆婆(64岁)都是在自家门口跌倒而摔伤了胳膊与手腕,医院接骨养伤后回到寨子。每逢阴雨天气,她们摔伤的手腕都会酸痛无力,以致“拿不起菜刀、切不动腊肉”。都是因跌倒摔伤手腕留下疼痛的症状,但寨里老人们的看法并不相同。围坐在水泥地上“摆挑”的老人们,一边劝尤婆婆“莫喝酒,少喝酒”,一边劝朱婆婆“找‘白该’掐算看看”。

  尤婆婆这样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我(摔倒)那天自己在屋头。爷爷(尤婆婆的丈夫)送孙娃子去平武(县城)上学去了。早上我听白公鸡叫了就醒了,身体硬邦邦的挪不动坐不起来,我就在嘴巴里念“叶瑟喇嘛”(山神名),反复这么念了一会儿就能坐起来了。我想去外面喊人,一站起来,眼前就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了,我就摸着往外走,可不能死在屋头啊。走到外门口那个坎坎,就摔倒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清晨摔昏在自家门口的尤婆婆被早起的放羊人发现,放羊人喊来旭大夫施救,随后寨里的人找来车子将尤婆婆送往医院。寨里的老人们说:

  尤婆婆命有点苦,以前生活不咋好,她就三个女子(女儿)也没抱儿子(入赘),女子嫁在本寨子,都是农民,条件也不好。她年轻时就爱喝酒,过去没钱买酒,现在老了有点钱了喝酒喝得凶了。几年前,她得了酒瘾,不喝酒,话也说不好,手抖身上也抖。摔到手腕之前,她就摔倒在屋头一回了,送到医院去,大夫判她得了酒精肝,让她戒酒,不戒酒那五脏六腑都要烧没了。要她戒酒,她趁爷爷和她的女子(尤婆婆的女儿)管不到就偷偷喝几口。这次摔到手腕,连切菜的刀都拿不起,都是爷爷在屋头做饭,我们都喊她莫喝酒,莫喝酒,现在曰子好了你莫喝酒,可以多活几年。

  朱婆婆也叙述了摔倒的经过:

  那天我儿子上山看牛去了,就我自己在屋头。上午我去背了一趟猪草,中午吃完晌午,要再去背一趙猪草,一出门就摔倒了,胳膊那么撑着摔到水泥地上了。疼得我爬不起来,我就哎呦哎呦地喊人,寨上的人赶过来把我抬起往医院送。医院那个大夫喊我歇四个月不要做活路(干活),我歇了两个月就开始做活路了。家里的马啊牛啊就我儿子一个人在照看,天冷冻死了两匹马一头牛。去年我亲家说我今年子不大好,让我过生曰的时候宰只羊敬神,多请一些人吃饭。她让我请7满桌,可是我生曰那天亲家过来数过,说只有6桌多,不够7桌。唉,摔倒躺在医院我就后悔,是可以多请一些人的。我过生日后,还有人说我过生曰怎么不喊她,她都不知道我过生曰。

  寨里的老人们说:

  朱婆婆是个很要强的女人,但是命苦得很。她两个儿子都被判刑了,大儿子年,小儿子年。她屋头爷爷(朱婆婆的丈夫)看儿子被抓就气病倒了,才过了一年就气死了,死的时候停在平武医院,她自己把尸体从平武县城往寨子背,走到王坝楚(白马藏族乡乡政府所在地)才遇到她的侄娃子。她现在跟小儿子过,儿媳妇带着孩子在平武上学,她小儿子人是很好的人,就是光会用力气,挖药、放木头、给别人家帮忙,挣不来钱。

  对于“喊尤婆婆莫喝酒”,“劝朱婆婆办仪式”,当地老人们这样来解释:

  已经确定了得了啥子病再办仪式就没用了,医院都判她(尤婆婆)是酒精肝,就不能做仪式了,做了也没用是白费钱。喊她(朱婆婆)办仪式干净干净,因为她屋头又死牛又死马不干净,她平常好得很,怎么摔了也搞不清,让‘白该’掐算掐算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因跌倒摔伤手腕的尤婆婆与朱婆婆一人不能办仪式一人却需要办仪式。决定她们是否应该办仪式的是寨里人的集体判断,判断的依据是两位婆婆既往的病史与生活境况。虽然摔伤手腕在直接病因和症状上都是显而易见的,但围绕“为什么会摔倒?”却有着不同的解释,而这一解释又是判断是“肉身病痛”还是“无名病痛”的依据。尤婆婆患有酒精肝又有过摔倒的经历,所以她的这次摔伤手腕是知道病因的“肉身病痛”;朱婆婆没有显著病史,自己懊恼过生曰时没有请满7桌,另外,她摔伤手腕后家里又死了牛马,这一切使她的状况很像不明原因”的“无名病痛”。尤婆婆与朱婆婆的摔伤经历及有关情况说明,在村寨里,病痛症状、致病原因与治疗方式选择往往会存在不同解释,这些解释不仅来自患者自身,还来自患者的家庭、亲戚及寨里的同辈群体。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倩怡】

上一条: ·[陈勤建]当代语境下庙会文化空间整体保护及重构
下一条: ·[安琪]云南的阿育王神话与南诏大理国的祖先叙事
   相关链接
·[马千里]中外“非遗”名录制度中社区参与问题的比较研究·对乌克兰流离失所社区的活态遗产进行确认
·2022年丝绸之路青年之眼摄影大赛:截止日期(2022年7月17日)·[彭牧]田野中的身体:作为身体实践的田野作业
·[孟子凡]机械参与生产的非遗传统技艺·[程瑶]活态遗产的过程性保护
·[高鹏程]传统节日当代传承的寺院参与·教科文组织:何谓非物质文化遗产?
·[郑东伟]国内图书馆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综述·[白莉 邵思聪]共建共享视域下乡村文旅开发的路径探究
·[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马千里]中国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制度中的社区参与研究·[季中扬]新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的民俗文化资源
·[李耕 张明珍]社区参与遗产保护的延展与共度·[马千里]“中国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列入标准研究
·乌丙安先生追思会:在线参与网址(2018年7月16日周一上午9时)·[黛布拉·科迪斯]想象公共民俗
·[陈华文]端午节的文化传承:凤舟竞渡与女性参与·[张多]社区参与、社区缺位还是社区主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