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中国实践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实践

粤港民间组织的非遗保护实践
  作者:邓正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2-24 | 点击数:1879
 

  长洲太平清醮是香港独有的民间节庆

  广东开平仓东村村景

  随着非遗保护工作的逐步推进,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民间组织积极地参与到非遗保护工作中来。作为一种新生力量,这些民间组织有着不同于政府部门的民间性、自治性以及区别于企业的非营利性、志愿性,吸引了大批志愿者投身其中,并渐次把政府相关部门、学界牵引进来。笔者试以我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两个民间组织的代表为例,呈现他们在非遗保护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以及不同的运作特点。

  广东“仓东计划”——

  借传统村落保护带动非遗发展

  广东省开平市仓东村是谢姓族人迁入开平塘口镇的始居地。自元朝谢荣山在这里开基以来,已历25代,可谓开平谢氏繁衍不息的历史见证。至上世纪初,早年出村闯荡的华侨衣锦还乡,一幢幢中西合璧的洋楼、碉楼、祠堂相继建成,这里成为典型的华侨特色村落,被誉为记录侨乡发展历史的天然博物馆。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村民陆续外迁,这个村落已失去往日的生机。

  自2011年起,当地的侨乡文化研究专家谭金花及一些热心人士组建了“开平碉楼保育与发展项目——仓东教育基地项目”,又称“仓东计划”团队。在旅港同胞的资助下,经过4年多的努力,使得昔日凋零破败的村子重新焕发了生机。

  “仓东计划”采用的是“整体性保育”的运作理念,其出发点是解决村落人口流失、历史建筑衰败,以及由此造成的文化传统难以为继等问题。基于此,2011年至2014年间,该团队一方面积极与当地村民沟通,引导村民重建对社区、本土文化的信仰;另一方面,根据当地居民对于村落的记忆以及生活需求,先后对村内的碉楼、祠堂、夫人庙等建筑进行修复,同时鼓励居民保存当地文化、延续传统生活方式。

  在修复村内历史建筑的过程中,该团队通过聘请当地掌握传统灰雕、木雕、壁画技艺的师傅,根据村民的回忆对建筑进行了修复。如此一来,村民虽不懂修复技艺,但亦能参与到乡村修复中来。此外,能工巧匠们的手艺也得到了充分发挥,不但项目收入提高了,也带动了相关非遗的保护和发展。谭金花认为,文化遗产保护并不是僵化地保护遗产本身,而是为了保护在城市化、全球化进程中日渐湮没的精神家园。

  香港长春社——

  为民众提供多样的文化选择

  相比“仓东计划”团队,香港长春社有着更为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长春社创建于1968年,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民间环保团体之一。2005年,长春社成立文化古迹资源中心,主要关注文化遗产保护问题。作为一个正式注册的民间组织,中心设有15人的理事会,另聘请执行总监、项目经理等11名专职人员,团队人数达到一定规模,组织架构较为成熟。

  该中心多次得到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的捐助,启动了多个与本土历史文化、非遗相关的项目,如“国家级非遗社区教育计划”等。这些计划通常是通过举办专题讲座、文化导赏团等活动,一方面引导公众走进不同的社区,认识各社区的历史文化;另一方面促进社区居民投入到遗产保护工作中来,进而增强社区的凝聚力。

  该中心所开展的活动呈现“三多、两少、一强”的特点。“三多”是指保护对象多、活动形式多、参与人数多。首先,中心的保护对象除了香港潮人盂兰胜会、长洲太平清醮等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的项目,还涵盖传统花钮等独特的文化项目。其次,中心的活动形式也十分丰富,以潮人盂兰胜会为例,通过工作坊、考察、户外速写等形式,从不同侧面展示盂兰胜会的内涵。再次,参与中心活动的人数也比较多。

  “两少”则是指“单次活动参与者少”和“报名费用少”。中心开展的每期活动,除了讲座、展览这些面向广大市民开放的活动,其余像工作坊和导赏团,基本上是走“小班教育”路线,每次活动的参与者约为20人。“小班教育”的好处是保证了较高的教学质量,让参与者更充分地感受到非遗的魅力。另外,中心开展的活动基本上仅象征性地收取材料费用,有时甚至免费,价格亲民,以降低公众走近非遗的门槛。

  “一强”特指中心开展活动的灵活性强。中心根据项目的特性以及各项活动运营的实际情况,或于每年特定时期开展某个活动,或于一年之内开展多场相同活动,并灵活地编排活动时间。在活动人数及费用方面,中心也会借鉴过往经验,灵活地作出调整。

  民间组织的利与弊

  观察上述两个案例可以发现,与政府部门抑或企事业单位相比,民间组织因其与生俱来的自治性,在开展非遗活动时具有特殊优势。

  首先,当前各地的文化遗产管理部门,如博物馆、非遗保护中心等,虽然归于同一文化部门管理,但实际操作时不免“各自为政”。民间组织在保护文化遗产的过程中,能够灵活地以一种整体性保护的思路进行处理。诸如“仓东计划”团队,在非遗实践中,并不是单纯地保护仓东村的非遗,而是整体地保护仓东村的文化生态。

  其次,民间组织获取社会资金的渠道也比较多元,如成员自筹、企业捐款、公众捐款、政府补助、众筹等。同时,经注册登记的民间组织享有税收、场地优惠政策,可有效降低运营成本。

  尽管如此,民间组织在运作中也存在组织的不稳定性问题,而且这一问题尤见于内地的非遗保护民间组织中。当前,内地的非遗保护民间组织,许多都未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不具备法人身份。换言之,此类组织既不能承接政府部门的补助,亦无法获得税收优惠。更关键的是,此类组织在对外开展活动时,需承担无限责任。万一活动中出现意外,如受伤、破坏文物等,其成员要以个人财产承担责任。

  此外,民间组织的经费来源也略显不稳定。一旦无法获得充裕的运营经费,其自身又不具备一定的开源能力,其运作必将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地。同时,经费问题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组织人才的质量和稳定性。当前,内地文化遗产保护民间组织的成员大多是在读大学生或社会人士,他们在组织愿景及志愿精神的感召下,愿意投身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然而,由于他们并非专职人员,因此也会导致管理较为松散等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6年2月24日第7版
【本文责编:博史伊卓】

上一条: ·广东江门:“仓东计划”唤醒古村落
下一条: ·人大代表:让非遗“活”在当下,“火”在民间
   相关链接
·[李向振]作为文化事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内外价值实现·刚刚申遗成功的“送王船”,是一种怎样的民俗?
·彭伟文:《关于广东醒狮传承的社会史考察》·[萧放]开启非遗保护传承的新时代
·[刘魁立]彰显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价值·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
·[吕微]社区优先还是社会优先?·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可持续发展
·[巴莫曲布嫫]十年行走,不忘初心──《中国彝族传统服饰图典》小引·国际交流与合作局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基础文件汇编(2018版)》
·[巴莫曲布嫫]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环境可持续性——以“藏医药浴法”申遗实践为主线·[程瑶]活态遗产的过程性保护
·[黄龙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公共民俗学实践路径·重磅丨太极拳、送王船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含申报片)
·32项遗产项目入选教科文组织非物质遗产名录·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5届常会将通过在线方式召开·[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
·[张兆林 李希进]传统美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产标准研究探微·[朱熹晨]功能主义视阈下的彝族阿细祭火节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