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陈泳超]郑振铎与中国俗文学
——以《中国俗文学史》为中心
  作者:陈泳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1-01 | 点击数:17166
 

至此,我想可以这么说,郑振铎关于俗文学的概念、特质等等的认识,也许都有值得推敲的余地,他唯一稳定的思路,则是对于俗文学文体的把握。这一点,只要浏览一下《中国俗文学史》的目录即可明白:全书十四章,第一章算总论,第二、三、四、五、十和十四章基本可算是民歌这一样式的发展历史,剩下占半数的七章,则差不多是变文、杂剧词、鼓子词与诸宫调、散曲、宝卷、弹词、鼓词与子弟书这些俗文学门类的专史了。事实上,郑振铎无论在《插图本中国文学史》还是《中国俗文学史》中,这种文体意识十分明显,时有流露。《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之“例言十”就说:“本书的论述着重于每一个文学运动,或每一种文体的兴衰。”[16]在该书第三十八章“鼓子词与诸宫调”中,郑振铎不无自豪地说:“这些文体,不仅在宋代是新鲜的创作,即在今日,对于一般的读者似也还都是很陌生的。本章当是任何中国文学史里最早的讲到她们的记载吧。”[17]同样,《中国俗文学史》第一章第五部分也说:“……尤其注意到各种俗文学的文体的演变与其所受的影响。”第十一章“宝卷”中也十分自豪地说:“十年前,我在《小说月报》的《中国文学研究》上,写《佛曲叙录》方才第一次把‘宝卷’介绍给一般读者。”[18]
郑振铎在《中国俗文学史》的写作过程中,除了具有一以贯之的文体意识而外,还蕴涵着一种针对现实研究格局的人弃我取式的策略[19]。比如他将作为俗文学最核心的两大门类小说、戏曲置而不论,我想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它们太多太复杂,而且相对于宝卷、弹词而言它们已经获得了学界相当的关注了,所以他选择了“只讲到小说、戏曲以外的俗文学”的策略,应该说是非常英明的。但《中国俗文学史》对这一策略的使用亦并非无可訾议,比如第九章“元代的散曲”,就花了大量的篇幅讲述极其雅致的文人作品。尽管他在第一章就宣称这只是例外,其解释是“因为元曲讲述之者尚罕见”,但过于膨胀,远远超出了俗文学质的规定,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20]
关于《中国俗文学史》的性质与范围,似乎还有一个话题值得探讨。按照该书对俗文学设定的概念与特质来说,它应该包括目前学科分类中所谓“民间文学”的全部。但两相对照,问题就凸现了,作为民间文学主干之一的神话、传说与故事,在《中国俗文学史》中却很难找到踪影。神话的缺失可以不论,因为它特殊的性质似乎是超越雅俗的。而传说故事的缺失,我以为仍然与郑振铎个人的文体意识有关。
我们知道,中国古代有丰富的传说故事流传,甚至有些世界性的故事母题也会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找到最早的记载。这一点,郑振铎并非不知道,相反,他在这方面曾作过很精彩的文章,比如《螺壳中之女郎》、《中山狼故事之变异》[21]等,不仅为传说故事寻找文献渊源,后者还进行了中外同类故事的比较研究。问题在于,中国历史上丰富多彩的传说故事,大多保存于文人笔记之中,而且多半失去了民间口传的膏腴滋润,很难有特别精彩的文本遗留下来。所以,在《插图本中国文学史》的第十九章“故事集与笑谈集”[22]中,他可以讨论《搜神记》中“豫章新喻县男子”是“世界上流行最广的‘鹅女郎’的故事的一个”,但对其具体文本的文学价值十分不屑,故该章劈头第一句话便说:“在唐以前,我们可以说是没有小说。”同样,在《中国俗文学史》的第一章中论小说时,也毫不含糊地说:“所谓‘俗文学’里的小说,是专指‘话本’,即以白话写成的小说而言的;所有的谈说因果的《幽冥录》,记载琐事的《因话录》等等,所谓‘传奇’,所谓‘笔记小说’等等,均不包括在内。”[23]这样,中国古代传说故事,也就所剩无几了。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董永故事在中国广为流传,传为刘向所编的《孝子传》以及《搜神记》中均有记载,但促使郑振铎将之写入《中国俗文学史》的原因,却主要在于在敦煌文献中发现了长篇叙事歌曲《董永行孝》。可是,沉积于《搜神记》之类文人笔记中的大量传说故事,又有多少能有董永故事这样的幸运呢?
这就牵连出一个或许更为重要的问题。实在地说,俗文学也好,民间文学也好,都应该包括两种形态:一是口传的,一是书面的,两者之间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联系,此不俱论。相对而言,郑振铎显然偏重于后者,这不单表现于他的那些文学史著作中,而是贯穿于他所有的俗文学研究之中的。在《三十年来中国文学新资料的发现史略》中论及民歌俗曲的一部分,开头是这么说的:
 在这里似该顺便的提起这三十年来对于民间文艺作品的搜集的经过了。将无人注意,野生土长,像不知名的岩花幽草似的悄悄的自生自长于山野之间的许多大众文艺的著作,特别的指示了出来,给他们以一种新的估测和研究,这乃是五四运动以来的新事业之一。在以前,宋、元、明、清的时代,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在做这搜集的工作;然而他们却是如何的寥寞,其辛苦搜集的成绩,却都烟消云散似的被抛弃了,或被埋藏在破书堆中,竟无人顾问及之。直到近十余年来,因了民歌搜集的工作的发达,方才连类及之,把他们的著作,也拭拂去重厚的灰尘而给以相当的注意和敬意。[24]
显然,他对于五四以来轰轰烈烈的民歌搜集运动是赞成的,但自己更偏重于对于传统文献中民歌作品的搜集研究工作,所以该节的主要篇幅也在于推荐《白雪遗音》之类的民歌集,并对当前的民歌搜集工作略有遗憾,他说:“由口头的采访纪录,而推广到各地小唱本的收集者,则似尚未有人。”[25]由此,郑振铎重书面轻口传的倾向显露无遗。按理说,研究者各据情性有所专擅,原是很正常的,何况郑振铎的这一倾向,或许多少也含有先觉先行的自我意识在内。但在我看来,作为中国俗文学这一专类的通史著作,却不应该完全为个人的研究偏向所覆盖,而须更多地考虑到这一门类的质性规定,也就是说,或许还是比较均衡地顾及口传与书面两方面才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国学网·文史聚焦 2004-05-13

上一条: ·[陶立璠]经济转型期[①]的中国民俗和民俗学
下一条: ·[施爱东]《歌谣》周刊发刊词作者辨
   相关链接
·[罗兵 苗怀明]从民间信仰与通俗文学的互动看五通神形象的演变 ·[安德明]郑振铎与文学整体观视域中的民间文学
·[讲座预告]阅读的宝卷——以上海惜阴书局为例(北大,2018年10月20日周六9:00)·俗文学研究拓宽文学史书写格局
·“中国非遗保护数据库”和“中国俗文学文献数据库”正式上线·英国汉学家杜德桥教授逝世
·[豹挥]古本新生:写于《古本戏曲丛刊》第六集出版之际·抢救民间传统生活的“活化石”
·[李英]赵景深和儿童文学研究·[李婉薇]追寻民俗印记:论戴望舒的广东俗语及小说戏曲研究
·中国宝卷国际研讨会暨中国俗文学学会2014年会召开·宝卷研究扩充俗文学史整体构架
·中国宝卷研究国际研讨会暨中国俗文学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预备通知·扬州大学成立中国俗文学研究中心
·东亚俗文学与民俗文化比较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在温州大学召开·[段宝林]多面统一的学者吴小如
·《儒林外史》《红楼梦》构成现代中国小说的起点·“文学史不是开列一份名人名家光荣榜”
·在文本生成的历史语境中书写“文学文化史”·[石剑峰]建立新文学史观 关注文学的过滤与重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