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周秋良 康保成]娼妓·渔妇·观音菩萨
——试论鱼篮观音形象的形成与衍变
  作者:周秋良 康保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11-02 | 点击数:19185
 
近代剧作家顾随作有《马郎妇》杂剧,据作者剧后的《跋》,该剧是根据《青泥莲花记》中的“延州妇人”条所作的。题目:柏林寺施舍肉身债。正名:马郎妇坐化金沙滩。剧中略云:延州人不识大法,堕落迷网,有美妇马郎妇,也就是南海观音,誓愿以肉身为布施,度化众生。美妇受到当地柏林寺长老的排斥,在村中又受到当地长老的鄙视,被认为是淫妇,大家要赶走她,于是美妇只得离开,去时在金沙滩头坐化,此时大家才明白菩萨的苦心。
三个剧中,观音都化成渔妇(或美妇)来劝化凡人,而且多以美色作为善巧法门(《鱼儿佛》除外)。由此,想起了关汉卿的《望江亭》,剧情虽然与观音度脱没有关联,但剧中塑造的那位“模样过人、有勇有谋”的谭记儿,为了制服仗势欺人而又好色的杨衙内,把自己扮成手提鱼篮的美丽渔妇,篮里装着刚网上的鲜活鲤鱼,以美色作为诱饵,利用杨衙内好色的缺点,引诱他上当,从而骗取了他的势力金牌和捕人文书,既解除了丈夫的危险,更捍卫了自己的幸福。从“化为渔妇、以色为饵”等情节来看,关氏创作《望江亭》的灵感,也许来自于“马郎妇”这一神奇传说,只是由于作品融入太多的社会内容,观音的痕迹已荡然无存了。
剧中的观音在度脱过程中地位却是不同的,这反映了我国佛教信仰变化的某些迹象:《鱼篮记》中的观音和其他菩萨统一受命于释迦如来,观音在度人过程中,处于被动的地位,她是用自我的受难去感化被度人,让他皈依佛法。而后来的《鱼儿佛》中,观音是最高权力者,在临行现身说法、使金婴魂游地狱、使鱼魂索命等情节中,观音是主动的,她是让被度人自己去感受人生的苦难,去接受煎熬,然后自己悔悟,从而归依佛法,具有禅宗的味道。以此可以看出,观音菩萨中土化的进程中佛教的中国化、世俗化的过程。而《马郎妇》中的美妇更是具有一种不惜牺牲一切的入世救人的精神,这全然是作者个人的抒怀、寄喻,与《望江亭》中的谭记儿已经差距不远了。
 
 
鱼篮观音最显著的标志就是手中那只鱼篮,观音为何会提着鱼篮?这只鱼篮又有什么意义?前人认为“鱼篮”乃“盂兰盆会”之“盂兰”的音讹:“盂兰盆者,正言于兰婆那,言救饿如倒悬,而俗讹为鱼篮观音。”[17]把手提鱼篮的观音看成和盂兰盆会的目连一样,是拯救地狱众鬼的施食者,她手中的篮子,也并非专指装鱼的篮子,还可以是装食物的篮子。这从语言学的角度进行解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然而,经过一番语音上的讹变之后,还须进一步地坐实,因为“鱼篮”毕竟是装鱼的器具。于是在传说中,观音手中的鱼篮又成了收服鱼精的法器,并由此而产生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鱼篮观音形象。
一种是《西游记》第四十九回“三藏有灾沉水宅,观音救难显鱼篮”中那没来得及梳妆的观音收服了要害唐僧的鲤鱼精后,陈庄的人们跪拜在路旁,仰望观音真容,有善绘画的,画下这观音形象,这就是鱼篮观音现身。小说对观音收服鱼精的过程作了详尽的描写:
 
菩萨即解下一根束袄的丝带,将篮儿栓定,提着丝条,半踏云彩,抛在河中,往上溜头扯着,口念颂字道:“死的去,活的住。死的去,活的住。”念了七遍,提起篮儿,但见那篮里亮灼灼一尾金鱼,还斩眼动鳞……。[18]
就这样,菩萨非常简单地就收服了这个兴妖作怪的鲤鱼精,连孙悟空都没看明白,这表现了菩萨降魔服妖的高强本领。
另一种就是观音制服化成美女在民间作祟的鲤鱼精后,把她带回南海修炼,这鱼精后来就成了鱼篮观音,如明传奇《鱼篮记》等作品中所写的。剧情为:北宋年间,张琼、金宠两家指腹为婚,张琼之子张真成年后在金家攻读,东海金线鲤鱼精变成金宠之女金牡丹模样,诱惑张真同居。金家分辨不清真假,于是请包公除妖,鲤鱼精被城隍等众神将追赶得走投无路时,向观音求救,南海观音用花篮将其收伏,并请玉帝封她为鱼篮观音,而张真后来金榜题名,与金家牡丹小姐喜结良缘。这种才子佳人的传奇模式和鱼篮观音传说的结合,又加入了当时盛传的包拯的奇闻趣事,迎合了当时民众普遍的审美喜好。此剧成为当时舞台常演的剧目,《双错卺自序》云:“旧有弋阳调,演普门大士收青鱼精一剧,辞旨俚鄙。”[19] 可见此剧是弋阳腔本,《醒世姻缘》第八十六回,唱戏乐神,也点演了此剧。另外在祁彪佳《远山堂曲品》杂调类记还有《牡丹记》,内容与《鱼篮记》略同,[20] 只惜剧本不存。由此可知,这个故事在当时戏曲舞台上演出比较频繁。其中的“观音收精”出,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贴上引)驾雾腾云霎时间来到凡尘,善哉善哉!苦事难捱,吾今不救待谁来。吾乃南海观音便是,见金线鲤鱼精在凡间作乱。不免在此等候,收服他有何不可。(旦上)救命。(贴)若要我救你之时。我有一花篮在此,你坐花篮里面我就救你。(旦坐花篮科。贴)不得无礼。我不是别人,乃是南海观音便是。肯随我,便救你。你若不肯随我,教你一命难逃。
[前腔](旦)原来是驾彩云观音,水月坐青莲大士。菩萨!仰望你发声慈悲救残生。哀怜小蚯蛇,指引再生途。不至成机灭,皈依佛法中,皎洁同秋月的菩萨,唯愿你千年香火不绝,天地长春轮回百结。……(贴)若肯随我,我明日奏过玉皇封你为鱼篮观音。我天下一日走三遍,如今你替我一日走一遍。
[红绣鞋]我今带你香山,香山,接万绍载云烟,云烟。人皆仰,万民传,与国休,世相传。[21]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杨帆]谈客家山歌的民系特色
下一条: ·[张红]两难选择:赣南客家山歌保护还是创新
   相关链接
·[任志强]危险的愉悦:作为“替罪羊”的狐与妓·[崔若男]手帕姊妹:明清江南地区娼妓结拜习俗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