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山田仁史]蟹与蛇——日本、东南亚和东亚之洪水和地震的神话与传说
  作者:山田仁史   译者:王立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16 | 点击数:4298
 

  二、东南亚、东亚的类似的例子

  首先,关于八重山诸岛地震的原因,岩崎卓尔(1869-1937)留下了一段简短但却非常宝贵的记录。岩崎是仙台藩士之子,出生于仙台,他前往石垣岛,一方面从事气象观测,一方面也进行着生物和民俗、历史等多方面的研究。他在昭和11年(1936)发表的报告中有这样一段:

  在地狱的下面,住着巨蟹和巨鳗。巨蟹很坏,挥舞着自己巨大的蟹螯,偷袭巨鳗并夹住了它的尾巴。鳗鱼疼痛难忍,不断甩尾而造成了地震。……地震之时,要边喊ke yo hu tsu ka、ke yo hu tsu ka(ケヨフツカ、ケヨフツカ,经冢、经冢),边逃到桑树下避难。

  文中的“地狱”一词翻译自当地词汇“ニーラ”(NIIRA),岩崎标注为“地下深处”。在琉球传统世界观中泛指异界。而地震的时候边喊“经冢、经冢”边逃往桑树下避难这一习俗也非常有趣,这和避雷的咒文很相似。

  再看一下台湾原住民邹族楠仔脚万社的神话——鳗鱼引发的洪水被螃蟹制止了。这是在昭和6年(1931)台北帝国大学语言学研究室做调查时,一位40岁的当地男性讲述的:

  因怪鳗横躺,此处大地成了汪洋。如果没有巨蟹的出现,陆地可能就都被水淹没了。彼时水刚开始上涨,趁着陆地还没完全淹没之时巨蟹来到了新高山。我们想要雇佣巨蟹去抓怪鳗。水就快淹到新高山顶了,如果山顶也被淹没,那么所有的生物都得死。趁着水还没到山顶,人们便逐渐往最高处避难去了。怪鳗有着和新高山一样的高度啊!巨蟹去抓怪鳗的中间部分,对方躲开了!巨蟹寻找能做洞穴的岩石架,万一抓住时以作躲避之处。用力去抓,怪鳗回转身体,而后水便流入巨蟹体内。巨蟹的背部就像山一样,里面有茂密的桧木林以及广袤的丘陵。他将所有的水一口气存入自己体内,这就是为什么洪水没有泛滥的原因,因为都被他喝光了。

  让我们将视线向更南方转移,看看菲律宾的吕宋岛上的伊哥洛特族的神话。很久以前,水的出口被一条叫Eyo的鳗鱼阻住,地面上洪水肆虐,直到一只螃蟹将鳗鱼剪断后,洪水才退了。

  不仅螃蟹和鳗鱼,与日本一样,东南亚也有蟹和大蛇引起地震的神话传说。苏门答腊岛巴塔克族就有这样的神话,说在地底深处有着广阔的空间,那里住着大蛇Nipe和巨型银杏蟹Gogo。它们稍有动作或者发生口角的时候,就会地动山摇,火山喷发。

  综上所述,也许能够做一个猜测,山形县最上郡小国盆地当地的传说中,将蟹和蛇、鳗鱼的斗争与地震、洪水相结合这一观念,能一直关联到东南亚。当然,如今下结论为时尚早,要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结论,必须在东亚以及日本国内找到更多的实例才可以。

  这一课题留待今后具体解决,我们先将焦点集中在当下的问题上。幸运的是,民俗学者中山太郎收集了一些有用的例子。比如博学的龙泽(曲亭)马琴在其随笔《燕石杂志》卷四中,对日本的昔话进行了先驱性的比较研究,其中也包含对《猿蟹合战》的研究,并且引用了中国唐代小说《广异记》中的下述故事。

  近世有波斯,常云乘舶泛海,往天竺国者已六七度。其最后,舶漂入大海,不知几千里,至一海岛。岛中见胡人衣草叶,惧而问之,胡云:“昔与同行侣数十人漂没,唯己随流,得至于此。因尔采木实草根食之,得以不死。”其众哀焉,遂舶载之,胡乃说。岛上大山悉是车渠玛瑙玻瓈等诸宝,不可胜数,舟人莫不弃己贱货取之。既满船,胡令速发,山神若至,必当怀惜。于是随风挂帆。行可四十余里,遥见峰上有赤物如蛇形,久之渐大。胡曰:“此山神惜宝,来逐我也,为之奈何。”舟人莫不战惧。俄见两山从海中出,高数百丈,胡喜曰:“此两山者,大蟹螯也。其蟹常好与山神鬬。神多不胜,甚惧之。今其螯出,无忧矣。”大蛇寻至蟹许。盘鬬良久,蟹夹蛇头,死于水上,如连山。船人因是得济也。

  日本也有几个与之类似的传说。《淡海温故录》卷一中记载,近江国甲贺郡土山村有个名为蟹坂的地方,以前有很多螃蟹在此杀了一条大蛇,因此而得名。《日本传说丛书》中记载,信浓国上水内郡信浓尻村大字野尻,离此处二里开外,有一个地震瀑布,瀑布主人是一对雌雄大螃蟹。野尻湖的主人是一条大蛇,大蛇生了十条小蛇之时,大螃蟹也生了十只小螃蟹。大螃蟹带着小螃蟹来到了野尻湖,把大蛇的十条小蛇全都喂了小螃蟹,吃的一条不剩。大蛇拼尽全力与大螃蟹鏖战,没成想节节败退。结果野尻湖的大蛇一条子嗣也没能留下,而地震瀑布的大螃蟹之子却是年年不停繁殖,奔向四面八方而去。还有同国下高井郡秋山有一则传说,讲的是螃蟹将蛇杀死,就剩下最后两条。

  此外还有越中国西砺波郡北蟹谷村大字五郎丸的蟹掛堂的由来,美作国久米郡久米村大字久米川南的蟹八幡宫的由来等等,这类都和“蟹啮传说”有一定的关联。中山还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螃蟹常在退潮时出现这一现象可能是这类传说出现的背景。这也不失为值得考察的一个方向。

  此外,6月14日举行的全国性的民俗活动­­——驱赶害虫的仪式中,需要大量燃烧松明,以此驱逐庄稼地里的害虫。在京都府龟冈町,此地的松明丢弃在一个叫“鳗冢”的地方,具体位置位于余部向东走一段距离的风口村附近的畠中,据说在很久以前丹波还是湖泊的时候,有一条大鳗鱼潜藏于此,这条鳗鱼常常会吃人,后来全村人齐心协力将其捉住,杀死之后埋入一个坟冢之中。

  如此来看,文章开头介绍的鸣子的《蟹的报恩》故事,虽说并非是与地震、洪水相结合的拥有宇宙规模的传说,主线讲的是蟹和蛇的对立,但追本溯源,这类故事可能正是建立在此类灾害神话的基础之上的。不过,其中也融合进了其他神话、昔话的要素。比如说《古事记》中,在第十代崇神天皇时代,关于奈良县樱井市的大神神社有下面这样一则记录,故事中有一位容貌端正的少女名为活玉依毘壳,没有结过婚却怀孕了,父母十分担心,对其进行询问:

  其父母对其怀孕一事感到奇怪,便问其女:“你怀孕了,可是无有夫婿你是如何怀孕的呢?”女儿回答道:“有一美貌男子,不知其名,每晚来此与我共宿,因此怀孕。”其父母欲知此为何人,对女儿道:“以赤土撒于床前,以麻线穿于针上,将针扎于其衣袖之上。”女子照做。次日一看,麻线从门钩洞穴处穿越而出,屋中麻线只余三团(MIWA)。女子沿麻线一路追随而去,至美和(MIWA)山神社处为止,故而知其为神子。因其余下麻线有三团(MIWA),故而其地命名为美和(MIWA)。

  在未知访客衣服上扎上针线,一路追随线索得知对方身份这一形式,这类神话、传说、昔话,在日本本土、琉球、朝鲜半岛、中国都有着广泛的分布。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李逸津]沃斯克列辛斯基论中国16-17世纪话本小说的民间文学特质
下一条: ·[龙圣]地方历史脉络中的屯堡叙事及其演变
   相关链接
·[刘晓峰]我的三个学术立场 ——《时间与东亚古代世界》著后感言·[王晓葵]灾害应对与强韧性社会构建的民俗学视角
·[钱寅]何以明神?·[刘佩川]灾害叙事视角下的祈雨习俗研究
·[胡琳]灾害叙事与埋岩习俗的文化阐释·[何佩雯]苗族民间叙事中的灾害母题表述研究
·[程瑶]转危为机:紧急情况下的非遗保护和利用·[刘晓峰]东亚正月鼠俗视域下的“老鼠嫁女”解读
·[何佩雯]苗族民间故事中的灾害伦理·[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
·东亚神话比较研究的大视野·第二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在首尔举办
·“灾害文化与生死观”学术工作坊在沪成功举办·[刘晓峰]东亚视域下的琉球石敢当文化
·[张多]灾害的神话表征 ·雷格尔、范鑫 主编:《古希腊罗马文化在东亚的接受》(英文)
·[沈燕 王晓葵]灾害记忆何以传承·[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
·[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刘璐瑶]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共性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