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明洁]哥伦比亚大学“纸神专藏”中的娘娘纸马研究
  作者:李明洁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2-01-02 | 点击数:2156
 

   摘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的“纸神专藏”,内有同一历史时段相对齐整的“娘娘纸马”一整套。以这套纸质祭祀仪式用品为纲,参照该时期相关文献,可以复原1930年代北京地区生育风俗的概貌。这些纸马作为民国初期民众生育仪式的标记物,为检视当年日常生活中依然繁盛的相关民间信仰活动提供了可依凭的证据链;凭借阐释分工明确、等级井然的娘娘纸马系统,生育知识、家族观念、邻里社区等等旧有的地方性知识被揭示出来,有力地证明了在特定历史时期中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的互嵌和同构关系。纸马的价值,宜在作为与风俗紧密相关的文化传统之“辅助记忆物”的维度上,予以重视。

  关键词:哥伦比亚大学纸神专藏;富平安;娘娘纸马;民间信仰;生育风俗

  作者简介:李明洁,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


  在中国传统民俗版画的海外收藏中,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史带东亚图书馆的“纸神专藏”(Paper Gods Collection)是非常特殊的。所谓“纸神”,是英文“Paper Gods”的直译,并没有直接对应的中文词;它是英语中用来指称中国各类民间纸质神像的一个概称,最常被用来例举的是用传统手工木版水印的方式制作的两类纸品:一是以“纸马”为代表的纸质仪式祭祀用品;一类是以“门神”为代表的装饰性年节礼俗用纸质图像。

  哥大纸神专藏由安·斯旺·古德里奇女士(Mrs.Anne Swann Goodrich)捐赠,她的中文名字叫“富平安”。1931年在北京生活时,富平安在闹市区的“人和纸店”一次性买断了店内所有卖品。与常见的以雕版刻印技艺和产地流派风格为遴选标准的版画收藏相比,哥大纸神专藏的收集时间和地点明确单一,收集手段以不挑选、无遗漏为原则,富平安又撰写了大量相关民俗笔记,这些巧合的机缘共同形成了这批藏品共时、断面的高保真性质,在中国传统民俗版画收藏领域可谓独一无二。由于其中大部分是服务于普通百姓日常祭祀的纸马,所以这份专藏为研究1930年代北京的民间信仰生活,提供了可能的人类学证据链。

  一、一种可行性:哥大纸神专藏与北京生育风俗研究

  激活以纸马的人类学价值,至少要有两个条件:其一,某类纸马要完整、成系列,且本身的信息(如被采集的时间地点等)要清晰;其二,与它们相关的祭祀仪式要存有历史断层扫描性质的田野调查资料。哥大专藏中的娘娘纸马系列,是符合条件的例子;与国内外现有材料对比,可以更为清晰地看到它们难得之处。王树村编辑的《迎春福祉》中收录的北京纸马都附有简短说明,但娘娘类仅存“引蒙娘娘”、“奶母娘娘”、“陪姑娘娘”和“痘疹娘娘”四款;哈佛艺术博物馆藏有较多北京纸马,但只有“痘儿姐姐”和“床公床母”两款属于娘娘纸马。日本名古屋大学图书馆青木文库和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都收藏了齐整的北京娘娘纸马,但藏品的相关信息又阕如。

  (一)哥大娘娘纸马系列

  检索哥大纸神专藏,其中以生育类神祇为画面主体的有14款(共22张纸神,主体版式相同但着色有差异的记为同款异张,下文将例举详述的是其中品相较好的样张),是占比较高且样式较全的一大类,可再细分为两小类,即:装饰类和祭祀类。

  装饰类,有《麒麟送子》1款1张、《白衣送子观音》1款1张和《白衣大士圣像》1款1张。其中,《麒麟送子》,是杨柳青常见的祈子门画;《白衣送子观音》从刀法特征分析,应属东昌府版画;而《白衣大士圣像》明确标明“版存东四北同合斋印刷局”。它们虽与生育活动相关,但一般不会被焚化,而是会张贴于门上或者墙上,做装饰用。故不列入下文将要讨论的范围。

  祭祀类中最多的是娘娘纸马,包含:《灵感天仙圣母九位娘娘之位》1款1张、《引蒙娘娘》1款2张、《天仙娘娘》1款1张、《眼光娘娘》1款2张、《催生娘娘》1款2张、《培姑娘娘》1款2张、《奶母娘娘》1款3张、《送生娘娘》1款1张和《斑疹娘娘》1款2张(另附《痘儿姐姐》1款1张、《痘儿哥哥》1款1张)。另有《床公床母》1款1张,单列一小类。祭祀类的上述12款,在生育相关祭祀仪式过程中会被摆放和(或)烧化。从画面风格分析,都属北京纸马老版。它们为研讨特定历史时期北京的生育风俗,提供了完备可查的图像佐证。

  (二)北京1930年代生育风俗之研究

  哥大纸马之所以可能激活旧有的风俗想象,紧要的原因是由于富平安深入寺庙、街区,采取口述笔录的方法,把从民间百姓间采集来的与民间信仰相关的见闻写成了三本书,其中两本对生育风俗着墨颇多。她的《东岳庙》是对北京城郊当年最为重要的国家祀典之所和民间香火最盛的庙宇的深描,她一一叙述了东岳大帝掌管的几百尊神像的传说以及民间相关的祭祀活动,并将第七章专列为《子孙娘娘》,细数广嗣殿中各位娘娘的神迹,其中就有大量拜祭娘娘时纸马使用仪轨的记录。在她的《北京纸神:家庭拜神一瞥》的第五章《生育与儿童》中,对《天仙娘娘》等15款纸神广采众说,逐一进行了说明。这些当年当地的采风记录,如历史纪录片,为复原北京1930年代的生育习俗奠定了基础。

  哥大纸马所见的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在多种动因的综合作用下,民俗学研究异峰突起。1920年代后以顾颉刚的《妙峰山》为代表,本土民俗学者开始重视民间信仰的田野调查;同时以甘博(S.Gamble)1921年出版的《北京的社会调查》为代表,西方社会学者和人类学者也开展了针对中国底层的社会调研。这两股学潮的历史交汇,使得1930年代中国北方民间社会的研究,成为文献汇集的蓝海。“天地之大德曰生”,生殖崇拜及其相关的礼俗信仰论题,自然占据着重要地位。前者如江绍原1930年代在北京大学讲授《礼俗迷信之研究》,就设有“胎产”、“幼婴与儿童”专论,夹杂大量纸马使用的案例;魏建功1929年编辑的《妙峰山进香调查》和1939年郭立诚搜记的《北平东岳庙调查》等,对北京及其周边庙宇进行了调研,其中娘娘崇拜都占大量篇幅。郭立诚赴台之后,撰专著《中国生育礼俗考》存世。同时期西方学者的研究则相对更为聚焦,如队克勋(Clarence Burton Day)1940年出版的《中国民间崇拜:对于中国纸神的研究》,直接以纸神为素材,研究江南乡村的民间信仰,娘娘信仰首当其冲;何乐益(Lewis Hodous)1929年出版的《中国民俗考》,对年节礼俗尤其是生育民俗有大量较为详细的描述。

  通览当年中外学者的研究,1930年代中国南北各地生育风俗的呈现已然较为饱满,涉及家庭和寺庙等场所以及平日和年节的民间信仰活动。然而,由于各调查者的生活经历所限,例举性的描述较多,全景扫描式的记录较少;概览式的说明较为普遍,完整档案式的保存却难得一见。比如,李景汉撰写的《定县社会概况调查》,记录了北京附近“奶奶庙多半就是天仙圣母庙。奶奶庙里供有三神,一是大奶奶,一是二奶奶,一是三奶奶;所以乡民普通都称奶奶庙。奶奶庙是属于祈佑子嗣的。”至于三位奶奶姓甚名谁,她们的来头、神功以及祭祀的做法等细节,都语焉不详;而这些在当地百姓那里是有说法的。富平安通过纸马的收集和调研,在双重意义上存档了北京生育风俗的“民间话语”(vernacular)。一方面,她捐赠的哥大纸神专藏,不仅以确凿的物证,弥补了学者对祭祀仪式中纸质用品的描述难以直观细致的遗憾;而且由于是旺铺买断式的收集,有效防止了藏品辑录可能出现的非民间、非典型、挂一漏万的可能。另一方面,富平安“1930年到1932年住在北京时,不论年节还是平日,我都常去东岳庙,在庭院里四处游逛。那里有那么多的神像和数不清的纸马”,她采访了各种可能的知情人,“保留了不同的说法,很多矛盾的观点都被我照录下来”。这无疑为学者骨架化的风俗描述和民俗讨论补充了必要的血肉,鲜活呈现了民间话语的地方性和复杂性。正因为上述的各种机缘,以1930年代北京的生育风俗为个案,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关系的研究也就具有了可行性。

  二、哥大纸神专藏所见的娘娘崇拜系统

  结婚生育、传宗接代,是中国民间社会的纲常伦理,纸马中求神保佑妇婴的图像也就多样而齐全。哥大纸神专藏中的12款是典型例证,从中可窥见一个等级井然、分工明确的神灵崇拜系统。

  (一)九位娘娘的崇拜系统

  《灵感天仙圣母九位娘娘之位》(NYCP.GAC.0001.0196)是哥大娘娘纸马中独有的一张群像,直观呈现了等级清晰的北京娘娘崇拜系统。画面上排正中主体部分是天仙娘娘,画面的右边是眼光娘娘,左边是子孙娘娘;中间一排,在画面的左边,从左到右,分别是奶母娘娘、引蒙娘娘和送生娘娘;画面的右边从左到右,则是催生娘娘、斑疹娘娘和陪姑娘娘。自上而下,尊卑显然,梯队明晰。除主体部分外,背景人物也颇有意味,将在下文详谈。

  郭立诚1939年去北京东岳庙调研,发现娘娘殿正面五间里面祭祀的正是上述九位娘娘,名号与这张纸马上的完全对应,位序基本一致。她又去崇文门外的南药王庙调研,“南药王庙九位娘娘牌位上写的是全衔,颇有参考价值,而且她们的职能借此已经可以看清。分别是天仙圣母永佑碧霞元君、眼光圣母惠照明目元君、子孙圣母育德广嗣元君、斑疹圣母保佑和慈元君、乳母圣母哺婴养幼元君、催生圣母顺度保幼元君、痘疹圣母立毓隐形元君、送生圣母锡庆保产元君、引蒙圣母通颖导幼元君”。后者与哥大纸马对照,“痘疹娘娘”取代了“陪姑娘娘”,其他都吻合。这说明,《灵感天仙圣母九位娘娘之位》所见的娘娘崇拜盛极一时,她们作为一个系统,缺一不可,是民众信仰实践的日用祭祀品,各位娘娘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也一目了然。

  (二)哥大娘娘纸马细目

  除《灵感天仙圣母九位娘娘之位》这张群像纸马之外,哥大专藏另有单个娘娘的纸马实物8款,缺“子孙娘娘”1款。富平安在她的《北京纸神》一书中,有“子孙娘娘”的半张黑白影印图。这说明她是掌握这份材料的,有可能她去采购时,人和纸店的这一款恰好售罄,这倒是从反面证实了这份藏品来源的历史真实性。作为1930年代北京生活的亲历者,她把耳闻目睹的九大娘娘纸马的使用情况写入了《北京纸神》和《东岳庙》。下面将两本书中涉及娘娘名号(附哥大东亚馆登录号)、娘娘职能以及祭祀习俗的相关主要信息加以概括;为直观见,附上纸马的图像描述。

  1.天仙娘娘(NYCP.GAC.0001.0005)全知全能。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为眼光娘娘,右为子孙娘娘。左下侍者捧眼睛,右下侍者抱婴儿。案上设“佛前五供”。洗三礼时与其他神像同挂,女孩8岁打耳洞时需祭拜。

  2.子孙娘娘保孕。头戴凤冠,耳穿玉步摇首饰,身披日月天衣,双手捧圭。上二侍者,左抱幼婴,右持捧印。下半页未见。决定注生贵贱,派给送子郎君,由五云真人降云送子到各家。

  3.送生娘娘(NYCP.GAC.0001.0009)保产。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右侍臣各抱薄篆一卷,后立两侍者右捧印,左捧婴。临产前去祠堂请像回家,挂像上供。

  4.催生娘娘(NYCP.GAC.0001.0008)加速生产。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右各有侍臣各抱薄篆一卷,后立两侍者右捧印,左捧婴。前有香炉、烛台。需用煮饽饽上供。

  5.眼光娘娘(NYCP.GAC.0001.0110)保佑明目。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右各有侍臣各抱薄篆一卷,后立两侍者一捧印,一捧婴。前有香炉、烛台。产前必祀并献一盏海灯。洗三礼焚像留灰,眼疾备用。

  6.奶母娘娘(NYCP.GAC.0001.0013)哺婴养幼。头戴凤冠,耳穿金环,身披日月天衣,双手捧圭。案上设“佛前五供”。前后陪祀四侍从,上二侍者,左抱幼婴,右持捧印。下二侍者拱手侍立。洗三礼祭祀。若奶水不足,需带大米、红糖、枣、花生等供品,到东岳庙请像回家,挂像上供。

  7.引蒙娘娘(NYCP.GAC.0001.0011)护佑引导。头戴凤冠,耳穿金环,双手捧圭。前后陪祀四侍从,上二侍者,左抱幼婴,右持捧印。下二侍者拱手侍立。案上设香炉、烛台。盲人拐杖中需置此神像。鸽子精化身,喜食高粱。孩子首次扎辫时需用鞭尾扎穗。

  8.斑疹娘娘(NYCP.GAC.0001.0070)净祛斑疹。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右各有侍臣各抱薄篆一卷,后立两侍者一捧印,一捧豆类满碗。前有香炉、烛台。小儿出花,净室内设神位、挂神像,虔诚供奉,十三天毒尽结痂,焚化纸马送神。

  9.陪姑娘娘(NYCP.GAC.0001.0191)护佑女婴成人。头戴凤冠和玉步摇首饰,捧圭端坐香案前。左右各有侍臣各抱薄篆一卷,后立两侍者一捧印,一捧婴。前有香炉、烛台。准新娘必祀。置于新娘头饰中。婚礼揭盖头后焚化,留灰压婚床褥下。4岁以上的女孩需祭拜,需供核桃、丸子、花瓶。

  除九位娘娘有单张的纸马外,斑疹娘娘的两名属神也有单独的纸马。三张纸马都和痘疹有关,说明了斑疹娘娘之份量非同一般。

  8-1.痘儿姐姐(NYCP.GAC.0001.0071)居中,面上有痘,上书名号,一手持小斗,一手持天花。两边对联上书“虔诚供豆姐,儿女保安康”。上二童子,下二侍者抱婴儿。前有香炉、烛台、签筒。

  8-2.痘儿哥哥(NYCP.GAC.0001.0072):痘儿哥哥居中,面上亦有痘,上书名号,手持豆钵,三男一女侍者。前有香炉、烛台、签筒、豆钵。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毛巧晖]民间传说、革命记忆与历史叙事
下一条: ·组织化与脱域化:《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的知识生产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