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理论与方法

首页民俗学专题理论与方法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1-12 | 点击数:7153
 

摘   要:人文学科的系统研究往往被称作共时研究。共时研究不是单纯地排斥了时间作用和历时变迁的研究方法。共时研究将研究对象视为一个自组织系统,将民间故事视作一种结构稳定的功能组合、一棵生命树。故事一旦开始其生命进程,就会自己生长、自己愈合、自己开花、自己结果,也会随时空的改变而变异,随生命熵的增加而消亡。系统研究最重要的三个维度是:结构、要素、关系(功能)。其中要素是研究基础,结构是研究平台,关系是研究重点。坚持系统研究法,本质上就是为了排除个体的、历史的、偶然的干扰项,让我们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具普遍性的结构问题和共性问题上。

关键词:共时研究;故事形态学;口头诗学;历时研究;系统论


  中国学术传统以历时研究为主,甚至可以说,几近于一统天下。共时研究在中国学术传统中不是没有,而是从未形成学术自觉,就像我们很早就发现了“勾三股四弦五”的特例,但并没有总结出一条毕达哥拉斯定理。大家可以用“共时研究”作为关键词在网上搜一下,相关信息全都归在语言学类目中。也就是说,基本上只有语言学接受了这种研究法则,大多数人文学术并没有拿它当回事。语言学之所以不得不接受它,那也是因为被誉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的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1857-1913)首倡的研究法则。

  事实上,许多人文社会科学中都有一些共时研究的学派,它们虽然没有打着共时研究的旗帜,但是究其思想根源,却是殊途同归。比如民间文学的形态研究、口头诗学,社会学的功能学派,以及许多哲学派别。在自然科学和工程科学中,虽然他们的研究方法大多是共时研究法,但他们不使用这个概念,而是用“系统论”或“系统研究”来表示。

  我们的思考方式和学术研究中,可能都曾使用过共时研究法,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并没有这种自觉。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对这个话题做一些梳理,提醒大家在具体研究中有这样一个意识。在整理讲座稿的时候,考虑到共时研究与系统研究在思想原则上基本上是同义的,而共时研究容易让人望文生义地以为只要是排除了时间影响的研究就是共时研究,所以,我打算以理工科的表述把整理稿的标题改成“民间文学的系统研究法”。

  基于系统论的“系统研究法”一词,可以更准确地表达这种研究方法的封闭性、自足性特征,以及系统组织的结构性、系统要素的功能性等特征。系统研究不仅考虑结构关系,也考虑从无序到有序的形成过程。而“共时研究法”容易让人误以为这种方法(a)只需要排斥时间作用,或者(b)必须绝对排斥时间作用,但这两种理解都不准确。“系统研究法”则不会令人产生这种误解,系统研究强调封闭性,但可以考虑系统内部的进化过程,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吸纳了历时因素的。

  不过,我在与陈泳超等同人商量的时候,他们也提出另一个问题:“系统研究”也可能会被许多人文科学工作者笼统地理解为“系统的、整体的、综合的研究”或者“全方位的研究”,可能造成的误解更大。既然“共时研究”已经为大家所熟悉,就尽量不再引入更多概念,以免概念太多,反而造成更多误读误解。

  一、什么是共时研究?

  我们先说一个例子,假设我今天肚子痛,要去看医生。如果看的是中医,医生一定会问我:“你最近吃什么了?什么时候开始疼的?”他想从前后相继的事件中,以及病症的发展变化中找病因,这是历时研究。如果看的是西医,医生会马上给我开两张单子:“去验个血,做个B超。”他想从血液成分中看看是否有炎症,从腹部B超中看看是否有病灶,从异常数据和异常形态上找原因,这是共时研究。

  所谓共时研究,也即悬置了时间影响,不考虑前因后果的动态演变过程,而是将特定研究对象视为一个静态的、封闭的、不受外部影响的自组织系统,对系统进行结构分析,对各结构要素的功能及其相互关系所展开的研究。打个比方,它相当于生物学中的解剖学,主要研究生物体的结构,以及各结构要素的功能及其相互关系。当然,系统也是分层级的,可以层层细分,不断深入,当我们以生物体为对象展开研究的时候,器官就是子系统;当我们以器官为对象的时候,细胞就是子系统。所以说,共时研究常常会跟系统论、结构主义、形态研究、功能分析相提并论。

  共时研究的概念是索绪尔最早于《普通语言学教程》讲义中提出来的。他借用政治经济学的“价值”概念,用来说明语言单位对于语言系统所表现出来的意义和作用,相当于我们平常所说的“功能”。索绪尔认为:“语言既是一个系统,它的各项要素都有连带关系,而且其中每项要素的价值都只是因为有其他各项要素同时存在的结果。”通俗地说就是:所有语言单位都是整个语言系统中相互联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每一个语言单位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功能)。

  索绪尔认为,在语言的“价值系统”中,只有同一时期共存的语言单位能够组成一个有效的集合,不同时期的语言单位之间没有价值关系。索绪尔由此发展出共时研究的一般法则。他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区分为两种状态———静止的“共时态”与演变的“历时态”,用两条互相垂直的轴线来表示,如图1。

图1 索绪尔共时轴线与历时轴线二重性示意图

  他说:“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应该依照下图分出:(1)同时轴线(AB),它涉及同时存在的事物间的关系,一切时间的干预都要从这里排除出去:(2)连续轴线(C),在这轴线上,人们一次只能考虑一样事物,但是第一轴线的一切事物及其变化都位于这条轴线上。”索绪尔由此区分出两种语言学:在CD轴线上展开的“历时语言学”(演化语言学),在AB轴线上展开的“共时语言学”(静态语言学)。

  举个例子,武大郎卖的“炊饼”与现代食品中的“三明治”就不在同一个价值系统,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可以在CD轴线上讨论从“炊饼”到“馒头”或者“烧饼”的演变关系,也可以在AB轴线上讨论“三明治”与“馒头”或者“烧饼”的价值关系,但是无法严肃地讨论“炊饼”与“三明治”的关系。

  索绪尔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以证明AB与CD彼此垂直、互不兼容。他举了一个非常著名的“棋局”的例子,用来说明共时研究完全不必考虑历时性问题:“在一盘棋里,任何一个局面都具有从它以前的局面摆脱出来的独特性,至于这局面要通过什么途径达到,那完全是无足轻重的。旁观全局的人并不比在紧要关头跑来观战的好奇者多占一点便宜。要描写某一局面,完全用不着回想十秒钟前刚发生过什么。”

  面对一个象棋残局,我们要考虑的只是面对现在的局面该怎么办,而不必考虑这个局面是怎么形成的。

  根据索绪尔的二重性示意图,我们可以用更多的系统轴线(横轴)和时间轴线(纵轴)将之具象化,如图2。

  A、B、C、D分别代表不同的系统要素,从具象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沿着共时的x轴线,A、B、C、D共处于一个x系统之中,在不同的时间段,它可以是A1、B1、C1、D1组成的x1系统,也可以是A3、B3、C3、D3组成的x3系统,不同的系统必须分别加以考虑。同样,沿着历时的y轴线,A、B、C、D各有自己的发展历史,各有自己的y轴线,关于A的历时变迁经历了A1、A2、A3、A4,表现为y1的发展史,关于D的历时变迁经历了D1、D2、D3、D4,表现为y4的发展史,不同的要素必须分别加以考虑。从严格的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不同时间不同系统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元素,没有相提并论进行“比较研究”的价值。比如A1和D3,它们既不在同一个共时系统中,也不在同一条历时轴线上,放在一起讨论就容易引起逻辑混乱。

  索绪尔认为,历时研究与共时研究的区分在复杂系统的研究中是一种实际需要,甚至是绝对要求,他说:“我们可以向学者们提出警告,如果不考虑这两条轴线,不把从本身考虑的价值的系统和从时间考虑的这同一些价值区别开来,就无法严密组织他们的研究。”我曾经将自己学习索绪尔理论的心得体会写成论文《民间文学的形态研究与共时研究》,其中对历时研究的批评部分就不重复了,以免被诸位群殴。这里重复一下共时研究优越性的部分:

  1、索绪尔将共时语言学定义为“研究同一个集体意识感觉到的各项同时存在并构成系统的要素间的逻辑关系和心理关系”。索绪尔认为,个别语言符号的生产和变化是任意的,符号间的关系才是相对稳定的、更为本质的。

  2、语言是对言语活动的规范,它本身就是一个整体、一个分类的原则,它是一个纯粹的“价值系统”,除了它自身各项要素的暂时状态之外,并不决定于任何其它偶然的历时因素。比如一块地产的价值,它不取决于这块土地的历史价格,而是由同时代的价值系统所决定。语言作为一个系统,它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而且应该从它们共时的连带关系方面去加以考虑。共时研究是价值系统内部的逻辑研究,恰恰能够用以担当这一使命。

  3、价值系统越是复杂,组织越是严密,就越有区分轴线、顺次加以研究的必要,而不是搅在一起进行综合研究。价值系统是一种共时态,如果我们要了解这种状态,就必须把产生这种状态的一切过程置之度外,坚决地撇开历时态。

  4、共时研究的对象不是同时存在的一切,而只是与特定语言系统相关的全部事实。以“棋局”为例,共时研究面对的是即时状态的棋局与棋法,而不是某一个棋子在棋局中所走过的步骤。共时态中的每一个棋子,都处在互相制约和互相作用的关系之中,这是一个完整的、封闭的系统,具有自给自足的特征。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故事内部的时间进程、情节推进、人物成长、结局安排,等等,这些都属于故事结构,是共时性问题,不是故事的历时演进问题。所谓故事的历时演进,指的是从这一个故事向另一个故事的演变过程。比如顾颉刚所研究的孟姜女故事,从杞梁妻到孟仲姿到孟姜女,就是一个历时演进的过程。故事的历时演进与语言的发展演变一样,都会受到各种随机事件的作用与影响。如果我们追踪故事演变的历时进程,那么,我们所能找到的只是一系列影响故事变异的外在因素,它们的出现总是偶然的、随机的,它们并不属于故事本身。

  历时研究只是挖掘了偶然性,没有发现必然性。所以说,只有共时研究的故事学,才是故事的本体研究。中国民俗学者在共时研究方面的经典成果,是刘魁立先生的《民间叙事的生命树》。之所以将故事比喻成“生命树”,是因为故事和生物体一样,拥有自足、完整的价值系统,能够自我生长、自我运行。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黄剑]日常实践的分化与回归:生活文化嬗变的机理分析
下一条: ·[顾颉刚]孟姜女故事的转变
   相关链接
·[陈岗龙]灰姑娘的两次婚姻·[刘倩]尹虎彬对“口头诗学”的译介与研究谫论
·“普罗普故事形态学与中国阿尔泰语系民族魔法故事比较研究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巴莫曲布嫫]以口头传统作为方法:中国史诗学七十年及其实践进路
·[李素娟]程式化表达:词语、句法及主题·[冯文开]史诗研究七十年的回顾与反思(1949-2019)
·【讲座预告】庄孔韶:《金翼》《银翅》及其后续研究(2019年4月16日,中国社科院)·[美]布莱迪:《人类学诗学》
·[朝戈金]口头诗学·[朱刚]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与中国口头传统研究的滥觞
·[冯文开 廖明君]口头传统诗性智慧的探索者·[周福岩]民间故事研究的方法论
·[苏茜]中国口头诗学理论与现实意义评述·[马俊杰]认知口头诗学:认知诗学研究的新领域
·[李扬]略论故事形态学理论研究的新进展·[巴莫曲布嫫]中国史诗研究的学科化及其实践路径
·[邱婧 王琴]口头诗学与日常瑶歌·[高荷红]口头传统·口头范式·口头诗学
·[吐孙阿依吐拉克]口头诗学视角下的维吾尔族达斯坦演唱传统·[白浪]“包公捉妖”主题故事群浅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