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陈泳超]“接姑姑迎娘娘”走亲习俗解读
  作者:陈泳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28 | 点击数:10422
 

  在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有这样两个村民聚落,一个叫羊獬(包括南、北羊獬两个行政村),一个叫历山(包括东、西圈头等六个行政村)。前者座落于汾河东岸的平原上,后者处于汾河以西的山区,两者相去70余华里。按照中国乡村的交往传统,这两者之间由于存在较大的距离和地形差异,似乎很难发生稳定持续的集团关联。但是,至少几百年来,在这两个村民聚落之间,却每年浩浩荡荡地举行着当地称为“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具体而言,每年农历三月三,羊獬村民从本聚落的神庙里,通过很隆重的仪式抬出两位女神的驾楼(神轿),然后鸣锣开道、仪仗护持,更有“威风锣鼓”喧天动地,铳炮之声震耳欲聋,一支以男性为主的队伍很神圣地走出村庄,越过汾河,涌上历山,从历山神庙里接两位女神的神像,第二天又更加隆重地(因为羊獬与历山两边的接驾锣鼓汇合演奏)离开历山,迤逦回到羊獬。这是上半段。到了四月二十八,历山的队伍又来到羊獬,将两位女神的神像抬回历山,途中热闹一如三月三。

  显然,是女神的感召力纽结了这两个村民聚落。虽然近古以来华北地区女神信仰非常普遍,但是常见主神通常是无生老母、碧霞元君、天妃妈祖、送子娘娘、三霄娘娘等,她们大多是神灵世界里的创生物,即便像天妃妈祖那样由人变神,往往也是独立自在的,并没有太多的人际关联。可是洪洞县的这两位女神,却是传说中尧舜时代的娥皇、女英,而羊獬被认为是尧的故乡,历山则被看作舜的故乡,也就是说两地分别是女神的娘家和婆家。这就昭示了本地神灵令人注目的特性———历史化、祖先信仰及其世俗化。

  传说历史化的信仰构建

  所谓尧舜时代,早在先秦即被构建缔造,此后被正史记录,成为官方主流文化,同时也是汉民族上下共享的远古历史,两千多年来形成了稳固的传统。虽然经过五四以后现代理性的审视,逐步将之看作神话传说,但这主要是学术范围内的进展,对于广大民众究竟有多少影响力,还是很难估测的。

  人所周知的尧舜传说讲:身为圣帝的尧在年老的时候希望找到贤德之人禅让帝位,众大臣推荐以孝道闻名的普通臣民舜,尧就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下嫁于舜,并让自己的儿子们和一批大臣听命于舜,用以观察舜治理内(家事)外(国事)的能力。在看到舜卓越清明的政治能力之后,尧欣然将帝位禅让于舜,舜也因此将国家治理到了完美境界。这是传统中国的黄金时代,是道统与政统的最高起点。在这一历史传说背景下,洪洞县“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中,又有一个非常完备的传说体系:羊獬村原名周府村,后来有一只母羊生出了一只独角羊。它的名字实际叫“獬”,是一只神兽,具有分别善恶的本领,如有争讼不决之事,它会用独角抵触恶人,一如《路史》所言:“性知曲直,识有罪,能触不直。”此事被邻村(现名“士师村”)圣人、尧的司法官皋陶知道了,上报尧帝。尧都平阳就是今天的临汾,尧带着怀孕的妻子亲自前来视察,不料妻子在生獬之地分娩了女英,生而神异。尧见此地连生神兽、圣婴,便举家搬来居住,改村名为羊獬。而舜耕历山是典籍明载的故事,尽管全国叫历山的据统计有二十余处,但此地人坚信舜就是在这个历山上耕种并被访贤的尧王看中,将娥皇、女英嫁给他的。于是羊獬和历山就分别是两位女神的娘家和婆家了。每年三月三,羊獬人从历山上接她们回娘家省亲,因为三月三接近清明,是扫墓祭祖的日子;直到四月二十八,据说这天是尧王的生日,历山人来给尧王拜寿,并将两位娘娘再接回去,然后就都要进入农忙季节了。这就是整个仪式活动的内在框架。

  这个内在框架以理性眼光来看是传说;从考据立场看,现存最早的记录只能看到北宋年间在历山上已有舜庙(见《山西通志·祠庙》);但在当地,无论是普通乡民、地方知识精英乃至政府官员,都坚信这是真实的历史,并认为整个“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也是从尧舜时代一直流传下来,具有四五千年的历史了。他们为此感到无比骄傲,并以实际行动捍卫着自己的信仰,即便在“文革”严厉禁止此类活动的时期,仍冒着危险、乔妆打扮地秘密接送姑姑,很多人因此被拘留、坐牢,也都在所不辞。尽管在传说-历史的叙事框架里,两位女神其实不过是祖先而已,但在现实中她们却被扩展为一种有求必应的的全能神祇,当然送子之类的女性神职会更加明显一些。她们与观音菩萨、碧霞元君之类女神在神格上并无二致,却又多了一种祖先神灵的身份,这就决定了她们相对狭小却十分牢固的信仰区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上一条: ·[林鹤宜]历史视角与田野调查:我的台湾庶民戏剧研究
下一条: ·[邹明华]“伪”历史与“真”文化:山西洪洞的活态古史传说
   相关链接
·[王尧]山西洪洞地区的二郎传说与信仰调查报告·[陈泳超]写传说──以“接姑姑迎娘娘”为例
·山西洪洞大槐树将举办“中元节祭祖大典”·第二十届中国洪洞大槐树祭祖节祭祀大典举行
·[岳永逸]洪洞三月三接姑姑:持续几百年的走亲戚·[邹明华]“伪”历史与“真”文化:山西洪洞的活态古史传说
·[陈泳超 等]羊獬、历山三月三“接姑姑”活动调查报告·[陈泳超]大槐树:凝聚力的民间符号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