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江帆]东北朝鲜族的民间信仰与变迁
  作者:江帆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26 | 点击数:15331
 

 

[摘要]本文以田野调查的活态资料为依托,对一个世纪以来我国东北朝鲜族的民间信仰及其变迁状况进行了勾勒,并对其成因进行了阐释。作者认为,我国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的形成、发展和演变与族群所处的独特环境以及人口迁移、经济开发、民族融合等历史因素有着密切的关联,只有拂去社会历史与民族生存史的风尘,才能客观而科学地把握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的特征及其变迁的动因
[关键词] 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变迁
[中图分类号] K8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8-7214(2007)03-0014-07
我国东北朝鲜族的民间信仰有着悠久的传承历史。多种信仰传统构成一个庞大的体系,在民间具有深广的根基。其中,朝鲜族女性民众由于生存环境与命运遭际等复杂的外部原因以及性别与气质等内部原因,对弥漫于东北乡村社会的种种民间信仰十分痴迷,构成了民间信仰群落的主体。对朝鲜族民间信仰进行研究,不仅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考察东北朝鲜族族群历史与文化的基础角度,而且对于理解东北区域文化的建构也具有重要意义。

 
一、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生成与传播的背景
 
与我国东北区域的其他民族相比,朝鲜族有着相对复杂坎坷的民族生存史。
东北地区的朝鲜族大多数是19世纪中叶以来因逃避灾荒与战乱从朝鲜半岛陆续迁入中国的社会下层民众。从宏观上看,促成这种迁移主要有经济与政治两方面的原因。经济原因是由于朝鲜李氏王朝残酷的剥削和统治,以及朝鲜半岛北部自1869~1890年长达20年的农业歉收和其他灾害,使得广大下层民众已无法生存,被迫跨过鸭绿江、图们江,到地广人稀且统治阶级鞭长莫及的中国边境地带寻找生路,垦殖荒土。政治原因是1876年以来,日本帝国主义陆续侵入朝鲜,直到1910年吞并朝鲜半岛,血腥的屠杀和大肆的抢掠,残酷的高压殖民统治促使朝鲜半岛破产的农民及手工业者纷纷外逃到中国。再加上1931年日本侵占了中国东北之后,为了实现“满洲农业、日本工业”的计划,制定了“朝鲜人指导纲要”,强迫大批的朝鲜农民移民中国东北,组织开拓团,垦荒种地。如辽宁省《新宾朝鲜族志》记载:“1939年,第一批集团开拓民,由朝鲜全罗南道移民200户至新宾红庙子一带地区,开拓民都是普通的贫苦农民,他们拖儿带女从朝鲜荣山浦上火车,经7昼夜直达南杂木,然后用卡车送到红庙子。”(新宾朝鲜族志,1994:7-9)在20世纪20年代,新宾县旺清门的朝鲜族只有十几户,到30年代初,已发展到3000余户了。笔者在黑龙江五常地区调查中获知,20世纪30年代中期,该地的民乐乡只有12户朝鲜族人家。1937年,韩国一位名叫孔振焕的人在庆尚北道一次就组织了500户移民到民乐乡,至此,当地才出现了一些朝鲜族村屯。总之,到1945年日本战败时,我国东北地区的朝鲜族人口已增至170多万人。
这些因生活所迫而迁移中国的朝鲜国贫民,入境后几乎都面临着十分严峻的生存考验,不仅承受着日益加深的民族危机的压力,同时,迁移后的安身立命也受到极大的挑战。在调查中获知,许多移民人家都有一部血泪交织的迁移史。如民乐乡红光村一位姓金的朝鲜族妇女讲述,其19岁时(1933年),随父母及姑家、舅家一道由韩国庆尚北道向中国逃荒,一路上母亲晕船,几次险被船主扔进大海;途中因生活所迫,舅舅9岁的女儿被卖掉,她本人也被以一袋小米、一袋荞麦、五袋土豆的代价卖给人家做童养媳,受尽磨难。正如辽宁省新宾县地方志所记载的那样,“朝鲜移民迁居中国境内后,由于不服水土,食用发霉的小米,患病死去的很多,尤其是妇女和儿童”。(新宾朝鲜族志,1994:9)
可是,背井离乡的朝鲜族民众来到中国后,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什么呢?20世纪初的中国东北,空旷而荒凉,气候恶劣,生产力低下,乡村民众经济匮乏,缺医少药,经常受到各种灾难的袭击,甚至某种并不严重的疾病也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并且时常有匪患骚扰。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一些原本赤贫的朝鲜族民众很难在一地安家立足,不得不频繁地流动。如民乐乡的红光、新乐、民安三个朝鲜族村落的多数人家都有数次搬迁的历史。民安村一位姓元的村民讲述,其4岁时随父母由朝鲜平安北道来到黑龙江五常地区,记忆中十年之内竟搬了九次家。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生活的贫困无着加上居无定所,使得朝鲜族民众渴望得到救助,驱邪避祸、祛病祈福的心理格外强烈。历史上,朝鲜半岛便具有信仰多种宗教的民间传统,如萨满教、天道教、基督教、儒教、佛教等等。迁移中国之后,在生存危机引发的精神恐慌之下,朝鲜族民众固有的宗教意识发生了种种变化,并在动荡不安的年代里以各种形式甚至是十分激越的形式显现出来。
20世纪上半叶,在中国东北的朝鲜族村屯中,人们在信仰种种传统的朝鲜半岛本土宗教的同时,多神信仰也开始流行。人们不仅崇敬鬼、神、仙、佛,对人、神之间的沟通者——男觋女巫的信奉也十分虔诚。而如前所述的生存背景、社会环境、文化传统等,则是这些民间宗教信仰生成与发展的温床。在贫困与疾病的挣扎中,朝鲜族女性民众往往较之男性承受着更多的生活压力,她们需要从民间信仰中寻求心灵的抚慰,并且也只能以这种方式作为协调生活压力与心理平衡的手段。朝鲜族女性民众在民间信仰上表现出的狂热与盲从,与她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需求无法满足有关,更与她们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所形成的渴望救助的心理分不开。可见,中国东北朝鲜族的民间信仰是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文化背景下生成发展起来的,我们只有拂去社会历史与民族生存史的风尘,才能客观而科学地审视中国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的种种特征及其变迁的动因。 
 
二、东北朝鲜族民间信仰的主要表现形态
 
东北朝鲜族的民间信仰具有明显的现世功利倾向,讲求实用的特征非常突出。种种民间信仰控制着朝鲜族民众的心理与行为抉择,支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尤其是当日常生活中出现一些事件及变故时,这些信仰的功能与作用更是凸现出来,外化为种种信仰行为。在一些朝鲜族村落的调查中,笔者重点访问了一些65岁以上的老年民众,了解他们的信仰状况以及亲身体验,同时也通过他们了解一个世纪以来的民间信仰及其变迁状况。总体来看,东北地区朝鲜族的民间信仰主要表现为以下内容: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黄柏权/刘冰清]苗儿滩年俗调查
下一条: ·[摩罗/杨帆]赣北乡村春节习俗考察及宗教学分析
   相关链接
·[陈进国]信俗主义:民间信仰与遗产性记忆的塑造·[柯小杰 张沙]嫦娥形象的变迁与中秋节“团圆”意象的构建
·[袁帅]孟姜女故事研究综述·[熊威]物的流动、消费变迁与生活重构:以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武汉农村香烟消费为例
·[孙宇飞]民间信仰与防疫·[赵李娜]社会变迁与风俗书写:晚清居沪知识分子的上海风俗关注与撰述表达
·[郑至豪]从地方志看湖北新洲许逊信仰的历史变迁·[郑芩]差序格局的信仰图景
·[许琳琳]河北省保定市易县马头村“网红庙宇”的田野调查报告·[邢天月]特殊的守护神:东北地区保家仙信仰特性探究
·[王学文]谁是替罪羊:中国古代民间信仰防疫的巫觋、瘟神与道医·[王秋萍 陈胜祥]民间信仰对当前农村殡葬改革的影响
·[刘林娟]江南蚕神信仰研究·[林铭豪]民间的寄托:地方文塔的功能意义转变
·[贾国立]新冠疫情下大石桥村泰山老奶奶信仰的求平安仪式活动研究·[顾纯纯]金华府城隍信仰空间功能变迁研究
·[高珊]从私人化向公共化的转变·[傅灵犀]红与灰:当代青年“锦鲤祈福”习俗的文化分析
·[徐茜]自媒体时代畲族民歌的“活态”传承研究·[杨嘉欣]从“一湾一井”到“自来水入户”:眉山市仁寿县镇龙村用水方式变迁现象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