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李乔]江绍原:古代旅人的迷信
  作者:李乔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3-04 | 点击数:4919
 


  一位法国学者说过一句精辟的话:“古今生活、思想中的神怪方面之史的研究,能够帮助解放人的心灵。”

  古人都迷信,但古代旅人的迷信程度,较之安守在家的人,不知要严重多少倍。研究古人的迷信,不可不研究古代旅人的迷信。因为古代旅人的迷信极具典型性,对于考见整个古代社会的迷信状况,是一份极有价值的标本。

  宗教学家、民俗学家江绍原先生,曾对古代旅人的迷信做过精湛的研究,著有专书《中国古代旅行之研究》。但这项研究很少有人知晓,这本书就更鲜为人知。

  这本《中国古代旅行之研究》,原计划写六章,但只写成第一章,题目是《行途遭逢的神奸(和毒恶生物)》。从题目看,这一章的内容显然是研究旅途上的神鬼精怪迷信的。虽然全书未能完成,但这一章的学术价值却是不可低估的。所以,这一章被单独成书出版。但书名还是用《中国古代旅行之研究》。此书最早由商务印书馆于1937年出版,1989年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影印再版。

  欲考见古代旅人的迷信,最大的障碍是材料太少。江绍原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寻觅各种可以视作“旅行指南”的材料。他认为,古代的“旅行指南”中,必包含有关于古代旅人迷信的各种信息。他觅得了商周青铜器上的一些与旅途有关的图像,认定其具有“旅行指南”的性质,又考出上古奇书《山海经》也具有“旅行指南”的性质。

  他的认定颇具慧眼。那些青铜图像和《山海经》中的许多内容,确都与古代地理方物和古人的旅行见闻有关,是可以视作“旅行指南”的,因之也就可以从中考见古代旅人的迷信心理。图文中的那些光怪陆离、荒诞不经的形象和文字,那些古怪可怖的神鬼精灵,实际上都是古代旅人对于旅途艰险的扭曲记忆和夸张叙述,是他们的迷信心理的产物。

  关于青铜器上的与旅途有关的神鬼精怪图像,江绍原说:“行途的,或远近各方的毒恶生物和鬼神精怪,相传在很早的时代便不但有,而且有了大规模(包括多物与多地)的图画表现。”这就是说,古代旅人对于神鬼精怪的迷信,不但起源很早,而且曾经广泛地存在过,兴盛过。

  据江绍原推测,古传说中的“夏鼎”上面,就可能画有这类图像。证据是《左传》所记的王孙满向楚子说的那些关于“夏鼎”的话:“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不顺);螭魅魍魉,莫能逢之。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民无灾害,则上下和而受天佑)。”对这段佶屈聱牙的关于夏鼎的文字,江绍原解说道:古人认为,进入川泽山林,必会碰到螭魅魍魉等鬼神精怪,而这些鬼神精怪的形状各不相同,不便记忆,便要画成图像,以供观览了解,供出入山林之用,于是“夏鼎”之类的器物上便铸上了这种图像。他又解释说,即使“夏鼎”未必真有其物,但《左传》所记的王孙满的话,“仍反映了史前和有史、文字前和有文字时代的人们,要求旅途神奸图或云图画式旅行指南之心。”这也就是说,关于“夏鼎”的传说,实际上反映了古代旅人对于“旅行指南”的需求。

  对于《山海经》可以视作“旅行指南”的理由,江绍原从分析《山海经》所记的古神话、古异闻入手,将这些古神话异闻分成五大类:1、种种于人有害的动植物和其他神物;2、与风雨有关的山岳和神人;3、神灵的形状和祭祀神灵的方法;4、有利于人的动植物和异物;5、奇形怪状的异方之民。然后推断说,“此五项正是行人所不可不知,旅行指南所不可不载”的。据此,他认为《山海经》也是可以视作“旅行指南”的。作为“旅行指南”,《山海经》所记的那些神鬼精怪和毒恶生物,实际上都是著书者认为旅人在行途上可能会遇到的东西,著书者提醒旅人要特别注意和应付这些东西。

  古代旅人的迷信,何以会比安守在家的人要严重得多?这源于古人对于旅途之艰险的至深恐惧。恐惧产生迷信,迷信造出鬼神。所谓“行途遭逢的神奸”就是这样产生的。古代,特别是上古,交通极为不便,旅途上艰险甚多,旅行环境极为恶劣,而旅人对于这种艰险环境的抗御能力又极弱,所以古代旅人便产生了极深的恐惧感,进而想象出各种神鬼精怪。对于古代旅途的艰险,江绍原描述道:“言语风尚族类异于我,故对我必怀有异心的人们而外,虫蛇虎豹、草木森林、深山幽谷、大河急流,暴风狂雨、烈日严霜、社坛丘墓、神鬼妖魔,亦莫不欺我远人。”除去“神鬼妖魔”,其他各种艰险确实都是旅途上经常会遇到的,而所谓“神鬼妖魔”,其实也正是旅途之艰险在古代旅人头脑中的一种扭曲、幻化的反映。《西游记》里所描写的那些妖魔鬼怪,其实也都是古代旅人因旅途险恶而生出的种种怪异想象。

  或问,研究人类迷信史有何用处?一位法国学者说过一句精辟的话:“古今生活、思想中的神怪方面之史的研究,能够帮助解放人的心灵。”江绍原对于古代旅人迷信的研究,正具有这种破除迷信、解放迷信者心灵的作用。这是用科学来对付迷信。何以研究迷信便有助于破除迷信?道理很简单,就像猜谜语,谜面虽然总让人觉得不可捉摸,甚至有些神秘,而一旦谜底被猜(研究)出来,进而又弄清谜语是怎么造出来的,那种神秘感也就荡然无存了。(来源:北京日报)

 

  文章来源:新华网 2009年02月27日 08:01:5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邓宏琴]中国乡村与乡村中国
下一条: ·[陶立璠]《藏族情歌选·前言》
   相关链接
·[刘晓峰]我的三个学术立场 ——《时间与东亚古代世界》著后感言·[黄晔]论《古谣谚》辑录的养生谣谚与古代养生文化
·[王学文]谁是替罪羊:中国古代民间信仰防疫的巫觋、瘟神与道医·[祝秀丽]浙江海盐古代秦始皇传说的流变
·[程梦稷]是谁作此预言签:民间文学视野中的古代谶语歌谣·[于赓哲]中国古代对“卫生”的认识
·[杨明晨]迷信作为“知识”:江绍原的迷信研究与学科话语的跨文化实践·[林清哲]泉州古代茶俗摭拾
·[黄晔]民俗学视域下古代长江流域风情的多重展示·[刘晓峰]二十四节气与古代科学精神
·[陈连山]古代神话传递了哪些关键信息·[顾希佳]口头与文本:中国古代民间故事谫议
·张衍田:《中国古代纪时考》·[王加华]教化与象征:中国古代耕织图意义探释
·薛梦潇:《早期中国的月令与“政治时间”》·[王加华]处处是江南:中国古代耕织图中的地域意识与观念
·[廖榕光]古代农民“报岁”风俗遗存·[党允彤]中国古代舞蹈传说与神话
·[王洪军]端午习俗起源于古代禊礼·[陈红玲 陈信宁]试论江绍原《发须爪》的研究方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