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关注濒危语言]严肃地讲,chti语是什么?
  作者:Isabelle Duriez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2-25 | 点击数:8470
 



 

电影《欢迎来北方》海报。© Pathé 发行公司

近来,法国电影《欢迎来北方》让许多欧洲人捧腹大笑。
然而现实却不好笑:chti语是法国北部庇卡底语的变体,
现在却成为受谴责的社会因素,
或者说得好听点,就是开玩笑的对象。


    “chtimi语(法国北方方言),与庇卡底语很相似,”法国导演兼演员丹尼•伯恩解释道,其影片《欢迎来北方》过去一年在法国创造了2000万的票房,使得公众能够重新了解这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濒危语言。

    chtimi语,或称chti语,是庇卡底语在当地的众多变体之一。“庇卡底语覆盖了法国北方五个省份,在各个地区语言中有最广泛的使用范围,比利时的部分地区也在使用,庇卡底语在各地经历了不同的巨大变化,”庇卡底方言语言专家兼《庇卡底人种和语言图谱》作者Fernand Carton如是解释说。您所处的地区不同,人们可能会跟您讲chti语或庇卡底语,但正如语言专家所说的,“它们实属同一种语言,有相同的语音特点、相同的语法和共同的词汇。”

    实际上这门语言比影片中所展现的更加独特。影片把这门语言描述的充满了发音错误,而且表达中总是加上语气词。实际上,尽管这门语言与法语很接近,因为它也是从拉丁语发展而来,但是对于没有学习过的人来说,真是很难理解。Fernand Carton说,“讲chti语,不像给炸土豆片撒盐一样,在法语中夹杂一些方言这么简单。”

    不过,这部影片展现了目前chti语现状的一些特点。“年轻人也开始使用一些从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口中听到的表达习惯,但却不愿意讲这种语言,”Alain Dawson解释道。这位语言学博士亲自考察了这种语言:他是用庇卡底语翻译《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的译者之一,据Albert René出版社的统计,该书第一册就卖了10.1万本,在其所有方言译本中销售量最大。

    “这一成功是个奇迹,但是也让人难堪,因为这也反映了这门语言的脆弱生命力,”Alain Dawson分析说,“与读者见面时,我们注意到他们有一册书在手是非常高兴的,他们一页页的翻阅看有没有认识的单词,但是却很少有人从头读到尾。”他在Assimil出版社出版的《袖珍chtimi语》和《袖珍庇卡底语》两本语言指南也是同样的情况:销售量大并没有体现为使用这门语言的人数增加。“我们所做的只是在拯救一种遗产,而并不是使这种语言复活。”
 



 

漫画《阿斯泰利克斯》庇卡底语版本封面:欧贝里克斯用六种方言对阿斯泰利克斯说话。© Uderzo

    处于社会底层的语言

     现在,很难确切地知道有多少人在讲庇卡底语。仅有的数据也是1999年统计得出的。据庇卡底大学语言学教授Jean-Michel Eloy的说法,在法国五个使用庇卡底语的省份,有12%的人表明愿意继续讲这种语言,即约有50万人。据此推算,在整个使用这门语言的区域,共有200万人在使用庇卡底语。

    “问题是,在法国,即使某些语言近年来有很多人在使用,比如布列塔尼语,但是在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中却几乎消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语言图谱的地区协调员、芬兰学院民族语言学研究者Tapani Salminen如是说,“尽管庇卡底语保留了一些袖珍读本,而且在沿法国和比利时边境一带使用,是那里的群体用语,但是它也不会比布列塔尼语的情况好。”

     Alain Dawson说,“庇卡底语曾是一门低等的语言,人们在纺纱和采矿时才使用这种语言。”许多波兰、意大利和弗拉芒移民都是先在工厂学习chtimi语,然后才学习的法语。“今天,它是一门遭到指责的语言,是人们提高社会地位的阻碍。”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不在家中使用它的一部分原因。

     位于亚眠(法国北方庇卡底地区的首府)的庇卡底语办事处主任Olivier Engelaere遗憾地说,“这门语言的存在没有合法性。”由于带有社会等级的标志,也因为其与法语的相似性,“对于许多人来说,讲庇卡底语会影响到讲法语。当你使用庇卡底语时,人们会异样地看着你,或者会对你不屑一顾。”
 



 

让-玛丽•弗朗索瓦是庇卡底语的捍卫者之一。他通过诗歌、小说以及戏剧传承着庇卡底地区的故事传说。© Thomas Roland

    振兴一门语言,并不是徒具虚表 

     庇卡底语的捍卫者们认为,这门语言不会像布列塔尼语或是巴斯克语一样幸运地存活下来。因为公众根本看不到它。电视新闻中不会使用它,也没有使用双语的城市指示牌。尽管文化部长承认它是一门“法国语言”,但是国民教育部长却没有把它列入被教授的地区语言表之中。“人们对庇卡底语有一种疑虑,认为学习庇卡底语会影响法语学习,”Fernand Carton分析道,“但学习后表明,恰恰相反,它可以刺激人们学习语言的兴趣。”

    在庇卡底,人们承认这门语言是地区身份的一个特征。Olivier Engelaere说,“我们通过表演戏剧、木偶戏和童话故事将它引入学校。现在,迫切需要重新了解这项文化遗产,包括在很少使用这门语言的地区。”

     用庇卡底语表演节目、戏剧和阅读使得教室挤满了人。小说竞赛也吸引了数百名参赛者。在观看丹尼•伯恩电影的人群中,穿写着方言的T-恤成为流行,我们都能在youtube.com网站看到Lucien Suel用庇卡底语写的诗。但庇卡底语办事处主任提醒道,“如不教授这门语言,也没有公众参与的话,它将成为一个笑话,并不是一门活语言。”


──Isabelle Duriez,法国记者

  文章来源:教科文《信使》2009年第2期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关注濒危语言]猴子、蝎子和蛇
下一条: ·[关注濒危语言]Wuthing we gwen tull?
   相关链接
·比利时狂欢节发生反犹事件 教科文组织考虑取消其“非遗”称号· [鞠熙]法国故事类型索引编制史与口头文学研究思潮
·[庄初升]濒危汉语方言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国民间艺术节:推动文化多样性 促进族群间交流
·法国文化多样性保护的多重举措·国际民俗学会联合会(IFFS)在比利时列日宣布成立
·“2017年世界人文学术大会:面对全球转型的挑战与责任”在比利时列日市召开·[马千里]法国民俗学的史前史
·[丁石庆]少数民族语言保护迫在眉睫·法国手工艺专家Marie:中国手工艺欲实现跨越性发展,需将传统与现代融合
·[曹南来]旅法华人移民基督教:叠合网络与社群委身·【讲座预告】法国著名人类学家劳格文教授北师大开讲
·[卢梦雅]早期法国来华耶稣会士对中国民俗的辑录和研究·[卢梦雅 刘宗迪]法国耶稣会士戴遂良及其《现代中国民间故事集》
·抢救濒危语言就是抢救人类文化·法国学者:200年法国汉学延续重文献学的传统
·施立学:探寻满语背后的文化圭璧·法国文化遗产保护法颁布一百周年
·广西用现代技术手段抢救少数民族濒危语言·保禄·维亚尔:种瓜得豆的“撒尼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