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讲座信息

首页动态·资讯讲座信息

[岭南大讲坛]叶春生:广州春节习俗与广府文化
  作者:岭南大讲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9-20 | 点击数:17030
 
·岭南大讲坛·
公众论坛:广州春节习俗与广府文化
主讲嘉宾:叶春生
主持人:龙科

    主讲嘉宾简介:叶春生师从“中国民俗学之父”——锺敬文先生,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广东省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山大学民俗研究中心住主任。代表作有《岭南俗文学简史》、《岭南民间文化》、《广府民俗》、《广东民俗大典》、《俗眼向洋》等。曾获全国民间文学著作评比最高奖——山花奖二等奖,广东鲁迅文艺奖二等奖和广东省首届民间文艺著作评比一等奖。

 

  【龙科:】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来到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今天我们请来著名的民俗学者、中山大学教授叶春生,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叶教授一直致力于地域民俗与地方社会、民俗资源与经济发展等研究,有非常多的研究成果,根据公众论坛的安排,今天是春节前最后一期,我们也希望给大家安排这样一个相对轻松的主题,叶教授是最恰人选。今天是农历12月26日了,每年这个时候用政策的话说春运期间,很多普通的中国人都要赶着回家过年,受冰雪灾害的影响,在我们论坛举行的时候,在广州火车站还滞留了上十万的旅客,他们也希望回家过年,包括我们报社在内,各个方面都在向他们伸出援手。

 从民俗文化的角度,我们对年进行一个分析,也是相当精彩的角度,今天叶教授给我们讲解的题目是广州春节习俗与广府文化。我想广府的民俗是中华民俗非常重要的一支,通过这样的一个讲座,能够更多的对我们的民俗有所了解,同时对我们的文化有更进一步的自觉。我想这对于认识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同时对我们今天像春运这样一些大的社会问题,提供一些新的求解思路,都是很有启发的。

  话不多说,有请叶教授给大家演讲。

  【叶春生:】首先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寒风冷雨的天气来听我的讲座,快过年了,现在还有十几万人在车站,等候着回家,有几十万人被大风雪阻留在路上,有一些已经七八天了,但是他们还是坚持想回家过年。是什么东西承载着我们国人这样的情怀呢,对我们的这个年有这么重的情结呢?尽管天公不作美,还是有很多人想回家过年。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广州过年的风俗,我看在座可能外省的同志比较多一些,多了解一些,对将来的生活、工作,可以说是入乡随俗。

  我怎么看面孔呢?北方人有两个特点,广东人是80%是从中原来的,经过四次大搬迁才来到广东,变成广东新的客家人,现在反客为主,变成了广东人。有两个特点,明显的反映了,一个是看你的脸,北方人的脸比较长一些,鼻梁是直的,更重要的是鼻梁中间还有一点点突出,鼻梁中间起一个节。这是第一个特点,广东人鼻梁多数是凹下去的。还有一个特点,看你的脚趾,小脚趾开杈就是中原来的,如果不开叉就是广东的。北方人有206块骨头,南方人有204块,少的就是小脚趾那一块骨头,一边脚一块嘛。入乡随俗很重要,不管你是推销保险也好,做各行各业的工作也好,一谈起来有一些共同的话题,知道当地的情况多一些,那很容易就把对方的距离拉近了。

  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几年前广东中山市派出了一个商业代表团到英国访问,领队的是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但是那是商业代表团,出去的时候打的名称是中山市某某商业集团的总经理,但是对方了解的非常清楚,知道他是公安局局长,不是什么总经理。结果呢,接待相当的冷淡,觉得这是一介武夫,不是做生意的人。后来到莎士比亚的故乡去参观,去到那里,他说莎士比亚有四大名著,在座肯定有不少人都知道,其中一个是与商业有关的,《威尼斯商人》,又叫《一磅肉》,讲的是一个威尼斯商人相当精明,对方有怀疑,他就说如果不能按时完成这个合同,你在我身上割去一磅肉,如果能够完成,就按照合同的项目赔偿我。对方一看他决心这么大,就跟他签了合同,最后合同没有完成,他说行了,你在我身上割一磅肉吧,我只答应你在我身上割一磅肉,没有答应给你多少血,割肉的时候一滴血也不能流。最后他赢了,这就是威尼斯商人。公安局局长这么一讲这个故事,当地很多人都不知道,年轻一点的英国人知道莎士比亚这个名字,但是没有看过这个戏,最后对他相当的热情,马上改变了态度,生意马上就谈成了。他回来以后很高兴的告诉我们,他说其实我也是刚刚学完你们讲的外国文学史,看到这个故事的,所以回来感谢你们老师。包括英国人有的对自己的文化历史都不了解。

  我们作为中国人,更应该对自己本土的文化、历史多了解一些。有一次我给外国留学生上课,在座的也有英国人,我问他们,我说西装最早发明是哪一个国家,他们说知道,英国。我说英国发明的,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男士的西装钮扣都在右边,女士的西装钮扣都在左边?你们有注意到吗?我请英国的留学生回答,结果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我的问题。后来我说英国人讲究绅士风度,过去十七、十八世纪的时候,人人身上都有一把佩剑,三言两语不合就要拔出剑来决斗,如果钮扣在左边,一拔剑钮扣不就掉了嘛。女士为什么钮扣在左边呢?因为母亲喂奶多数是左手解扣、右手抱孩子,妇女喂奶最方便应该是钮扣在左边。这是题外话了。

  今天已经是农历腊月26了,按照广东的习惯,腊月23就进入了年关。今天已经是入关第三天了。所以我们说如果拜年的话,应该是可以了,从23开始,就可以对大家说拜一个早年了。更早就不行了,因为还没有入入关。先给大家看几幅我照的画片。

  新春福到(见图)。上个月日本首相福田到中国访问,说的一句话就是福田来了,福到了,证明这个人懂得中国文化,一下子把我们的心抓住了。春节期间,大家都喜欢在门口贴一个福字,他叫福田,所以他说福到了,一下子就把距离拉近了。我们大门上还经常贴五福临门,大家知道五福是哪几个呢?福禄喜寿财。很多人都喜欢把福字倒贴,大门的福字是不能倒贴的,是要正贴的,福字倒贴是在垃圾筒、水缸那里,大门不能倒贴福字,否则就把福气倒出去了。

  这是去年我到波罗庙买鸡公榄时跟他们一起照的(见图),波罗诞是在春节之后,今年的波罗庙年初一都开放,有很多节目,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按照过去传统的说法,去买波罗鸡,十万个波罗鸡里有一个会打鸣的,如果你买到这一只的话,今年就该发大财了。但是实际上,没有人买到一个会打鸣的,这只是传说。我曾经建议,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真的用电子做,十万个里做一个会打鸣的,然后把波罗鸡的价格提高,现在十块钱一个,你卖20块钱,肯定会有人买,如果买到一个会打鸣的,你重赏,肯定有人买,这样一下子市场就起来了。这个意见他们还没有接受,我去年给他们提出来的。

  原来有书上说波罗庙有波罗树,其实印度话波罗密的意思是到达彼岸,并不是我们吃的那种菠萝蜜。还有春节派利是,这是广东春节的习惯,但是最早的利是是跟钱无关的,始于汉代,是一种类似于钱币一样的东西,拿来辟邪的吉祥物。后来老人家就用红线把它串起来,串一串,就在年三十晚,压在小孩的枕头下,给他辟邪,叫压祟。现在改为年岁的岁,最初应该是鬼鬼祟祟的祟,后来使用了铜钱,串一串铜钱,现在大家就是封一个红包,表示利是,也是压岁。这几年就有一点变味了,给小孩子一个红包,但是有些人好像给多了,有一些行贿,趁春节期间给领导的小孩,封一个大大的红包这就不值得提倡了,变了味了。

  那是飘色,一根小小的色梗,上面站了十个小孩(见图),这个杆子要相当特别的,稍微差一点都会出事故的。

  正月26日观音开库,在南海,这是我去年在南海照下来的,南海观音庙,正月26日那一天可以到那里去给观音借“钱”,明年发了大财,再去还愿,是这个意思,所以叫观音开库,又叫生菜会。生菜生财,音相近,现在有的地方改为正月初八,番禺的沙湾,我打听了一下,今年他们不搞了,我去参加过两届,每一届是一百多席,谁去都可以,坐满了,十个人一桌,就有人来招待。今年坑口那边还有在搞,大家都可以去,去向观音借一点“钱”,说不定今年会发大财。

  这是广州的中心花市(见图),是我在报纸上弄下来的。

  还有这张照片,叫“穿令”(见图)。正月十五表演的人用一根银针,比手指还粗,大概有一尺长,从脸上这边穿过去,那边拉出来,不流血,拉出来之后一点疤痕也没有,我以前在报纸上看到这个场面,我不相信,去年我带了几个博士,还有电视台的同志,亲自去雷州看,面对面的看着他穿,真的能够穿进去,但是穿的场面很恐怖,几千人围在那里,敲锣打鼓,穿过去之后他就是神了,不是人了,大家又跪又拜,所到之处真的是万民欢呼,有一点像文化大革命时毛泽东接见红卫兵时的情景。穿过去之后他说的话大家听不懂,我用普通话问他,他也听不懂,我也懂一些潮汕话,我用潮汕话问他他也不懂,我读书时学的是俄语,我就用俄语问他,他也不懂。还有客家话都不行。后来大家说他是说神仙话,后来我就问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是一个中学的校长,他说他爸爸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以前有一个老人做这个,后来死了,后来去看他,他爸爸突然就跳上神桥去,以后年年就这样做了。他也不拿钱的,几个村都会请他去。所以民间还是有这些神秘的东西,我也还在研究。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南都讲坛 2008-04-18 11:16:40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北师大讲座]真锅昌弘:日本中世纪歌谣中的都市和农村
下一条: ·[GSCAA学术讲坛]中村富十郎:日本歌舞伎《劝进帐》
   相关链接
·[施爱东]叶春生:民俗学是用脚走出来的学问·叶春生:《进出蛮荒五十年》
·[叶春生]民俗主义视角下春节习俗的“真”与“伪”·乌丙安、叶春生、柯杨等专家再度呼吁:别把“七夕”过成“情人节”
·叶春生:春节如何超越圣诞·叶春生:《叶春生民俗学论集》
·叶春生 主编:《典藏民俗学丛书》(上、中、下)·[叶春生]广东禾楼舞:巫文化与傩文化结合
·叶春生:春节──传统与现代·[叶春生]民俗学视觉的斯诺命题
·[叶春生]崇敬仪式的演绎与张扬·“叶春生教授民俗学研究五十年座谈会”在珠海举行
·[叶春生]日本的“妖怪学”·[叶春生]从龙母故事看民间文学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叶春生]龙母传说与民间传统的关系·[叶春生]浅论雷歌的文化意蕴
·[叶春生]打造多元的中国年·[叶春生]端午节庆的国际语境
·[叶春生]活化民俗遗产 使其永保于民间·[叶春生]开创民俗文化立体研究的新纪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