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陈泳超]后门下车 注意安全——追忆敬爱的段晴老师
  作者:陈泳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2-03-27 | 点击数:11884
 
 

  感谢温和的太阳
  送我们往西走
  面对着沙里的远山
  喝一杯暖酒
  ——陈梦家《过高台县往安西——“高台多悲风”》

 

  

  “XX站到哉,请您带好随身物品,注意安全,从后门下车。”

  苏州公交车每到一个站点,总会有这么一段电子播报词,用的是标准苏州话,清扬的女声又软糯又水灵,把车上的段老师迷恋得喜不自胜。她一站一站地跟着播报念:“带好随身物品,注意安全,从后门下车。”下了车一路走一路还在念叨:“注意安全”“从后门下车”“后门下车”“下车”“下车”。她似乎对“下车”的发音特别感兴趣,或者是特别吃不准,因为苏白中发这两个音时嘴型很圆,部位很靠前,对于自称“北方佬儿”的段老师来说大概很新鲜。只是或许太用力了,她念得稍嫌急促,在我这个地道江南人听起来,几乎像入声字连读。她时常不耻下问“对不对”“对不对”,我偶尔也纠正一下,她便继续一个劲地“下车”“下车”“从后门下车”“后门下车”,不管擦肩而过的路人瞟过来多少疑惑的眼风。

  回到北京后,不知过了多久,偶然在校园里碰到,段老师老远就笑意盈盈地高声招呼:“陈老师好久不见。”即转苏白:“从后门下车!”竟然一下子变得字正腔圆了呢!我大为吃惊,不是应该变得更离谱才对吗?

  我向来崇拜会很多种语言的人,也相信任何一种传统语言都具有美的本质,只要说得足够标准。我听过段老师说英语、德语、梵语、波斯语、于阗语,虽然除了英语之外我都不会,但听她的发音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所以我坚信她一定发得非常标准,就像“后门下车”的苏白一样悦耳!

  二

  这次去苏州,是到吴江参观唐仲英基金会总部并接洽相关事宜。我与段老师的因缘,全拜唐仲英基金会所赐。

  2014年,唐仲英基金会在中国大陆资助各类科研项目,段晴老师瞄准了其中的社会公益类,希望为新疆民间文化做点事情。有一天她忽然点名喊我去一家日料馆,与几位妇女同志一起商量此事。我虽然颇感跼蹐,但大言炎炎的恶习终于没有摁住,真的献计献策了好几条,其中一条被段老师当场相中,即后来成行的“重走纪晓岚新疆之路”计划。

  这个计划作为一个子项目被整合进段老师亲自挂帅的“新疆地区民间文化的调查与传扬”大项目中,向唐仲英基金会申报立项资助。项目审批过程滴滴答答拖了将近两年,我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不料有一天,段老师又忽然电话召我一起去学校基金会,说要接受唐仲英基金会人员的面试,我只好穿戴整齐陪同出席。段老师介绍完我们计划之后,直接对面试人员发起了神威:“我们这个团队就是全国第一,你们哪里还能找到比我们更好的?这些于阗文、毯子图像,全国就我一个人认得,没有第二个!我们陈老师,还有谁比他更会田野调查?你们要资助就快点立项,否则我们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没工夫等你们了!”段老师的独一无二自然当之无愧,我在一旁可听得浑身发酸。不过实际效果似乎挺好,很快项目就获批,后来段老师和那位面试的颀长女子据说还成了好朋友。

  可我那时候其实并不愿意入伙,当初只是说帮着出主意而已,那两年我正起步做江南宝卷的调查研究,原本无意分心。但段老师神奇的魅力和对公益事业的一腔热情,又让我不忍峻拒。后来幸亏在新疆各地有广泛人脉的石河子大学吴新锋博士鼎力助阵,我才下定决心并顺利成行。然而,这一程下来真让我大开眼界,灵魂深处被新疆地域文化震撼到了。后来撰写调查报告,照例有个一两万字就足以交差,可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花了半个多月时间一气写了八九万字,虽说无甚高见,却心神摇荡,不能自已,同时也对段老师的开导和提携越发感激涕零。段老师看后,当即拍板出单行本,并直接代为联系了中西书局,这便有了那本《声教所及:对纪晓岚新疆行脚的民俗回访》小书。说起来,前前后后都是段老师的推动之功。

  段老师对于西域研究太热爱了,总想延揽更多人才入其彀中。像我这样的劣品,她也毫不遮掩地劝降:“陈老师,今后你就继续研究西域的民间文化吧!”我说:“段老师,我要是年轻二十岁就真的跟你干了。现在徐娘半老,偶然反串一下还行,可没勇气衰年变法!”我说的是真话,至少在当时那样的情绪下,是真话。后来,段老师又鼓动我的台湾籍学生、一直积极参与调查活动的陈姵瑄去做陀罗尼经的什么研究,段老师很喜欢她,可这孩子被吓得惶恐了好一阵子,她哪能胜任呢?

  三

  段老师对于新疆的感情真是深。

  从这个公益项目成立之日起,她就一直在盘算如何最大限度地为新疆文化做些切实的贡献。其他不说,单是为了2017年7月在石河子大学联合举办“首届新疆民间文化高级研修班”,她前前后后花费的心力,我是都看在眼里的。尤其是开班之前,她特意为南疆的和田师专与喀什大学各设了10个专门名额。这还不算,她生恐人家不知情当面错过,特意亲自带队去这两所高校宣传,命我一路随侍以供驱驰。我被她的热忱感染,加上调查兴奋之情余波未歇,这回倒是欣然应募。那一程,领略了段老师许多磊落的风采。

  当时段老师的学术兴趣都在和田地区出土的那几块毯子上,她已将之确定为氍毹,上面的多幅图案和少量文字,构成了谜一般诱人的学术话题。段老师综合苏美尔史诗《吉尔伽美什》、希腊神话、伊朗神话等,将之完整地破译出来了,兴奋之情满潽直溢。我们一起到洛浦县博物馆查看氍毹实物,同行的石河子大学文学院的郑亮教授对于新疆编毯技术是行家里手,他俩在毯子面前研磨经久迟迟不动。我和姵瑄等人不懂行,没有那么多热情,只好坐在展区护栏上,对着那些从各处搜集来的干尸痴痴发呆。后来他们获准打开一扇柜门,直接翻看了毯子的背面,终于发现了据说失传的编织技术。段老师如醍醐灌顶似的获大满足,其实早已累得不行,直接坐在了博物馆台阶上不愿走动。

与郑亮研究氍毹实物

坐在了博物馆阶沿上

  到了社交场合,段老师又瞬间变身为一个优雅活泼的知识女性。在和田师专,我们应邀参观了他们学校的美术展和舞蹈排演。尤其到了舞蹈厅,本来一路上随处都要摆弄舞姿的段老师,看到一群能歌善舞的民族青年翩翩起舞,忍不住技痒,自告奋勇地下了舞场。一名年轻的舞蹈男教师,绕着她跳起了激越的“胡旋舞”。段老师做的当然都是些常见动作,但雍容大气、欢快而又恰如其分,正与那个纵横跳踉的身影相得益彰,倒像是事先排练好的一般,连一旁观看的校领导也叹服不止。

香妃墓前翩翩起舞

  到了田野考察的野地里,段老师更是越来越像个撒欢的小女人。有一次考察一处佛教造像遗迹,需要爬上一个陡峭而满地碎石的山坡。段老师穿着一双漂亮的绣花布鞋,娉娉袅袅地上去了。下来可就惨了,完全立脚不稳,她又好强,不要别人帮扶,最后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寸寸地往下挪,对于一向重视形象的段老师来说,自然是有些狼狈了。但一到平地,段老师便立马生龙活虎起来。她捡到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具,便当作是古代游牧民族征战的见证,飕飕如风地摆出许多优美造型命我们拍照,一时间快门声此起彼伏。

狼狈下山

立马战刀舞

  到了另外一处碎石山,大家花了更多的气力才爬上去,四顾苍茫,气宇辽阔。大家都纷纷忙着找位置、摆姿势拍照。山顶的空间很小,各自能入框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把别人摘出镜头。结果出现了许多奇趣的同框照。比如这两张我跟段老师的同框,原本各拍各的互不知情,拍出来一看,倒像是摆拍的双人照了,实在发噱得很。而段老师的婀娜多姿,总是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带动大家都觉得生活怎么就如此欢快美好的咧!

同框左顾

同框右盼

  四

  段老师对学术的孜孜以求无时不在。在南疆奔波考察的一路上,长途漫漫,车行颠簸,她照样兴致勃勃地发起氍毹释读的话题,当然多数时间都是我们在聆听她独家演讲,弄得我在那段时间也对该问题充满兴致,偶尔斗胆发表一点皮相之见,皆被她断然驳斥,毕竟,她的释读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至少到目前为止,她的理解是最具阐释力的。

  此话题与我们民间文学大有关系,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何况回来后,据说她的研究又迭有精进。正好2018年春季学期我将开设新一轮“中国民间文学前沿问题研究”的课程,按照惯例会请一些高端学者讲述他们的最新思考,尤其欢迎其他学科的交叉互动。为此,我在从苏州考察回来的高铁上,向段老师介绍了我这门课程的意图,恳请她来做一次关于氍毹释读的讲座。段老师放下正在阅读的英文版《金枝》,爽快回答:“一次讲座哪够?至少两次才行!”这可没有先例,但段老师本不该有先例,她天生就是先例。我当即定谳:“那就两次!”

高铁上议事

  我那课程是研究生专题讨论课,教室很小,平时也足够了。到段老师讲课的第一场,我还提前一点到教室,发现不光教室里人满为患,走廊里还有一大群人挤挤擦擦的,连我也走不进去。幸亏对面大教室里接下来也是中文系的课程,而他们人不很多,我赶紧过去与主讲老师协商对换了教室,这才大致能容。即便如此,教室里的空地还是被听众占据了不少,而且还有人不断往里挤。我一不留神在站着的人群中看到了荣新江老师,赶紧踢走一个学生给荣老师让座;散场后有人告诉我,自始至终挤在站着的人群里的,还有王邦维老师。我那时不认识王老师,惭愧无地,至今都觉得没面目晤对王老师。

  段老师那两次讲得仪态万方,精彩纷呈。第二场更是从氍毹释读引申开去,结合《大唐西域记》中关于“祠祭河龙”的记载,推断出一场古代于阗国的人祭祈雨之国家仪典。她逼真地重构了整个仪式的现场过程,至高潮部分,她动情地说:

  终于到了祠祭河龙的日子。那一天,河岸上站满了来自于阗国的贵族和百姓,为了目睹萨波梅里入河变为龙,实际上是为了目睹萨波梅里慷慨捐躯。鼓乐奏响,那应是仪式的组成部分。萨波梅里换上白色的衣衫,絁紬为质。他从牧师手中接过“苏摩”,一饮而尽。然后与国王辞诀,敬谢国人。他翻身上马,纵马向河中奔去。初时河水没有淹没他,济乎中流。但梅里决意赴死,于是再次麾鞭,从马上滚入水中,从此沉入水中。后来,白马浮出,那是因为,白马的身上绑了鼓,而鼓是有浮力的。白马活了下来。

  言至于此,段老师竟然在讲台上哽咽起来,一时不能续讲下去。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仿佛都被她带入到千年之前的那一幕壮烈场面之中了。

  这两讲内容后来发表在《民族艺术》2018年第4和第5期上,愿意领略段老师学术思想的朋友,或可据此摹想其风采于万一。

1号氍毹

  五

  核查下来,苏州公交车上欢声笑语的日子,原来是在2017年12月的冬天,我印象中怎么一直是明丽的春天或者高爽的秋日呢?

  敬爱的段老师从后门下车了。

  注意安全。

  陈泳超
  2022年3月26日夜草成
  3月27日昼改定
  (补正:因急于求成,未及细勘,误将“洛浦县博物馆”写成了“和田博物馆”,特此更正并致歉。)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王平凡]民研会:辉煌70年
下一条: ·[郑亮]世人有眼应未见 ——纪念段晴老师和她的氍毹
   相关链接
·[郑亮]世人有眼应未见 ——纪念段晴老师和她的氍毹·[段晴]神话的跨域性与地方性
·【讲座预告】段晴:神话与仪式(北大,2018年3月14日周三15:10)·【讲座预告】段晴:神话的跨域性与地方性(北大,2018年3月7日周三15:10)
·[段晴]新疆山普鲁古毛毯上的传说故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