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杨秀]黔西陇戛寨长角苗人生育习俗调查
  作者:杨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4-27 | 点击数:11757
 
庆生的具体日期没有固定限制,一般是在孩子出生后七八天左右,主要是招待外婆家的人,姑姑、婶婶等本家人也来庆贺。外婆家的人会带来适合母子俩吃穿用的各类礼物,如果孩子是头生子,会更受重视,来的亲戚和带来的礼物都会相对多一些。一般情况下,外婆、姨妈、舅妈等人会送来背孩子用的刺绣“背带”,小孩衣物和其他如甜酒、鸡和米等物品。数量多少视各家状况而定。大约在20年以前,外婆家看望头生的外孙时,一般是给三四块背带,一坛甜酒、七八只鸡和三五十斤大米等;以后陆续出生的孩子,外婆家就只给十斤八斤大米,一两只鸡和10尺左右棉布等东西,来的人也少。最近几年,一方面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另一方面是这里也落实了计划生育政策,每家生的孩子都少了。这样,亲戚们送的礼物就比以前多了,有的还另外给些钱。本家亲戚也基本上送这些东西。前来庆贺的外婆家人一般当天都不回去,要在这里住一晚上,第二天才走。离开的时候,婆家人要舀一点米饭,还有一个熟鸡腿或者半只鸡,把这些都放到外婆家人来时装米的袋子里,作为回礼,由他们带回去。这一回礼习俗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
(三)乡邻间的禁忌习俗
这里的禁忌习俗,主要指产妇在坐月子这一特殊时期内,与乡邻之间“往”与“来”的规避。
先说对产妇“往”的限制。遵照长角苗传统习俗,这期间,产妇不能去别人家里。如果她走出自己家门的话,还要注意不能让她的影子映照到别人家的屋墙上。要是她一时忘了身份去了别人家或者她的影子不小心映到了人家的屋墙上,她的这一不慎行为,将会导致后者家中日后发生一些不顺意的事情,比如将会爱吵架、做生意不顺、饲养的牲畜容易生病等。为避免这些不幸事件的发生,产妇家就要及时请米拉去给人家扫屋子去秽,解除致灾源。①王大秀给我们讲述了她见过多次的因此而举行的扫屋子仪式。首先是去请附近能驱鬼禳灾的巫师米拉,米拉扫屋子前要从产妇家带上一只公鸡,这只鸡不能太小,得长到会鸣叫了以后才行。当地人认为,鸣叫是鸡的语言,只有会鸣叫的鸡才能跟鬼通话,才能完成驱鬼使命。除了鸡,米拉还要带一些鞭炮等,去那家给除晦气。扫屋子时,米拉用绳子拴好鸡的翅膀和脖子,拉着鸡绕灶走三圈,边走边说,“所有的灾难,像鬼神之类的东西,都统统出门”这样一些话,然后,在堂屋点燃鞭炮,门里门外都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在火光声响中,产妇带去的不洁鬼之类不祥物就都被吓跑了。放过鞭炮,扫屋子仪式就基本结束了。米拉再带着鸡回到产妇家,在产妇家把鸡宰了吃掉,或者不宰送给米拉。②
另外,对产妇“往”的限定不单单体现在她本人,包括她的衣物等也不能带往家外的公共场所。满月前,产妇穿用的东西也不能带到别人家。她的脏衣服也只能在家中洗,不能像往常那样拿到寨中仅有的几处水泉地去洗;否则水泉的枯水期会加长。这样的后果对一直生活在水资源短缺环境中的长角苗人来说是很严重的。③
再来看对乡邻“来”的规避。一般情况下,有新生孩子的人家,在孩子满月前,会在屋门口插一根高一米左右的竹竿,在竹竿顶部横挂着一个用茅草编结的长约20厘米的草标,这种草标可以说是当地人约定俗成的一种禁忌符号,它的文字解码类似于我们常见的“保持肃静”、“闲人免进”之类标示牌。熟悉本民族习俗的长角苗人见到这草标,就知道轻易不能进这家家门,也不能在其屋外大声喊叫等。④ 尤其是孕妇不能“来”产妇家里;如果误入了,据说产妇的奶水就会被孕妇夺走,这对目前还基本上全靠母乳喂养孩子的长角苗人家庭而言,是个不小的资源侵夺。为保住孩子的给养,孩子的奶奶就会带个小瓶子,去到孕妇家里,也不跟孕妇家的人说话,她直接找到饭甑子,取一点饭放到瓶里,再放进一点盐巴,然后到水缸里舀点水,把瓶子装满,带回去。回到家以后,把这种盐水饭烧开后给产妇吃三口,剩下的全都倒在产妇的床头下面,再搬一块大点的石板压在水饭上面,这样就象征性地保住了奶水,别人再也带不走了。
从调查资料看,长角苗人没有给孩子过满月的习俗,即没有过满月的仪式。对于他们来说,满月,更多的是一个时间概念,表示对内对外的一些“非常规”的禁忌解除了,一切开始进入常规状态,如产妇可以去别人家,可以干农活;“闲人”也可以进家门了等等。他们也没有给孩子过“百岁”、过生日“抓周”等习俗。在随后的养育过程中,如果孩子有身体不好、爱哭闹等不乖表现,或者是受到了惊吓等等,人们都会习惯性地从传统习俗中找到趋吉避凶的解决办法。
(四)特殊情况下的认干亲等解厄习俗
如果是未满月的新生儿爱哭,人们会习惯性地认为是某种鬼闹的,一般都是奶奶给驱鬼。具体做法是:从妈妈以前穿过的破裙子上撕下来一小条,把布条在煤火上点燃,然后拿着这块布条到小孩子睡觉的床边,一边用布条绕着圈,一边说,“所有的鬼都走开,让我的孩子乖乖”之类的话。当地习惯认为,妈妈裙布的烟火足以吓退纠缠孩子的鬼,借此保佑孩子不哭,从而平安成长。
孩子稍大一些以后,要是体弱爱哭,找当地医生也没能很快治好,人们就会更倾向于找米拉看病,或者是给孩子认干亲。找来米拉,米拉会根据孩子的种种不正常体征,说出一些鬼的种类或名字,说是这些鬼缠身了等原因闹得孩子不得安宁。解决的方法通常是先作法驱鬼,之后再给孩子戴个长命锁以保佑其长命百岁,或者建议在几年之内给女孩着男装,让男孩留女孩发式等,通过改变原有形象,来混淆鬼的视线,鬼就找不回来了,脱逃之后的孩子就可以不受鬼扰地安全成长了。
有时候米拉也不作法,而是建议家长给孩子认干亲。也有的人家干脆不请米拉来看,自己决定给孩子认干亲。据熊光禄介绍,长角苗人给孩子认干亲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家里等。在孩子哭的当晚,说:“从明天开始的第三天,第一个来家里的本家族外的人,我们就认这个人做小孩的干爹或干妈。”另一种是背着孩子去路上碰,在路上碰到的第一个外家人,就认其给孩子做干爹或干妈。被认做干爹或者干妈的人,没有年龄、婚否和族别等限制。被认亲时,如果这个人手里带有东西,要送给小孩子做礼物,东西很贵重的话,主人家就返回一些钱来弥补;如果这个人空手的话,就从其衣服上扯下三根线,用这三根线搓成一个小细绳子,拴在孩子的脖子或手腕上,干爹或干妈再给孩子重新起个名字。这样,孩子就转换成其干爹干妈的孩子了,原来的亲生父母只是临时抚养而已,通过身份转换孩子获得了安生。当地人的传统观念认为,孩子有爱哭闹之类症状,除了有鬼缠身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孩子投生错了人家,跟这一家的父母没有缘分,不能作为亲生父母的孩子的身份顺利长大。这个孩子与在家等来的或者是在路上碰到的那个人有父母子女的缘分。①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陈映婕]乡村巫婆与地方崇拜的重构
下一条: ·[秦莹]“跳菜”:从村寨走向舞台和市场
   相关链接
·[胡佩佩]从生育习俗中看农村女性身体的建构·[方李莉]艺术田野工作方法中的文化思考
·[黄德烈]满族与鄂伦春族生育习俗之比较·[杨秀]黔西长角苗节日文化变迁的两个案例*
·生育习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