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艺作品版权保护:箭在弦上
  作者:白庚胜 陶阳 张锠 段宝林 陶立璠 李耀宗 王峰   摄影/图:王云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8-06 | 点击数:5965
 

“泥人张”这一艺术品牌版权归属仍存在争议  王云龙 摄

  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保护,不仅关系到对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尊重和保护,更关系到我国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有助于挖掘我国优秀文化遗产,弘扬民族精神,发展民间经济,增进民族团结。因此,制定专门条例保护民间文学艺术十分必要。但是,由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形式多样,而且具有集体性、民族性、地域性、继承性等特点,其立法难度可想而知。

  不久前,由国家版权局、中国文联维护知识产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研讨会在京召开。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白庚胜,以及来自国务院法制办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和部分民间文艺专家出席会议。与会专家学者认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立法是我国著作权法律制度建设不可缺少的内容。同时,专家们还就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资源、利用、传承和保护情况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并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修改稿)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制定专门条例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十分必

  白庚胜(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关于中国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在1991年颁布实施的《著作权法》第六条中有规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2001年修改后的《著作权法》第六条依然保留了制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的内容。可见,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立法是我国著作权法制制度建设中一项不可缺少的内容。
  民间文学艺术是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我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多民族国家,民间文学艺术资源非常丰富。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一方面一些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正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另一方面其潜在的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日渐凸显。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给予保护,不仅关系到对权益人合法权益的尊重和保护,更关系到我国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以及保护国家文化安全,将有助于挖掘我国文化遗产,弘扬民族精神,发展民族经济,增强民族团结。因此,制定专门条例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十分必要。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召开民间文学艺术著作立法工作会议,阎晓宏局长在会议上指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立法工作已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二档中,国家版权局将积极推进这项工作,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都对此高度重视,已多次请有关专家参与国家版权局的座谈会和调研活动,由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形式多样,其具有集体性、民族性、地域性、传承性等特点,其立法难度可想而知。包括民间文艺在内的文化是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是综合国力的重要因素,传统文化的集成与保护和文化的创新与发展,对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实现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都同等重要。我们真诚希望通过大家的研究和研讨,推动修改的进程。

 

  口头文学讲述者应当视为创作者


  陶阳 (中国民协调研员)


  国家版权局的著作权保护条例草案文字简练清晰。但个人认为有些条款恐怕太笼统,我谈几点意见。
  第一,口头文学包括故事、神话、史诗等种类。一些编写者在署名时把讲述者的名字删去了,个人认为这样等于是剥夺了他人的权利。没有讲述者,这个故事是无法流传下来的,因此讲述者应当也算创作者。
  第二,关于民间舞蹈、音乐等的艺术保护。条例草案第11条概括得很好“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依照著作权法保护”。个人认为这条可以改成:“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编辑、翻译、注释、收集整理及汇编者,依照著作权法保护”。此外,“改编”一词改为“编辑”更为妥当。在普及民间文学时,编辑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而现在的很多“改编”,按其性质来说,应属于作家创作的范围。凡是改编的东西,我认为不属于民间,而是来自民间,围绕民间文学进行的新的创作。比如鲁迅的《故事新编》,就是创作,不是民间文学。
  另外,编辑和汇编方面,应该提出一些条件和要求,以保证书的质量。
  第一,口头文学要忠实记录,要保持作品的原貌,保存它的原汁原味。
  第二,编辑口头文学的时候,每篇篇目都应该注明讲述者和记录者的姓名,还要注意它的流传出处,选自何书、何杂志。如果没有这个,就是剥夺他人的权利。
  我所说的是多少年来的经验,也是科学方法。作品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可以查它的真伪,引用作品的时候就可以放心。这样保存百年、千年、万年都是令人放心的作品。如果搞一些真伪莫辨的作品,留传下去,会给后代留下很大麻烦。


  从泥人张维权看民间文艺立法保护


  张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院系主任)


  我想通过具体的民间案例谈谈民间文艺立法的重要性。
  民间文艺是我们中华民族母体文化,它植根并生长,繁衍于中华沃土之中,形成丰富多彩的艺术形态和特有的审美语言、审美方式、审美习惯与审美特征,体现着民族审美趣味与追求,反映着民族形式的喜好与趋向,具有强烈的本土文化特征。然而,当下在所谓全球化的背景下,它不仅受到强势文化的冲击,也受到在市场化进程中那些无序的,不正当竞争的侵害。为此,民间文艺其自身,不仅要在其艺术实践中积极动态地探索,摒弃那些具有挑战性的消极因素,还应得到法律的保护。
  民间文学艺术著作权,其实就是对其知识产权的保护,就知识产权而言,它应该是智力创造性取得劳动成果,并且是智力劳动者对其成果依法享有的一种权利。这在当前商品经济大潮中尤为重要。就在不久前,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结的泥人张诉讼一案,就是侵犯专有权的典型案例。
  众所周知,清末张明山创始的泥人张是中国流传百年正宗的民间艺术知名品牌,现已传承六代。然而北京却在2005年发生了一桩泥人张使用权的纠纷案。2005年12月9日,由泥人张第四、第五代传人及所属北京泥人张艺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泥人张使用权不正当竞争为由,联名状告所谓北京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铁成,及所属公司冒用泥人张之名从事经营活动,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并非法获利,构成不正当竞争。2006年12月20日,北京市二中院审结此案,判令张铁成及其所属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泥人张文字名称、企业名称,立即停止在企业宣传中使用泥人张专有名称等涉案侵权行为。张铁成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7年9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将泥人张这一艺术品牌,中华民间艺术的瑰宝,判决成为北京泥人张与泥人张两个泥人张,张涛等上诉人不服判决,又于2007年11月24日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抗诉,并予受理。
  我们对北京高院的判决持保留意见。作为泥人张这样一个百年知名品牌,它是由于泥人张有关传承人,通过艺术劳动创作的作品而享誉海内外,形成了泥人张的知名艺术品牌。在这个过程中,在有关的史册记载,有关的艺术作品的国家博物馆级的陈列,以及媒体宣传,都公正性的、广泛性的报道和介绍了泥人张。正因为这样,泥人张在海内外享有非常高的盛誉,也正因为这样,在法庭的诉讼过程当中,谁坚持泥人张就应该拿出有关证据。然而,作为所谓的北京泥人张,他却拿不出有关的像样证据。
  第一,历史记载。作为历史,泥人张已经有160余年的传承史,它的起源应该始于道光年间。因此,作为泥人张的正宗传人,他把最早的清道光年间有关记载泥人张的,从国家图书馆查到的清张涛的有关文字记载,介绍泥人张怎么精于塑造的有关史实进行了有关的介绍,进行了案子的有关证据提证。另外,作为民国时期,有关天津地方治列,介绍了泥人张如何精于塑造,同时还提到了,涉及到泥人张在重要的历史史册,比如说中国美术史、中国工艺美术史、中国美术全集、中国文化史、雕塑等等方方面面的,特别是作为经典史册记载里面的《辞海》,形成有关证据链的有关记载。比如说在《辞海》里涉及到泥人张的专有条目,记载了泥人张在清张涛方面的记载,形成了有关的证据链。
  第二,作为传承人有历史传承的有序记录,同时有它不同传承人的代表人、代表作品以及风格趋向。
  第三,涉及到泥人张的有关媒体报道。然而,所谓的北京泥人张,拿到的最早记载是1987年以后的文字记载,有关的单位也仅仅是在1982年才注册了有关北京泥人张的企业名称。
  泥人张的传人们用智慧、汗水,历经百余年的艺术实践创造了享誉海内外的知名艺术品牌,为祖国赢得了盛誉。另外,泥人张已于上世纪80年代注册商标,又于近日落入北京市崇文区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因此天津高级人民法院在1996年就曾有过明确的判定,泥人张内涵指张明山本人及其后代从事彩塑艺术创作的家族成员和天津泥人张工作室的总称。泥人张是一种特有名称和专有名称,只有张明山后代中从事彩塑艺术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经有关部门核准有权将泥人张作为企业和机构名称的部分内容使用。张明山后代中从事彩塑创造的人员和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双方未经协商一致,不得将泥人张名称转让和许可他人使用。然而,所谓的北京泥人张部分使用泥人张作为企业名称,并未得到权利人的授权,因此构成侵权和不正当竞争。张铁成虽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北京泥人张,而他网络域名是泥人张,其商标注册是泥人张,其媒体宣传是泥人张,在广交会的订货合同中,生产单位是泥人张等等,其恶意假冒的行为就不言而喻了。这一点恰恰侵犯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第八条第4款有关假冒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来源地的相关规定,即假冒泥人张的不争事实。就此,呼吁对民间文艺立法保护和维护泥人张和所有民间文艺的合法权益,捍卫民间文化品牌与保护知识产权不受侵害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也是所有民间文艺工作者及全社会相关部门单位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 2008-08-01 00:05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用法律之剑保护侗族大歌
下一条: ·民间文学作品传承保护立法空白 诸多难题待解
   相关链接
·“生活实践中的仪式与文艺” 博士生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范金荣]悼念我的恩师张余
·[刘思诚]“十七年”时期关于鲁迅与民间文艺的整体研究·[阿布都外力·克热木]从我国三大史诗来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陶立璠]我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相识、相知·《中国戏曲志·澳门卷》
·[毛巧晖]文本与理论:民间文艺学的双重建构(1949—1966)·[王雪]高擎民间文艺学旗帜——评刘锡诚《民间文艺学的诗学传统》
·[谭萌]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 ·[庄振富]民间文艺学的百年回顾——刘锡诚《民间文艺学的诗学传统》述评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辉煌七十年·《2017民间文艺研究论丛年选佳作》出版侧记
·专题║ 纪念民间文艺家过伟先生 ·讣告:民间文艺家过伟先生逝世
·[侯仰军 林继富]彰显独特魅力 关注日常生活·[祁连休]中国故事的独特魅力
·[潘鲁生]践行民间文艺的发展使命——写在《钟敬文全集》出版之际·[王锦强]民间文艺40年:与时代同频共振
·毛巧晖:《20世纪下半叶中国民间文艺学思想史论(修订版)》·[万建中]“人民性”:民间文艺的核心所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