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5-6月受理)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邢涵 康保成]略论“会首”在民间社会中的作用及其变迁
——兼说河南浚县民间庙会、社火中的会首
  作者:邢涵 康保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15 | 点击数:1769
 

二、古代会首的社会地位及其产生制度

  早期会首要主持佛道活动,故会首往往由佛、道中人担任。《淳熙三山志》有僧为劝首之说,《傅寺丞论民间利病六条》有“庙中会首”之说,元杂剧《竹坞听琴》第二折唱词:“若不是会首人家,几番将这道袍脱下。”可见,直到元代,还保留着由道教人士但任会首的传统。

  但这种情况并不是绝对的。前文已述,乡民中的大户人家,往往也是会首的人选。元杂剧《秋胡戏妻》第四折有白云:“俺家又不是会首大户,怎么门前拴着一匹马?”可见在一般人心目中,会首已经与大户划等号。

  乡民轮流当会首,本是官府的规定。明俞汝楫《礼部志稿》卷三十明确记载:“凡各处乡村人民,每里一百户内立坛一所,祀五土五谷之神,专为祈祷雨阳,时若五谷丰登,每岁一户,轮当会首。”其实,虽说会首轮流当,但担任会首的往往是乡里的大户人家。

  会首由大户担任,一则和他在乡间的威望有关,其二也和某些集体活动需要经济支撑有关。元杂剧《误入桃源》第三折白:“某姓刘名德,现在天台县十里庄居住。时当春社,轮着我做牛王社会首。今日请得当村父老、沙三、王留等,都在我家赛社。猪羊已都宰下,与众人烧一陌平安纸,就于瓜棚下散福,受胙饮酒。”可见社首是由村中的富户轮流担任的,有些赛社活动甚至在会首的家中举行,一般的乡民没有这样的财力。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也当过会首,而且是个和尽责的会首。小说第三十五回白贲光中对西门庆说:

  自从哥这两个月没往会里去,把会来就散了。老孙虽年纪大,主不得事。应二哥又不管。昨日七月内,玉皇庙打中元醮,连我只三四个人到,没个人拿出钱来,都打撒手儿。难为吴道官,晚夕谢将,又叫了个说书的,甚是破费他。他虽故不言语,各人心上不安。不如那咱哥做会首时,还有个张主。不久还要请哥上会去。

  这里虽然不排除白贲光的话有对恭维西门庆的成分,但可以肯定,不同的会首,所起的作用也必然是不同的。

  会首本是民间松散的民间组织的头儿,但由于有利可图,所以到清代,有些官府中的下层衙役、地方上的保长也混进来,从中渔利,引起某些文人不满。清钱泳《履园丛话》记云:“大江南北迎神赛会之戏,向来有之,而近时为尤盛。其所谓会首者,在城,则府州县署之书吏衙役;在乡,则地方保长及游手好闲之徒。大约稍知礼法而有身家者,不与焉。每当三春无事,疑鬼疑神,名曰出会,咸谓可以驱邪降福,消难除蝗。一时哄动,举邑若狂,乡城士女观者数万人,虽有地方官不时示禁,而一年盛于一年。其前导者为清道旗,金鼓,肃静、回避两牌,与地方官吏无异。……借众人之钱财,供会首之醉饱,愚民不知其故,遂从而和之,一时成俗,百弊丛生。”可见钱泳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

  古代女性会首的出现特别令人关注。明末清初的小说《醒世姻缘传》中,记述了女性行会和女性会首:

  两个道婆说:“要没有紧要的事,俺也不肯就去,实是这十五日会友们待起身上泰山烧香,俺两个是会首,这些会友们眼罩子、蓝丝绸汗巾子,都还没做哩;生口讲着,也还没定下来哩;帐也都还没算清哩;这只四五日期程了,等俺烧香回来。俺也不敢再上那头去,只打听得大嫂往这头来,可俺就来合大嫂说话;还只怕这里相公嗔俺来的勤哩。”素姐道:“怎么会里不着男人作会首,倒叫你两个女人做会首呢?”两个道婆说:“这会里没有汉子们,都是女人,差不多够八十位人哩。”

  可见明末清初已有女性组织的会社了,这种情况比较特殊,但值得重视。当时女性上泰山烧香,要戴“眼罩子”,围“蓝丝绸汗巾”,颇有伊斯兰女信众的模样。而会首身为“道婆”,不仅要负责打理这身“行头”,还要负责账目等事物,其功能与男性会首几近相同。

三、近现代会首的转型:以河南省浚县为例

  河南省浚县位居河南省北部,地处太行山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自古民风淳朴。浚县的庙会历史悠久,已经有大约五百多年的历史,迄今依然兴盛。更为难得的是,这里存有从清康熙到清末民初的大量碑刻,较为完整地记录了古代会首制度的变迁。因而,笔者以浚县作为田野调查点,对会首从古代到现当代的转型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古代浚县的会首

  从存留至今的碑刻中可以知道,清代浚县的会首是由所在会社的人共同商议推举出来,或是由某一家族内部根据其辈分、身份、地位推举产生的。

  浚县会首采取轮换制,这一点与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但会首的任期通常为四年,是一个特点。在大伾山观音寺东厢房内的清乾隆《圣会四载完满碑记》中,会首傅有德记云:“德等约众同随南海大士观音菩萨圣会,会首轮流充赝,会首已经四年完满,修醮报答……”;清乾隆《为善最乐碑记》记云:“因与同会商议,会首轮流充赝,每至四年完满之期……今猷等充赝四年,敬刊碑记以为后之行善者劝”当然,十几年不更换会首的也有,例如清康熙《泰山圣母碧霞元君一十二年圆满碑记》:“每岁赴浚登山进香已十二年于兹矣。愿满期完,伐石以志不朽,嘱余为文……”,会首为刘自行、刘国祚等。这种情况比较罕见,往往是由于会首德高望重,颇受拥戴所致。

  清代浚县的会首一般由男子担当,但妇女可以担任副会首。如康熙五十年的《天仙圣母神庙碑记》记:“会首候选州同知仝善统宋氏男生员仝璸、仝珩、孙仝凌、仝岱、仝聸、仝云。副会首仝玙王氏、仝瑞张氏、仝林东、祖母宋氏、刘自重婶母王氏、陈道士母侯氏、刘文升翟氏……”可以推测,这里的副会首,亦即宋代的劝首,而女性担任副会首,一般都是为协助自己的男性亲属完成会首的指责而设立的。名单中出现的“陈道士母侯氏”,或“陈道士”即是会首也未可知。

  从碑刻中不难发现,浚县的会首基本没有官员,而多是由大姓氏家族族长或较为富裕的乡绅来充任。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是,和前两节举出的文献对会首多持贬义相反,浚县碑刻中的会首则往往得到乡民的拥戴。嘉庆《酬报菩萨降福呈祥碑》说:“今完满期届,同会觉无能酬报于万一,复刻勒石以垂不朽云。”乾隆《观音菩萨会四年完满碑记》云:“愿矢百年,本终身之难尽,会当四载,亦致敬之有期”;道光《信士弟子四年完满碑记》云:“今逢四年完满之期,敬约同人,刻石立碑,以志不朽云尔”,咸丰《菩萨圣会碑》:“有创于前者,未有不继于后,三载考缉,四载圆满,刻石永垂也,是为记。”古代会首普遍具有两面性:一、为百姓做事;二、借做事敛财。浚县为会首树碑立传的现象,或许反映出这一地区民风淳朴,会首作风正派的一面。而这为现当代浚县会首的转型提供了好的基础。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郭俊红]身体叙事视野中的“丁戊奇荒”
下一条: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相关链接
·[徐赣丽 黄洁]资源化与遗产化:当代民间文化的变迁趋势·[魏泉]裂变中的传承:上海都市传说
·[陈开来]“自鸣钟”与近代中国社会的变迁·陈恩维:《地方社会、城市记忆与非遗传承:佛山“行通济”民俗及其变迁》
·[周晴 宫清华]清代以来粤北排瑶林农景观的变迁·[赵旭东 王莎莎]食在方便——中国西北部关中地区一个村落的面食文化变迁
·[卡尔·赖希尔]口头史诗之现状:消亡、存续和变迁·[王建革]19-20世纪江南田野景观变迁与文化生态
·周锦章:《传统·自我·实践:转型期传统民俗文化的变迁研究》·[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
·[吉国秀 王明月]信息技术、职业群体与社会变迁:一项基于 IT 笑话的跨学科研究·[白玛措]从经济生活变迁到身份定义转换的研究:以西藏那曲嘉黎县为例
·[邵凤丽 萧放]从主妇到厨娘——传统宗祠祭礼中女性角色的历史变迁·[孟和套格套]社会民俗与生态环境变迁的个案研究
·[吉国秀 李丽媛]作为生存策略的农村民俗: 变迁、回应与中国社会转型·“礼俗互动与近现代中国社会变迁”三人谈
·[许静]生态民俗学视角下社会变迁中山林管理的延续与重构·[肖志鹏]旅游开发对乡村民俗变迁影响
·[李渊源]人民公社时期春节习俗变迁研究(1958—1983)·[黄清喜]“毛衣女”故事源头叙事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