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邢涵 康保成]略论“会首”在民间社会中的作用及其变迁
——兼说河南浚县民间庙会、社火中的会首
  作者:邢涵 康保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15 | 点击数:2070
 

  现代浚县会首的产生

  浚县的庙会远近闻名,历史悠久。每年正月初一至二月初二间,庙会吸引了中原乃至华北地区数百万香客及游人。庙会活动也为会首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为其从传统角色向现代转型创造了客观条件。

  庙会通常由会社组织,会社有相应的等级制度,分工明确。每一会社均有大会首一位、小会首若干位,多的时候有十几个,其中有几个是常务副会首。小会首都是由会社社员选举出来的,或者是毛遂自荐,大会首多是由当地有名望的人担任,所谓有名望的人,大多是指某姓氏中较有话语权或德高望重的人。

  浚县大约有大小会社一百余家,会首大多都有一定的任期,每届任期为1--3年,有时候一年一换,有时候两三年一换,机动灵活,任期满后便再重新改选。也有些会社采取了其他的形式,如人数较多,比较大的菜园社区,则是由两个会社的组织团体轮流执掌会社,会社的社员不变,但有两套会首系统,每5年为一个周期,不再进行选举。而人数较少的村落则是采取自愿的形式,如东善堂村,就是由比较热心的村民自愿组织大家参与活动。还有一些就是挨家挨户轮流的形式,如伾山街道,就是轮到哪家就由这家承担起这一年庙会活动的责任。此外还有极其少数的会社会首是世袭制,如西关社区的会首年仅十余岁,已经当了几年的大会首了,这种由孩子担任会首的情况极少,由于年龄较小,难以独立主持活动,更多的是一种传承的象征意义,会中大小事务多由其他小会首协助主持。

  职责

  浚县会首不再组织佛、道活动,其唯一的职责就是组织乡间的庙会活动。庙会活动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举行庙会时,万人空巷,无所不包。既有许多打着“朝山进香”旗帜、带有一定祭祀性质的活动,而更吸引眼球的则是各色各样的民间艺术形式。会首是会社中的核心人物,要肩负起组织协调社员的重任。而对于参加社火表演的会社来说,会首的任务更加繁重。会社成员的分工、演员的选拔,节目的彩排以及上会的交通方式,资金的筹措等各项内容最终都要会首拍板敲定。

  会首负责安排关于上山进香的一切行程,大会首之外还有几个到十几个小会首,或称副会首,这一点明显继承了古代的传统。小会首分别负责每一个小项目,如资金的管理,交通出行的工具,住宿的安排,餐饮的管理以及演出的服装和道具等等。对于由较远地区赶来进香的香会来说,还有食宿的问题。不论旱路水路,但凡住下店的香客进店后,大会首会找个上首的位置,将随车带来的碧霞元君像服侍上去,并烧香磕头。香客们自己盘锅灶,再将马车上带的白菜粉条大肉白面之类的食材卸下来,这才算安顿下来。按照过去的规矩,不论进店早晚,大会首都会召集大家先上山进香,向老奶奶(碧霞元君)报道,香客们留下一个小会首在“下处”上供看门,其余人燃放鞭炮,由大会首点一把香,然后一人发上一支,这样方便清点人数。香客们手持点燃的香,跟着大会首,打着“朝山进香”的旗子,前去报道。现如今由于交通较为便利,规则也相对简化了,一般报道上香由几名会首作为代表,感谢老奶奶在过去一年对大家的照顾就可以了。

  关于会首的职责,北街社区的孙书林老先生说:“要想组织个会,你这个大会首先要开个召集动员会、开投资预备会,要把小会首分成组,开始下去跟老百姓交涉,深入到各家各户,也就是要去收会钱了。小会首们负责把民众自愿捐的会费收上来以后,然后看看收上来的钱组织预算一下,看看够组织什么活动,接下来就组织排练了。等到了正月初五,就由大会首组织预备会了,也就是会前动员会,开始安排后勤方面的组织,比如医疗组、保卫组、做饭组、彩旗组等。接下来就是安排正月初九和十六的出会。在此基础上,大会首也要积极与政府沟通,接受政府的领导。小会首里有几个是主要管事的,他们分工明确,有管会时治安的、管节目的、管后勤的等等,都是为群众办事的。平时大会首不管事儿,基本也不参与村中的活动,各个会首在平日里没有社火活动的时候是不参与平时社区或村落管理的。出社火会的时候,村里的每个人都围着这个会转,大会首最管用,啥事都管。搁在平时,就没有大会首了。村民有事了,直接找村委会呀!村长、支书都在那呢,村里还有专门的协调小组,专门管着处理村中大小事务呢,哪还用得着你大会首呀。”

  会首的威望和权力

  会首一般都具有较高的组织才能,在乡民中有相当威望。孙书林说:“当会首的多是在村里有一定威望是却没有当上村干部的人,所以这些有威望的人就希望通过当会首来提高自己和家族在村里的影响力,哪怕是多掏钱,多出力,心里也踏实。”

  浚县城内顺河街道的张和平说:“能当会首,当然是我因为在村民心中有威信了,出会的时候大家都听我的话,才能压得住阵。大家都信服我,所以才服从我的分配和调遣,要是你没有那个本事,谁选你呀,就算选了你,你也弄不来这么大一摊子事儿呀。”

  和古代的会首一样,当地浚县会首也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张和平说:“不管谁当会首,都不愿意让社火队在自己手中停下来,各个会首们都情愿自己多掏钱、多出力,这是一种精神力量。”

  限制会首中饱私囊的制度保障

  每年庙会,服装、道具、演员工资等都是一大笔开销,为了维持会社的正常运行,就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来源作保障。但钱收上来以后,如何保证用在大家身上而杜绝会首中饱私囊?为此,我们走访了原东后街会首马金祥,他说:“拿钱的都张榜公布,有荣誉感。我觉着就这一二十年来说,收钱上从最一开始的一两千,到现在有六七万,钱收的多花的多。每年一共收多少钱,每一户人家每一个单位都捐了多少钱,每一个项目都花了多少钱,最后结余多少钱,或者最后亏欠多少钱,都有详细的记录,并都在村委会张榜公布,随时欢迎群众前来查账。结余的钱留作下一年出会继续用,亏的钱就靠会首们分摊补齐。老百姓自己的事,不坑蒙拐骗,有钱都用在了刀刃上,所以这个会才能越办越好。”

  可见,账目公布是保障会费用途的制度保障。会首不但无法借机敛财,而且当年的费用如有亏空,会首们还得分摊补缺。为了集体的事,会首既出力有出钱,威信怎会不高呢?

  会首与日常村务

  浚县会社的会首只有在每年庙会的准备及上山朝香期间才存在,平时并不存在,因此会首是极少甚至于不参与村民平时的事物中的。村干部不参选会首,一方面是体现了会社组织的民间性,另一方面,庙会活动中仍有一部分祭祀活动带有迷信色彩,村干部尤其是党员干部的身份不适合参与其中。

  但是在采访过程中笔者发现,许多村干部都曾经担当过会首或会社中的其他职务。北关街社区曾经担当过会首的孙书林老先生介绍说:“在担当会首的期间,大家对这个会首的组织办事能力有一个认识,安排事情大家都服气,愿意听愿意做,在社火活动结束后,会首卸任了,如果要选举村干部的话,这些人自然是有优势的,比如北关街社区的主任,原来就是会首。”

  不用说,能当上首,就是大家对其人品和声望上的肯定。而在担任会首之后,又是对其人组织和管理能力的检验。会社的主要工作就是人员调配和资金管理。每次庙会,收上来的资金少的有几万,多的有十几万;参会人员少的几十人,多的数百人。能将这样一个会社管理得井井有条,不占不贪,就能够获得大家的认可。因此,会首一定程度上也是村干部的后备人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郭俊红]身体叙事视野中的“丁戊奇荒”
下一条: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相关链接
·[张祝平]中国民间信仰40年:回顾与前瞻·“改革开放40年与地方社会变迁”青年学术论坛在济南举办
·[李彪]中国婚礼仪式的变迁与国家在场 ·[李容芳]文化秩序与少数民族村落仪式民俗变迁
·[高忠严 柴书毓]社会变迁背景下传统庙会的空间重构·[徐赣丽 黄洁]资源化与遗产化:当代民间文化的变迁趋势
·[魏泉]裂变中的传承:上海都市传说·[陈开来]“自鸣钟”与近代中国社会的变迁
·陈恩维:《地方社会、城市记忆与非遗传承:佛山“行通济”民俗及其变迁》·[周晴 宫清华]清代以来粤北排瑶林农景观的变迁
·[赵旭东 王莎莎]食在方便——中国西北部关中地区一个村落的面食文化变迁·[卡尔·赖希尔]口头史诗之现状:消亡、存续和变迁
·[王建革]19-20世纪江南田野景观变迁与文化生态·周锦章:《传统·自我·实践:转型期传统民俗文化的变迁研究》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吉国秀 王明月]信息技术、职业群体与社会变迁:一项基于 IT 笑话的跨学科研究
·[白玛措]从经济生活变迁到身份定义转换的研究:以西藏那曲嘉黎县为例·[邵凤丽 萧放]从主妇到厨娘——传统宗祠祭礼中女性角色的历史变迁
·[孟和套格套]社会民俗与生态环境变迁的个案研究·[吉国秀 李丽媛]作为生存策略的农村民俗: 变迁、回应与中国社会转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