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定宜庄]清末民初的“满洲”“旗族”和“满族”
  作者:定宜庄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1-07 | 点击数:622
 

  两段文字并非出于一人之手,但都包含了同样的几层意思:其一,他们所说的“满族”,都是指的“满洲”而非旗人。后者说“旗人固包涵八旗而言,非仅满族”,前者说:“汉军虽欲自附于旗籍,而满人终视如异类,”可见他们很清楚八旗的特点。其二,由于八旗内的非满洲成分多年来与满人“同化”,所以在外人(即民人)眼中,已经很难与满洲区分开来,并且都因他们是旗人而“外之”了,这是事实。其三,他们以汉军“遂为两无所归之民族矣”的尴尬处境,来缩小打击面,并争取汉军的支持,这是出于政策的考虑。美国学者路康乐注意到了这个事实:“义和团运动之后的几年里,革命派对满人有许多称谓,‘旗人’一词却显然不在其中,这很奇怪。”上述革命党人将满洲与八旗区分开来的说法,或者就是对他这个问题的一个回答。

  不过,即便如此,也仍有人连这样的“满族”也不承认,著名的清史学家萧一山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写过一篇文章,叙述清前期历史,认为“女真人早就被汉人同化了,充其量不过剩下爱新—金——一姓而已,这能叫做‘满族’么”?“历史上何尝有一个‘满族’”?又何尝有一个‘满洲国’”?如果说一些革命党人的做法,是将满洲从旗人中分离出来,那么萧一山等人的做法又进一步,将爱新觉罗从满洲分离出来。这种看法,在当时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三、何谓“旗族”

  有意思的是,旗人的态度与这些革命党人完全相反,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极力宣称旗人是一个整体,并创造出“旗族”这一称呼,晚清时期,“旗族”一度盛行,正是旗人表达对满人认同的一种方式。

  “旗族”之称出现得比“满族”更晚,最初见于清末一些官员的上奏中。光绪三十三年(1907)七月初十日,掌江苏道监察御史贵秀奏纂通礼、增姓氏、撤驻防等化除满汉畛域六条办法:“况满汉共戴一君主,共为此国民,衣服同制,文字同形,言语同声,所异者不过满人有旗分无省分,汉人有省分无旗分耳。宗室出自天潢,系本亲贵,原不可等同于齐民。其外若满、蒙、汉均是臣子,旗族何贵,汉族何贱,亦奚用轩轾为耶。”所谓“旗族何贵,汉族何贱”,将旗族与汉族并列起来。又如宣统元年五月二十五日,吉林行省关于旗务处酌裁员司薪津的札文内称:“伏查吉省为旗族根据之地,是以旗户居其多数,而旗务之繁,不惟异于各省驻防,即在东三省中,亦以吉林为最。”指吉林为旗族根据之地,也是将其看作是一个族群而言的。再如宣统三年八月二十五日,京畿道监察御史崇芳奏称:“惟臣闻此等乱党确系种族革命,所树伪帜有复汉灭满等字。该省新军内全数旗兵均被残害,情形狂悖。凡属旗族无不闻之发指。”这样的用法很多,恕不一一。

  辛亥革命后,清帝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拟定了《关于大清皇帝辞位之后优待条件》和《优待皇室条件》。其中一条规定“先筹八旗生计,于未筹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饷仍旧支放。”这使“旗族”之称一度盛行。最典型的一事,是1913年社会上出现过的一个组织,名字就叫“共和旗族生计同仁会”,是由前清时内务府三旗的成员构成的。他们的代表张文凯向民国政府递的呈文,是要求将内务府三旗与外八旗一视同仁,起因是民国政府欲将内三旗粮饷归并到八旗一体发放,严重影响到内三旗旗人的生计。该呈文称:“粤自共和奠定,五族合为一家,原无畛域可判。况旗族视同一体,有何性质可分?若可区别,何以优待条件只浑称八旗,并未以三八内外等字样阴启虐待之端,必欲借词剥削,则归并皇室者皆为奴隶,而平等程度永不可期,生计问题无由筹定,是不以国民视三旗,直以不齿待三旗,背优待之约条,失信仰于中外,所获者小,所遗者大……”该呈文的诉求固然是经济利益上的,但民国政府将内务府旗人一律视为奴仆,将其与外八旗分离而不一视同仁,显然是为了尽量缩小优待八旗的范围,而这些人将自己组织特别定名为“旗族”的同仁会也别有深意,那就是强调八旗无论“三八内外”(即内务府三旗和外八旗)都是一体,应该一体享受优待条例。在这里,所谓的族群认同、族群意识之类都退居其后,最关键的是生计,是生死攸关的切身利益。

  对于旗族之称予以充分阐述的,当属汉军旗人章福荣,他于1914年四月创办《旗族》月报,并以子伟为笔名,撰写《旗族解》一文:

  八旗之种族就概括言之,既由满族、蒙古族、汉族组织而成,故其民族之名义不得谓之满族,亦不能谓之蒙古族,又不得谓之汉族,自当另有名义,始合人种学之公例。往昔人士以皇帝为满族,八旗中又有满族之一部,遂误认八旗之种族为满族,此等解释,固不适于事实衷于理论矣,然我族岂可自误用于名义耶?顾八旗制度虽分满洲、蒙古、汉军,其所享之权利、所处之阶级亦各有不同,然相视莫逆,无异本支,式相好矣,无相尤也。融三族为一冶,已别成新民族之一种。其同化之原来,由于旗制,其民族之衰微,综厥于饷糈。

  章福荣的说法不无道理。八旗虽然是由满、蒙、汉的成分组成的,但与满族、蒙古族和汉族并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将其称为满族、蒙族或汉族都有以偏概全之误,不如在这三者之上“另有名义”,也就是再造出一个新名词出来。他不同意将“八旗之种族”称为满族,认为满、蒙、汉在八旗之内相处既久,虽有差异,但相视莫逆,无异本支,早已融为一体,成为新民族之一种。这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章福荣是汉军旗人,他对“旗族”之称的热衷,表现了他对旗人这一身份的认同,也是对革命党人欲分离汉军与满洲的一种回应。 但他的建议并未得到接纳,旗族一称也终归消失,究其原因,主要是他提此建议时已是1914年,清朝和八旗都已不复存在,而旗制不存,旗族焉附?再进一步说,优待条例既然已成一纸空文,算不算旗人又有什么意义?本书前面强调过,只有在清代,旗人与满人才是等同的,一旦八旗解体,很多原属旗人的部分已经不复存在,再用一个化为乌有的名词来为这个族群命名,就不合时宜,也注定不能持久了。

  不过,“旗族”之称也不是一下子就消失的。在清朝覆亡、八旗制度烟销云散之后多年,亦未绝迹。1929年,芙萍撰《旗族旧俗志》就是一例。这已经是清亡近20年之后了,作者对旗族的解释,与章福荣的说法一脉相承:“旗族各派自居京师以来,分旗办事,满汉两派化为一种混合制矣……虽为满派亦有居下五长者,虽为汉派亦有居上三旗者。”又说:“旗族之原始既明,所以旗族在精神上代表一种北满的旧文化,通用之文字,最初以“满洲字”为标准。据家祖云,清季初年,旗族居京,正处盛朝时代,其旧风未退,故通行之语言皆翻其满洲话,华贵之气溢于言表。时京师非旗族人及旗族之汉派(即非满洲人——详上节)多羡慕而效颦焉,犹之近世中国人趋重鬼子话以求“吃香东西”者然。”将八旗汉军称为汉派,强调其与满派亦即满洲在旗内已经“化为一种混合制”的关系。回顾清末时风气时,对于旗族的“华贵”和汉军旗人以及汉人争相效仿的做法,还不免流露出些许沾沾自喜之态。

“满族”和“旗族”在晚清与民初曾并行于世,旗族之称终因旗之不存而消失,满族却被沿用下来直到如今。但必须小心的是,这个名词在不同历史阶段,有着不同的含义。我们今天说清朝的满族,指的就是八旗,与革命党人所说的满族不同。而从1949年起,这个族群在经历了从解体到重建的过程之后,其人员构成、经济文化乃至认同意识等,却都无复是清代的满洲,而是一个新的“满族”了。至于从清朝覆亡到1949年之间这段时期,则是此满族向彼满族的过渡阶段。在这个阶段,这个民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动,也是满族作为一个族群形成的关键时期。


  作者简介:定宜庄,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原载于:《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年第2期,文章注释请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分享到:
上一条: ·抢救民间传统生活的“活化石”
下一条: ·[尤林]论利科对当代人类学的影响与贡献
   相关链接
·[徐琦琦]宁古塔地区满族萨满祭祀变化初探·[施立学]长白山满族医药文化
·[刘伟波]满族对海东青的信仰·[洪展]黄振华满族民间故事的生态观研究
·吉林省满族刺绣和满族服饰制作技艺培训开班·[高荷红]从记忆到文本:满族说部的形成、发展和定型
·[高荷红]在家族的边界之内:基于穆昆组织的满族说部传承·[穆希琳]文化社会学视角下民间文学类非遗项目的传承困境探析
·[高荷红]国家话语与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讲座预告】“我是满族人”历史文化系列讲座
·[于洋]试论满族家神系统中的南位神·[鞠熙]清代北京旗人丧葬礼俗的生活实践
·[于洋]史禄国对满族萨满类型的研究与相关反思·[薛虹]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郭淑云]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王琨]浅析辽东满族的婚姻故事
·[高荷红]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的国家级传承人·[刁丽伟]牡丹江地区满族祭祀仪典程式化的研究
·[马岩 孙璐]亲近濒临衰落的满族文化·[江帆]满族说部的类型化叙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