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裴玉成]阐释的可能
——读格尔兹的《文化的解释》
  作者:裴玉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12-12 | 点击数:3421
 
与其他的人类学体系相比,格尔兹在深描说上的野心似乎要小得多。他认为,解释的人类学的根本使命并不是回答我们那些最深刻的问题,使我们得以接近别人所给出的回答,从而把这些回答归于记载人类曾说过什么的记录中去。这是比较谦逊的说法,实际上,他的方法的意义已经超越了给人类的文本库里增加一点什么的范围,而是提供给了我们一种如何理解异文化的思路。他的思想与其他同时代的思想类似,带有明显的后现代的批判痕迹。建立在对已有的西方文化中心立场的反思和批判的基础上,在传统的西方中心论的统治下,以己为中、以他为异的想法支配着早期的人类学研究,后来的文化相对主义虽然有所觉醒,却在一个非常泛化的层次上无休止地徘徊,格尔兹的观点则代表了一种对西方中心立场的反思性比较成熟的成果。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毫无疑问,格尔兹仍然是一个地道的文化相对论者,即便是他自己也如此承认,只不过他并没有将文化立场的争论表面化,而是悄无声息地融合进了他的研究思路和方法中,他企图用超越文化立场争论的方式为这场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的论战做一个具有新意的诠释。
格尔兹受韦伯的影响很大,他的理论思路中带有明显的韦伯痕迹。与韦伯的“理想型”相比,格尔兹的“深描”说显然也具有模型化的指导意义,他自己也承认,我们需要的是在不同的现象中寻找系统的关系,而不是在类似的现象中寻找实质的认同。但是,与前者不同的地方在于,“深描”说始终没有脱离所要考察的对象,成为独立的抽象理论模型,与具体的文化事实的紧密联系是“深描”说区别于前者的最大特色,这也是格尔兹一直强调的文化的有机体论,即文化的意义以及相应的文化的解释是不可能脱离意义主体而独立存在的,否则就有失去正确理解的危险。韦伯的理想型则是一种自在的理论工具和模型,它并不依赖于任何主体性存在和事实基础———从中也可以看出受韦伯极大影响的格尔兹对其思想渊源的批判和超越。
“深描”本身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其最大的缺陷和危险也正是它的创新之处。或许果真如批评者所言,在这个看起来相当美妙的方法上凝聚了过于浓厚的个人魅力色彩,只有深描在与格尔兹和他的田野研究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观察到这个理论视角带给我们的诸多许诺的效果。但是,它具有普世意义吗?从这个角度讲,对于文化的体验式的符号意义解读或许非常容易沦为进行庸俗的人类学实地考察的幌子。因为,从根本上说,这一方法并没有提供实际的、可运用于操作实践的具体方针,这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我们过去对文化的模糊不清的解释。格尔兹无疑正在努力改变这种局面,从宏观的历史脉络角度观察,他的方法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打了一个我认为已经有点过分的比方为自己的困境解嘲:完全无菌的环境不可能,是否意味着我们该在臭水沟里做手术呢?无论如何,他力求对文化现象的精确、完整的描述,力求通过对文化现象中的行动者的具体情境的复活性和对属于一个文化体系整体的意义符号的准确理解,来达到对文化的相对准确的认识,是一种值得我们尊敬的探索方式。
 
注释:
注1: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
注2: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6.
注3: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18.
注4:王铭铭.格尔兹的解释人类学[J].教学与研究,1999,(4):34.
注5: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63.
注6: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2.
注7:杨卫民.文化解释的魅力———评克利福德·格尔兹《文化的解释》[J].民俗研究,2000,(3).
注8:澜清.深描与人类学田野调查[J].苏州大学学报,2005,(1).
(本文原载《西北民族研究》2007年01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吴励生]在他者的意象关联性中重新建构主体性中国形象(下)
下一条: ·[刘琪]符号与实践
   相关链接
·[黄招扬]谚语:传统文化传承的民间载体·柳田国男:从历史维度理解日本社会及文化
·[彭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下性:时间与民俗传统的遗产化·“民间艺术大师进高校工作坊”和“民间文化教育指导委员会”在北师大挂牌成立
·[金泽]当代中国民间信仰的形态建构·第四届文化遗产思辨研究国际会议热点观察
·第五届中国非遗博览会在济南开幕·[赵艳喜]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公共性及其发展方向
·[李斯颖]德宏傣族族源神话的多元叙事与文化记忆·项兆伦: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7年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研究报告·[孙信茹]微信的“书写”与“勾连”——对一个普米族村民微信群的考察
·2018东北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次区域会议在蒙古国乌兰巴托举办·[谷子瑞]变与不变:技术世界中的定州秧歌
·李菲:《身体的隐匿: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反思》·第六届“海上风都市民俗学论坛·经济民俗学与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学术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中国香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四周年庆典暨《香志·香圣黄庭坚》新书发布会在京成功举办·[马千里]“中国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列入标准研究
·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新闻发布会举行·[徐新建 王明珂]饮食文化与族群边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