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晖]韩国蛇郎故事的叙事结构分析
  作者:张晖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10 | 点击数:1783
 

  2.夫妻再结合型

  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叙事段落可概括如下:

  ①一位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②邻居家的女儿们来看蟒蛇,只有三女儿称赞了它。③蟒蛇威胁老奶奶向三女儿求婚。④三女儿同意嫁给蟒蛇。⑤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成书生。⑥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其好好保管。⑦嫉妒的姐姐们强抢并烧毁了外皮,书生闻到气味后不见了踪迹。⑧三女儿与书生分离后,离家外出寻找丈夫。⑨三女儿得知书生看着月亮思念自己,唱歌附和与书生再次相会。⑩三女儿与书生的继室比赛。⑪三女儿与书生又生活在了一起。

  31个再结合型故事中,叙事段落②、③、⑨、⑩脱落的故事不少。其中段落②脱落的故事有4个(故事12、17、23、30),段落③脱落的有2个(故事15、16),段落②、⑩脱落的有3个(故事22、26、27),段落⑨、⑩脱落的有1个(故事25),段落②、⑨、⑩脱落的有1个(故事32),段落③、⑨、⑩脱落的有1个(故事21),段落②、③、⑨、⑩脱落的有1个(故事1)。

  叙事段落②、③是蟒蛇看中三女儿并威胁老奶奶向三女儿求婚的内容。叙事段落⑨、⑩是三女儿与书生再相聚后与书生的继室进行比赛的内容。除去段落②、③、⑨、⑩后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叙事段落可以再次整理如下:

  Ⅰ一位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Ⅱ三女儿同意嫁给蟒蛇。Ⅲ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成书生。Ⅳ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其好好保管。Ⅴ嫉妒的姐姐们强抢并烧毁了外皮,书生闻到气味后不见了踪迹。Ⅵ三女儿与书生分离后,离家外出寻找丈夫。Ⅶ三女儿与书生又生活在了一起。

  通过上述叙事段落可以看出,即使没有段落②、③、⑨、⑩,也不妨碍故事情节的发展。上述7个段落中,夫妻再结合型的主要人物蛇郎、三女儿都已出现。老奶奶生下的蟒蛇向三女儿求婚的内容,蟒蛇新婚夜脱掉外皮变成书生后向三女儿交代禁忌的内容,三女儿打破禁忌与书生分离的内容,分离后三女儿历经磨难与书生再次相聚的内容都存在。由此可推断出,上述Ⅰ–Ⅶ7个段落是夫妻再结合型的核心段落。

  本论文中将由Ⅰ–Ⅶ7个核心叙事段落构成的蛇郎故事定为夫妻再结合型的基本类型,增添②、③、⑨、⑩中任何一个叙事段落的故事定为夫妻再结合型的变异型。在段落④中姐姐们都拒绝了蟒蛇的求婚,只有三女儿同意了,所以段落②、③的添加是为了强调三女儿的识人目光。段落⑧中三女儿历经各种磨难,为了强调三女儿的不懈努力,因而添加了段落⑨、⑩。Ⅰ–Ⅶ7个核心段落的具体内容如下:

  段落ⓐ中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以蟒蛇的形态出生是其不为人类的缺陷(缺陷1)。此段落的主要内容是蛇郎的神秘出生。不论是孕育蟒蛇的主体还是契机,都能体现出蛇郎的非同寻常。孕育蟒蛇的主体是“老奶奶”、“老人”、“僧人”等,这些人都是不能怀孕的人。孕育蟒蛇的契机,虽在大部分故事中都省略了,但也有提及的。例如,女人捡到一颗卵吃了后怀孕(故事2、8、18、20、31、35),或向佛祖求子后怀孕(故事25)。卵是生命之卵,是所有生命的源泉。古代人认为卵是神秘的,吃下卵后会怀孕,这是韩国建国神话中经常出现的卵生母题。求子行为源于韩国没有子女的家庭祈求得到子女(特别是儿子)的祈子信仰。

  段落Ⅱ中邻居三姐妹中两个姐姐拒绝了蟒蛇的求婚,只有三女儿愿意与蟒蛇结婚。求婚是蟒蛇想要摆脱自身缺陷并变身为人类的尝试(试图解决缺陷1)。因为三女儿是人类,而蟒蛇是动物,所以他们是对立的,他们的结合是与常识不符的。

  段落Ⅲ中蟒蛇在新婚夜脱掉外皮变身为书生。蟒蛇摆脱了自身缺陷,变身为人类,变身解决了蟒蛇的缺陷(解决缺陷1)。但是这里的变身并非完全的变身,而不完全的变身致使书生再次陷入缺陷(缺陷2)。此段落中,蟒蛇脱掉外皮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在大部分故事中蟒蛇是沐浴后变身的。在新婚夜,蟒蛇使用三年陈酱油、草灰水、面粉、脏水等沐浴后脱掉外皮(故事7、10、12、13、16、17、18、19、22、25、27、28、30、31、33、34、35),这是因为韩国人相信沐浴能够洗掉身上的不净,因而才会出现沐浴后脱掉外皮的内容。还有的故事中蛇郎是在天上(故事8、14)或者前生(故事29)犯了罪,所以才穿着蟒蛇皮出生,与人类女子结婚后,蟒蛇皮自然脱落。

  段落Ⅳ中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她不要将外皮给其他人看,要好好保管。书生为了完全变身为人类,向三女儿提出了禁忌事项,此禁忌事项可看作是书生试图解决不完全变身这一缺陷的手段(试图解决缺陷2)。提出禁忌后书生或升天(故事3),或消失不见(故事2、4、8、9、10、11、12、13、14)。有的故事中书生去了龙王国(故事35),也有的故事中对书生的去向并没有作出明确交代。

  段落Ⅴ中三女儿打破了书生提出的禁忌。禁忌的打破使书生想完全变身为人类的愿望破灭(解决缺陷2失败)。其实一开始三女儿为了遵守禁忌,将外皮藏在胸前,不管洗漱还是睡觉都不脱衣服。但是两个姐姐看到妹妹与书生生活幸福后非常嫉妒,她们偷听到了书生对妹妹的叮嘱,从妹妹那儿强抢或骗来外皮后烧了,致使禁忌被打破。焚烧外皮的气味向外扩散,书生闻到气味后不再回家,因而三女儿与书生分别,导致新的缺陷的出现(缺陷3)。

  段落Ⅵ中三女儿为了摆脱与书生分离的缺陷,离家外出寻找书生。在寻找的过程中,三女儿历经多种磨难。她在路上遇到了耕地的农夫、洗衣服的老奶奶、赶鸟的小孩、乌鸦、野猪、兔子等,通过满足他们的要求换取信息,最终获得找到书生的方法。三女儿寻找书生的过程是其试图解决与书生分离这一缺陷的过程(试图解决缺陷3)。段落Ⅴ中三女儿因为打破禁忌与书生分离,所以段落Ⅵ中三女儿积极地去寻找书生,期待夫妻团聚。

  段落Ⅶ中三女儿与书生又生活在了一起。在这一段落中,蟒蛇与人类结婚后的不完全变身、打破禁忌导致离别等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解决缺陷3)。

  从上述叙事段落的关系及意义可以推断出,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表层结构为: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及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及缺陷3→试图解决缺陷3→解决缺陷3。“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中主人公是蛇郎,“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和“缺陷3→试图解决缺陷3→解决缺陷3”中主人公是三女儿。故事中“缺陷”、“试图解决缺陷”以及“解决缺陷”虽反复出现,但分别含有不同的意义。“缺陷1”是指非人类蟒蛇的出生,“缺陷2”是指书生的不完全变身,而“缺陷3”指的是夫妻的分离。“试图解决缺陷1”的方法是蟒蛇向三女儿求婚,而“试图解决缺陷2”的方法是书生向三女儿提出禁忌事项,“试图解决缺陷3”的方法是三女儿离家寻夫。“解决缺陷1”是指蟒蛇的变身,“解决缺陷2”指的是书生完全变身为人类,但因禁忌被打破,所以导致“解决缺陷2”失败。而“解决缺陷3”是指夫妻离别后再度重逢。

  下面从通过仪式的角度分析一下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叙事段落。段落Ⅰ中蟒蛇出生,段落Ⅱ中蟒蛇向三女儿求婚,段落Ⅲ中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为书生,段落Ⅳ、Ⅴ中书生向三女儿提出禁忌,但是禁忌最终被打破。段落Ⅵ中三女儿离家寻夫,段落Ⅶ中三女儿与书生再会。因而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深层结构可以概括为:诞生→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离别→探索→再结合。“诞生”是蛇郎与原来世界分离的过程,是通过仪式的分离阶段。“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是蟒蛇变身为书生的过程,是通过仪式的阈限阶段。“离别→探索→再结合”是蟒蛇最终与人类世界融合的过程,是通过仪式的聚合阶段。因而从通过仪式的角度来看,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深层结构是:分离→变身→聚合。

  综上所述,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的表层结构是: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及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及缺陷3→试图解决缺陷3→解决缺陷3,深层结构是:诞生→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离别→探索→再结合。从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的分析可知,夫妻再结合型蛇郎故事是蟒蛇成功变身成为人类的故事。在夫妻再结合型传承集体的意识中,动物是人类的祖先,是神圣的,是优于人类的。因而蛇郎故事中出现了蛇变身为人类,与人类通婚并最终完全融入人类社会的故事情节。

二、结语

  本文先将收录在《韩国口碑文学大系》中的韩国蛇郎故事根据故事的结局分成了夫妻离别型和夫妻再结合型两种类型,而后分析了这两种类型的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通过本文的研究,可以更加了解韩国蛇郎故事的特征,为中韩两国蛇郎故事等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奠定基础。但是在论文中,通过资料分类、结构分析后未能总结出的传承集体的意识,本人将在后续研究中弥补。 

(本文原载于《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注释从略,详情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程鹏]民俗文化产业化的三条路径
下一条: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
   相关链接
·[黄郁惠]缅甸蛇郎故事的历史起源探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