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不是故事,而是活下去的精神”
——独家专访中国神话学会副会长刘亚虎
  作者:刘亚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9 | 点击数:823
 

  用文艺创作来“解码”“传送”

  中华神话确实要与现代生活对接,让世人对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形成共鸣。在世界语境里,中华神话与西方文化平等对话,是文化“走出去”的极好载体

  解放周末:无论从数量还是精彩程度而言,中华民族的神话绝不输于希腊神话。但为何西方神话深入民间、妇孺皆知,而我们的神话却似乎“养在深闺人未识”?

  刘亚虎:就拿希腊神话来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政治、宗教等因素,神话、史诗传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并且一直没有中断而延续下来。

  希腊神话产生于希腊的远古时代,曾经与古希腊宗教密不可分。宗教崇拜在古希腊人民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崇拜的对象就是希腊神话中那些主要的神和英雄。古希腊有很多宗教节日,其中重要的有敬奉宙斯的奥林匹亚节和尼米亚节,敬奉光明之神阿波罗的皮托节,敬奉海神波塞冬的伊斯特摩斯节。古希腊神话、宗教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城邦制度互依互存。

  另外,诗人、学者在传承神话、史诗方面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公元前8世纪,诗人赫西奥德创编了《神谱》,以长诗的形式系统地叙述了希腊神话;盲诗人荷马创编了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公元前6世纪中叶,雅典执政者庇西特拉妥领导学者们编订、整理了荷马史诗。公元前三世纪和二世纪间,再经托勒密王朝都城亚历山大城几位学者精心校订,荷马史诗有了最后的定本。希腊神话、史诗传统就这样流传于世。

  而中华神话传统没有很好地延续,有其历史的原因。远古时期,中原大地曾经部族林立。部族争斗,一个部族失败了,其神和神话或被排斥,或被改造,常导致他们缺乏完整的系统,尤其是周代商而立以后,充满神秘色彩、夸张神力的巫官文化逐渐折入以人伦为本位的史官文化,流传下来的神和神话逐渐受到理性改造。神话也就遭扭曲,被肢解,失去发展的机遇。

  解放周末:希腊神话在全世界广泛传播,中华神话怎样才能在世界范围广泛传播?

  刘亚虎:一种非常有效的途径便是用各种类型的文艺创作进行当代“解码”,并用现代化的多元手段“传送”给大众。

  我实地考察了很多地方,发现还是有很多神话文本的,如河北涉县娲皇宫景区有女娲宫导游文本,云南元阳县菁口村有关于哈尼族神话《窝果策尼果》的哈尼族摩批、咪古文本以及导游文本,湖南泸溪县辛女村有关于盘瓠神话的不同主体的文本等。同时,神话还可以做成游戏,很适合年轻人,这才是有趣的方式。

  中华神话确实要与现代生活对接,让世人对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形成共鸣。在世界语境里,中华神话与西方文化平等对话,是文化“走出去”的极好载体。

  并非遥不可及,而是密不可分

  中国创世神话,影响、参与建构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比如,神话里肯定了原初混沌物质形态的气态、水态,强调了“精”、“魂”;延伸到民族传统文化,强调内在精神的东西,强调某种形式的“魂”

  解放周末:您长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工作,是什么机缘开始进行神话研究的?

  刘亚虎:我是上世纪80年代承担国家级课题“少数民族史诗研究”子课题“南方史诗研究”而开始研究神话的。南方史诗其实基本上都是神话的系统化、韵文化、仪式化,而且当时不少还以各种形式活跃在民族生活中。我搜集文献,又到实地考察,没想到神话就像是一座宝藏,我深深沉浸其中。

  解放周末:与神话的相遇,对您的人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刘亚虎:印象最深的是,我开始感悟人的“生”和“死”。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去云南实地考察神话研究的情景,那是上世纪80年代,我一次去了两个地方,一先一后经历了生与死的两种体验。

  我先去了佤山,马上被山寨那种“生”的气息所深深感染。晚上,当地人都会一起喝佤山的酒,一杯酒下肚,直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直冲脑顶,浑身充满力量。接着,跟着寨里人跳起舞来。这之前,我可从来没进过舞场。可是,当天晚上手脚竟那么灵活,跟着跟着就会跳了,跳着跳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半夜,被人推醒,说是吃夜宵。两个瓦罐,一个白白的,是蜂蛹;另一个,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金黄色的虫子。寨里人说,这是天神木依吉最早放出来的昆虫,吃了可以增加人的生命活力。我吃了直觉得浑身肌肉在膨胀,第一次体验到,人的生命活力竟可以如此地扩展、再扩展,似乎永远充满着弹性;而且,这种体验一直在延伸。之后,每次干活干得累了,一回味这种体验,力量就好像井水一样又冒了出来。

  这样的生活体验其实就和佤山的居民们口头流传的神话史诗《司岗里》有关。司岗里,是佤族关于天地形成、人类起源的传说。“司岗”,沧源一带的佤语解释为葫芦;“里”,为出来之意——即佤族是从一只大葫芦里走出来的。为了表示对先民们开天辟地精神的崇敬,一些佤族部落酋长便纷纷自称葫芦王,明清之际的汉文典籍里便有把沧源一带称为葫芦王地之说。这是一个既类似盘古开天地,又类似《圣经》中诺亚方舟的神话:沸腾的洪水淹没了大地,世上的巨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天神达梅吉和一头母牛,达梅吉和母牛交配,母牛怀孕产下一个葫芦,葫芦一天天长大,里面有了说话的声音。达梅吉在葫芦的底部砍了几刀,砍掉螃蟹的头和人的尾巴,人类和世上的精灵都出来了。这是一部佤族辉煌瑰丽的《创世纪》。

  解放周末:神话已经成为了文化的一种内在肌理,也融入了佤族人的生活。

  刘亚虎:不仅佤族人是这样。接着,我又来到乌蒙山。按照彝族神话,这里是彝族发祥地。洪水后,他们的始祖就是在这里迎来三位仙女,生下最早的“六祖”;而且,彝族每一个成员无论在什么地方死了,他的灵魂都会回到这个地方安息。就是说,这里永远是彝族人安魂的乐园。

  去到那里,一看,的确非常雄伟,特别是高山之顶,根本想象不到,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草地;绿草中间,还时不时流淌着一条条清澈的泉水,点缀着一丛丛野花,美极了。我一下子躺在草地中间,很久很久脑袋没有一点思维。我第一次感觉到,天和地贴得那么紧,生和死挨得那么近。人生短暂,宇宙无垠,这或许就是彝族神话带来的启示。

  解放周末:在不少人印象中,神话只是遥不可及的传说,顶多是人类想象力的源头,与我们的观念、行为关系不大。您怎么看?

  刘亚虎:其实,中国创世神话,影响、参与建构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比如,神话里肯定了原初混沌物质形态的气态、水态,强调了“精”、“魂”;延伸到民族传统文化,强调内在精神的东西,强调某种形式的“魂”。比如,从《论语·子罕》的“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一直到文学艺术“诗言志”、“以形写神”。

  中华创世神话揭示了宇宙本原存在二元对立的动力源,它们运动、演化生成了天地。中华创世神话凝聚了中华民族共有的美好品格、奋斗精神。创世主体依靠扎实的劳动创造世界,乐于艰苦,甘愿牺牲;神话叙事彰显了民族脚踏实地、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又展示了超越意识、丰富的想象力,这哪里遥远了?它当然与我们密不可分。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7年07月21日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从鲍勃·迪伦到霉霉 聊聊乡村音乐的前世今生
下一条: ·马盛德:非遗保护如何更好地“走进现代生活”
   相关链接
·王宪昭:从中华民族神话中寻找追梦精神·[叶宏 李金发]神话的结构与彝族生态文化
·[金鹏程]“中国没有创世神话”就是一种神话·[侯冲]元明云南地方史料中的九隆神话
·[毛巧晖 白蓉]地域秩序与社会记忆的表达·[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神话研究学术史探微——以《民族文学研究》为视角
·[岳永逸]故事流:历史、文学及教育 ——燕大的民间故事研究·[袁咏心]中国少数民族婚配型神话起源论
·[陈金文]盘瓠神话:选择性历史记忆·[伊家慧]从印度到中国:丝绸之路上的佛陀降生神话图像
·[王宪昭]论《布洛陀》神话母题的叙事结构与表达技巧·[段晴]神话的跨域性与地方性
·[李斯颖]德宏傣族族源神话的多元叙事与文化记忆·《中华创世神话六讲》在上海书展首发
·[毛巧晖]文化展示与时间表述: 基于湖南资兴瑶族“盘王节”遗产化的思考·[李斯颖]盘瓠神话与其多元化仪典演述探析
·[赵婧旸 罗震宇]祖先神话与巫道传统·[王宪昭]论母题方法在神话研究中的运用
·[王京]论神话学田野调查的功能与方案设计·[高健]历史中的神话与神话中的历史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