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民俗图说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民俗图说

今天如何重述中国民间故事?
——中法艺术家联袂采撷中国传统民间故事
  作者:李峥嵘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8-28 | 点击数:667
 

 

  《峨眉韵》还有两个附录,一个是给书中14幅插图各配有一个汉字,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比如呈现李画师作品时就写了一个“工”字,而在吴画师的那部作品里展现的是一个“意”字;另一个是介绍中国画的特点。通过这个故事,也让今天的读者——无论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都能体会到东方的看山水景物的眼光,特别是中国的写意画强调个人风格、强调分享内心深处的情感,而这种情感是跨越时间和国界的。

  这一套书还从悠久的历史中挖掘出依然能感动今天的人的真情和美好。比如大部分人是从德国《格林童话》里读到灰姑娘的故事,但实际上中国在唐代就有相似的故事。《金鞋子》就是根据唐代文学家段成式一篇文言小说《叶限》改写。从目前的文字记载来看,叶限的故事要比西方的灰姑娘故事问世早1000年左右。但当然不能简单地说“灰姑娘”属于中国,根据英国民俗学者的研究,世界各地有345种灰姑娘类型的故事,这个数字也随着研究的深入不断扩大。根据中国民俗学者刘晓春的搜罗,在中国境内,就有21个民族流传着72篇灰姑娘类型的故事。所以,可以说灰姑娘故事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在《金鞋子》的结尾,没有像西方灰姑娘故事那样对继母和姐姐施以报复,只说叶限不知去向,而带给灰姑娘好运的神奇鱼骨又回到了大海。这种改写不是以暴制暴,而是汲取原来故事中的美好因素。

  《乌鸦公主》也对传统故事进行了现代化的改编。乌鸦公主的创作灵感来自蒲松龄的小说,改写成了一个现代的男子因拯救了乌鸦而进入乌鸦王国,并和乌鸦公主相爱结婚的故事。这个故事不只是宣扬善有善报,而是加入了现代的精神追求。故事给青年人设置的生活背景是一个偏远地方,天空阴沉沉的,冬天似乎永远不会结束,而年轻人得到了乌鸦公主的帮助之后,依然回到家乡,用他们的爱和神奇的乌鸦羽毛让天空变得明亮、灰暗的湖水变得碧绿、人们生活在明媚的风光里。争取了自己的幸福、也给身边人带来幸福的青年夫妻,安心于自己的简单生活,看书、喝茶、种花。这一切都是从一根乌鸦的羽毛开始。

  这种改写突破了传统民间故事里平凡的人通过奇遇获得金钱、财富和美色的俗套,而是赋予现代的人生价值观:勇于追求幸福,甘于平凡生活,同时努力让日常生活变得美好,这种和谐共处的观念是贯穿内心和外在世界的。

  《中国民间故事绘本》整套书的设计也从中国传统文化里汲取营养,包括《金鞋子》里有苗族蜡染工艺和传统服饰元素,《峨眉韵》中借鉴了明代的山水画和敦煌的造型艺术,还有《毛驴客栈》里借用唐画鲜艳的色彩、自由奔放的人物造型,都给这些古老的故事增色不少。

  民间故事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无数代人智慧的结晶,从中可以看到我们的祖先如何用充满幻想的叙述和象征的方式讲述人和人的关系、呈现鲜活的生活画面和多彩的精神世界。流传到今天,那些生活习俗、市井风情依然在现代人心中遗留,可以说民间故事是一种文化的活化石。

  民间故事既具有普遍意义的内容,也有自己独特的文化魅力,体现了文化的多元、多姿、多彩。对世界来讲,文化的多元就像生物的多样性一样重要。世界文化是如此多元的,不同独立发展的文化之间又互相交流、互相影响。

  当然,今天要用新的方式来重述民间故事。从古老故事中挖掘现代意义,反映出今天的美学观念、价值观念。民间故事是古老的,也是现代的,它的根深扎在大地深处,又不断地向天空生长,成为茂密的文化森林。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07月07日35版
【本文责编:CFNEditor】

分享到:
上一条: ·为中国的孩子建一个中国故事库
下一条: ·枕头顶子
   相关链接
·[张举文]“定亲”型故事中“月老”形象传承的文化根基·[漆凌云]基于高被引视角的近四十年中国民间故事研究述评
·[洪展]黄振华满族民间故事的生态观研究·[林继富]创新民间故事传承:一起到走马镇品茶听故事
·[李丽丹]“小红帽”故事的精神分析学研究之批评·[刘守华]论民间故事的“改写”
·[鞠熙]身体、家庭与超越:凡女得道故事的中法比较·欧洲首部民间故事文集《五日谈》引进出版
·为中国的孩子建一个中国故事库·失落的民间故事需要“徐荣耀们”来打捞
·[刘加民]民间故事的“两个版本”·《东北民间故事》出版,抢救寒地黑土的民间文学奇葩
·法国手工艺专家Marie:中国手工艺欲实现跨越性发展,需将传统与现代融合·[祝秀丽]包公传说“五鼠闹东京”的类型与意义
·[谢开来]全球化与民俗化背景下的中国动画对民间故事的一次再发掘·[王婷婷]汉藏兄弟型民间故事的比较
·[穆昭阳 张梦琼]“非遗时代”的民间故事搜集整理·[李丽丹]鄂尔多斯蒙古族民间故事中的蟒古思
·[霍志刚]曹雪芹传说与民间故事类型·[黄郁惠]缅甸蛇郎故事的历史起源探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