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简涛]天时、地利、人和──《民俗研究》创刊琐忆
  作者:简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2-09 | 点击数:1850
 

  在论证会上,也对杂志的命名进行了讨论。因为我们希望把杂志办成民俗学的理论刊物,所以打算仿照《历史研究》、《哲学研究》等理论刊物把刊名定为《民俗研究》,现在提出来征求校领导和老先生们的意见。当时有的系领导担心这个名称太高,我们力量薄弱撑不起来,建议改为“民俗学刊”或者“民俗与民俗学”等名称。我和叶涛认为还是保留《民俗研究》这个刊名为好,因为刊物的名称是独一无二的,我们要先号下。尽管我们现在力量不强,但是可以努力提高。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使用《民俗研究》作为刊名。文科办祝明主任答应提供办刊经费,特批2000元作为第一期的印刷费。经费尽管不多,而且仅仅是第一期,但却是刊物启动的第一桶金,极其珍贵,缺之不可。

  自1985年6月决定办刊起,我和叶涛便投入了紧张的筹备工作,先是为刊物约稿和写稿,随后是编辑和出版。当时并没有把第一期称为“创刊”,而是“试刊”,因为我们当时心里也没有底,正如叶涛“忆创刊”所讲 ,当时是仅凭着一股闯劲和年轻人的热情先把工作做起来、把杂志编印出来再说。另外,我们也没有要主编、副主编的名分,没有争名逐利之心,只是想着把事情办好,

  第一期的稿件全部是约稿和自写稿,祝贺创刊的题词、贺信和祝贺文章占了不少篇幅,论文和史料一类的文章也颇充足,后来又加上我和叶涛采写的两篇专访,竟完全没有刊登寒假民俗调查的资料。

  1985年暑假,在稿件基本有了眉目之后,我和叶涛分头行动,我在学校继续编稿,叶涛于7月下旬去北京拜访钟敬文等老一代学者,约稿或者请题词,征求学界对创办刊物的支持。叶涛有着出色的社交能力,十几天后满载而归,不仅征集到老前辈的文稿,也得到钟老、容肇祖先生和罗致平先生的题词,还采访了杨堃先生。8月中的一天下午,我去看望关德栋教授,他告诉我乌丙安先生日本讲学刚刚回来,要我快去采访。我当晚就坐夜车赶往沈阳,次日上午就到了他家,乌先生大吃一惊,说:“我刚刚从日本回来,谁也没告诉,你怎么知道的?” 当他得知是我导师关德栋教授的指点,就会意地笑了。我们作了深入的访谈,他介绍了日本民俗学的情况,并提出了对中国民俗学发展的看法。因为有这两篇访谈,于是在这一期设了“本刊专访”栏目。

  《民俗研究》的刊名由山大研究生处处长孙坚奋先生题写,封面由山东工艺美院教务长,后来担任山东工艺美院院长的张一民先生设计。孙坚奋是我读研究生时的老领导,题字没有问题。张一民更是老相识,1976年我借调在《山东文艺》小说散文组时,他是美术组编辑,我们曾一起住防震棚,一起参加毛主席追悼会和庆祝粉碎四人帮的大游行,所以封面设计的人选首先想到他。他一求即应,很快拿出作品,采用传统民居门楼的造型,美观大方,深受好评。

  《民俗研究》第一期于1985年10月底面世,正好赶上11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民俗学会首届学术讨论会,我和叶涛就把杂志带到大会上,得到了全国民俗学界同仁的认可和嘉许。钟老接过刊物时说:“我们想办几年没有办成的事,你们两个年轻人办成了。”这是学界前辈对我们最好的嘉奖。1985年12月,徐经泽教授、王青山老师和我去广州参加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举办的“社会学在现代社会经济建设中的应用国际研讨会”,曾向费孝通先生汇报我们创办《民俗研究》杂志和从社会学角度开展民俗研究的设想,费老给予充分的肯定,并说山大的社会学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办出自己的特色,民俗学或许就是一个特色。这更坚定了我们走民俗学社会学相结合道路的决心。

  1986年《民俗研究》编印了两期。遗憾的是,1986年秋,学校给社会学系一个赴德国进修的名额,我开学后就去上海外语学院培训德语,1987年底去了德国弗赖堡大学学习。由于繁重的学习任务和当年通讯联系的不便,以及接下来的转读学位和留德供职,此后我就没有再参与《民俗研究》的编务,自1986年第2期(总第三期)开始,杂志的编辑工作实际上只有叶涛一个人在做。创业难,守业更难,叶涛历尽艰难,勤勤恳恳,二十几年如一日,对《民俗研究》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也成长为硕果累累,誉满学界的民俗学家。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们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能够成功创办《民俗研究》杂志,除了凭着一股闯劲和年轻人的热情这些主观努力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外部环境。如果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和中国民俗学的复兴,如果没有社会学系“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广阔舞台,如果没有山东大学各级领导和学界前辈的大力支持,我们两个不可能做《民俗研究》创刊的主角,甚至不可能与民俗学结缘。我至今感谢我们所处的大变革时代,感谢哺育我们的山东大学,感谢所有支持和帮助过我们的学界前辈和同仁。

  (附注:在《民俗研究》创刊三十周年之际,现任主编张士闪教授嘱我写一点回忆性文字。关于创刊,叶涛在“漫忆当年创刊时”已有详细介绍,此文仅作为补充。)

  (原文载于《民俗研究》2016年第1期)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肖伊绯]“贺岁书”《新年风俗志》
下一条: ·[陈辽]新中国第一部特色鲜明的民间文学学术史
   相关链接
·《民俗研究》:2017年第5期目录·讲座║ 川森博司:日本民俗研究中的“乡村”与“都市”
·《民俗研究》:2017年第4期目录·余悦:《民俗研究的多重文化审视》
·《民俗研究》:2017年第3期目录·《民俗研究》:2017年第2期目录
·《民俗研究》:2017年第1期目录·《民俗研究》:2016年第6期目录
·[於芳]周作人的日本民俗研究·[黄亚欣]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女性民俗研究走向
·《民俗研究》:2016年第5期目录·周星:《本土常识的意味:人类学视野中的民俗研究》
·《民俗研究》:2016年第4期目录·《民俗研究》:2016年第3期目录
·山东菏泽拟编制民俗研究五年规划·[沈燕]在国际民俗学领域发出中国声音
·《民俗研究》:2016年第2期目录·《民俗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论坛》征稿通知
·《民间文学》杂志创刊六十周年系列庆典落幕·《民俗研究》:2016年第1期目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