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刘晓峰]《古典的草根》序
  作者:刘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4-25 | 点击数:4998
 


  尽管早就和刘宗迪相识,但真正了解他,还是在读了他那本研究《山海经》的书《失落的天书》之后。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读《失落的天书》时那种心头一亮的感觉。

  《山海经》从来就被视为一本富于神话色彩的地理书,可是,刘宗迪却偏偏从其中读出了天文学,从其中看到了一部讲述上古天文学的失落了的“天书”。怎样一个人,才会把一本《山海经》读成“天书”?宗迪出身南京大学气象系的理科生,毕业后却投奔四川师范大学,拜高尔泰先生为师,攻读美学硕士。在大学中文系教了几年文艺理论和文学史之后,又扭头钻进北京师范大学,投身民俗学老人钟敬文先生门下,攻读民俗学博士。拿了博士学位,进了所谓学术圈,按理应该安定下来,规规矩矩地研究他的本行民俗学了,但这个人仍不肯安分,最后来了个鹞子翻身,又回到了他那管天管地的天文气象老本行。他从《山海经》入手,研究开了中国古代天文、历数之学,把神话、节日、民俗诸般学问都搬到了中国古代星空这个大背景下,一番季节轮回、时光流转的朴素道理被他用来解释古代神话和民俗,说得天花乱坠、异彩纷呈。他常常做一些不合时宜的文章,前些年,年轻人把七夕当中国情人节过得不亦乐乎,他却仗着自己的对于古代天文学的了解和对于文献典籍的熟悉,把七夕节的来历和意义一五一十地考证了一番,说七夕在古代原本只是一个农事节日,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的情人节”,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学术风波。他又喜欢在学术文章中暗寄情怀,头顶上明明是一个铅盖子般北京灰蒙蒙的天,却用优美的笔触追思那曾经在《左传》、《周易》、《山海经》的远古星空中神出鬼没、现如今却早已被人们遗忘的东方苍龙,令人读来平添无尽的惆怅。在学科分工日益细化的时代,他居然把民间文学、民俗学、神话学、先秦文献、口头传统、科学史打成一片,委实让人艳羡。他自己说这是不务正业,我知道他这样说,只是故作姿态的自谦。事实上也只有这样一个“不务正业”、在不同的学术门户之间来去自如的人,才能走出学科阈限的桎梏,走进原本圆融一体、道术尚未为天下裂的古代思想世界,揭示出掩藏在历史风尘背后那番久经湮没的风情。

  读者手中这本书的作者,就是这样一位“不务正业”的学者。有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才有这样一本无所归类的书。书中的文章,说天文,道地理,论诗学,解神话,广到博物,微至修辞,天上地下,打成一片,古学新知,融为一炉。这本书与你谈龙,谈天上的龙,谈地上的龙,谈行于四时的龙,谈潜行水湄的龙。这本书与你谈本草、博物,谈本草学的来历和奥妙,谈博物学中的怪物和修辞,谈隐藏在这些草木鸟兽背后的诗意和秘密。这本书带你举首遥看“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牵牛织女星,俯身聆听大地上四季的风声和如风的歌声,引你走出文人的书斋,回到斗转星回、风声浩荡的远古星空和民间大地……这本书内容尽管驳杂多端,但整本书却一气贯注,籽粒饱满:透过天文、地理、诗学、神话、博物、修辞等等人文百态和自然万象,作者一直在追索的是我们这个民族精神血脉中贯通古今的文化精神。

  我和宗迪交往,除了性情相投,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关心时间与文化的问题,实际上,我和他的初次相遇,就是在一次由中国民俗学会组织的节日文化论坛上,那次会议大概是按照与会者的姓氏顺序分配房间,因此我们两个姓刘的就住到了一起。那一夕联床夜话,说得投机,直说到斗横星坠,眼皮打架。从此以后,时间和节日问题就成了我们经常讨论的话题。宗迪自称当年跟高尔泰先生修习美学,苦读康德,因此在时间和空间问题上,深受康德的影响。时间和空间,在他看来,不仅是科学思考的对象,而且更是人们的思想赖以展开的基本形式,是人类据以理解和度量其生活和世界之意义的基本尺度,因此也是我们了解不同时代和文化的意义世界的基本出发点。比如他说七夕:

  七夕故事的每一个关目都能在古人的时间感中找到源头,天上的星星、地上的鸣虫、人间的织女、初秋的阴雨以及成熟的瓜果,都因其在时序中的同时呈现而被联系起来,被赋予相同的时序意义,被编织于同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时间性对于人类知识和叙事的奠基作用由此可见一斑。时间,作为大自然恒久不变、周而复始的节律,不仅决定着人们的生计作息,也引导着人们的认识和叙事,在存在论的意义上,时间与其说是人类认知和度量的对象,不如说是人类理解和度量万物的可能性条件。时间川流不息,万物生生不已,世间万物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沉浮隐现,并因此进入或者退出人类的生活和视野,因其在时间这一宏大节律中所出现的不同关口,而被赋予不同的意义,被归于不同的认识范畴,被纳入不同的故事情节。“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论语》),时间,或者说大自然的节律,就是造物造化众生的脚本;“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易传》),浩瀚的星空,苍茫的大地,就是这个脚本搬演的舞台;“天地絪缊,万物化醇”(《易传》),物类熙熙,众生纷纶,则是这个舞台上周而复始重复上演的戏剧。每年七夕,牛郎织女天河会,不过是这场戏剧中一个哀婉多情的片断而已。

  这番话中不难发现康德时间观的影子,却比康德那些诘屈聱牙的论述中听得多了。

  收入这本书的文章,好些我都先后在《读书》等杂志上读过。可一旦结集摆在面前,一边重读一边回忆起数年来跟宗迪的交往,却依然生出许多感慨。这样一本不守家法、不拘一格的书或许成不了当代学术领域某一学科的入门津梁,但却是民间文学、民俗学、神话学、口头传统研究、古典文献学等许多学科青年学子治学的极好参照。

  刘勰《文心雕龙》云:“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好的学术文章,也应能“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但愿本书的读者能和我一样,透过这些富于贯通融汇之意的文字,追随着作者流畅的笔墨,体验到一次意蕴深厚、别有滋味的精神之旅。更愿宗迪兄能百尺竿头,更上层楼,写出更多与“千载”、“万里”相接通的文字。

  这也是朋友们共同的期望。

  刘晓峰

  2010年初夏 清华园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木斋]一个时代的神话
下一条: ·[曹兴]民国时期宗教政策研究的一部力作
   相关链接
·[王锦强]民间文学的功能演绎和角色担当·《鹤鸣九皋:民俗学人的村落故事》讲述民俗学者田野故事
·[马昌仪]杨宽关于神话研究的书简·[乌丙安]民俗学,从多子的石榴说起
·[郑土有]刻不容缓:搜集整理者的研究·[陶立璠]宋代笔记小说对民俗学的贡献
·专题║ 走向田野的神话学研究 ·神话学亟待拓展研究空间
·在多学科互动语境中推进神话学研究·积极构建“朝向当下”的神话学
·从神话学视角探究文明起源·[郑土有]民俗场:民间文学类非遗活态保护的核心问题
·[汪宝荣 姚伟]《洛阳伽蓝记》中的民俗事象英译策略·[张开焱]比较神话学视野中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类型确认
·[李向振]拓展互联网时代民俗学研究视域·[刘跃进]走进上古神话历史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7年7-8月受理)
·中国山花奖优秀民间文学作品终评会在长海举行·[周波]美国民俗学的移民研究传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