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孙江]此情可待成追忆
——怀念我的老师并木赖寿先生
  作者:孙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9 | 点击数:5060
 

 
  即使时光飞逝,过去不再,我也能清晰地记住16年前的夏日。灿灿的阳光洒在樱树上,叶儿在暖风中轻轻摇曳,鸟鸣嘤嘤。那是我初到日本的第二天。

  从电车驹场东大前站西口出来,朝北走,有一条通往东京大学驹场校区的窄窄的小径。想到很快就要见到并木先生了,我不由地又嘀咕起烂熟在胸的仅会的几句日语。这时,妻碰了我一下,迎面走来的是先生。先生中等身材,身着便装,戴一副宽边眼镜。我急步趋前:“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先生轻声回应。“个子真高。”妻给我翻译道。

  “肯定不是高人。”我脱口而出。先生稍顿一下,脸上泛起了笑容,浓密的卷发在笑声中微微地颤动。

  先生能说一口标准而流利的汉语,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除了有其他不会日语的学者在场,先生从未跟我用汉语交谈过。到日本前,我没有学过日语,每次应约去先生研究室,都如临大敌,要准备若干日语句子,记下一堆专业名词,借了书,就想着赶紧离去。日子久了,我慢慢地可以多说几句日语了,在先生研究室里停留的时间也长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点起香烟,和先生一起吞云吐雾。好几次,天已经黑了,谈兴正浓的先生从柜子里取出酒,邀我相对而饮。来日本后,我本打算转赴大洋彼岸,这样一年下来,竟然乐不思去了。

  驹场六载,跟先生学的主要是近代中日关系史,讨论课读的大多是明治时期的文献。进入博士课程后,我打算以日本的亚洲主义为题做论文。先生听后说:“好呀!不过,博士论文还是做自己比较熟悉的问题为好。”先生从不将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缘此,对他的每一句话,我反而会认真倾听。正是这句话,使我改变了论文题目。博士论文完成后,我开始从民间宗教的角度研究亚洲主义,这是学习多年后发现的鲜为人知的课题。原来,先生所说的熟悉乃是指有无一己之见。

  我的博士论文涉及范围很广,做得非常辛苦,从构思到文字,不知叨扰过先生多少次。还记得,我曾想用千年王国理论解释中国的末劫思想。听完我的构想后,先生反问道:二者是一回事吗?这让我很沮丧,却由此幡然醒悟。如果说,在关于中国社会和革命起源问题上,我的博士论文有什么新的创见的话,这次谈话的影响甚为关键。

  8年前,先生被诊断为癌症。先生在电话里告诉我这消息时,刚刚做完手术。第二天,我没打招呼就径直奔到东京。那天,先生精神非常好,话比平时要多。先生说,他将主持教科书历史的研究计划,希望我也能够参加。很多朋友奇怪,我本来研究社会史和政治史,何以会转而研究思想史,殊不知在跟随先生进行教科书研究中,我发现了研究近代公共知识——东亚近代知识空间形成问题的意义。

  两天后,我从东京返回名古屋。一进家门,就看到一大袋鱼沼米——先生家乡出产的日本最好的大米。厚人薄己,是先生一以贯之的待人之方,即使在病中,也丝毫未易。师恩难报,其情何堪!

  听到先生患病,先生的学生都很着急,更有同学和我商量要请最好的中医到日本进行辅助治疗。我深知先生性格,劝阻大家少安勿躁。这八年,我差不多每个月都往来于名古屋至东京的新干线上,回想起来,既想聆听先生的教诲,更想借此了解先生的身体状况。

  2009年3月6日,先生原本是要参加在山梨县召开的一个民间宗教国际研讨会的,当天突然因事缺席。4月的第三个星期日,预定在先生研究室召开的读书会也因先生有事而临时改换了地点。我隐隐有些不安。第二天我给先生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夫人。热情好客的夫人时隔多年还记得我到她家时的情景,这让我感到高兴。当我问到先生的身体情况时,夫人说治疗效果不错,但声音听起来有些黯然。我说想见见先生,夫人让我一个小时后再打电话,说那时先生应该已经回家了。我再次打电话时,接电话的是先生,先生让我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到他的研究室见面,语气很平淡。

  第二天是星期二,上午先生有两节课,一节是本科生的世界史课,一节是博士班的讨论课——以前我当学生时也是在这个时间上课的。那天我到得早了些,回头往车站去迎先生。在那条连结先生研究室和车站的窄窄的小径上,远远看到先生从驹场东大前站西口出来的身影,16年前初次见到先生时,正是在这儿,岁月无情,先生那浓密的头发已经灰白了。我跟着先生走到研究室,又陪着他从研究室往教室去。一路上,都是先生在问我,学校的情况怎样?在搞什么新的研究?一阳来复,樱树枝头满是新绿,看着先生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里,一阵伤感袭上心头。8年来,先生就是这样一边治病,一边坚持上课的!

  5月17日见到先生时,先生的满头浓发已经不再,人也消瘦了许多。6月25日的读书会上,有人提议编辑并木博士班同学论文集,先生听后显得很高兴。7月23日晚读书会结束后,大家在驹场附近的居酒屋相聚。那夜,先生兴致很高,一连喝了两大杯扎啤,畅谈教科书论文集编纂之事,相约8月31日再见。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光明网-博览群书 2010年3月7日

上一条: ·[王素蓉]吾侪肩负千秋业 不愧前人庇后人:百岁老人钟敬文探望记
下一条: ·[王嵩 余前广]费孝通谈人文资源
   相关链接
·李天纲谈中国民间宗教·[黄建兴]中国民间宗教的近当代转型——《救劫:当代济度宗教的田野研究》述评
·[李耕]富贵与忠孝:北方某市占卜从业者的道德话语分析·[何蓉]从民间宗教实践感知“中国”
·岳永逸:只要世俗不能解决全部困境,神性就有存在的可能·[邓庆平]贺登崧神父与中国民间文化研究
·[郭冰庐]马坊牛王会文化共同体民间宗教信仰祀神社事活动田野考察报告·[刘智豪]现代化冲击下的民间宗教发展困境与转化:以台湾扶鸾仪式为例
·[沈建东]苏南农村城市化过程中民间节日习俗的变迁·[孙林]《代洛囊达》:西藏民间的还阳故事与相关文本
·[彭牧]从信仰到信:美国民俗学的民间宗教研究[1]·[马西沙]民间宗教救世思想的演变
·[王铭铭]中国民间宗教:国外人类学研究综述·[张宏明]民间宗教祭祀中的义务性和自愿性
·[沈丽华]五华县安流镇神祇庆典的田野调查·[杨杰宏]论纳西族东巴教的性质与地位
·[郑志明]关于“民间信仰”、“民间宗教”与“新兴宗教”之我见·[色音]萨满教与南方民族民间宗教比较研究
·[吴重庆]孙村:一个共时态社区 ·[雷翔] “佛教道士”的度职仪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