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民俗大家刘魁立“释”新时代慈孝:不限家庭和形式
  作者:记者 施佳秀 牛妍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8-16 | 点击数:728
 

  “‘慈’不一定局限在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另外一种环境里仍然有长者对晚辈的关爱。现在常常把回家过年作为‘孝’的体现,实际上这是一种具象的体现方式,‘孝’远远要大于回家过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刘魁立在15日浙江东阳举行的2016中华慈孝文化节上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新时代的“慈孝”不局限于家庭,也不局限于表达的形式。

  2016中华慈孝文化节由中国新闻社、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浙江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浙江省青年联合会为指导单位,杭州灵隐寺、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台湾佛光山、台湾旺旺中时媒体集团等共同主办,是2015浙江孝亲沙龙的升级版。

  自古以来,“孝”文化深深扎根于中华传统文化中,难以分割。早在春秋时期,《诗经》就有了“哀哀父母,生我劳瘁”“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的描写。从汉文帝的为母侍疾尝药,到北宋黄庭坚为母洗涤溺器,再到元代郭居敬收集编撰而成《二十四孝》读物……“孝”文化的传承,中华民族从未间断过。

  在刘魁立看来,中国的慈孝与家庭关系紧密,其中,中国的节日体系与国外的节日体系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中国的节日大多包含着孝的内涵,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那就是“家”,而这个“家”,就是以父母和儿女之间的关系作为主旨的。

  与以前古人所说的“二十四孝”相比,刘魁立认为,慈孝在新时代下既有继承,也产生了新的内涵。

  “家庭本身的结构就有所变化。”刘魁立说,以前是四世同堂,现在则倾向于构建自己的小家庭,在小家庭里,处理上下代的关系就有了新的背景。

  不仅如此,随着城市化、市场化进程的加快,都市上班族的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许多人背井离乡在大城市工作,不少人因客观原因难以回家一次,过年回家就成为了“表孝于行”的方式。

  刘魁立坦言,“回家过年”实际上只是一种具象的表现孝道的方式,而真正的孝道远远要大于回家过年。

  新时代下如何更好地诠释慈孝?

  刘魁立举例称,现在很多人认为慈就是爱,因此产生了很多的“小皇帝”、“小公主”,这样的溺爱反而害了孩子,产生不好的效果。

  “一个长辈和一个孩子谈话,这当中本身就既包含长辈对孩子的关爱,也有孩子对长辈的尊敬。这就是慈孝的一种基本体现。”刘魁立说,“慈孝”不能仅仅局限在一个小的家庭空间,而是要拓展到更大的社会领域,即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为弘扬“慈孝文化”,中国新闻社、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浙江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浙江省青年联合会为指导单位,杭州灵隐寺、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台湾佛光山、台湾旺旺中时媒体集团等共同主办了2016浙台孝亲人物评选活动。本次活动是浙江和台湾首次“牵手”寻找孝子贤孙,为两岸民众树立榜样,最终评选出最具典型的十位2016浙台孝亲人物。

  “这是好事。”刘魁立说,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这些孝亲人物的行为应该作为一种社会提倡的方向来加以表彰,见贤思齐。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年08月15日

【本文责编:刘晓】

上一条: ·[高忠严]人生礼仪及其蕴藏的真挚情感
下一条: ·浅议徽派雕刻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相关链接
·[冯秀英]云南少数民族民间两兄弟型故事研究·[钟福民]作为传统手工艺传承微观生态的手艺人家庭研究
·[金丹妮]农村葬礼中的低俗化现象研究·[黄晔]试论重阳节民俗文化促进孝感旅游经济发展之策略
·[胡艳红]太湖连家船渔民日常祭祀仪式的传承·刘魁立:在第十五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上的主旨发言
·[焦学振]民间叙事的生命树·[刘魁立]非遗保护,还须多些“契约精神”
·[岩本通弥]城市化过程中家庭的变化·[王尧 刘魁立]生命树·林中路
·[华智亚]人生仪礼、家庭义务与朝山进香·[刘魁立]民俗学研究要记录“社群的生活”
·[焦学振]刘魁立与民俗学课程教学建设研究·[张青仁] 公共祭祀与家庭祭祀
·[夏吾交巴 罡拉卓玛]民俗学视阈下的藏区灶神信仰·[李向振]跨地域家庭模式:进城务工农民的生计选择
·[鞠熙]身体、家庭与超越:凡女得道故事的中法比较·[刘魁立]民间叙事的形态研究
·中国家庭餐桌上的变迁、矛盾与悖论·[张放]微信春节红包在中国人家庭关系中的运作模式研究——基于媒介人类学的分析视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