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乌丙安]1985:与福田亚细男教授在东京、长野
——《往事堪回首》中日交流老照片纪实之三
  作者:乌丙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4-09 | 点击数:2631
 

  1985年7月24日我在日本访问讲学的两个多月后,我和福田アジオ教授一起到日本长野县农村古坟信仰之乡拜访信州农业大学上原俶助老教授的家。这张老照片(参看照片A)就是上原老夫妇在家门前迎接福田先生和我以及随我来的辽宁大学民俗学专业日本留学生冈崎由美、桥本文子一行四人。要想说清楚这张照片记载的往事,那还得从我和福田先生最初认识谈起,说来话长。

  A:长野县农村上原俶助教授家门前

  那是1985年早春,我应日本学术振兴会的邀请前往日本进行民俗学、口承文艺学交流、访问和讲学。时间是从5月4日至11月3日为期6个月(其中后三个月是续签时间)。按照事先预定的日程计划,应该是5月28日在东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参观访问讲演,福田先生就在该馆民俗部任职。因为日本口承文艺学会代表大会在关西姬路市柳田国男家乡召开的时间正好和原计划冲突,我做为该会新会员不能不去参加,于是就把去历民博的访问计划推迟到6月14日了。

  从柳田故居经大阪返回东京后,我就已经知道历民博民俗部负责接待我的是两位学者,一位是民俗部长坪井洋文教授,另一位是福田アジオ教授(那时我们都按片假名读音,没有中文“亚细男”的称呼)。同时也知道了访问历民博时间只有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具体时间安排是:14日下午1点钟到3点钟在民俗部学术交流厅由我做民俗学讲演,讲题是《中国的萨满教信仰和萨满歌谣》,包括交流互动。3点以后参观博物馆的日本民俗部分展厅,接下来看民俗录像资料。晚上5点半举行聚餐晚宴,同时由坪井洋文教授介绍日本柳田国男一国民俗学及有关争议;随后由福田アジオ教授和我探讨中日民俗学交流的问题(参看照片B)。这个紧凑的执行计划正是日本上个世纪80年代快速崛起的工作节奏的鲜明标志,利用一切有效的时间办成更多更好的事情。

  B:宴会中与福田教授交谈

  14日下午一点钟准时在该馆民俗部讲谈厅举行,会场摆放成矩形座谈形式正面墙上大黑板下的位置是主讲人的位置。三面座席排开依次坐着除了本馆民俗部学者外,还有一些大学教授如日本古典音乐学家小岛美子教授等前来听讲,共计19位学者。坪井洋文教授坐在右排第一席位担任主持,福田アジオ教授坐在我对面的横排中间和我正好遥遥相对(参看照片F左1)。我的左侧和我并肩坐着的是本次讲座的学术翻译曾士才;他是旅日华侨,当时正在东京都立大学村松一弥教授门下攻读中国民间文学硕士学位(现任日本政法大学教授),他正在研究中国北方民族民间歌谣,对我的讲演内容也很感兴趣。(参看照片C、D、F)。

  C:座谈会开始坪井洋文教授致辞

  D:乌氏主讲《中国萨满信仰和萨满歌谣》

  F:座谈会一角左一福田教授

  我的讲演开始前,先由坪井洋文教授致辞,除了表示欢迎并说明日本学术振兴会邀请我访日交流的意义之外,重点讲了历民博民俗部今后在日中民俗学比较研究和田野考察加强合作方面的意向和企划。至于接下来我的讲演内容主要是中国北方民族民间萨满信仰及萨满祭祀神歌的介绍和演示,也就是后来我出版的《神秘的萨满世界》的概述部分。随后做了简短的交流,便一起进入民俗展厅匆匆参看了日本各地民间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民俗文物,并坐下来看民俗调查的精彩录像。这些录像在当时的日本民俗学界都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科学的田野工作成果,而我们当时的三套民间文学集成的工作不得不还异常辛苦地停留在手工记录和“傻瓜”照相的落后阶段。

  下午5点15分左右,我带着诸多感慨的激情,随着热诚接待的坪井、福田二位教授从博物馆出来走向附近叫做佐原的地方,在一家典型的日本和食料理屋举行聚餐宴会。为了这次难得的聚会留念,福田先生提议出席宴会的八人先合影后入席,他关照着安排前排诸位坐好以后,他站到了后排左边第一个位置。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幅珍贵的合影照片(参看照片G)。

  G:历民博民俗部宴请乌氏前合影留念

  在合影留念后的快乐声中,大家互相谦让着先后入席就座,坪井洋文部长坐在我对面负责敬酒,福田教授挨着我左侧就座,为了便于和我谈话,探讨下一步日中民俗研究交流的具体计划。

  频频提议敬酒后,坪井教授首先讲了自己对一国民俗学的不同看法,讲话直率坦荡,引发同仁们的纷纷呼应,让我感受到一种自由讨论无拘无束的氛围。在席上大家几乎对丰盛的和食料理并没有多少议论,都在津津有味地谈论民俗学的话题。接下来是福田教授单独和我低声探讨日中交流的打算和可行性方法。我当时向他介绍了中国对外交流的中央和地方政府政策。我当时还以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的身份和中国民协理事的身份,介绍了学会和协会对外交流的各种可能性,特别是1985年当时改革开放还有许多禁区,联合调查或很多农村还没有对外国人开放等等都做了实事求是的客观介绍。福田教授非常认真仔细地考虑这些实际情况。随后他提出,看来比较复杂希望近期能到我的住所单独商谈。于是在宴会结束前我把我的住所告诉了他:东京西部目黑区東ガ丘二丁目12-4Green House201室,一个优雅安静的住所。

  过了两天按照事先约定,福田教授来访谈中日交流可行性计划。大致确定了两个方案:一个是和中国民俗学会联合共同调查研究,条件是中方学会系民间学术群众团体,成员都在各大学或研究机构,没有经费资助无法开展活动,学会没有地方下属单位,无权下到基层开展活动。另一个是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合作开展联合调查采风活动,民协借助中国文联系统的官方领导,基层组织的配合运作和经费资助都有充分的合作优势。大体上福田教授明白了日中交流的可行性和做法。

  接下来福田教授和我谈起了彼此个人的情况。1985年他44岁我56岁,他就问起我的日语是在哪里学的,我告诉他我是内蒙古呼和浩特生人,1938年日军占领了内蒙成立了“蒙古联合自治政府”伪政权,1941年我考入了当地的呼和浩特(当时叫厚和浩特)市农业中学,有一位讲授农业、畜牧、日语三门课程的日本男教师,我跟他学的,他会讲汉语,那时的日语很少有外来语,所以和现代日本语有不小的差别。我还告诉他这位老师的名字我们的同学们都不会忘记,他叫“上原叔助”。福田先生问我为什么40多年还能记得?我就给他讲了当年在内蒙发生的一桩轰动的抗日斗争事件。

  1942年冬天,有一天半夜呼和浩特全城戒严日军特务机关挨家挨户搜查抓人,第二天早晨上学后才知道,全市中小学有一大批老师“反蒙抗日分子”被捕,所以全市中小学当天都无法上课,一片恐怖气氛。我所在的农业中学有教数学、历史、地理、理化等课程的五位老师被捕,全校停课。上课时间到了,这位身兼三门课程的日本上原老师同时还兼任副校长,在操场上紧急召集全校四百多人的师生大会讲话。我们都带着恐惧的情绪去参加了。但是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上原老师登上操场的讲台,突然声泪俱下用他不太熟练的汉语说:今天的课不能上了!他们把这么多老师都抓走了,我和大家一样很难过!很吃惊!我们这是学校啊!这样做是不行的!……这是学校啊!我今天就去找他们,让他们把我们的老师送回来!今天停课自习吧!明天会上课的!这样不行的……。第二天我们去上课,却换了一名日本老师,并告知我们上原老师和他的妻子女儿一起都被捕了,并已经遣返回国处理了。后来得知那一天全市大逮捕的所有教师都被枪杀了,无一生还。从那以后我们那一大批学生互相传告不要忘记这位站出来抗议日本当局的好老师。我还告诉福田先生,如果我在日本访学期间能找到这位老师或他的女儿、亲戚,我好知道后来他的遭遇如何?当年的学生们一直都有这样一个伤心的悬念!没想到福田先生充满了关怀的善念,默默地记下了“上原叔助”这个名字,同时还对我说:“我试一试”;还让我想一想上原老师是日本什么地方的人。我想了又想,总找不到我13岁时候的一些记忆,只记得老师常常提到静冈县。于是福田先生充满了感慨的情绪离开了我的住所。后来的一个多月我一直忙于在东京大学大林太良教授那里、庆应大学伊藤清司教授那里、国学院大学臼田甚五郎教授那里、都立大学村松一弥教授那里轮番讲课,再没有时间和福田教授联系。

  7月20日左右突然接到福田教授电话说:上原老教授找到了!约见我面谈。见面后,他很愉悦地告诉我,他的一个在静冈县工作的朋友帮助在农业教师行业细细查找没有找到,福田先生继续帮助发表寻人启事,终于有人指出有一位叫“上原俶助”的农业教授已经退休住在长野县农村,没有“上原叔助”这个名字。我听了以后立刻恍然大悟,是我13岁时记忆汉字字形把“俶”字记成了“叔”,应该就是这位老人。同时还证实了老人当年确实是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当过教师。于是,福田教授决定7月24日我们一同乘火车去长野农村拜会四十几年前的老师。随同我们的还有两名在辽宁大学攻读民俗学的日本留学生冈崎由美、桥本文子。

  到达上原家宅门前时,上原老夫妇已经在门前迎候了!这就是本文一开头介绍的那一张老照片所记录的往事。

  多亏了诚挚善良胸怀大爱的福田教授促成了这样一段美好的佳话。老人见面后立即告诉我他在日本战败投降后才得到解救,后来在信州农业大学做了教授,退休后已经多次访问中国做日中友好协会的工作,他也在中国多次寻找当年的中国同事和学生,一直以难以找到为憾事,没想到能有四十多年前的学生还能找到家门上,十分激动感慨。落座后宾主都已经热得汗流浃背了,上原老师母拿出清凉的橙汁和啤酒给大家解渴降温,于是上原老人提议举杯庆贺这一难能可贵的欢乐时刻,当时我也向福田教授敬致感谢!(参看照片H)随后,另一张照片(参看照片J)被报纸发表了,一时间被日本民间媒体传为日中友好的一桩美谈佳话。

  H:上原家接待

  J:在上原家

  福田教授因为还有事情要赶回东京,没用晚餐就告辞了!我留在老师家盘桓两天考察一下这里有名的古坟信仰和马头观音信仰习俗,请老师指导。

  当天晚饭后老师和我都兴奋得不想就寝,就在一起唱起当年流行的中日民间歌谣。老师这时候半开玩笑地问我:“你当年十二、三岁的中学生,如今你是56岁的教授,差距这么大,你用什么东西能让我信服你确实是我的学生?”老人家想考验一下这个学生是真是假!这句话立即触动了我少年时代的记忆灵性,当即脱口而出,用日文唱出了当年的《厚和农业中学校歌》:“暴风雨过后的大青山啊!……”接下来老人和我一起唱了第二句歌词!老人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说:“我的好学生啊!”他,相信了!因为这首校歌的日文歌词就是他本人创作的。

  访日归来,我给当年的老同学分别发送了这几张照片,大家都很感动。都不约而同地感念福田アジオ教授诚挚感人的善举!赞美他令人崇敬的人格魅力!为此我一直铭记在心,永志不忘!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2016-04-08 16:34
【本文责编:张倩怡】

上一条: ·专题║ 福田亚细男与中日民俗学交流
下一条: ·刘守华:开掘民间故事这口深井
   相关链接
·柳田国男:从历史维度理解日本社会及文化·[陆薇薇]日本民俗志的立与破
·日本民俗学会会长德丸亚木发来唁电哀悼乌丙安荣誉会长·[福田亚细男 菅丰 塚原伸治]民俗学的调查论问题
·[王京]日本民俗学的中国研究:1939年的转折·【讲座预告】小熊诚:冲绳与福建风水理念比较研究(赣南师大,2018.3.21)
·[刘晓峰]中国妖怪行不行·[王京]20世纪80、90年代中国日本民俗(学)研究综述
·异与常:亚洲的生死怪谈·[李永晶]柳田国男的世相史:日本版“文明的进程”
·[毕雪飞 岩本通弥]日本民俗学者岩本通弥教授访谈录·中、日、美三国民俗学会联合召开工作会议
·【讲座预告】日本民俗学家福田亚细男教授北师大再度开讲·专题║ 福田亚细男与中日民俗学交流
·[福田亚细男]日本民俗学的至今为止和从今以后·[陶立璠]一代人的光阴
·[福田亚细男 施爱东]民俗学在国际与代际之间的相互理解·[钟敬文]在欢迎福田教授来华讲学开幕式上的致词
·[桐本东太]福田氏《日本民俗学方法序说》简介·[福田亚细男]民俗学的研究方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