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冯骥才谈古民居:我非常反对“开发”的观念
  作者:周润健 邵香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9-26 | 点击数:2673
 

  近年来,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的冯骥才,更多的不是以作家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作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他常年四处奔波,为抢救文化遗产进行实地田野调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常常焦灼地对种种破坏文化遗产的现象发出尖锐批评。

  这其间,他最为关注的是中国古村落、古民居的消失。在日前接受的专访中,他提出:我们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对精神文化没有顾及到,这个是历史的遗憾。我们不能再有损失,要把文化遗产留给后人。

  平均每天消减80到100个村落

  记者:据您了解,中国传统村落的现状如何?您最近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又做了哪些工作?

  冯骥才:2000年,中国共有371万个自然村,到了2010年,我们的自然村就剩下263万个了。10年锐减了90万个村落,平均每天消减80到100个村落,这个数字非常紧迫。

  从今年开始,文化部、住建部、财政部三个部委组织文化学、建筑学等专家成立了一个专家委员会,我是专家委员会的主任。从年初到现在,已经有两批进入了国家传统村落名录。我们第一批认定642个村落,第二批认定了911个村落。

  记者:传统村落的保护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有哪些不同?

  冯骥才:对村落的保护大家非常着急,但它不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对象非常明确,而且是过去式的,比如年画、剪纸、地方戏。村落是活着的,甚至是生产、生活的一个基本单位,是老百姓生活的一个社区,是一个动态的存在。

  记者:如果村落确定为被保护的传统村落之后,将如何具体实施保护?

  冯骥才:传统村落进入名录,就进入了国家保护的范围。首先要给财政支持。其次,我们要求这些村落,有了名誉开发旅游是不行的。我们将制定村落发展的保护规划,得到专家认可,不仅仅要解决村落的生存,还要让老百姓日子过得好,留在那。必须把现代文明的恩惠带到村里。

  记者:传统村落要保留原住民在里边生活才有真正的活力。但是,农耕生活方式已经变了,很多人外出打工甚至不再留在故乡,如何让农民留在其中生活?

  冯骥才:一个要提高老百姓的生活,另一个就是提高生活质量。保护的方式我认为是一对一的保护,每个村落都不一样。

  我们是农耕大国,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的村落,有这么多的文化内涵。同时,村落也是一个生活社区,老百姓没法生产了,生活设施不好就走了,留下大量的空村,空巢是村落保护的一个很大难题。

  记者:在采访传统村落的保护中,很多人谈到资金短缺的问题,您认为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冯骥才:我觉得凡是传统村落,国家必须给予支持,应该花这笔钱。另外,我们要呼吁那些有良知、喜欢文化的人,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一些事。

  应尽早尽快在新一轮城镇化之前把确定的传统村落保护下来

  记者:人们公认传统村落老房子的文物和文化价值,但是,很多受访的年轻人表示并不喜欢从小住的老房子,比如徽派建筑的采光往往不好,冬天也比较寒冷。您同意对老房子内部进行改造的做法吗?

  冯骥才:物质社会是发展的,但是未来的精神文明是需要传承的。另外,村落不是年轻人都不喜欢,我们知道广东的一些村落都是年轻人在保护。我们前些天在做村落的保护,要建立数据库,包括视频、音像、图片,非常复杂,比如它的方言、土语,都得记录下来。

  有些变化也可以认可。比如在江西,有些村落非常好,当地建了一些徽派的建筑,厕所、卫生间比以前的大了,但是外面的风格没有改变。新旧房子融为一体,春天油菜花开,非常美丽。

  记者:新一轮的城镇化即将推进,您推测对传统村落将有什么样的冲击?

  冯骥才:我们应尽早尽快在新一轮的城镇化之前,把确定的村落保护下来。要做一个盘点,哪些东西是不能动的,哪些是支撑它的特色。就像北京,支撑这个城市的,不仅仅是故宫、天台、颐和园,还有胡同和四合院。如果上世纪50年代把这些东西确定下来,那么北京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中国除了丽江,还没有一个古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发展的速度太快了,跟西方的渐进方式不同,对精神文化没有顾及的到,这个是历史的遗憾。我们不能再有损失,要在城市化之前或者进程中,抓紧确定保护传统村落的目标,把文化遗产留给后人。

  反对“开发”的观念

  记者:社会各界应如何配合国家的保护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冯骥才:第一是帮助国家建立认定、监护、保护的标准;第二是到村落里面去,唤醒百姓的保护意识;另一个就是监督,不让村落遭到破坏。不仅仅是丽江、凤凰古城等观光过度,很多地方都存在同样的问题。我非常反对“开发”的观念。要尊重村民,不能破坏他们的生活。

  记者:有人说,古村落保护的速度比不上消失的速度,刚才说传统村落的保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是不是意味着这种情况有所改观?

  冯骥才:有些村落消亡了,这是一个必然,但是我们要保护好那些好的,这是国家要做的,传统村落的保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是一种文化自觉。

  文化自觉是建立在几个不同的层面上,一个是知识分子的文化自觉,第二个是国家的自觉,是决策性的,战略性的,是很关键的。之后是各个地方政府的文化自觉,地方政府是执行的关键。最后要达到一个全民的文化自觉。全民的文化自觉就是社会文明的进步,如果都不拿文化当回事,只有几个人在喊、在叫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呼吁社会不断进步的情况下,呼吁财富的合理运用。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新华网 2013-09-25
【本文责编:博史伊卓】

上一条: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文化担当
下一条: ·关注多民族文化的中国剪纸传统
   相关链接
·[张举文]从刘基文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表象看民俗认同的地域性和传承性·[朱伟]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国家”叙事
·[高忠严 张琬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背景下的民俗学田野作业反思·[沃尔迪玛·哈福斯坦]山鹰之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制造过程
·[龚浩群 姚畅]迈向批判性遗产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知识困惑与范式转型·[希特拉里·盖楚阿·雷纳]墨西哥非裔族群政治动员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许雁]“非遗”保护语境下边疆民族地区节日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以壮族“霜降节”为例·[李虎]论传承人流动与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顾军 苑利]如何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五大关系问题·[刘正爱]在田野中遭遇“非遗”
·梁莉莉:《传承行为与保护实践:回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究》·项兆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当代实践
·[施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保护”的内在矛盾·[彭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下性:时间与民俗传统的遗产化
·第五届中国非遗博览会在济南开幕·项兆伦: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7年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研究报告·2018东北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次区域会议在蒙古国乌兰巴托举办
·[谷子瑞]变与不变:技术世界中的定州秧歌·李菲:《身体的隐匿: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反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