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国际学术研讨会暨暑期学校:招生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研究论文
   藏书楼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跨学科话题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一带一路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王霄冰]浪漫主义传统与中国民俗学者的责任
——评周星主编《国家与民俗》
  作者:王霄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5-09 | 点击数:2610
 

  内容提要:民俗学者习惯于把“民间”定位于下层民众,从而把民俗与国家政治完全割离开来。事实上国家和民间之间的关系并非绝对对立,而是紧密相连,民俗学者在其中恰好可以起到沟通二者的作用。中国民俗学在一个世纪以来的发展过程中,并未像德国等欧洲国家那样建立起一种可称之为浪漫主义的传统。目前应国家主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之需,正有必要重拾和发展这一传统,让民俗研究能更好地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现代国家的文化建设服务。

  关键词: 民俗 国家 民族 浪漫主义 非物质文化遗产


                                                                                             ( 本文刊于《民俗研究》2013年第二期,文章内容详见PDF版附件。)

 


下载相关附件>>>>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分享到:
上一条: ·[郭于华]再读斯科特:关于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
下一条: ·[王鹤鸣]我与家谱、祠堂研究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美国《西部民俗》学刊发表“非遗在中国”专刊
·[张举文]亚民俗:学科发展的有机动力·[李向振 赵洪娟]“污名化”与残疾人及残疾人叙事研究——美国民俗学家艾米·舒曼教授访谈录
·闫宁:《民俗学视阈下的鲁迅与传统文化研究》·[董晓萍]经典民俗学批评与发展
·2017中国少数民族本土知识研究高端论坛邀请函(1号通知)·走向“文化志”的人类学:传统“民族志”概念反思
·[赵旭东]微信民族志时代即将来临·[王东峰]“端午图”中的民俗文化
·花儿今始为谁红·山东省民俗学会第六届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召开
·[万建中]《民俗学概论新编》:民俗学学科本体建设和教材创新·[李俊领]“迷信”,还是民俗:如何看待中国民间的信仰礼俗?
·334项国家标准正式发布 农历编算首次纳入标准·山东省民俗学会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暨山东民俗学与民间文学学术研讨会在济南召开
·社会各界沉痛送别陇上民俗学泰斗柯杨·同行多走动 馆藏活起来
·深切缅怀中国民俗学会顾问柯杨教授·讣告:柯杨先生千古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