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陶立璠]在《中国民间文学史》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本主题由 Mason 于 2021-4-12 01:17 移动

[陶立璠]在《中国民间文学史》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陶立璠]在《中国民间文学史》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盼望已久的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感谢河北教育出版社多年来对中国民间文学及其研究的关注,就《中国民间文学史》而言,自1999年一卷本的《中华民间文学史》出版以来,又有2008年修订版的《中国民间文学史》和这次多卷本的《中国民间文学史》的出版。20多年来,为了一个选题,投入如此精力,证明河北教育出版社对中国民间文学事业的关注和执着精神。同时我们还应该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的民间文学同仁,感谢他们多年来为《中国民间文学史》编写所付出的艰苦努力和贡献的智慧。
中国民间文学不仅是文学的源头,而且就其创作和传承而言,占据中国文学的半壁江山,是民间的知识宝库。为半壁江山写史,是非常值得点赞的事。从民间文艺学的理论框架可知,民间文学史和民间文学学术史,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历来得到民间文艺学者的重视。若干年来,有不少学者撰写《中国民间文学史》,从不同的角度,总结中国民间文学发展的历史。上世纪30年代,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开创了为民间文学,大众文学立传的先河,使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古代歌谣,民歌进入史的殿堂。当然在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中,对作为中国民间文学主体的神话、传说、故事、叙事诗等,并没有纳入俗文学的视野并作史的叙述。如上体裁,虽然属于民间文学即大众文学的范畴,但在当时并没有引起更多学者的重视。只有如顾颉刚、钟敬文等一批先行者在着力提倡。
说到民间文学,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出现和流行的学术名词。是指民众在生活中创作、传承、传播、共享的口头传统和语辞艺术。包括神话﹑传说﹑故事、歌谣﹑叙事诗、谚语﹑谜语等。但真正作为一门学科,进行深入地研究,起始于北京大学的歌谣征集和研究。1949年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民间文学学科得到恢复和发展,有了自己的阵地和一批壮大的学术梯队。其中就北京而言,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成为三大民间文学学术基地。文学研究所的民间文学研究室,集中了民间文学研究的有生力量,成为中国民间文学研究的主力军,该所自成立以来,细致规划中国民间文学研究的蓝图,完成中国的民间文学课题。如三卷本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毛星 主编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丛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族别史等。《中国民间文学史》只是这一规划的课题之一。
中国民间文学的传承历史悠久,内容和形式丰富多彩。中国境内无论汉族或少数民族都参与了民间文学的创作和传承,形成庞大的文学宝库,这是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这一遗产的显著特点是不仅有文献记载,而且有活态的传承。文献记载留下了历史的足迹,活态传承则渗入民众的日常生活,这为《中国民间文学史》的撰写提供了丰富的滋养。和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卷本相比,多卷本的《中国民间文学史》采取了以体裁立卷的体例,文献梳理与田野考察相结合,20多年三易其稿,系统阐述了中国民间文学发展的历史,可称其为民间文学研究的系统工程之一。这是它的一大特点。
民间文学史的写作,离不开民间文艺学的基础理论,《中国民间文学史》吸收了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外民间文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增加了史的现代感。比如关于神话、传说、故事,广义概念和狭义概念往往交织在一起。广义的神话,包含了传说、故事,而广义的故事又包含了神话、传说。长期以来,学术界有不同的声音。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各卷的作者,在展开史叙述和处理引用资料时,均作了慎重的选择。在故事卷的撰写中,还引入了民间故事的“AT分类”法理论,辨析中国民间故事的类型,增加了读者对世界民间故事的认知。这些在各卷的绪论、序言、前言中均言明宗旨,帮助读者全面的,多角度的关照中国民间文学发展的历史。这是该书的第二个特点。
《中国民间文学史》充分关注到汉族民间文学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关系。中国是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对中国民间文学史的贡献是巨大的,不容忽视。比如中国少数民族神话、叙事长诗,特别是英雄叙事诗,在某种意义上填补了中国文学史的空白。这在《神话卷》《叙事诗卷》中作了充分的展现,令读者耳目一新。中国的少数民族除少数几个民族的民间文学有文字记载(文本)外,绝大多数民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民间文学主要是口头传承,这为民间文学的断代带来许多困难。但是由于1949年以前,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发展不平衡,这多少在民间文学,特别是神话题材、歌谣、叙事诗等作品中留下社会发展的痕迹。如许多民族的《创世纪》作品,古代歌谣应该作断代的辨析。关注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纳入《中国民间文学史》,这是第三个特点。
最后,《中国民间文学史》的编写也留下一些遗憾,就是断代到清代为止,缺少了现当代民间文学发展的历史。其实现当代中国民间文学史是可以大书特书的。记得钟老在世时,曾主持过《中国现当代民间文学史》的课题,后来不知所终。希望社科院文学研究所能担当此任,完成钟老的遗愿。
                                   ( 2021年 3月于五柳居)

TOP

[陶立璠]在《中国民间文学史》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莫急!莫急!当代可以缓一缓!学术自有后来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