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5-6月受理)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综述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综述

[康豹]西方学界研究中国社区宗教传统的主要动态
  作者: [美]康豹   译者:李琼花/译 陈进国/校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7-01 | 点击数:1047
 

  四、中国现代社会的宗教

  我们在文章的前面几个部分看到:中国社区宗教传统的历史一直与国家政策、制定政策的皇帝和高级官员们,以及处理政策执行问题的地方官员及精英们有着无法摆脱的联系。在清朝没落以前,帝国政府一般都觉得有义务保护和监督国家祭祀以及诸如佛教及道教等规范化的宗教。此外,也允许许多对祖先及被认为是“正”的地方神祇的朝拜存在,而其他最终被归为“邪”、“淫”的宗教活动及团体则因此受到了官方的镇压②。

  现代政府与宗教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政治领袖及知识分子中的精锐制定并实施了新的政策,而宗教组织及专业人士作为这些政策的对象,被迫适应、抗拒、或甚至自行改变政策。晚清时政府对宗教的态度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统治者致力于把这个国家的宗教传统作为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改革的目标则是要把中国带入到现代社会。从1898年戊戌变法开始渐盛,到1901年后成为新政的一部分,政府祭祀逐渐废止,政府对许可的地方祭祀的保护也就终止了,许多庙宇遭毁,或改为学校(这类运动通常称为“毁庙办学”或“庙产兴学”)。在共和国时期,推行这些政策的力度加大,中国的政治精英们着力传播与西方及日本的现代国度模式一致的宗教政策。这些变化的结果是虽然中国宪法一贯承认信教自由,但是存在一些限制条件。也许最关键的是,这样的自由只适用于被认为是“可信的”宗教,而非被政府认为是“迷信”的信仰和活动。

  研究现代政府及精英对宗教态度的转变方面最有影响力的学者可能是杜赞奇。他的研究主要关注的是民族主义者之国家现代概念的本质及后果,侧重研究一些救赎性的会社,包括同善社、道院、一贯道和在理教。这些团体特别引人注意的原因是它们把自己描述成规范化的宗教并获得了民族主义者(以及后来的通敌卖国者)政府的认可。另外一名对这个时间段进行开拓性研究的学者是蒲乐安,他的书表明了宗教在对抗新政策过程中的重要性,其中包括那些由抢夺寺庙资产及/或由地方精英们通过寺庙网络动员农民而发起的叛乱。对于宗教政策及其对民主主义者时期影响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今后研究的一个可行办法可能是把这些政策和日本人在台湾施行的殖民政策及英国人在香港施行的政策以及新加坡的方法进行对比。

  在这个论题上有突破性研究的例子还有景军对一座孔庙复兴的研究,该庙坐落于甘肃的一个小村落,村庄里大部分的居民都姓孔。尽管受到了政治压制,这些村民们在改革开放时期还重建村里的孔庙以及其他神祇的庙宇,使宗教文化得以复兴。景军也表明这一革新活动是一个动力十足的过程,是当地集体对传统社区生活的记忆遭到压制以前进行的复兴或重建的努力。钟思弟也在其关于一座河北村庄宗教生活的新书中形象地描述了毛泽东时代的宗教历史,书中描绘了从地方的角度压制与保存复杂的交汇。Steven A.Smith也于近期发表了一篇同样引人注目的研究,他运用对大跃进后宗教信仰及谣传的描述,研究它们与社会紧张局势的关系,尤其是同一社区的姻亲之间以及不同宗代之间的关系。Smith也探讨了这类谣言及教派运动及秘密会社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继魏乐博之后,他也认为它们的作用是一种非暴力的抵抗。

  20世纪8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研究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及东南亚的华人社区地方宗教传统复苏的重要意义。对这一话题最综合性研究之一见欧大年编的题为《当代中国宗教》的特刊(《中国季刊》第174卷,2003年6月),该特刊也以书的形式出版了。除了在引言部分欧大年启发性地辩称“宗教信仰及仪式是现代中国社会重要的、日益发展的现实,如果不把它们考虑在内就无法完全理解中国社会”,还有彭德关于当代中国国家对宗教调控的文章,丁荷生关于中国东南部社区宗教传统的文章,范丽珠关于河北地方祭祀的文章,廖迪生关于香港和澳门地方宗教的文章,以及笔者本人关于战后台湾宗教的文章。Pamela J.St ew art和A ndrew St rathern也另外编了一期特刊,题为“亚洲祭祀制度:宗教的合并及分裂”,发表于《仪式研究期刊》(第19.1卷,2005年6月),其中有Joseph Tse-H ei L ee关于19世纪末南中国基督教社区及其与地方宗教传统之间的联系,柯若朴关于历史在善书中的运动的文章,宋怡明关于金门朝拜贞女王玉兰的文章,以及林枫关于台湾道教大师及其仪式的文章。

  新近,周越发表了关于“文革”后陕北龙王沟对黑龙大王朝拜复苏的研究,篇幅长达一本书。周称当代中国社区宗教传统的复苏有三大原因:1.朝拜及其仪式支持请客及互相帮助等传统价值观,以及它们与根深蒂固的农民组织之间的联系,这很重要;2.地方精英们利用寺庙和寺庙组织,把它们当作重要的政治、经济及符号资源,并与政府协商把地方传统合法化,这也很重要;3.中央政府把一些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使地方政府有机会调控地方宗教活动,甚至从中受益,因此催生新式的政府-社会互动关系。周的其他研究,以及王斯福、王铭铭的研究也都展现了新视角,让人们看清地方政治领袖及他们的号召力对支持当前中国宗教复苏重要性的体现方式。

  还有一项研究针对的是浙江社区宗教传统的当前状态。也许关于这个省份的宗教研究最著名的就是杨美惠,她研究的是温州乡村目前开展的宗教仪式的重要性及其与中国市场经济的联系。杨的作品特别值得注意,因为它阐明了传统社会经济结构复苏以及国外资本的引入引发了在毛泽东时代几乎灭绝的仪式经济的复兴。在后来关于温州的一篇文章中,杨也进一步提出了非常有启发意义的论点,即政府倾向于创造同种类型的空间(工厂、博物馆等等),而地方社区则强调特殊的地方空间(寺庙、庆典等等)。笔者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是关于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一种庆典如何在(苍南县)蒲城复苏,意味着努力唤醒过去的同时也在和现今的问题抗争。虽然举办一年一度的庆典活动能增强传统联系,但它使敌对和竞争重新出现。再者,蒲城的居民和负责当地福利的领导也还在努力确定传统庆典在今日中国所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

  除朝拜和庆典以外,生命轮回的仪式是可以把政府和社会之间联系放到社区宗教传统背景中进行观察的另外一个场所。一个明显的例子便是婚嫁和丧葬。关于丧葬改革的研究成果相对较少,而怀特则追根溯源地考察了1949年后政府用火化替代土葬、以工作单位集中开追悼会替代以家庭为中心的哀悼仪式的方式,来对这两种仪式进行控制,树立与之相关的主角法案的威望。最后,宗树人和王大伟已开始考虑政府试图对与诸如所谓的“国术”及气功等身体活动有关的知识和符号资源施加权威的途径。

  再来看看香港。除了上述廖迪生的文章以外,还有梁景文和罗思对该地区最盛行的神明——黄大仙的详细描述。这是相对较晚的朝拜,最早源自19世纪的广东,这就使得人们有可能对朝拜的完整发展过程进行观察。梁和罗的书认为这种朝拜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晚期瘟疫盛行的那段时期,并且提到该神在香港的第一个圣址是一家中药店,而其长期的发展一直都跟东华医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本书风趣地描述了该寺庙在民间流行,成为预言和算命仪式的地点以及现今人们重新与黄大仙在浙江金华的祖庙建立联系的努力等。

  人们也一直在努力更好地理解海外华人宗教传统在东南亚一带的重要性,最值得注意的是白缙最近关于中国宗教及建立现代槟城身份的书。白缙的研究探讨了海外华人精英们如何努力利用他们的宗教传统,影响共享文化遗产的形成,包括共同的价值观以及归属感。她也研究了传统宗教如何与现代职权形式共存的问题。

  关于现代中国社区宗教的讨论,笔者最后将集中探讨台湾,那里的地方宗教传统蒸蒸日上而且有扩大的势头。宗教自由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得到保障,其中第13条明确说明“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这样人们就可以自行选择进行宗教传统活动,而不必担心受到政府的镇压。任何宗教信仰的成员都可以自由集会,把自己的信仰系统推介给他人,原先非法的教派主义宗教如一贯道如今公开在操作,并且还在扩展。此外,大规模的俗家佛教徒及僧伽团体也得以进一步发展,如慈济功德会。魏乐博在他最近的一本《交替的礼节》书中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专门的思考,阐明一些宗教组织和机构如何对台湾的“民主化”及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台湾宗教的另一个显著方面是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并没有使宗教活动式微;相反,许多受过教育的人们每天在网上冲浪,显然对宗教活动没有任何疑虑(实际上,大部分大宗教组织和寺庙现在都有自己的网站)。宗教仍然是个人、家庭及社区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尤其是寺庙,仍然作为日常祭拜、社区服务及大型庆典活动的场所,具有重要的意义。焦大卫提到了战后台湾的四大变化影响了其宗教的发展,包括财富的增长、政府政策的转变、教育更加普及以及地域流动性越来越大。焦说明财富的增长使人们建造越来越华丽的寺庙,而在城镇地区,房地产价格过于高昂则阻止了人们建造新的寺庙。就政府政策而言,他注意到有一种趋势由镇压及控制转变为包容兼较温和地“改造”被认为是靡费或不可取的活动;同时也声称教育可能会使宗教“标准化”的程度更大,而地域流动性越大,使传统的地方主义思想减少,甚至可能有助于形成一种“泛台湾”的一致性。

  正如本文的引言部分所述,台湾是社区宗教传统研究的发源地之一。那么,过去几十年中有大量关于现代台湾宗教的学术作品问世就不足为奇了。关于这个话题最全面的研究应非柯若朴和周文广编的《现代台湾宗教》及张格物和笔者所编的《宗教及台湾人身份的形成》莫属了。此外,戴德忠关于土地公朝拜的研究也很有突破性,为台湾最流行的民间神祇之一的重要性提供了新视点。在这本书中,戴德忠研究了战后台湾社会经济急剧的变化影响文化传统延续性的方式。他具体地分析了都市化及移民如何影响人们团体及身份的意识,并讨论了宗教影响台湾人或大陆人身份意识这个不曾间断的话题。另外一项重大的成就是苏堂栋对台湾南部招魂舞剧团——八家将的研究④。这本书把八家将放在殖民时期及战后时期的台湾社会及文化历史背景中去研究,同时也提供了关于表演者的服装、表演、仪式及仪式器具等的详细信息。

  这里将要讨论的最后一本书研究的是宗教对一个与现代社会相关的特别尖锐的问题——流产与人工流产的反应。在过去二十几年中,流产与人工流产的合法化,以及日本社区宗教及活动的传入,改变了台湾妇女努力应对流产与人工流产带来的身体及情感上创伤的方式。林枫最近关于此论题的书由他的博士论文改写而成,生动且有时动情地从人种学方面描述了对婴灵及小鬼的朝拜,人们广泛认为这两种鬼魂是母亲流产或小产的胎儿的灵魂。值得称道的是,林枫详尽而又风趣地描述了性别问题的复杂互动关系、对性的态度、流产与人工流产,以及妇女(还包括一些男人)应对强烈的负疚和犯罪感的努力。他的研究对澄清台湾宗教活动的一种重要新形式意义深远,同时也提出了未来研究的可取方法。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祝鹏程]2017民间文学研究年度报告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张小燕:《梅州香花仪式及其宗教艺术象征研究》·[劳格文]中国历史和社会中的宗教
·[岳永逸]庙宇宗教、四大门与王奶奶 ·[孙艳艳]个人的“信仰”与“累积的传统”
·[罗兆均]多重叙事下的侗苗族群历史记忆与地方社会·黄景春:《中国宗教性随葬文书研究:以买地券、镇墓文、衣物疏为主》
·李天纲谈中国民间宗教·[祁泰履] 传统中国的民族身份与道教身份认同
·陈恩维:《地方社会、城市记忆与非遗传承:佛山“行通济”民俗及其变迁》· [郁喆隽]“佛系”是对“单通道社会”的暧昧抵抗
·[张小燕]纸扎在中国宗教文化中的演变脉络探析·邱运华:扎根中华文明史,构建中国庙会学术话语
·[梁永佳]发现“他性”关联:“洞经会”与“莲池会”的启示·[顾忠华]巫术、宗教与科学的世界图像 :一个宗教社会学的考察
·[张洪彬]巫术、宗教与科学:重思晚清的风水批判·[黄建兴]中国民间宗教的近当代转型——《救劫:当代济度宗教的田野研究》述评
·[陈进国]宗教内卷化与去过密化·[王彦龙]乡民艺术的历史记忆与宗教呈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2018年人才引进招聘公告·[朱丽娅·史密斯]从混沌到启蒙——欧洲龙的自然史(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