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曲木铁西 巴莫阿依]凉山彝族“尼木措毕”祭祖送灵仪式研究
  作者:曲木铁西 巴莫阿依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10 | 点击数:373
 

  3、须具有与祖灵相和谐的生辰条件

  在彝族祭祖活动中,毕摩在后代与祖灵之间斡旋调解,其中劝说祖灵,教导祖灵,抚慰祖灵是其主要任务。这种角色要求毕摩与祖灵的属相要相合。在彝人看来,只要选择与祖灵相合的毕摩,才能使祖灵听从毕摩的指教、接受劝告,甚或从其役使,更好地为后代降福慈恩。若属相不合甚至相克的毕摩祭祀祖灵,要么祭灵灵不到,要么酿成灾祸伤祖、伤毕、伤主人。选择祭祖毕摩生辰条件的规则为:属狗、马、虎相合,牛、蛇、鸡相合,兔、猪、羊相合,猴、龙、鼠相合。

  4、毕摩世家的背景与法事后天习得的双重要求

  毕摩的继承制度以世袭相续和拜师授业为特点。但祭祖毕摩必须出生于毕摩世家。在有毕摩家世背景的人选中,人们往往挑选其祖先中出现过名传遐迩的著名毕摩的后裔。选择祭祖毕摩为何注重其毕摩世家的家传背景,我们认为有下述几个原因:其一从毕摩的护法神来看,主要为历代毕摩的祖先,每于法事时,毕摩都要呼请历史上的毕摩先祖,尤其是历史上著名的毕摩祖先莅临帮助毕摩执祭做法。为此,有专门的经典《毕摩献祖经》、《毕摩谱系经》。同时,同血缘的祖先也有义不容辞的任务应自己后代的邀请护法作祭。可以说毕摩祖先是毕摩执行祭仪的“后台”、“靠山”。《作斋经》中就有“师祖慧神降,慧至则作斋,不至不作斋”的记载。其二,祖先流传下来的经书、法具法力无边。而拜师习术的毕摩没有根底,虽然也念诵《毕摩谱系》,但念的是所拜老师的毕摩先祖谱系,系谱中的毕摩祖先毕竟不是此毕摩同血缘的祖先,因而不一定竭力辅助祭祀。另外,拜师学习而成的毕摩没有祖传的经书、法具,而新制的法具、新抄的经书法力有限。其三,在彝人看来,就如祖辈凶死,后代也有可能凶死一样,祖辈做过毕摩,大概其后代也会继承毕摩的因子、法力。此外,重视血缘承袭,崇信祖灵也要讲究毕摩的家世渊源。

  在彝人的观念中,如果说祖灵是具有一定人性的人神的话,那么祭祖毕摩便是具有一定神性的神人。尤其对祭祖毕摩而言,笼罩在他们身上的神性,更非空洞的言辞,而是一种坚定信仰。一方面,他们有条件有能力与祖灵这一于后代、于人们祸福关系最大的神灵交通而受到极大的尊敬,并在毕摩阶层中享有最高的声誉;另一方面,正是因为他们必须拥有使人们幸福所必须的素质和法术,而必须经过严格的挑选和接受许多的禁忌规定的约束。在仪式中,毕摩是与看不见的祖先打交道,因而仪式的成功与否仪式后主祭者平安与否,人们常常把帐算在毕摩头上。正如彝谚所云“毕摩三天听后面,是否吉祥与平安”人们就是这样对出于对自己生存的吉凶祸福的焦虑,而关心代自己与祖灵打交道的毕摩,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关心他们的行为处事、家世背景以及法术能力。同时,对祭祖毕摩的敬重、注视,也迫使他们自己保重自己的身体、检点自己的行为,提高自己的法术。一旦在身体方面出现缺陷,行为上触禁,或在祭仪上失误,便失去了祭祖的资格,进而也失去了声誉,失去了依靠这一工作而来财富和地位。

  检阅凉山彝族“尼木措毕”祭祖送灵仪式,我们不难解读出这样一组对立统一的二元结构,即死亡——生命,祖地——人间,祖灵——子嗣,从表面上看,送灵仪式所指向的是死亡、祖地、祖灵,但实际上,探讨死亡、祖灵、祖地,正是从另一个思维的向度来强调生命,关注子嗣和现世生活。送灵归祖,一方面反映了彝人慎终追远、落叶归根、人死归祖的终极关怀;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彝人肯定生命的价值,祈愿家支家族繁衍发展的现世追求。

  (本文载于《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注释及参考文献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张超]私神信仰与公神信仰的流动:冀北的女性灵媒与女神信仰
下一条: ·[沈洁]作为“枢纽”的庙宇:1920至1940年代村落场景中的“现代”与“国家”
   相关链接
·[刘东旭]中间人——东莞彝族工头及其社会功能·[鲜益]口头叙事与身体叙事中的凉山彝族巫舞文化形态
·[罗良伟 蔡波 郭凌]基于民族文化性格的彝族文化旅游开发探析·[刘金龙 张明慧 张仁化]彝族生计、文化与林业传统知识:以云南省南华县为例
·锦“绣”河山:石林撒尼刺绣可持续生计培训班·《中国彝族传统服饰图典》新书推介会在京举行
·温浩东:保留好彝族传统服饰的“火种”·[杜梦甦]凉山彝族毕摩仪式音乐形态研究
·[赵蕤]彝族叙事长诗《阿诗玛》日本传播分析及对文化“走出去”的启示研究·[杨红君]比较视野中的彝族民间文学
·[张实 郑艳姬]小凉山彝族疾病文化的人类学研究——以宁蒗县跑马坪乡沙力坪村为例·大方漆器技艺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活化”才能更好传承
·七彩云裳 世界共享——七彩云南2017民族赛装文化节正式启动·[唐钱华]彝族苏尼的萨满特征及若干理论问题探讨
·[贾蔓]城镇化进程中彝族服饰文化的传承与变迁·[和跃]彝族神话中的道德意识对彝家新寨建设的意义
·[李成生]待字闺中的高峰彝族民间文学·楚雄彝族火把节“还节于民”
·水西首座“向天坟”发现记 ·彝族:跨境格局在渐行渐远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