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尧]传说的框定:全国性神灵的地方化
——以山西洪洞地区的杨戬二郎信仰为例
  作者:王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22 | 点击数:2165
 

  (一)身世传说

  当地的杨戬二郎塑像皆为面生三目、手执三尖两刃刀、携哮天犬的年轻武神形象,口头传说也以玉帝外甥、劈山救母、镇压三圣母、战沉香、战孙悟空等情节为主流。被访人常说:“这是杨戬,沉香破华山那个”,“三只眼那个”。与其他二郎的不同在于,他是“天上的天神”。知识来源都是《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小说和电视剧,以及《劈山救母》等地方戏曲。有关杨戬的情节家喻户晓,他的标志性形象也深入人心。

  东梁村何新木就是顶玉皇大帝的马子。他不仅通晓许多神灵来历,而且还热衷搜集资料,整理为相关写本,目前已写作了约四万字。其中《杨戬二郎之史》专门述其身世,依据《封神演义》的相关段落,文字稍有出入。

  再如万安镇的著名瞽目说书艺人喜元,也可称得上积极传播者了。我们一提到二郎,他就立刻讲出了从师傅那学到的段落:

  杨戬二郎在周朝时期就有,那是殷纣王时期,他就在玉泉山学艺,他老师是玉鼎真人,他母亲是长女,他姥爷是玉皇大帝,姥娘就应该是王母娘娘。有个“二郎寻母”,就是问他姥爷姥娘要他娘、他父母。他父亲叫杨天佐,他母亲神仙之女怎么能下天呢?应该是把她许配给护法天将。对护法天将心情、缘分上不够,她就下了天。下了天由土地做媒,嫁给了河北有个杨天佐,许他为亲。这都是我们书上跟老师学的。据说她生了一个大哥叫杨仁,二郎姓杨名戬字进华,奶名就是二郎。天兵天将要闹事,他父亲被下去了。然后,有个地名叫“阴山”,阴山有个“桃花岗”,原是说在这下边压着呢,往下有“二郎劈山救母”,他劈山救母问老君借了一个“金砖开山斧”,借了一把斧头,下来劈山救母。

  喜元还会说一段“二郎射日”,主人公杨戬二郎奉玉帝之命射下九个太阳。他的演述依然确认并强调通行叙事中杨戬与玉皇的关系。作为当地知名艺人,喜元常在各种公开场合重复传播,对当地人而言,他的演述文本就是权威说法。会讲类似情节的人很多,只是都不如喜元的详尽完备,像常家沟村民盛百存的说法就很具代表性:

  二郎杨戬是玉皇的外甥,是桃花圣母封的。有狗,能变七十二变。

  笔者听到的唯一一则与通行说法在主干情节上矛盾的传说,来自西李村二郎庙设计者、现居车辐村的于五山。对杨戬母亲身分及其眉间纵目,于氏说:

  像杨戬二郎的来历,比较难听一点,他妈是宫里的丫鬟,扫院子、上山打柴都是她干。打柴去上山的时候呢,遇到一人,不XX的一人。她回去以后就怀孕了,丑得没法在宫里,就偷跑了,把杨戬二郎就生在山上头。她要生活哩,挖野菜、揪果儿吃哩,就这样把这个娃就撂到草圪垯里。她走了以后,那个老鹰撇了一个窟窿在天灵盖上,光流血,她没办法就光擦,流血流不停,就这个时候,老鹰来就滴了一个老鹰屎,她把那个老鹰屎一拨拉就拨拉到这搭,一扯,就长了个眼睛。就这样个来历。……杨戬生下以后,老鹰给他弄一只眼,就是神仙弄上去的,哪一个神仙就不知道了。

  于五山说,这是从一部道书中看来的,书名已忘记。杨戬并不具有玉帝外甥之身分。但是此说在当地未产生任何影响。除了于五山,其他被访者均未听说过。

  以上是身世传说的主干变异。于五山的演述在细部情节上也有鲜明的个人取向。他设计的西李村二郎庙以杨戬二郎为主神,左徐州二郎,右荆州二郎。东侧壁画绘杨戬二郎携犬与妖怪作战,西侧绘杨戬二郎和一骑凤女子形象,“骑凤的是他妹子,就是三圣母,沉香妈。”下塑八神分立两侧,是“梅山七弟兄,都是妖精变的”,以及杨戬在路上遇到的一个伙夫:

  这些是从《封神演义》上看的。两侧的为什么是八个人呢?杨戬二郎的妹子到人间和凡人结了婚,他对这个事有意见,不同意,他就下去找去,路过梅山,看见这七个人争吵哩,就和他们比武,结果这几个人就都没斗过他,他们就在梅山上磕了头,结拜弟兄。后来他们遇到山下一个老头砍柴的,就收留他当伙夫,给他们烧火做饭。他们都是杨二郎的手下。

  梅山七圣(于五山称“七怪”)作为随侍杨戬二郎的集体形象,也有较为广泛和持久的影响力,成员身分有许多不同说法,在各地庙宇中亦常有地方化的呈现。仅以小说《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为例,《西游记》有梅山六兄弟:康、张、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将军,称作梅山六圣,与二郎神合称七圣。《封神演义》则说是七个成精的妖怪,依次是:袁洪(白猿精)、吴龙(蜈蚣精)、常昊(蛇精)、朱子真(猪精)、杨显(羊精)、戴礼(狗精)、金大升(牛精)。于五山虽声称神像来源是《封神演义》,但只保留了蜈蚣精、羊精,其他则代以柳树精、黑老熊、黄鼠精、雄狮王和大公象,为了塑像整齐,还加入新人物“伙夫”凑为八人。他们与杨戬二郎结识,也并非《封神演义》中的“杨戬哪吒收七怪”,而是以杨戬反对其妹三圣母下嫁凡间为前提,改换了叙事背景。尽管这些异文以塑像形态在庙宇中呈现,在该村或许能发挥一定的影响力(多数村民其实不能详述),但是这部分之于杨戬二郎的身世传说体系,仍然只是微乎其微的细节罢了。于五山的演述加入了个人的改造和发明,除了上引各例,总体上显然还是以主流叙事中的杨戬传说为依据。

  总之,在当地的普遍传说中,杨戬二郎仍是玉帝外甥、三圣母的兄长、三眼的武神,即便持有异文,也是在认可这一背景的前提下展开。变异极少发生在传说的深层结构和主干情节上,更未在当地形成规模性的影响。杨戬二郎未能发展出有独立特色的本土传说。

  (二)结义神团

  与身世传说相比,当地诸二郎都具备的“结义分职”传说则是十足地方化的,在这一环节中,杨戬二郎本土化的契机似乎相当充分。然而实际情形却非如此———

  当地关于诸二郎结义兄弟的说法,有四兄弟、五兄弟、八兄弟和十八兄弟等多种。其中四兄弟为:通天二郎、青州二郎、协天二郎、火龙将军;五兄弟多出一徐州二郎。以上几位二郎构成了关系最紧密的组合,经常共同出现在庙宇塑像中,但这两种说法都不含杨戬在内。

  八兄弟说见于霍家庄青州二郎庙壁画,画师冯爱鹏认为含南天二郎、通天二郎、火龙将军、协天二郎、青州二郎,沉吟半晌又补充杨戬二郎,其余不详。至于十八兄弟,当地虽说有“七十二个二郎”,能喊上名号的统共也就二十多位,多数时候自然也就数到杨戬了。少数明确反对杨戬列入十八兄弟的也自有理由,如卫家坡杨三增:“杨戬二郎不属于十八弟兄,因为封神榜上有杨戬二郎,剩下的这些封神榜上没有,就在民间。”

  显然,这也是以通行叙事中杨戬二郎的身分为依据,将二郎分为“封神榜上有”和“没有”的两类,认为杨戬与本地二郎截然不同。许多人说不清“封神榜”的详细情节,但也都约略知道,“杨戬二郎是天上的天神,其他二郎都是咱人间的、地上的凡神。”“通天二郎跟姑姑(指娥皇女英)都是地神,杨戬二郎是天上的神,归玉皇大帝管。”类似表述时有耳闻。可见,杨戬二郎要么不被纳入“结义神团”,即便被纳入,也未进入核心,而是游离在外围。

  众二郎共祀一殿者如郭家庄青州二郎庙和三交河东方二郎庙,均以杨戬二郎陪祀。三交河的二郎马子邱七常是该村懂得掌故较多的人,对杨戬也仅知通行说法。郭家庄的葛老六、葛机灵、葛廷石三人都持“二郎有皇表十八兄弟”的传统说法,他们通晓青州二郎掌故,对陪祀的杨戬二郎和锦州二郎却了解甚少。而就在前述的西李村二郎庙,陪祀的徐州二郎和荆州二郎也算是知名的地方性神灵了,以他们陪祀杨戬,于五山的理由是沿袭旧制,实则认为“他们三位之间没什么关系”。

  至于几位二郎的职能,当地人都有清晰认知,以说书艺人喜元为代表:“青州二郎以水为主。杨戬二郎有三只眼,主要功能是为了打抱不平、降妖。通天二郎是为了给什么神通通信、跑跑腿。”青州二郎理水是当地的普遍说法;通天二郎送信跑腿,正是作为娥皇女英管家神的表现,也是本土化的地方传说;杨戬二郎降妖除魔,则延续了通行叙事对他的定位。

  所见其他各村亦不外如上归纳的几种情形。以上不厌其烦地胪列现象只为说明:由于同名之故,杨戬二郎常被视为本地诸多二郎神中的一员,略微沾染了一些地方色彩;然而,无论身世传说,还是与其他二郎神际关系的解释,都未能摆脱通行叙事的框定。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下一条: ·[刘璨]“一池三山”的神话解读
   相关链接
·[万建中]话语转换:地方口头传统的“在地化” ·[赵婧旸 罗震宇]祖先神话与巫道传统
·[祝秀丽 蔡世青]“五鼠闹东京”传说的类型与意义·赵世瑜:不止“大槐树”,也说说“小历史与大历史”
·刘志伟、郑振满、赵世瑜:在田野中“跑”出的问题与思考·[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李汉秋]端午节:中华民族奋进精神的集中体现·[董秀团]心理疏泄与群体记忆: 基于《火烧松明楼》传说“完型化”过程的探讨
·[郭俊红]地方文化视域中的牛郎织女传说研究述评·[陈祖英]中国现代民间传说研究回眸(1913―1937年)
·[罗兆均]多重叙事下的侗苗族群历史记忆与地方社会·[闫咚婉 魏晓虹]论地方传说生长的内部机制
·[游自荧]从洪水神话到洪水叙事·《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神话、传说、故事”专家组成立
·[马星宇]校园“惊魂”:校园恐怖传说探析·[段友文 柴春椿]祖先崇拜、家国意识、民间情怀:晋地赵氏孤儿传说的地域扩布与主题延展
·[卡尔·林达尔]卡特里娜飓风传说:有权犯错、幸存者对幸存者的故事讲述和疗伤·[魏泉]裂变中的传承:上海都市传说
·[毕旭玲]20世纪前期海外学者中国神话传说研究述评·古人如何过清明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