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王炎]文明比较,还是文化偏见?
  作者:王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13 | 点击数:182
 
 
  在国内常跟外教打交道,他们差不多有类似的经历。初到中国,对中华文明高山仰止,心向往之,打算搞点中国研究,批判一下西方社会弊端。日久年深,渐渐受周围同事和学生的熏陶,有了启蒙文明意识,应雇主之邀,调整角色,很投入地扮演起西方文明的布道者,渐渐失却自我批判意识。 
 
  国人文明偏见之深,绝非自由派知识分子独有,而为左派、保守派所共享,超越“左”“右”阵营之争,深入到思维的基础层面——语言之中。程巍有《语言等级与清末民初的“汉字革命”》一章,讨论汉字革命、罗马化运动背后的文明秩序。中国学界对拼音文字心怀拜物情结,相信象形/会意的汉字乃原始蒙昧的遗产。国人受语言之累,缺乏逻辑思维,思想模糊混乱,老祖宗留下的经典也少理性、乏思辨。而且汉字笔画太繁,造成大众高文盲率,国家才落后蒙昧。官方一次次出台简化字方案,长期不懈地设计罗马拼音,以西文语法规范中文书写,认定翻译体的欧化表达才科学严谨。文言或明清白话“太土”,达不到现代思想要求的逻辑性。我们统一大纲的语文教育,让学生常年学语法、改“病句”,母语的精到和优雅,被改没了。更激进者,鼓噪废母语,转习世界语,所谓“汉字不灭,中国必亡”。谁反对汉字革命,谁就反对进化、反科学、反民主、反现代,有人甚至被打成“反革命”。语言的优劣岂能以实用或有效性衡量,语言不仅是交流工具,也是民族的文化“身份证”。一个民族失掉语言,面目模糊,个性泯灭。
 
 
  又到排课的时候了,有心更换“文明比较”的课程框架,引入《文明秩序与文明等级》的观点。但权衡再三,终于放弃了。真把“文明”这“高大上”的词,说成十五世纪的欧洲殖民遗产,民族主义的恶名谁担得起?既然不肯走老路,就不如辞掉这门课。程巍写“姗姗来迟的‘民族主义’”一节时,似乎也小心翼翼避开这个敏感标签,他说刘半农、周作人、严复、蔡元培原本是激进的世界主义者,后来渐渐软化,回归某种程度的“民族主义”,对之前的过激言论,心怀悔意。本来期待他笔饱墨酣的分析,中国知识界的民族主义到底是啥情结,他却存而不论了。虽然“民族主义”这个词使用率很高,却少有切中要害的分析,基本属污名性的道德评价。我想起以赛亚·伯林的观点,他讨论民族主义直白坦率,鞭辟入里:整个二十世纪,没有哪种思潮比民族主义更有力,十九世纪出现过不少先知式的思想大家,曾预见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或现代技术对后世将产生巨大影响,却唯独没料到民族主义会如此强劲。除宗教信仰之外,没有任何思潮能与之匹敌,民族主义到底是什么呢?
 
  伯林认为,大英帝国臣民的自视清高、藐视外族,算不得民族主义,充其量不过是负面的、消极的孤立主义,没什么活力,不值一提。而在第三世界,才真正迸发出蓬勃的民族主义。因其殖民创伤的痛苦经验,第三世界国家对平等的要求特别强烈。回顾近现代中国外交史,历届政府对外交涉时,注重外交礼仪到苛刻的程度,要求形式上的对等,甚至超过实质上的公平。具有进攻性、活力充沛的民族情绪,正是第三世界革命的动力。革命之初往往拥抱国际主义,憧憬世界大同,掀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但后来终会与民族主义携手,把独立和民族解放作为奋斗目标。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列宁开始也真心搞国际主义,但随着十月革命的胜利,苏联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渐渐转向民族国家的行列。一旦新生力量掌握了政权,国家主权与国际强权之间,冲突便在所难免。别以为伯林在赞美民族主义,不,民族主义不合伯林的口味,他视民族主义为心理病候,要么自卑,要么好胜,乃报复心的扭曲表达,必然偏激。最常见有两种情绪,一是崇洋媚外,自轻自贱;一是虚张声势,轻狂自大,目空一切。两者皆源于同一病灶:自卑。两者也同样具有破坏性,要么依草附木,倚势作威;要么侵略扩张,欺凌霸道。从洋奴一夜间转而称霸,日本军国主义就是经典例证。所以,“世界主义”与民族主义看似针锋相对,实则一体两面。第三世界知识分子哪个不在两厢之间挣扎?昨日鼓吹世界大同,“公理战胜”,刚一受挫,第二天一早已反帝反殖、民族解放了。无论群体还是个体,无不纠结于其间。
 
  无论世界主义还是民族主义,皆非医治“创伤”遗症的妙药,须给“文明”去魅。《世界秩序与文明等级》既不鼓吹也不诋毁现代文明,而是厘清其知识谱系,从文明秩序的滥觞说起,回顾其历史语境,探究其缘起与嬗变,追踪其传播和变异的路径。不同的文化和地域在接受同一观念时,会根据自己的需要翻译和阐释,使之产生新义,然后焕发出新的活力。严谨的学术探究,应尽量避免简化或意识形态化。知识考古,并非好古癖,翻老账,查原委,罗织阴谋论,而后称西方人几百年来居心叵测,陷我中华于蒙昧。其实,“民族主义”本乎常情,它之所以恶名昭彰,乃有人利用集体自卑心结,蛊惑仇恨,动员排外。这本书以清醒、自觉的批判意识,让高居神位、光环笼罩下的俗见“去魅”,颠覆“文明”淫威下的先进与落后之辩,消解超英赶美的冲动,心平气和地看待自己与他人的境遇;这种研究不针对外部,而是反躬自省。
 
 
  在美国老夫妇编的教材里,罗列了各国出版的官方世界地图,美、俄、中,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无一不把自己放在世界地理的中心。学生眼睛一亮,“各国都很自私”。教材随后亮出联合国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地图,从太空俯瞰,看似客观公允。其实,主权国家以自我为中心各行其是,不过是“二战”后联合国宪章推动下几十年的局面。“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第三世界刚刚获得相对完整的主权,方能独立处理本国事务。之前漫长的近代史,第三世界一直陷于被动屈辱的地位,艰难地应付着与西方的关系,革命与解放其实也是这一关系的变奏。“冷战”让世界出现两大阵营,“社”与“资”的对垒,不过昙花一现。后“冷战”刚刚出现多元地球村的端倪,WeAretheWorld一曲未罢,全球化便不期而至,美国文化渗透到整个世界。但不到三十年,美国推行的普世价值也难以为继,欧洲极端右翼势力抬头,特朗普上台,基督教白人至上又甚嚣尘上,古堡的幽灵——“文/野之分”再度借尸还魂。亨廷顿早在九十年代初就曾预言,世界的主要矛盾将转向文明冲突,大家不以为然,直至右翼政客将之推入民粹政治,知识界才顿觉失语。
 
  欧洲的反移民浪潮,特朗普关于穆斯林入境的禁令,撩拨整个世界的神经。因为它不仅关乎主权国家的边境管理,更牵涉主导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西方不满足于主权不受侵犯,还要为世界各国人权受害者提供庇护。而草根右翼运动要颠覆西方赖以立身的基本价值。特朗普的“RussianConnection”(俄国门路)——即“联俄反恐”,更让人看不懂。“二战”后的世界,国与国之间以地缘政治为圭臬。奥巴马、希拉里重返亚洲,无非联日、韩、菲,合围中国,宣示美国的远东利益,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逻辑。而美俄两家宿敌携手,打的是什么算盘?刘禾在书中指出,文明等级乃“以地球空间和以地球上的人心为轴线的双重结构的地缘政治”。“西方”不仅是地理概念——位于地球西端的国家,也关乎人心,是充盈着文化含义的概念,承载着一套世界观,塑造了人对世界的认知。
 
  “二战”后,美国重新打造“西方”概念,创造出一新“西方”:其核心以北大西洋军事联盟为轴,与华约大打宣传战中冠以“自由世界”之名。它着意淡化地理方位,而凸显西式民主政体,地处远东的日本也能跻身于“西方”之林。如今,特朗普的种种怪论有点时代倒错,他勾勒出一幅“一战”前的世界图景,基督教白人是一家,沙俄也曾与欧洲一道抵御异教染指西土。特朗普的宗教、种族版图果然成真,美国的亚洲盟友则会降格成战略棋子,谁管你是不是民主国家,或曾为“自由世界”一分子,凡基督文明之外,都权当与异教争霸的筹码。在右翼民粹政治笼罩西方的背景下,《世界秩序与文明等级》显得弥足珍贵。
 本文原刊于《读书》2017年9期新刊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谷子瑞】

分享到:
上一条: ·[邓立峰]弘扬传统文化要有当代意识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孙云春 姚周辉]试论大众文化影响下的民俗文化·冯骥才文学与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讨会召开
·旅游景区非遗演出别演过了头·《文化遗产》:2017年第5期目录
·山东潍坊启动非遗教育“薪火工程”·香港“非遗”中的宗教文化传统
·吉林省满族刺绣和满族服饰制作技艺培训开班·走近赫哲族文化
·上海朱泾花灯的活态传承·“苗族蜡染”讲座在马耳他举办
·非遗保护不是为表演 而是为回到生活·[陶立璠]概说隋唐五代时期风俗文化
·[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赖施虬]论剪纸艺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意义
·“传统文化的当代实践——中青年非遗传承人传统节日仪式研讨班”第一阶段于北师大圆满结束·专题║ 《西北民族研究》:“一带一路”与文化交流
·这五年,习近平这样谈文化遗产保护·[孙非寒]谈海州五大宫调保护
·[朝戈金]从传承到传播 朝向互联网+时代的共同行动·《中原文化研究》:2017年第5期目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