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截止时间:8月20日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国际民俗学会联合会(IFFS)在比利时列日宣布成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Ananya Bhattacharya]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旅游业相连以赋权社区
  作者:Ananya Bhattacharya   译者:沈燕译 彭牧校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2-28 | 点击数:617
 

  连接旅游业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的策略

  遗产部门指出,文化正当性、本真性、文化商品化、知识产权、文化资产挪用、缺乏社区自我决定的空间、文化资产使用不当等问题是旅游业和市场营销中的关键问题。(UNWTO,2013)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实践者和传承者的积极参与,对促进文化旅游业至关重要。[③]在开发基于文化表现形式和文化遗产方面的旅游产品过程中,他们的参与,将会最大限度地降低由本真性流失、商业化导致的艺术形式改变所带来的风险。

  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产品的开发通过记录和传播,为遗产保护提供了机会。Naya村的Patuas部落记录了他们的家族谱系及制作天然颜料的过程。这些家谱、颜色图表对参观者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和价值。这种活动也让社区成员对他们自己的遗产有了新的认识。因此,旅游业的发展需要鼓励社区参与研究和记录活动。

  就加强文化技能而言,投资是非常重要的,它使人们得以对其传统进行再创造,并控制艺术性叙事的生产。很多传统艺术消失了,只剩下少数人知道。在许多社区,传统文化由老人培育着,而年轻人对此兴趣不大。歌曲、舞蹈形式、编织和工艺制作技术,随着老人们的去世而消失不见。艺术家们只能提供有限的剧目和一些代表性样式。结果往往成了“固定化”的舞台表演。AFL倡议支持传统大师或专家在村级单位进行分散培训。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些宣传及与当代艺术家、设计师、舞蹈编导、音乐作曲家、戏剧导演的合作。这个过程使艺术形式获得了创新和复苏。进一步说,艺术家和手艺人已经具备了文化生产者的角色,他们运营微型企业而非仅仅是艺术形式的文化代表。

  节日已被运用于促进文化旅游。自2011年以来,一年一度的卷轴画节(POT Maya)[④]每年于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在Naya村举行。节日见证了数百名游客前来参观并与艺术家进行互动的场景。游客们学习了从花、叶、树皮和种子中制作天然颜料。他们描画神话人物和部落主题故事。每年一月份的第三个周末,Gorbhangha村对包尔、苦行和赞歌(Qawwaali)音乐来说,就是麦加城,因为它正主办着苦行节(Fakiri Utsav)。在这里,游客们可以体验到村民们的安宁、朴素和热情好客。Tunta村春天的节日则提供给了游客们丰富多样的地方歌舞体验,比如活泼的杂技舞蹈Chau和Natua、歌曲表演Jhumur以及由村里妇女们一起表演的各种舞蹈。村里的节日及对其他地区节日的参与,给艺术家和工匠们提供了了解市场趋势和市场需求的机会。他们生发出对艺术形式的认识,而这已被忽视多年。基于乡村的文化旅游业为更大范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实践者提供了机会。由于艺术家和受众们是在一个审美的环境中互动,前者可以了解他们的听众并被鼓励将他们的激情转化为生活技能。

  对社区成员进行培训是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与社区举办研讨会,促使他们对旅游业的潜能和风险保持敏感。村民们在管理旅游预期和行为方面会获得指导。他们也会在卫生和废物处理方面得到培训。

  与公共及私人旅游从业者建立伙伴关系,对旅游景区的推广和营销都是非常重要的。节日已经成为了西孟加拉邦政府旅游日程表的一部分。艺术家们已前往伦敦的世界旅游展和柏林的国际旅游交易会,以促进入境游的发展。媒体在建构认识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社交媒体也在传播消息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图2:2013年,Swarna Chitraka在国际旅游交易会上展示她的作品)

  为可持续发展创造一个生态系统

  在发展文化技能方面所做的投资以及在促进文化旅游业发展中的社区参与,一直是发展的动力。除了文化融入和经济的收益,其他非货币化的益处还有改善卫生、教育、生活质量等。

  参观这些村落的游客们,体验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作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而非针对一个观众的一次性事件而存在。在任何情况下,与外来者进行交往都会扩大视野,扩展其对人生、艺术及其所在社会的地位的认识。社区的自豪感使艺术家们对自己社会身份的认知产生了显著的差异。更进一步,当被边缘化的群体目睹他们自己逐渐从艺术劳动者转变为艺术企业家时,他们也能感受到被包容进发展的过程中。

  除了民间艺人,村里的年轻人和女性通过提供接待和导游服务赚钱而得到益处。一些小生意已经出现了,比如在商店出售瓶装水和冷饮。人们不再感到需要离开村庄去城市务工赚取工资,从而确保了通过文化产业促成移民减少和贫困缓解的实现。

  传统文化的发祥地往往地理位置偏僻,缺乏交通、卫生、住宿、废物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村庄也不例外。旅游业的发展已经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并已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了改善。这些只有在“好天气”泥路连接下的村庄,如今也能享有适合任何天气的道路了。饮用水和卫生条件也已有所改善。

  因此,我们的经验说明,如果一个生态系统能够围绕人们的“文化技能”发展起来,那么整个社区就可以从贫困中得到缓解。缺乏就业能力和市场技能,缺乏适当的身份定位和专业技能网络渠道,就会导致贫困。以文化为基础的旅游业触及这个根本原理。一个受欢迎的必然结果是,人们可以看到微观经济的成功还在于设法解决诸如卫生、教育、女性权利、边缘化和不安全移民带来的人口贩卖等非货币性问题。这个过程满足负责任旅游(responsible tourism)的目的,即“让人们有更好的地方居住,有更好的地方观光。”(开普敦宣言,2002)

  参考文献:

  1. Planning Commission of India, 2011, Report of Working Group on Tourism, 12th Five Year Plan Online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planningcommission.nic.in/aboutus/committee/wrkgrp12/wgrep_tourism.pdf,

  accessed June, 2013.

  2. UNWTO, 2010 Manual on Tourism & Poverty Alleviation,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 Netherlands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SNV).

  3. UNWTO, 2012, Tourism &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Madrid.

  4. UNWTO, 2013, `2012 International Tourism Results & prospects for 2013’ online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dtxtq4w60xqpw.cloudfront.net/sites/all/files/pdf/unwto_fitur_2013_fin_1pp.pdf,

  accessed June, 2013.

  5. Declaration of Cape Town Conference on Responsible Tourism in Destinations, 2002, online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www.capetown.gov.za/en/tourism/Documents/Responsible%20Tourism/Toruism_RT_2002_Cape_Town_Declaration.pdf, accessed June, 2013.

       注释:

  [①] Sufi一词为阿拉伯语音译,其词源有多种说法。苏菲派为伊斯兰教中的神秘主义教派,主张苦行禁欲。——译者注

  [②] 包尔人,印度东北地区一个特殊群体。包尔(baul)一词源于梵语"Vatula",意思是"狂迷"。包尔人被称为“印度的神秘派”。如今在印度,包尔人几乎都被当做从事音乐的流浪艺人。——译者注

  [③] 原文中作者用斜体表示着重说明。译文中也用斜体表示。后文同。——译者注

  [④] 在其官网http://www.midnapore.in/festival/potmaya/pot-maya-naya-pingla.html上,Pot Maya被介绍为Patachitra Festival,因此笔者将之译为卷轴画节。——译者注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16年第4期
【本文责编:张倩怡】

分享到:
上一条: ·[唐璐璐]由社区联盟主导的集体表演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讲座]雅各布:非遗保护的伦理原则与当代知识分子的文化理想(北大,8月23日上午)·各地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情况评估报告
·访谈丨整体性保护破解非遗传承难题 ·闭幕║ 学术讲座与田野实践并行:探索中美日民俗学暑期学校的发展路径
·田野║ 从民俗生活实践走近地方文化:布里亚特蒙古族传统文化考察记·讲座║ 霍尔茨伯格:传统文化的呈现
·[陶立璠]“非遗”保护语境下的宝卷研究·田野║ 朝向民众生活研究:陈巴尔虎旗调研侧记
·讲座║ 纳日碧力戈:无形的有形困扰·讲座║ 萨克斯夫妇:美国腹心地带的民歌提琴表演:一个美国乡村社区的传统与变迁
·讲座║ 桑山敬已:1945年以来日本乡村的变化与延续·田野║ “夺宝”与非遗实践:达斡尔族传统体育竞技田野调查手记
·田野║ 民俗与可持续旅游: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塔拉达民族乡斡尔族民俗调研侧记·讲座║ 次仁央宗:分析地理环境对藏族饮食文化的影响——以西藏自治区的藏族为例
·讲座║ 朝戈金:政府、学界和民众在二十四节气的申报过程中的作用·讲座║ 川森博司:日本民俗研究中的“乡村”与“都市”
·讲座║ 李松:价值与方法——乡土社会的文化保护与可持续发展·专访内蒙古非遗保护中心主任贾凡
·讲座║ 罗仪德:今昔的美国民俗学研究·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驻广东潮州传统工艺工作站成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