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杨海涛]云南少数民族祭祀歌及其社会文化功能
  作者:杨海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5-19 | 点击数:13378
 

 

祭祀歌属民间口传文学的范畴。在人类原始宗教发育期,万物有灵,人与鬼同生同存,鬼神支配人,人又依赖于鬼神。祭祀歌便产生于人类对自然力尚不认识而对语言的魔力又非常崇拜的这一特定时期,即幻想用语言去取悦鬼神,指令鬼神,以达到驱邪消灾、求吉祈福的目的。
我国的原始宗教源远流长,祭祀歌的起源也很早。但这类歌谣在民间带有神秘文化的性质,要完整地采灵它们并不是很容易。因而,在汉族文学史上,真正属民间的祀典歌还有与之相关的招魂洞、咒语等,记载流传下来的并不是很多。而在云南,伴随着形形色色的原始守教祭仪,云南少数民族中却以活形态的方式,大量地传承着这一类原始宗教祭祀歌。各种祭仪上由本民族祭司或巫师念诵的祭祀歌作为原始宗教神圣祭坛的核心内容在民间受到尊崇并得以保护和流传。
 
一、祭祀歌的类别及特点
 
云南少数民族祭祀歌就其内容以及相关的宗教祭仪划分,可以分为祀典歌、诀术歌两大类。其中祀典歌又包含驱邪祭祀歌、狩猎祭祀歌、农耕祭祀歌、年节祭祀歌、生活祭祀歌。它是在重大祭祀和庆典时念唱的祈祷性的歌谣。而诀术歌则包含招魂和咒语。它是古代巫觋用以治病求吉的巫歌。
云南高原山高谷深,长期生活于高山峡谷的边地少数民族,凡遇天灾人祸,或重病缠身,便认为是鬼邪作崇,即请巫师作法,招魂送鬼,祈福驱邪。而这类驱邪祭祀歌的内容,一是呼唤和依赖天界诸神制服恶魔,二是祈请作崇鬼神的宽恕,也有的直接恐吓驱赶鬼神,还有的则以祭品换取病人的魂魄。
佤族“做老母猪鬼”系佤族做大鬼祭仪之一,为全年砍牛尾巴送人头祭祀的最后一段,一般历时五天。第一、第二天剽鸡剽猪做鬼,第三天由祭司魔巴在一只捆住的老母猪身上念咒并送走麻疯鬼,第四天泡酒祭鬼,第五天杀鸡祭鬼。其祭词为盛请四方众神享用牺牲并请众神除邪消灾。
 
“天神保佑我们,地神保佑我们,寨神保佑我们,家神保佑我们,高山不垮,石岩不塌,大树不倒,狂风不刮,害虫不生,洪水不发,六畜发达,村寨平安,人丁兴旺,部落昌盛,外户人不敢猎我们的人头,外寨人不敢入我们的寨门。”(注:《中国歌谣集成·云南卷》“佤族”第1542页。)
 
祈请作崇鬼神宽恕的祭词,一般都要向鬼神解释误会,赔礼道歉,以取悦鬼神。如佤族有人生病,便以为是一种咬筋啃骨吃内脏的凶鬼“木丑”作崇,于是便要杀鸡祭鬼:
 
“来来来,快快来,盆冷(地名)的木丑,你吃饭的碗是用藤篾编成的,你吃饭的桌子是用芭蕉叶围成的,我们盛满了酒肉献给你,你为什么要害他呀,是不是你俩在路上相遇,他没有给你让路,是不是他喝酒吃饭时,没有先敬给你吃,是不是他剽猪剽牛时,没有请你去吃,是不是他杀鸡时,没有献给你吃。请你原谅他吧,今天杀鸡向你赔礼道歉。他献给你吃的盐巴是大盐巴,他送给你吃的银子是大银子,他送给你吃的鸡是大公鸡,他剽给你吃的牛是大广角牛,他是一片诚心,向你赔礼求饶……”(注:《中国歌谣集成·云南卷》“佤族”第1541页。)
 
直接对鬼邪进行恐吓驱赶的祭词,在民间被称为“撵鬼词”,这类祭词一般词藻华丽,使用大量排句,以增加气势,用第二人称,念时辅以打杀等动作,虚张声势,以达到制服恶鬼的目的。如傈僳族传统祭祀“老鬼祭”,是专为那些被认为鬼魂缠身而长期卧床不起,日渐消瘦,气息虚竭的危重病人而举行的祭仪。祭鬼者先用竹签占卜,然后推算出是老鬼做怪。女人回避,而后便由已婚男性长者或巫师主持,杀猪祭供:
 
“从现在起,从今日始,你回你的地方去,你回你的洞里去,你看你的公鼠去,你管你的母鼠去,你护你的松林去,你守你的梨园去,你看你的山茅去,你管你的野草去,你护你的清泉去,你守你的湖泊去,你看你的岩石去,你管你的山崖去,你护你的獐子去,你守你的雪兔去。……你的病鬼你带走,你的病魔你领去,小花狗你带走,花脖狗你领去,大公鼠的唾沫丝,大母鼠的唾沫丝,我用大草叶来揩,我用大草根来刮。我拿起长刀,我握住利斧,斩断鬼的唾沫丝,砍断魔的唾沫丝,你去吃树尖吧!你去舔露水吧!你去追落山的残阳吧!你去赶下山的落月吧!”(注:《中国歌谣集成·云南卷》“傈僳族”第984页。)
 
驱邪祭祀一般都要供上祭品,除了请鬼神享用牺牲外,还有表示以祭品换回病人的魂。白族支系勒墨人信奉一种叫“吐”的凶死鬼。举凡滚石、械斗等不测的灾祸伤亡,均被视为这种“吐”鬼作崇,便要举行撵“吐”的祭仪:
 
“吐!遇着你十二种吐鬼,碰着你十二种吐鬼,腊鲁腊霞(注:勒墨人迁往怒江之西高黎贡山时的祖先名。)时代的吐,腊者腊盖(注:勒墨人迁往怒江之西高黎贡山时的祖先名。)时代的吐,山羊角拴火把时代(注:传说勒墨人在争战中把火把拴在山羊群的角上以打退敌人。)的吐,‘赛奠’树做刀子时代(注:赛奠:树名。此句谓勒墨人使用木刀的时代。)的吐,怒人结草为界时代(注:怒江号地用草结成疙瘩。)的吐,白人立马为界时代(注:勒墨人号地用石立桩。)的吐,猎猫撕杀老鼠(注:比喻民族间械斗撕杀的惨景。)的吐,大牛大马跌死(注:给人和牲畜带来灾难的“吐”鬼。)的吐。吐!你给他这样的伤痛,你给他这样的灾难,你给他流血遇险,你给他处处逢凶。现在,我敬你九岁的公鸡,我献你十岁的公鸡,用鸡脚换回他失去的脚,用鸡手换回他病痛的手。……欠你的都还你了,亏你的都还清了。”(注:《中国歌谣集成·云南卷》“白族”第65页。)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于乃昌]珞巴族三大史诗
下一条: ·乡村博物馆珍藏的记忆:“在那里,让人有了根”
   相关链接
·[李虎]论传承人流动与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神话研究学术史探微——以《民族文学研究》为视角
·[李容芳]文化秩序与少数民族村落仪式民俗变迁·[袁咏心]中国少数民族婚配型神话起源论
·[曹顺庆]三重话语霸权下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转型与创新:云南生态文明建设与区域模式研究”
·刘镜净:《口头传统文类的界定:以云南元江哈尼族哈巴为个案》·[马克·本德尔]举证策略:以彝苗史诗民间物质文化和环境意象为例
·[陈爱国]游弋于自然与文化之间:云南洱海鸬鹚境遇的民俗学解读·[侯兴华]文化冲突视阈下云南部分傣族改信基督教与边境社会稳定
·[张建世]民族传统工艺遗产的活态流变·2018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年会邀请函(1号)
·[刘文江]西北民间祭祀歌中的神话范型、典型场景与主题·以学术自觉推进中国史诗研究
·第二届云南大学生态文明研究生暑期论坛公告·[刘金龙 张明慧 张仁化]彝族生计、文化与林业传统知识:以云南省南华县为例
·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少数民族神话数据库建设”开题报告会综述·[范秀娟]少数民族艺术起源神话的美学意义
·《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18)》征稿启事·《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17)》 发布会在贵阳举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