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郎樱]贵德分章本《格萨尔王传》与突厥史诗之比较
——一组古老母题的比较研究
  作者:郎樱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5-16 | 点击数:9736
 

 

藏族史诗《格萨尔》有分章本,有分部本。分章本是把格萨尔大王一生的事迹集中于一个本子之中,分章加以叙述。分部本是把分章本中的每章加以扩充、发展,形成各自独立的部。在流传过程中,随着情节的附加,内容的丰富,新的部本又不断出现。分部本的各部内容完整,可以单独演唱,由中心人物——格萨尔大王将各部联系起来,形成一部完整的史诗。据说《格萨尔》的分部本有120部之多。
贵德分章本《格萨尔王传》是在青海贵德发现的手抄本,故简称“贵德分章本”。“贵德分章本”以散文形式为主,其中夹杂着韵文,为散韵结合形式。“贵德分章本”由五章构成:第一章《在天国里》,第二章《投生下界》,第三章《纳妃称王》,第四章《降伏妖魔》,第五章《征服霍尔》。
藏族史诗《格萨尔》与《玛纳斯》等突厥语民族史诗的形成年代不同,所反映的社会生活与民族风情更是有异。然而,由于《格萨尔》与突厥语民族史诗均属于宏伟的东方民族史诗,加之历史上吐蕃人与突厥语族人民之间曾有密切交往,因此,对于藏族史诗与突厥语民族史诗进行认真的比较研究,会发现它们存在不少共性。在《格萨尔》的各种版本中,“贵德分章本”与突厥史诗拥有更多相同的母题。母题是最小的叙述单元,史诗古老的成分,大多体现在史诗古老的母题之中。史诗在形成过程中,一些外来文化因素,往往也以母题形式进入史诗。对于不同民族史诗中类同母题的研究,既有利于揭示史诗古老的文化内涵,也有利于不同民族史诗的比较研究。
 
 
英雄特异诞生母题具有浓郁的神话色彩,是史诗中英雄人物一生创造伟业的基础。英雄史诗对于英雄特异诞生的描写,往往由多个母题构成,称之为母题系列。突厥英雄史诗的英雄特异诞生母题系列一般由5个母题构成:A祈子母题,B神奇受孕母题,C特异诞生母题,D害口吃动物肉与内脏母题,E难产母题。青海“贵德分章本”对于格萨尔特异诞生的描写,与突厥史诗的英雄特异诞生母题系列,无论从内容,或是从形式看,基本相同。在“贵德分章本”中,对英雄格萨尔大王特异诞生的描写由3个母题构成:
(一)祈子母题
祈子母题是个世界性古老的母题,它大量地存在于神话、英雄传说及英雄史诗等一些古老的民间文学体裁之中。在英雄史诗中,英雄一般都是在无子的父母举行祈子仪式后,经过神奇受孕才诞生的。“贵德分章本”祈子母题的内容为:僧唐惹杰连的妻子尕擦拉毛没有生男育女,他娶了第二个妻子,仍没有生育。他娶的第三个妻子依然没有生育。于是他“向大山之神和大梵天祷告,祈求生子”,果然灵验,他年迈的妻子怀孕,生下格萨尔[①]。《玛纳斯》等突厥语民族史诗基本上都是以“一对年迈的夫妇为无子嗣而痛苦,他们虔诚地举行祈子仪式”作为开端的。《玛纳斯》的祈子母题与“贵德分章本”祈子母题的内容十分相似:“加克普汗很富有,他虽然娶有三个妻子,都没有生育。年迈的加克普汗为此十分苦恼,他虔诚地向上苍祈子,并举行了祈子仪式”,他年迈的妻子绮依尔迪神奇怀孕,生下玛纳斯[②]。《考交加什》是一部比《玛纳斯》更古老的神话性史诗。《考交加什》亦是以祈子母题作为开端:“卡里甫汗王年逾六十没有子嗣,为此他终日烦恼不安。他到祖先的墓地去祈子,并在那里露宿”[③]。另一部柯尔克孜史诗《库尔曼别克》的开篇这样叙述道:“铁依特别克是柯尔克孜汗王,他娶了七房妻子,没有一个生儿育女。无子的苦恼使汗王终日哀叹,他象长蛇般翻转腰身难以入睡,他向真主虔诚祈祷叩拜,祈求妻子生个儿子”[④]。经过祈子后,他们都如愿以偿,喜得贵子。
祈子母题与祈子仪式的关系密不可分。突厥史诗对于祈子仪式有较为详尽的描写。例如,在哈萨克史诗《阿勒帕米斯》的开端部分这样写道:拜布尔老人十分富有,但是他没有子嗣。无后的拜布尔老人受到人们的嘲笑,十分悲伤,于是与妻子宰牲杀畜,祭天祈子,举行祈子仪式后,他们徒步远行,在山脚下敬拜树木,后其妻子留在树下独宿[⑤]。类似的对于祈子仪式的描写,在史诗《玛纳斯》的各种异文中也存在。在古代柯尔克孜语中,称“祈子仪式”为“额尔木”。在有的《玛纳斯》异文中,玛纳斯之父加克普汗为举行祭天祈子仪式宰杀了大量牲畜,宴请了四十户柯尔克孜乡亲,众乡亲为加克普汗祈子[⑥]。居素甫·玛玛依的《玛纳斯》唱本亦描写了加克普夫妇在树林里举行的祈子仪式。其妻绮依尔迪被丈夫送进密林深处独宿。
值得注意的是,玛纳斯的母亲绮依尔迪、英雄阿勒帕米斯的母亲阿娜雷克等英雄的母亲,均是在树下独寝后受孕才生下英雄的。由此可以看出,树木与祈子母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参天的大树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在初民看来,树木具有很强的生育能力。在维吾尔及雅库特等民族中广泛流传的树生子的神话传说,充分表现出这些民族的祖先对于树木生育能力的崇拜,正是基于对树木生育能力的这种崇拜之情,他们相信,不孕的妇女在树下举行祈子仪式,或在树下独居,她们便可从树木那里获得生育能力,满足她们的祈子愿望。这种向树木倾诉求子愿望的习俗历尽千年,一直流传至今。现在,在一些突厥语民族中,不育妇女仍有去树林求子、过夜的习俗存在。而在树上拴挂祈子布条的现象就更为普遍了。
祖先崇拜在突厥语民族民众中占有重要位置。当他们离开森林、迁至平原绿洲以后,他们的祈子仪式常常与“麻扎”(墓地)联系在一起。他们相信,有祖先的保佑,无子的妇女会得子。因此,在一些突厥语民族史诗的祈子母题中,祈子仪式的场所之所以设在墓地,是与祖先崇拜有关的。
从史诗中的祈子母题看,古代突厥语民族的祈子仪式相当隆重,其程序一般是杀牲祭天,向上天祷告求子;到林中或墓地去住宿。祈子过程中,经常出现一位银须鹤发的长者形象,有他相助,不育妇女定会怀孕生子。这一长者形象与萨满形象有着渊源关系,主持祈子仪式也是萨满的重要职能之一。玛纳斯的妻子卡妮凯婚后久不生育,在阔阔台依祭典上,长者考少依汗率领成千上万的人为卡妮凯举行了隆重的祈子仪式。之后,卡妮凯便怀孕生下玛纳斯之子赛麦台依。史诗描写这位主持祈子仪式的考少依汗具有超人的神力,且知晓通天之路,这位汗王的原型极有可能是古老萨满神话中的萨满形象。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马知遥]非遗保护:抢救·唤醒·文化自觉
下一条: ·[木塔里甫 吾云]史诗中的神树母题
   相关链接
·[那木吉拉]突厥和蒙古等北方民族“先祖之窟”崇拜及其神话传说研究·史诗《格萨尔王传》已录制近6000小时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论突厥语族民族史诗类型及分类·[徐文堪]敬悼耿世民先生
·卡尔·赖希尔:《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形式和诗歌结构》·《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形式和诗歌结构》:译者后记
·[陈作宏]突厥语民族神鹰母题的文化特色·[林磊]耿世民的淡定与执着
·[乌日古木勒]蒙古─突厥史诗英雄与骏马同时诞生母题的比较研究·《格萨尔王传》不是“唯一的活史诗”
·西藏八十六岁老人说唱《格萨尔王传》两千多小时·[王小甫]拜火宗教与突厥兴衰——以古代突厥斗战神研究为中心
·中国保护和抢救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传》成效显著 ·西藏13岁男孩可说唱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传》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