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截止时间:8月20日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国际民俗学会联合会(IFFS)在比利时列日宣布成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邓启耀]“云南观音”阿嵯耶
  作者:邓启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8-18 | 点击数:3323
 


  云南人对观音比较乡土化的称呼是“观音老母”,在民间信仰中,她在整治孽龙、河妖、罗刹方面十分得心应手,在大理地区家喻户晓。传说,洱海龙王为了扩张领地,派三公主四公子到离巍山县城30余里的瓜江(红河上游源头河流)峡谷地带,想堵住西流的江水,把巍山坝子化为泽国。三公主亲眼见人间风景,不忍让百姓葬身水府,和四公子发生争执。四公子执意要按父王命令行事,正在紧急关头,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婆婆飘然而来,把四公子化做一座小山,并在上面镇压了一个封川塔。三公主无颜见父王,也化为一座山和哥哥相伴,人称美女山,即现在的巍宝山。这位飘然而来的“面目慈祥的老婆婆”,就是云南的观音。

  但观音并非本地籍贯。她在进入大理地区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些波折,和当地土著发生了冲突,或传教无人理会,弄得不得不掏出自己的心来给大家看。这个传说,已经凝固在剑川石窟中那尊引人注目的剖心观音雕像上了。

  在南诏大理时期的佛教艺术中,最被看重的便是观音造像。大理塔藏文物和寺庙塑像、晋宁观音洞壁画、大理国张胜温梵像长卷以及各种崖壁画、书刊木刻图像、脱模泥塑等,都少不了观音造像。在此不能不重点谈一下号称“云南观音”的“阿嵯耶”观音铸像。“阿嵯耶”与梵文Acarya(“阿吒力”)音近,“阿嵯耶”型的观音铸像基本特征是头戴化佛冠,发梳高髻(或称“菩萨蛮”发式),上饰多股丝束,有发箍、耳饰或头套;手结妙音天印,上身直立袒露,男身,仅饰项圈和臂钏;下身着“莎笼”式薄质透体长裙,重腰饰,另有腰带于正中打结并垂下,再一条饰带则在前面半挽后掖于两侧;赤足,或单立,或背有镂花火焰纹背光,其造型和《南诏中兴画传》、《张胜温画卷》上所绘“阿嵯耶”观音均为同一类型。铸像有金质、银质、银或铜质鎏金、青铜质等多种,最贵重者为一尊重达1130克、高26厘米的纯金观音立像,另一尊为高49.5厘米的铜质鎏金观音像,是目前已知最大的一尊。

  有关“阿嵯耶”观音的来历,学术界说法颇多。因为它太独特了,有的学者将其归入印度、缅甸系统或中南半岛系统;有的认为出于南诏、大理国本土,是当地民族融合几种信仰而成的一尊神祇。南诏大理众多的工匠和艺术家吸收来自各方的养分之后,都会经自己的手再创奇迹。现藏于美国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被称为“云南福星”的一尊青铜“阿嵯耶”观音像,就是一件出自大理工匠之手的铸像精品。有铸像裙裾背面的铭文为证:“皇帝骠信段政兴资为太子段易长生段易长兴等造记愿禄 尘沙为喻保庆千春孙嗣天地标机相承万世。”除祈福用意,明证此像为公元1147—1172年在位的大理国国王段正兴出钱为其子所铸。

  据专家的技术检测,证明大理发现的和流散欧美的一大批“阿嵯耶”观音像,都是原产于大理国时代云南的古代文物,全是真品。这些铸像严格按照统一样式制造,造像风格、手印一致,尺寸差别不大。但众多观音又不雷同,不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这说明在12世纪,大理的青铜铸造水平已具规模,且人才辈出。既有不改形制的统一标准,又有不同创作者在铸造过程中的微妙变化,造型、模铸工艺和鎏金技术已是十分精湛了。

  查史料,约绘于公元9世纪末的《南诏中兴画传》首见“阿嵯耶”观音之像,画传记载来自西域的梵僧到洱海地区传教,引入了铜铸的“阿嵯耶”观音。《南诏中兴画传》文字卷记有一段文字:“保和二年乙巳岁(825年),有西域和尚菩立陀诃来至我京都云:‘吾西域莲花部尊阿嵯耶观音从蕃国中行化至汝大封民国,如今安在?’语讫,经于七日,终于上元莲寺。我大封民始知阿嵯耶来至此也。”讲完圣迹故事之后,图传文字卷还记录了南诏王舜化贞的一篇敕令,算是佛教进入洱海地区的一个权威说法:“敕大封民国,圣教兴行,其来有上,或从胡、梵而至,或于蕃、汉而来,奕代相传,敬仰无异。”借佛教之事,将南诏文化与几大文化交融的关系,一语道出。

  有关印度宗教艺术考古的Antiquities of Himachal一书中有一些作于公元7—9世纪的石雕、铜像和铸造于12世纪以后的铜像,尺寸不大,造型和云南的“阿嵯耶”观音颇为相似。无论怎么看,南诏、大理国时期的观音,很值得研究:它有“阿嵯耶”观音类型,也有藏传或汉传佛教观音类型;有男身,也有女身。也许我们不要太介意这种混杂,不要太执著于什么“正宗真传”。南诏大理艺术的魅力,从根本上说,正来自这种站在十字路口的大胆交合。请看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大理国梵像卷》,就是一件杂交的杰作。论神佛,有来自东土,也有出于西域(如龙王们,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造型,有的有九头蛇的蛇冕,散发着浓重的古印度原始气息;有的则是汉地的文官武将,仪表堂堂);辨教宗,有藏密护法,也有禅宗祖师;说技法,有白描素勾,也有金碧重彩……真个是诸圣并举、人神共处、运笔赋彩、随心所欲,而这一切,竟毫无唐突抵牾之感,尽如一气呵成,让人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切的意义,不在于什么“原生”、“派生”的考证,而在于它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在这个人文地理的交接部位,文化的多元性、扩散性、交融性以及宽和兼容的文化心态、文化气度,确是令人由衷叹服的。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0-8-3 14:59:34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张国刚]佛教的世俗化与民间佛教结社
下一条: ·[黄宏]虎虎生威 虎虎相欢:谈古器物中虎形象
   相关链接
·[吴晓亮 郝云华]云南少数民族非遗新生代传承人“回逆再构”式培养研究·[赵晓婷]田野体验:云南剑川考察小记
·云南官渡区开“非遗分馆”·七彩云裳 世界共享——七彩云南2017民族赛装文化节正式启动
·[董秀团]云南少数民族说唱文学的类型及特征·[田兆元]东海海岛信仰研究的谱系观念
·[苏雄娟 黄念语]云南玉溪抚仙湖风物传说的审美价值·[刘强]标准化与多元化:观音信仰的形成过程及其功能发展
·[董秀团]云南少数民族神话中的女性意识及其传承价值·[王铭铭]继承与反思——记云南三个人类学田野工作地点的“再研究”
·[安琪]云南的阿育王神话与南诏大理国的祖先叙事·七彩云南:目瑙纵歌节
·布朗族:中国云南及东南亚地区最早的世居民族·[郭中丽]傣族孩童教养互动机制研究——以云南沐村傣族为个案
·[苏雄娟 谷春兰]云南永胜县小丙习大山村傈僳族丧葬习俗的文化内涵·[杜鲜]云南大黑天信仰和图像学特征的流变
·[黄剑波 刘琪]私人生活、公共空间与信仰实践·[宋建峰]北欧萨米族与云南傈僳族交流成因分析
·[韩军学 刘军]云南多元宗教共处的类型与基本模式·[乔永娥]云南省富宁县龙迈村高裤脚白彝木亭节调查报告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