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陈泳超 等]羊獬、历山三月三“接姑姑”活动调查报告
  作者:陈泳超 钟健 孙春芳 王尧 姚慧弈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5-27 | 点击数:21808
 

        [摘要]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的两个村民聚落羊獬和历山每年都要举行“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所谓的“姑姑”和“娘娘”即为传说中尧舜时代的娥皇和女英。本文细致而全面地记录了2007年农历三月三期间羊獬村民从历山神庙里接回两位女神的神像,迤逦回到羊獬这一“接姑姑”仪式活动的全过程,初步分析了当地神灵信仰令人注目的特性——传说历史化的信仰构建、地域关系的血缘化以及政治文化的世俗化。
[关键词] “接姑姑迎娘娘”走亲活动;尧舜传说;神灵信仰
[中图分类号]K8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8-7214(2007)03-0059-11 

 
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有这样两个村民聚落,一个叫羊獬(包括南、北羊獬两个行政村),一个叫历山(包括东、西圈头等六个行政村)。前者坐落于汾河东岸的河谷平原上,后者处于汾河以西的丘陵山区,两者相去80余华里。按照中国乡村的交往传统,这两者之间由于存在较大的距离和地形差异,似乎很难发生稳定持续的集团关联。但是,至少几百年来,在这两个村民聚落之间,却每年浩浩荡荡地举行着当地称为“接姑姑迎娘娘”的走亲活动。具体而言,每年农历三月三,羊獬村民从本聚落的神庙里,通过很隆重的仪式抬出两位女神的驾楼(神轿),然后鸣锣开道,仪仗护持,在“威风锣鼓”和铳炮声中,一支以男性为主的队伍神圣地走出村庄,越过汾河,涌上历山,第二天又更加隆重地(因为羊獬与历山两边的接驾锣鼓汇合演奏)从历山神庙里接回两位女神的神像,迤逦回到羊獬。这是上半段。到了农历四月二十八,历山的队伍又来到羊獬,将两位女神的神像抬回历山,途中热闹一如三月三。
显然,是女神的感召力纽结了这两个村民聚落。虽然近古以来华北地区女神信仰非常普遍,但是常见主神通常是无生老母、碧霞元君、天妃妈祖、送子娘娘、三霄娘娘等,她们大多是神灵世界里的创生物,即便像天妃妈祖那样由人变神,往往也是独立自在的,并没有太多的人际关联。可是洪洞县的这两位女神,却是传说中尧舜时代的娥皇、女英(图1),而羊獬被认为是尧的故乡,历山则被看做舜的故乡,也就是说两地分别是女神的娘家和婆家。这就昭示了本地神灵令人注目的特性——历史化、祖先信仰及其世俗化。
本文的第一作者陈泳超因为撰写《尧舜传说研究》的博士论文,曾于2000年5月31日至6月2日到该地进行过实地考察,并撰写了《羊獬、历山‘迎姑姑’习俗之考察报告》{1}。那次考察其实只看到了该活动的后半段,即四月二十八历山人接娘娘回去的过程,此后作者一直希望能再去做更深入的田野调查,可惜机缘吝啬,始终未能成行。今年,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工作的风行,洪洞县、甘亭镇两级政府官员及相关人士非常重视该活动,热情邀请我们前往考察。于是陈泳超带钟健、孙春芳、王尧、姚慧弈4位学生,于2007年4月16日-22日,再次前往考察,这回看的是该活动的前半段,即三月三羊獬人去历山接姑姑的过程,特撰调查报告如下。
 
一、活动过程
 
4月18日(三月初二)
1.地点:羊獬村唐尧故园、将军庙
羊獬原名周府村,如今的村名来自一个传说:在周府村有一放羊的老者,他的羊群中有一母羊生下一只独角小羊,与众不同,能够分辨善恶忠奸,在解决纠纷时会用它的独角去顶恶人,如果恶人不肯承认,它的独角会一直将人顶死。老者将此事报告给尧的法官皋陶,皋陶知此为神羊,名獬,又报告尧王。尧王领着妻子、长女娥皇到周府村亲自观獬,发现其果然不同寻常,又到生獬的地方观看,发现此处周围一片绿草,唯独生羊之处寸草不生,下雨不湿,下雪不沾。正在此时,尧王夫人分娩,生下次女。此女婴坠地能坐,三天能说话,五天能走路,七天能干活,百天能通天文地理,是个神女。尧王大为惊喜,此地既生神羊又生神女,便为此女取名女英,将周府村改名为羊獬村。尧王又听从夫人提议,迁居于此,从此羊獬村成了尧王的第二故乡,因他仁政爱民,羊獬村都称尧王为爷爷,称尧王的两位女儿为姑姑。{1}
约9∶10,本地领导、群众、媒体代表、专家学者等陆续来到了羊獬村“唐尧故园”内“英皇双凤殿”(当地俗称“姑姑庙”)前广场,各队人马全部准备就绪。
“唐尧故园”内坐东面西正对“圣德门”牌楼的是活动中心地“姑姑庙”,殿内正中供奉两位娘娘神像,左右两侧各有侍女像,门口两旁有牵马的戎装女子,是娘娘的“拢马将军”{2}。因新修不久,尚未开光,各塑像都以红绸布覆盖头面。娘娘殿左侧小殿内还供奉送子娘娘。
仪式开始前,先由威风锣鼓队演奏“西河滩”等曲目。威风锣鼓队由两队组成,一队身穿绛红色上衣,头扎黄毛巾,由十几位老人组成;另一队约由四五十个青壮年男子组成,身穿白色或绿色的统一服装。鸣铳之后,当地领导致辞,仪式正式开始,全体人员在姑姑庙前跪拜。
 约9∶20,由羊獬总社邵财旺,北社袁国喜、薛海水,南社王文华、乔龙海等各社首领在姑姑庙和北侧的尧王寝殿前焚香辞行。在尧王寝殿还举行了吉祥索的“开光”仪式。所谓吉祥索,就是红绸带和黄丝带,这样开光后就具备了吉祥驱邪的功能,以供沿途布施,全体群众在场内跪拜。
约9∶35,祭拜完毕,由接亲仪仗总指挥翟元丰诵念“启行令”,娘娘驾楼穿过园中的“圣德门”牌坊,先绕行至尧王寝殿前辞行,锣鼓队则没有跟随,待驾楼绕行回来后组成一个有序的队伍,向“唐尧故园”外出发,边走边敲,行进很慢。
整个迎亲队伍由近百人组成,由前至后依次是:摩托队11人在前开路,每人身披绶带,上书“弘扬尧舜精神”等;然后是铳队8人(包括提火药壶的),铳分一眼、三眼、四眼、五眼不等,以三眼为多,下接三尺三寸木柄铳杆,俗称“三眼枪”,几乎每行至一个路口都会鸣铳;后面是由二人抬一面大锣,时走时敲;再往后由一人举“羊獬总社”大旗,后接龙凤幡旗一对,“狼牙旌旗”12对;再后便是最热闹的威风锣鼓;再后跟一对“肃静”“回避”牌、一对龙头、一对盘龙棍、一对金瓜、一对银瓜、一对朝天蹬、一对判官笔、一对春秋刀、一对方天画戟、一对钺斧、一对日月。11对銮驾仪仗后便是驾楼。
驾楼是“接姑姑”队伍中最为尊贵之器,通高6尺6寸,体围8尺有余,应当地建筑物不取“奇数”之说;楼体下端3尺处,左右各穿抬杠一根,各长9尺余,杆上楼体檐下中空,为供奉娥皇、女英二女神像的神龛(图2)。龛体殿阁造型,红墙黄瓦、雕栏朱柱,上有小小的匾额写着“德配重华”。起程时由8名轿夫抬扶。驾楼后打龙凤扇一对,之后撑万民伞一顶,最后为二人抬食盒一副,内装面制寿桃等。仪仗队伍就此结束,后面跟着大量的随行群众,浩浩荡荡,十分壮观。队伍在村子中穿行,所经人家都出门观看。 
 约10∶10,队伍到达羊獬村口将军庙。将军庙形制简单,一间小殿,没有塑像,只在墙上有一黄纸,上书“供奉火龙将军神位”,红布覆盖;下面靠墙边有供桌。队伍在此停下,由老社首薛海水带领着在将军庙焚香,群众跪拜,请“火龙将军”为接姑姑的队伍开道,保佑一路平安。威风锣鼓队在此敲一曲“笑回乡”,意为庆祝队伍启程,接姑姑回娘家。
在将军庙门外马路上,有一草木扎成的临时门框横跨马路两侧,上贴红纸金字“省亲门”,由此出了羊獬村。所有人员(都是男性)、仪仗上车出发,妇女老幼目送后回村。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分享到:
上一条: ·[康海玲]马来西亚槟城中元节普度戏田野调查
下一条: ·[江帆]走进文化持有者的真实世界
   相关链接
·陈泳超:《尧舜传说研究(精)》·[耿羽]论神灵信仰的功利性和宗教性
·[李亮]民间信仰中神灵传播的在地化途径·[邹明华]“伪”历史与“真”文化:山西洪洞的活态古史传说
·[邓宏烈]西方传教士眼中的羌族神灵信仰 ·战国竹简发现周文王遗书 学者:先秦历史更清晰
·失传两千年《尚书》重现·[李均明]周文王遗嘱之中道观
·[赵平安]《保训》的性质和结构 ·清华获该校校友捐赠的2100枚战国时期竹简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