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各方致唁电唁函悼念乌丙安教授
  作者: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7-15 | 点击数:1177
 
 
 
 
 
 
 
 
 
 
辽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惊悉著名民间文艺家乌丙安先生在德去世,悲痛万分!
  乌丙安先生是饮誉学界的民间文艺大家,自20世纪50年代起,他师从钟敬文先生入门民间文艺领域,六十余年笔耕不辍,著述等身,卓越建树;他坚守课堂,不懈求索真理,相传学术薪火,哺育后学,桃李天下,俨然大家风范。先生急公好义,为民族文化抢救上下呼吁,身体力行,虽年逾八旬,仍深入民间基层,探索拯救民族民间文化于水火之途径。先生长期坚守在中国民间文艺工作前沿阵地,为中国民间文艺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留下了丰富的思想遗产。先生风范,名垂千古!
  去岁丁酉,先生获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民间文艺家奖,羊城颁奖仪式,音容笑貌,宛然在目;戊戌年半,先生便驾鹤西去,令人不胜痛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谨代表全体民间文艺工作者,对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哀悼!并委托辽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谨向先生的亲属表示亲切问候!
  乌丙安先生精神不朽,思想永存!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2018年7月11日18时
 
乌丙安先生家属:
  惊悉乌丙安先生去世的噩耗,我们深感悲痛。乌丙安先生是中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一生辛勤耕耘,成就卓著,教书育人,桃李满园。智山慧海传薪火,真知灼见启后人,他的一系列具有前瞻性和里程碑意义的民俗学专著,为中国与国际民俗学事业和民俗学专业教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们对失去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而感到惋惜。在此,我们对乌丙安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望节哀顺变。
  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2018年7月11日 
 
  惊悉乌丙安先生仙逝,深感悲痛!
  乌丙安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俗学家、民俗学教育家,为中国民俗学事业的发展、民俗学学科的进步,为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做出了重要的杰出贡献,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学者。
  乌丙安教授与我们河南大学民俗学的开拓者张振犁教授,研究生时代同学于中国民俗学重镇北京师范大学。长期以来,辽宁大学与河南大学在民俗学研究生培养、学科发展方面互相支持,交流频繁,是一对携手并进的学术伙伴。
  乌丙安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学术界、中国民俗学界的重大损失!河南大学文学院、河南大学民俗学专业,并以张振犁先生个人的名义,对乌丙安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乌丙安先生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乌丙安先生学术思想永续,乌丙安先生千古!
河南大学文学院
2018年7月12日
 
  惊悉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先生2018年7月11日病逝于德国柏林,心情十分沉痛!
  乌丙安先生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从事专业研究,走上关注民众学问、弘扬民族民俗文化的学术道路。他在中国民间文学、民俗学、非物质文化遗产学诸多领域都有重大建树,为学科建设、文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作为国家级学术大师,乌丙安先生有博大的胸怀,精深的造诣,他不仅组建学术团队,把辽宁大学建成民俗学的重镇,为全国各地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并且以赤子之情,关心中国民俗学事业,倾力扶植各省区民俗学学科的发展。我的学术著作《黄河中下游家族村落民俗与社会现代化》出版时,他远在云南指导非遗保护,不顾旅途劳累,撰写序言,热情点赞。许许多多中青年民俗学者都得到了乌先生的直接指导,中国民俗学、民间文学的花园里洒下了他辛勤的汗水。
  乌丙安先生晚年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程中,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多种方案,加强与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学术交流,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乌丙安先生走了,但他的道德风范、学术精神将永世长存!
  山西大学段友文致哀
  2018年7月12日
 
  仁德大师,精神垂范千古;慈爱先辈,箴言教诲后人。  
  惊悉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先生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11日6时45分在德国柏林仙逝,享年90岁,悲痛万分!
  先生是饮誉世界的民俗学大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是我们所有人敬仰的长者。在先生65年的学术及从教生涯中,培养了数以百计的民俗学、民族文学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从业者。虽年届九旬,先生依然田野不停、笔耕不辍、诲人不倦,为后学留下了十分宝贵且难以计数的精神财富。
  先生对温州大学民俗学学科建设很是关心,曾数次来到温州大学讲学并参与相关活动,并为建立在温州大学内的“温州民俗博物馆”题写馆名,从而为温大民俗学学科建设带来了不可多得的智力支持。此外,在其他场合,先生不仅会给予前来参加活动的温大民俗学学子以谆谆教诲,还会亲切询问温大民俗学发展情况,肯定温大民俗学所取得的学术成就!这既是先生对温大民俗学的鞭策,也寄托了先生对全体温大民俗学人的殷切期望!
  今闻噩耗,全体温大民俗学师生悲痛不已,感念先生对温大民俗学的深切关怀。我们将继仁德大师之楷模,以为民俗学事业而奋斗!
  全体温大民俗学师生对乌先生的仙逝表示沉重的哀悼,向乌先生的家人致以诚挚的慰问!
  温州大学民俗学全体师生
  2018年7月12日
 
  惊悉乌丙安先生在德国柏林不幸辞世,我们不胜悲恸!
  乌先生是著名的民俗学家,是中国民俗学领军人物,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工作的重要参与者与推动者,他为中国民俗学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与传播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他的辞世是我国民俗学界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重大损失。
  乌丙安先生是北师大杰出校友,作为民俗学开拓者钟敬文先生在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民俗学(民间文学)专业研究生,他致力培育民俗学学科的研究与教学人才,并十分关注母校民俗学学科建设,生前对北师大民俗学科支持良多,我们为失去这位良师益友而哀痛。我们衷心哀悼乌丙安先生!愿敬爱的乌先生天堂快乐!并请先生家属节哀顺变!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民俗学人类学系师生敬悼
  2018年7月12日
 
乌丙安先生治丧办并转其亲属:
  惊闻乌先生仙逝,我单位全体同志悲痛至极。先生曾任沈阳音乐学院研究生导师,为学院学科及专业建设作出卓越贡献。他以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治学,乐观的心态,贏得全院师生敬仰。哲人逝去,天地同悲,愿先生乘鹤飞升,名垂千古!
  沈阳音乐学院研究生部
  2018年7月12日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惊闻乌丙安先生仙逝,青海民俗学界同仁殊感痛悼!
  乌丙安先生作为我国著名的民俗学家、民俗学教育家,为中国民俗学学科的发展进步,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做出了杰出贡献,享誉海内外,嘉惠遍四方。
  青海虽然地处西北,多年来亦受乌丙安先生的热情关注和大力支持。青海师范大学民俗学社初创,先生为《风土》报欣然题名;青海民俗学会《青海民俗志》定稿,先生慨然赐序;青海省非遗文化传承保护研究,先生多次悉心指导。往事悠悠,历历在目,青海民俗学界同仁永远感恩乌先生!
  乌丙安先生的去世,既使中国民俗学界的陨一巨星,也使青海民俗学界痛失一位良师!青海省民俗学会、青海师范大学民俗学专业的同仁们,对乌丙安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
  乌丙安先生学术精神永在!乌先生安息!
  青海省民俗学会
  2018年7月12日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并转乌丙安教授家人:
  惊闻乌丙安教授仙逝,我们倍感哀痛!
  乌丙安先生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中国民俗学家,七十年的学术生涯与教学历程,为中国民俗学作出了重大的历史贡献!乌先生在民俗学理论、民俗学科、中国民俗学的国际合作与交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研究等领域,都取得了引领时代的突出成绩。乌先生的不幸辞世对中国民俗学界带来的损失,给我们留下绵长不尽的怀念!
  数十年来,乌先生一直关注我们的民间文学学科发展,多次到我校指导工作,参加学术会议,与华中师范大学建立了深厚友谊。
  5年前,乌先生来我校讲学,以渊博学识和雄辩口才震撼了所有听众!
  15年前,乌先生饱含深情地为我校刘守华教授题词:
  物质上不怕一贫如洗,精神上要做百万富翁!
  乌丙安先生的学术胸襟与广阔视野,永远激励我们前行!
  乌丙安先生的名字和学术贡献将光耀中华!
  乌丙安先生千古!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民间文学教研室
  华中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2018年7月12日
 
乌丙安教授治丧委员会并转乌丙安教授家属:
  惊悉乌丙安先生仙逝,我们深感悲痛!谨致以沉痛的哀悼和深切的慰问!
  乌丙安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俗学家、民俗学教育家,为中国民俗学事业的发展、民俗学学科的进步,为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做出了重要的杰出贡献,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学者。
  2013年6月21日,文化部恭王府中华传统技艺研究与保护中心成立,乌丙安教授见证了中心一步步的成长。
  乌丙安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学术界、中国民俗学界的重大损失!文化部恭王府中华传统技艺研究与保护中心,对乌丙安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乌丙安先生的亲属表示诚邀的慰问!
  乌丙安先生学术思想永续,乌丙安先生千古!
  文化部恭王府中华传统技艺研究与保护中心
  2018年7月12日
 
尊敬的中国民俗学会会长
朝戈金教授:
  今接讣告,惊悉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乌丙安先生不幸逝世,在此谨表哀悼之忱。
  乌丙安先生一生为中日民俗学,为中日两国民俗学会之间的国际学术交流,竭尽全力、无私奉献。先生的丰功伟绩为两国民俗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我谨代表日本民俗学会,对乌先生一直以来的关照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等深知中国民俗学会定悲痛不已。敬请节哀。
  日本民俗学会今后定当进一步加强与中国民俗学会的友好关系,继承乌先生的遗志,为民俗学的进一步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本应亲赴现场进行吊唁,请恕只能遥寄哀思。谨以此信表示深切的哀悼。
  乌丙安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愿逝者安息。
  日本民俗学会会长
  德丸亚木
  2018年7月13日
 
  惊悉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先生在德国柏林不幸辞世,我们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同仁深表哀痛!
  乌丙安先生是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学者,是中国民俗学研究与教学领域难得的领军人物,是启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工作的重要推动人与参与人。他不顾年迈体衰,长年奔波于全国各地,为中国民俗学建设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鼓与呼,为人民文化的传承殚精竭力,他是中国知识界的楷模。他的辞世不仅是我国民俗学界,也是国家文化领域的重大损失。
  乌丙安先生生前十分关心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工作,曾多次参与我们学会组织的亚洲民俗学术研讨活动,在与日本、韩国、蒙古的国际学术交流中奉献尤多。我们为失去这位良师益友而哀痛。衷心哀悼乌丙安先生!乌丙安先生永垂不朽!并请先生家属节哀顺变!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敬悼
  2018年7月13日
 
乌丙安先生亲属:
  惊闻我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乌丙安先生因病谢世,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全体同仁不胜震惊与悲痛。谨对乌丙安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对乌丙安先生亲属致以诚挚慰问。
  乌丙安先生一生十分关心和支持我院民俗研究和非遗保护事业之发展,为之倾注心力,出谋划策。他待人诚恳,学养深厚,深受我院全体同仁爱戴。今先生遽然西归,我省民俗和非遗届失去一位良师、向导,我国非遗界失去一位泰斗、宗师,岂能不令人叹息而掩涕!
  先生已逝,风范犹存。乌丙安先生的崇高形象将永驻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全体同仁心中,我们将铭记先生之教诲,发扬先生之品格,为我省文化事业发展努力奋斗!
  乌丙安先生千古!祁请亲属节哀顺变!
  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
  2018年7月13日
 
辽宁大学乌丙安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乌丙安先生驾鹤西去,其悲盍胜!乌先生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民俗学家,一生著作等身,为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和民俗文化保护做出巨大贡献。自2013年始,乌先生担任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荣誉所长,鼓励指导研究所不断进取,所劳良多。怀其风范,恰似清风明月;思其恩德,有如雨露阳光。先生逝世,学界痛失巨擘,敝所顿失祜祐,何苍天之匪亲也!研究所全体同仁感恩戴德,深切哀悼!铭记先生功业,继承先生开创的民俗学大业,自强不息,以此自勉,以慰先生之灵。敢烦转告先生家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乌丙安先生永垂不朽!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全体同仁
  2018年7月13日
 
乌丙安先生治丧办及家属:
  惊闻乌丙安先生逝世,无限悲痛,谨表深切哀悼。
  先生为民俗学大家,享誉海内外,为中外民俗学研究、民俗学专业教学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学理支持做出引领性的卓越贡献。
  先生对我社的书刊工作亦给予重要支持。早在1979年9月先生即赴上海参加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故事工作者座谈会,为《故事会》杂志提出新的理论依据;近年来更是以耄耋之龄为“中华民族文化大系”丛书悉心指导。
   先生勤勉治学、德行高尚,实为后人楷模,其精神遗志长留!
   乌丙安先生千古!
  上海文艺出版社
  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8年7月13日
 
乌丙安先生治丧办及家属:
  惊闻乌丙安先生仙逝,我社全体同仁不胜悲恸。先生生前曾在我社出版《乌丙安民俗研究文集》(八卷),给民俗学界提供了较为全面的新资料,代表了我国民俗学研究领域的最高水平。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远去,万物同悲。
  在此,我们对乌先生的离世表示深切哀悼,向先生亲朋表示由衷问候,务望节哀!
  愿乌先生之风骨永存,盛德不泯!
  长春出版社
  2018年7月13日
 
辽宁大学文学院:
  惊悉敬爱的乌丙安教授仙逝,辽宁蒙古族同胞深感悲痛,谨致深切哀悼。
  乌丙安教授是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学者,是功勋卓著的非遗专家,是民族楷模与时代典范,是一位非常值得我们崇敬并永远记住的人!
  大雅云亡名留史册,
  明月清风先生千古!
  辽宁蒙古族经济文化促进会
  2018年7月13日
 
  一生时光诠释对祖国文化的挚爱!
  一腔热血抒写对民族遗产的深情!
  乌丙安教授是当代学界一座巍峨的山峰!
  公去大名留史册,
  我来隔海别音容!
  泣血悼念!
  国家一级作家
  中国蒙古文学学会副会长
  辽宁蒙古族经济文化促进会会长
  萨仁图娅
  2018年7月13日
 
中国民俗学会并转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乌丙安教授在德国遽归道山,学界震惊!此前,先生还活跃在网络,今却传来噩耗,我们极为悲痛!
  乌丙安教授毕生从事民间文艺学、民俗学的教育与研究,孜孜不倦,精心耕耘,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是具有国际影响的著名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他的著述,不断拓展与提升,成为民俗学研究的引领,影响了众多的学人。
  乌丙安教授在古稀之年,依然壮心不已,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奉献力量。中国民俗学会茶艺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之后,先生关爱有加,热情指导,对于涉茶的非遗项目倾注心血。
  乌丙安教授思维敏捷,思考敏锐,谈笑风生,幽默风趣,和他在一起,人们如沐春风,他也受到大家的敬仰!
  在这令人悲痛的时刻,我们沉痛悼念乌丙安教授!并请向亲属转达我们的诚挚慰问!
  先生千古,风范永存!
  中国民俗学会茶艺研究专业委员会
  2018年7月13日
 
中国民俗学会并转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惊悉乌丙安教授在德国与世长辞,我们万分悲恸!沉痛悼念!并请向乌丙安教授亲属转达我们的诚挚慰问!
  乌丙安教授是著名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在世界学术界享有盛誉。在65年的学术生涯中,乌教授坚持不懈,勇于开拓,为当代民间文艺学的教育、民俗学的重建与兴盛,著书立说,成果丰硕,传播弘扬,功勋卓著。耄耋之年,依然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劳碌奔波,贡献智慧。
  乌丙安教授一贯对江西民俗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关心备至,多次前来讲学与考察。同时,乌教授还担任了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顾问,为我会的发展热情指导,激励江西学人不断努力。
  先生风范,山高水长!
  先生的精神与业绩,永远昭示着后人!
  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
  2018年7月13日
 
 
 
 
 
 
 
 
 
 
 
  乌先生不幸辞世,中原文化研究杂志社全体成员感到非常悲痛,我们也在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公众号表达了我们的哀思,请江老师节哀保重。乌先生生前是我们的学术顾问,不辞辛劳赐稿、题字,对我们多有提携,点点滴滴我们将永远铭记在心。周一的追思会不能参加,甚为遗憾,我代表中原文化研究杂志社以及我个人谨向您和乌先生众弟子表达我们的哀悼、怀念之意,并请转达对先生家属的问候。
——中原文化研究杂志社杨旭东遥祭先生在天之灵
 
  沉痛哀悼乌丙安老师!
——武汉大学文学院李惠芳敬挽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名誉理事长,辽宁大学教授乌丙安先生不幸病逝,享年90岁。
  乌丙安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为中国民俗学事业的发展,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学者。
  乌丙安教授与我们河南大学民俗学的开拓者张振犁教授同学于中国民俗学重镇北京师范大学,师从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教授。长期以来,辽宁大学与河南大学在民俗学专业领域互相支持,学术交流频繁,是亲密的学术伙伴关系。
  乌丙安先生帮助、支持我本人的学术成长,曾为拙著《妙峰山:北京民间社会的历史变迁》撰写书评,热情推荐。
  乌丙安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学术界、中国民俗学界的重大损失!
  乌丙安先生天堂安息,乌丙安先生学术思想永存,乌丙安先生千古!
——吴效群(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启民艺拓民俗助推非遗无愧学界泰斗
       兴东北怀家国放眼欧亚堪称蒙古神鹰
——赵宗福(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青海省民俗学会会长))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惊闻我国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痛。乌先生作为民俗学大家,理论修养深厚,学术视野开阔,不仅在民俗学理论方面做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而且在萨满教研究领域也做出了开拓性的研究。早在20世纪80年代,乌先生就以学术大家的敏锐,关注和涉足萨满教研究,并于1990年出版了《神秘的萨满世界》这部体系完备,理论性很强的著作,开拓了萨满教的研究领域。
  乌先生关怀后辈,提携后学的情怀,令我永志难忘。他对我这位来自东北地区的萨满教研究后学关爱有加,曾在百忙中为拙著《原始活态文化-萨满教透视》撰写书评,对我给予真诚的鼓励和热切的期望。2004年,我在长春师范大学成立了萨满文化研究所,先后申报多项吉林省非遗保护项目,期间得到乌先生的指导和支持。大师辞世,哀恸不已!乌先生的人文情怀、人格魅力、治学精神和谆谆教诲将永远铭记我心。
  大连民族大学萨满文化研究所 郭淑云
 
  乌丙安老师千古——
  曾经的“右派”。世上疮痍心中忧患,民间疾苦口中诤言。
  放逐的“罪人”。饲猪割草悲情劳役,壯心不已遁隐民间。
  复出的“学者”。著书立说振聋发聩,讲堂授业桃李满天。
  终身的“大师”。大业辉煌世界耀眼,仙逝登峰侪辈追远。
——辽宁大学中文系1978级3班弟子敬挽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并转乌丙安教授家属:
  惊闻乌丙安教授不幸辞世,深感悲痛!
  乌丙安教授一生为中国及世界民俗学建设和发展不遗余力,一生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向乌丙安教授致敬!
  乌丙安教授千古!
  中国民俗学会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
  福客民俗网
  2017.7.15
 
辽宁大学乌丙安教授治丧小组
并转乌丙安教授家属:
  惊闻乌丙安教授不幸仙逝,复旦大学民俗学学科全体师生万分悲痛!
  乌丙安教授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中国民间文艺学、民俗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成就卓越,德高望重,享誉海内外。其《中国民俗学》《民俗学原理》等学术成果,哺育着一批又一批民俗学学子;其老而弥坚、不断拓展进取的精神,影响着新时期中国民俗学的发展;其提携后学、不遗余力,为中国民俗学的人才培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乌丙安教授的去世,是民俗学界的巨大损失,我们为失去一位慈祥的长者、尊敬的导师而痛惜。复旦大学民俗学学科的全体同仁,对乌丙安先生的仙逝表示深切悼念!
  乌丙安教授学术精神永在!风范永存!
  郑土有携复旦大学民俗学学科全体学生泣拜
  2018年7月15日
 
  在中国民俗学界悼念乌丙安教授的悲哀时刻,面向长生天,我带领我的学生点燃一盏盏酥油灯,敬献一条条洁白的哈达。我们不相信您会离去,因为耳边还回响着您支持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点成立的黄钟大吕,案几上还有没有深刻理解的《中国民俗学及民俗学原理》。我们不相信您会离去,因为眼前还闪烁着您为保护非遗而奔走呼号的身影,电脑里还留下您未完成的笔记。当我们在民俗学科前疑惑时,您阐释了民间信仰,当我们徘徊时,您提出民俗学应进入一级学科的主张。
  您的坎坷人生,融入了深刻的历史记忆,您的学术贡献和学术精神,将化为后学者奋然前行的力量。在《神秘的萨满世界里》描述了天有灵,地有灵,您的灵魂将在长生天永生。
  为国是光明磊落身躯犹在,显紫塞学识渊博慈容永存。
  中央民族大学教师邢莉携学生哀挽
 
  惊悉乌丙安先生仙逝,无比悲伤。身在海外,谨以一纸文字奉上哀悼之情。
  2018年1月16日,收到乌先生微信如下:
  “……我在感悟人生中度过了八十九年,进入第九十年!第一个25年求学连年优等生是“荣”,同时连年穷困潦倒是“辱”,那时我荣辱不惊!第二个25年是几乎天天挨批挨斗,动辄得咎,监狱劳改,受尽折磨,奇耻大辱,但虽辱而不惊!自信无罪,坚守善良!第三个,25年,荣光扑面而来,喜报连绵不绝不断,略有惊喜欣慰,但无惊无险,没有冲昏头脑!如今我进入第四个25年已经15年了!荣誉轰隆迎面扑来,虽有惊喜但无欲狂,反而更加从容淡定,充满对至亲好友的感激之情,懂得了真正的荣辱不惊!……非常欣慰快乐幸福融融!”
  老人认真回顾自己三个25年一个15年的人生路程,告诉后辈们荣辱不惊才是人生应有的态度。半年之后再看这段话,深感到这段话异常有分量,这是老人在用自己的人生叮嘱我们要淡定人生,宠辱不惊。
  今天与各位分享老人的珍贵话语,也想遥遥地再发个微信给乌先生,我们会记住您的叮嘱!
  日本人文社会科学学会副会长
  口述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
  日本东京都立大学人文社会学部教授
  何彬  泪拜
 
惊悉乌丙安先生在德国辞世,《神州民俗》杂志社全体同仁深感哀痛!
  乌丙安先生是我国民俗学界泰斗,为我国民俗事业发展贡献毕生精力,对广东省民俗事业的发展给予极大帮助。
  自《神州民俗》杂志创刊以来,乌丙安先生一直对《神州民俗》杂志给予很高的期望与评价,倾注无微不至的关怀,大到为杂志题词、民俗事象的考证,小到为每篇文章字词句校对提出修改意见。乌丙安先生对《神州民俗》杂志的悉心指导、大力扶持,对广东省民俗文化事业发展的关注与指导,令广东省民俗学界与《神州民俗》杂志社同仁受益良多。乌丙安先生的谆谆教诲言犹在耳,先生音容笑貌宛在。
  乌丙安先生的逝世是中国民俗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将谨记先生教诲,继续民俗事象的收集记录与传播工作。
  《神州民俗》杂志社全体同仁对乌丙安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乌丙安先生家人表示深切慰问!
  乌丙安先生精神永存!
  广东省《神州民俗》杂志社
  2018年07月18日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各界人士撰文、留言痛悼乌丙安教授
下一条: ·[陈岗龙]怀念敬爱的乌丙安先生
   相关链接
·[陶立璠]耄耋之年忆丙兄·精神永驻,风范长存——乌丙安教授追思会
·[王学思]没有挥手,就去远行——追忆乌丙安老师·[邓启耀]一张珍贵的照片——怀念乌丙安先生
·乌丙安先生追思会:在线参与网址(2018年7月16日周一上午9时)·[周福岩]前辈学者留给我们的真正遗产——悼恩师
·[江帆]给我人生以最深刻影响的恩师……走了·[陈岗龙]怀念敬爱的乌丙安先生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乌丙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与方法》
·先生可爱,追着那片云成为一束光!悼念乌丙安先生·那个热爱非遗的老人走了
·各界人士撰文、留言痛悼乌丙安教授·[潘鲁生]怀念乌丙安先生
·民俗学家乌丙安:守候文化遗产的战线上的一名老兵·[杨利慧]恩师乌丙安教授的“天龙八部”
·日本民俗学会会长德丸亚木发来唁电哀悼乌丙安荣誉会长·辽宁大学文学院将举办乌丙安教授追思会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乌丙安走了 但他身后的民俗热不会降温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