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魏泉]裂变中的传承:上海都市传说
  作者:魏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03 | 点击数:778
 

摘要:都市传说是考察上海文化模式变迁、承继与特征的重要视角。“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上海延安路高架的“九龙柱”是流行甚广的上海都市传说。其他都市传说,如“放白鸽”、“仙人跳”与“钓鱼执法”,为财辛苦为财忙的“消失的搭车客”,关于旗袍、假领子和老克腊的传说,也得以辑录、整理和分类。这些传说的传布、演变,被阐释为急剧社会变迁中社会风气的文化再生产。上海都市传说传达的文化意蕴在于,精致、派头与物欲紧密勾连,绩效主义、事功主义和物质主义与传统信仰交融且使后者祛魅。

关键词:上海;都市传说;风气变迁;案例与类型

作者简介:魏泉,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上海200241)。


  综观上海民俗研究,有的涉猎上海的妇女、饮食、游乐、古迹名胜、法租界,有的集中关注上海交通(人力车、电车、二马路等)和戏剧(文明戏、楼外楼、说书业等)的地方性掌故,或描述择偶习俗、鬼魂信仰、帮会习俗、舞蹈与滑稽,或铺陈商业文化、岁时节庆、穿着打扮、文艺娱乐,以吸引读者饱览上海风情,也有以都市民俗为名的综合性研究,对上海的衣、食、住、行等方面民俗进行展示。然而,集中关注上海都市传说的单篇论文、研究报告或著作,迄今未见。

  作为民间文化的地方性知识,上海都市传说是研究上海文化传承与风气变迁、透视上海乃至中国社会发展变化及其特征的重要视角。近来,上海研究成为文学、史学的研究热点和显学,相比而言,民间故事研究乏善可陈,都市传说研究则处于空白:既没有基本资料的收集和整理,更谈不上归类、分析。尽管“放白鸽”、“仙人跳”、“拆白党”等故事已被多个文献记载,但这类记载多半是静态记述当时事件或故事的状况,此后有无类似的传说,其间发生了什么变化,却不得而知。近代租界公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说法,在史学界曾有过激烈争论,但主要围绕外滩公园门口侮辱中国人的木牌是否真实存在过展开,而这一传说的民族集体记忆的意义如何、人们在当下对这一传说如何加以利用和阐释等问题,却未有充分的讨论。本文把都市传说置于上海百余年来社会变迁、文化转变的大背景下讨论,把新生都市传说的特点、新生都市传说与以往类似传说的差异、新生都市传说的传承关系作为考察的重点,收集、整理和分析几个影响重大、传播广泛的都市传说,试图从中透视急剧的社会文化转型的进程、特点和趋向,展示文化再生产过程中社会风气的变迁痕迹。

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旧篇新章

  上海旧租界黄浦公园门口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木牌。此传说被加州大学历史学教授Jeffrey N.Wasserstrom列为上海都市传说前五名之一,也是上海都市传说中对民众心理和行为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

  主要通过学校教育和大众传媒,“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故事广为流传,主流文献把它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殖民统治紧密地连接在一起,凸显反帝爱国的诉求。例如,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中的表述充满了“耻辱”之情:“有几个穷朋友,邀我去游法国公园散散闷。一走到公园门口就看到一块刺目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华人与狗不准进园’几个字。这几个字射入我的眼中时,全身突然一阵烧热,脸上都烧红了。这是我感受着从来没有受过的耻辱!”郭沫若1923年8月28日在《月蚀》中写下这样的句子:“上海几处的公园都禁止狗与华人入内,其实狗倒可以进去,人是不行,人要变成狗的时候便可以进去了。”孙中山也在正式的公众场合严正告诫国人:“上海的黄浦滩和北四川路那两个公园,我们中国人至今还是不能进去。从前在那些公园的门口,并挂一块牌说:‘狗同中国人不许入’!”

  在这里,租界公园不仅成为殖民主义空间的物化载体,而且因华人不能入园、华人被与狗并提而成为歧视华人的象征符号,构成对中华民族几代国人的严重伤害。如同“东亚病夫”之说一样,在识者看来,关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愤恨不是少数人的感受,而是全民族共同的集体记忆,这种记忆已经上升为中华民族强烈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民族主义精神,这是公园问题上殖民主义与民族主义撞击的结果。这种被侮辱、被损害的情感同样地被沪上风物的记述者、研究者用竹枝词的形式表达出来:“公园设备固然新,不许华人去问津。世界有何公理在,何称夺主是喧宾”;“英人游憩有家园,不许华人闯入门。绿树荫中工设座,洋婆间跳挈儿孙”;“狗与华人禁令苛,公园感想旧山河。而今各处都开放,又见倭兵列队过”。后人对那个时代的理解和再现,也大都基于这个流传近百年的标语。这个传说随后进入流行文化中,再次促进了它的传播。1972年出品的经典片《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飞并踢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木牌的情景,在很多中国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哈佛大学中国史专家费正清曾指出“上海外滩公共公园的这一牌子经常被人提及,却从来没有照片证实”。《世纪》杂志就曾刊登过一篇《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的文章,文中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是“纯系误传”,“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是“50年代为配合形势教育”而制作的,有些“老人确实看见过这牌子,但不是在解放前的外滩公园,而是解放后的博物馆里”。来自英美的两位中国当代史学家Bickers和Wasserstrom在《中国季刊》中撰文论证:尽管上海租界区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管制下的公园确实在1928年之前长达60多年的时间里禁止绝大多数中国人入内,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Chinese and dogs not admitted)”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被批准公布的标语中。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吴道毅]“五四”以来南方民族文学的话语建构及其嬗变
下一条: ·[邓启耀]民俗影像拍摄的现场语境
   相关链接
·[户晓辉]网络民间文学表演的责任伦理与形式规则——以“上海女孩逃饭”的网评为例·【讲座预告】郑土有:都市民间文学的新业态——关于“上海故事汇”的讨论(北大,2018年4月21日周六14:00)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2017年度中国好故事上海揭晓
·《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管理办法》正式发布·上海首家弄堂博物馆开馆
·上海交通大学中华创世神话研究基地揭牌·[张建军]中国都市传说研究的述评与思考
·[李战刚]上海延安路高架立交龙柱传说田野报告·上海公布65个“非遗优秀实践案例”
·[刘文江]作为实践性体裁的传说、都市传说与谣言研究·上海朱泾花灯的活态传承
·非遗传承人与动漫界上海对话·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十五届年会暨海上风第五届都市民俗学论坛“都市楹联与文化景观”征文启事
·为何说上海是中国龙文化的重要故乡 ——田兆元教授在华东师范大学书香年华讲座上的演讲·[邵志择]“圣诞老人”在近代中国的流行及其商业化利用
·[薛伟平]上海牙雕:突围于“濒危”与“非遗”之间·[中村贵]现代民俗学研究中口述史方法的目的与意义
·[赵李娜]上海都市民俗渊薮:石库门文化功能之重新定位及精神内核的再审视·[张建军]都市传说——在乡村与都市之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