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永平 樊文]民族民间屠龙文本与禳灾隐喻
  作者:李永平 樊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21 | 点击数:1141
 

引言

  龙到底是什么,学术界众说纷纭。和“龙图腾”、“龙的传人”命题中的“尊崇原则”相反,在世界范围内还存在大量的屠龙文本。美国学者斯蒂•汤普森在《世界民间故事分类学》中,首次划分出“屠龙者”(AT300,The dragon Slayer)故事类型。[1]屠龙故事同样广泛分布于我国境内各民族。华裔学者丁乃通对中国民间故事,也划分出了“屠龙者”这一母题。[2]学者郎樱曾将新疆地区各民族屠龙故事进行对比研究,认为不仅是中国新疆地区各民族存在屠龙型民间故事,在中国其他地区的民族民间文学中,也有存量丰富的屠龙型民间故事。[3]

  本文搜集汉族以外我国27个民族44则屠龙故事文本(表一),比较不同民族的民间口承故事,分析屠龙文本背后隐含的文化传统,为探求龙的真相提供一个视角。

一、不同民族中的屠龙故事类型

  依据“屠龙的原因”笔者把44则屠龙文本划分三种类型:类型一,龙致灾祸被屠杀。类型二,龙残害人、吃人,因人类复仇而屠龙。类型三,为完成考验屠龙。兹概括归纳如下:

  类型一,龙引致灾祸被屠杀。在44个民族屠龙型故事中,其中19个屠龙型故事因龙制造旱涝灾害而屠龙,此类型的屠龙型故事文本分布在15个民族中。这类故事中,龙被认为是破坏秩序,引致灾祸的罪魁祸首,因此要奋力剪除。故事结局是恶龙死亡或者是被降服,灾祸得以禳解,人们生活秩序得以恢复。

  回族民间故事《李郎降龙》中,掌管行云播雨的银角龙根据村民进贡的贡品数量行雨布雨,雨量稀少致使村庄民不聊生,招致村民的集体屠龙[4]。另外一个回族故事《青龙潭的传说》里的火龙欺弱怕强,霸占青龙潭作恶不雨,并化作美女诱惑阿里。阿里在青龙的指点下到蟒洞取金瓢,和青龙并肩战火龙,在缠头的协助下,勒死了火龙。阿里化龙和青龙在一起降雨吐水,解救穆民之干旱。白族民间故事《赶龙》,龙王根据贡品的数量与质量下雨,并且愈加贪得无厌,村民不堪重负后设法屠龙[5]。白族民间故事《小黄龙和大黑龙》中,龙为泄私愤制造旱涝灾害。大理海子的大黑龙丢失了宝物龙袍,为寻找宝袍,大黑龙兴风作浪酿成涝灾,因而招致民众屠龙[6]。同一类型的还有布依族民间故事《锁孽龙》:黄龙的朋友旱精因为制造旱灾而被布依族祖先捕获并烧死,黄龙为给旱精报仇,联合数条小白龙制造洪水灾害,淹没庄稼刮倒树林。布依族百姓十分气愤,集体合力制服了恶龙[7]。羌族民间故事《龙池斗宝》中,白龙与黑龙因为争夺地盘、抢夺食物而展开恶斗,两条龙吐出的火珠炙烤农田、牧草与牲畜,为制止恶龙所害,王保兄弟使用火炮炸恶龙将其赶走[8]。

  龙有意破坏人类生产生活秩序,给人类和其他动物带来灾殃。纳西族民间故事《大鹏斗孽龙》中,人与龙为同父异母所生,父母双亡后,龙欺压人类。人耕地,龙则派蟒蛇咬;人砍柴,龙则派蟒蛇抓。为阻住人类耕田,龙制造旱灾,最后招致人类屠龙[9]。水族民间故事《水麒麟的故事》中,小妖龙使用武力霸占河水,并任意残害鱼虾贝壳,最终招致水麒麟屠龙[10]。

  哈萨克族民间故事《江尼德巴图尔》中,江尼德巴图尔欲为父亲找出画像中的姑娘,在草原上遇到巨龙并与之搏斗。当江尼德巴图尔将宰杀巨龙时,巨龙乞求做江尼德巴图尔冒险游历的帮手。江尼德巴图尔与帮手巨龙和巨人走到海边,遇到污染水源的毒龙。毒龙污染水源致使人民生不如死,经过激烈的战斗,江尼德巴图尔最终将宝刀插入毒龙的心脏,河水再次清澈,人民生活恢复正常[11]。柯尔克孜族民间故事《达尼格尔枪杀毒龙》中,王城中的喷泉被毒龙吸干而不再喷水,因此达尼格尔运用苦练的本领将枪射进毒龙的脑子。[12]

  满族民间故事《巴图鲁舍身斩妖龙》中,鸭绿江中的恶龙每年夏季抢走三四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祭江,如若村民反抗,恶龙则使洪水暴涨,淹没村寨,最终恶龙为巴图鲁所杀。[13]

  除上述典型的屠龙故事外,其余十二个民族民间故事中,龙也常毫无缘由地制造旱涝灾害。旱涝灾害是各民族屠龙故事中出现的屠龙的主因。这说明龙的想象与早期的农业社会,先民对自然条件的高度依赖的生存状态紧密相关。

  类型二,龙残害人、吃人,引起人类复仇而屠龙。维吾尔族民间故事《英雄艾里•库尔班》中,国王欲除掉艾里•库尔班设下诸多凶险任务。其中一项任务是派艾里•库尔班到东山杀龙。东山之龙吃人无数,艾里•库尔班最终将龙头割下完成任务。[14]维吾尔族民间故事《海兹莱提•毛拉姆麻扎的传说》中,村庄附近出现了妖龙,每年要吃一个农民,否则便将遭受无尽的灾难。海兹莱提•毛拉姆麻扎的弟子伊玛目•马立克•艾克拜尔为展现自己的才学请求除掉妖龙,后将妖龙劈为两半[15]。塔吉克族民间故事《勇敢的小王子》中,皇帝的小儿子巴图尔江出征为父亲寻找仙女古莉喀赫。途中遭遇龙窝,龙每天要吃一人与四十筐馕,百姓人心惶惶,国无宁日。后来,巴图尔江斩杀恶龙继续寻找仙境。[16]乌孜别克族民间故事《忠实的朋友》中,卡哈尔汗王在锡尔河打猎时遇见仙女,其子吐尔逊及其好友艾依来提也在锡尔河边看到仙女。吐尔逊欲娶仙女,卡哈尔汗王指使巫师放出毒龙吃掉吐尔逊并夺走仙女,艾依来提将毒龙斩杀[17]。哈萨克族民间故事《飞汗的儿子》中,飞汗的儿子江德巴特尔在王宫中发现了美丽姑娘的画像,发誓要出王宫找到姑娘。在某座城中江德巴特尔遇见市民正给恶龙准备贡品,以防止龙吃掉整个城市,于是江德巴特尔在夜半将龙杀死。[18]柯尔克孜族民间故事《义斩河龙救公主》中,老三无法忍受嫂子的欺辱离家出走,来到一座无人的汗国都城,询问得知,都城的恶龙将城中姑娘渐渐吃光,为救下汗王的独生女儿屠龙,老三将恶龙剖为两半。[19]

  傣族民间故事《马占利杀龙》中,塔答光沙国女国王婻蒂为了与自己的龙丈夫隐藏恋情,指使龙杀害了无数迎娶婻蒂的男性。马占利决心为死去的男人报仇,最终设计谋杀龙。[20]傣族民间故事《九隆王》,易罗湖中九条毒龙作怪,勇士蒙伽独为民除害遭毒龙杀害,蒙伽独最小的儿子九隆为父报仇,最终将毒龙制服。[21]彝族民间故事《包佐杀龙》中,妖龙化作人形去彝族寨子中做客,与寨中的年轻男女牵手跳舞,带走他们的灵魂。几天后与龙牵过手的年轻男女便会暴亡。腊王包佐(腊王包佐,彝语,即王氏祖公)为拯救寨民,设计将妖龙全部毒死[22]。独龙族民间故事《金社除恶龙》中,龙王的大儿子逼迫龙女出嫁,龙女拒绝后,龙王父子惩罚龙女在山林中受苦,金社在山林中搭救了遍体鳞伤的龙女,后金社与龙女成亲。龙王得知后欲杀死金社,金社为报龙王害人之仇,与龙女联手将龙王杀死[23]。

  因为恶龙残害人、吃人而招致复仇屠龙的故事还有白族民间故事《雕龙记》。龙潭中的母猪龙吃掉了木匠杨师傅的独子七斤,杨师傅悲痛难抑决心为子报仇。于是用木材制作木龙最终制服母猪龙。[24]苗族民间故事《火烧恶龙窝》中,南野潭的恶龙经常吞食去往潭中捕鱼的人充饥。苗家老人故亚老来得子,故亚带儿子在南野河口捕鱼之时,恶龙吞食了故亚的独子。故亚凭借一身武艺火烧恶龙窝,杀龙复仇[25]。瑶族民间故事《杨梅仔吹笙除恶龙》中,恶龙抓走了杨梅仔的姐姐小红妹,杨梅仔吹笙制服恶龙复仇,并救出姐姐[26]。东乡族民间故事《九池和龙窝的传说》中,九池村中住着从西域迁来的麦赞尼一家六口,然而南山沟一条九头骚龙吞食了麦赞尼的父母,掳走了麦赞尼的妹妹,并杀害了麦赞尼的两位哥哥。于是麦赞尼翻山越岭来到太子山向仙人学艺复仇,斩杀妖龙。[27]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梁青]当代日本民间叙事研究的走向
下一条: ·[扈耕田]中国国花溯源
   相关链接
·[马克·本德尔]举证策略:以彝苗史诗民间物质文化和环境意象为例·[黄静华]拉祜族史诗的生长和延展:书写文本的意义阐释
·[董秀团]心理疏泄与群体记忆: 基于《火烧松明楼》传说“完型化”过程的探讨·[王尧 刘魁立]生命树·林中路
·[梁青]当代日本民间叙事研究的走向·【讲座预告】顾希佳:口头与文本:中国古代民间故事谫议(北大,2018年4月21日周六9:00)
·[张琼洁]论民间故事价值的多层级结构·[孙正国]湖北民间叙事长诗极富文化价值
·[朱凌飞 胡为佳]从“文本”到“本文”的田野阐释·[伦珠旺姆]《格萨尔》圆光艺人才智的图像文本
·[黄景春]当代红色歌谣及其社会记忆·[王倩]作为图像的神话
·[江帆]谁在叙事 为何叙事 如何叙事:“非遗”保护的田野立论与概念拓展·[屈永仙]傣族口头传统文类及其传承者
·[刘守华 刘晓春]白族民间叙事诗《黄氏女》的比较研究·[吴晓东]一个将回到民间的史诗文本 ——陈兴华《亚鲁王》译本与仪式的关系
·[周争艳]国内表演理论研究述评·[郑艳]京津竹枝词的发展历史及其文本性质研究
·[王雪]《阅微草堂笔记》中的女性命运与女性形象·[田永甜]论《搜神记》“李寄斩蛇”故事的复杂性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