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多]宇宙科技、宇宙观与神话重述——从嫦娥奔月神话到探月科技传播
  作者:张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12 | 点击数:1417
 

摘  要:嫦娥是中国神话中著名的月神。嫦娥神话不仅粘连了后羿、西王母、月中桂而构成一个神话群,而且借助中秋拜月习俗,深深镌刻在中国人的宇宙观念中。随着宇宙科技的发展,嫦娥在当代探月科学活动中被作为象征,在大众媒体话语中被重述为登月英雄。中国“嫦娥探月工程”的若干仪器,甚至月球地理都以“嫦娥”“玉兔”“广寒宫”命名,体现了古老神话仍在现代科技传播中延续。神话重述与科技传播的跨界融合,带来了知识创新的新范式。

关键词:嫦娥;神话重述;嫦娥探月工程;神话-科学;科技传播

作者简介:张多,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博士后


 
引论:神话与科学的悖论
 
  “神话与科学”是神话学的一个经典的论域。美国神话学家格雷戈里·施润普(Gregory Schrempp)曾列举若干混合概念如:Mythopoeic(神话时代的、诗性智慧)、mythico-religious(神话-宗教)、protoscience(原始科学)、pseudoscience(伪科学),这些概念倾向于表达“神话”和“科学”具有同等重要性和概念模糊性。从古希腊哲学中逻各斯(Logos)和秘索思(mythos)二分开始,神话思维与科学思维的纠葛就一直伴随着西方神话学的发展。
 
  18世纪以来,随着科学技术迅猛发展,许多人认为科学发展必将导致神话逐渐衰落并永远消失。神话中诸多超自然的现象被自然科学一一证伪。与此相对的,一些人试图找出神话叙事中的科学性,比如将古代洪水的地质学证据与洪水神话相对应。神话与科学的对立形成了一个悖论,“伪科学”就像科学主义者的武器,指向种种人类既有的文化形式。然而神话并没有在高科技时代消失,反而在新媒介、新生活、新技术中扮演新的角色。
 
  在神话学史上,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认为神话和原始宗教是应用科学(技术)的原始对应物。他专门写过一本小书《火起源的神话》(Myth of the Origin of Fire)介绍分析了世界各地的火神话。弗雷泽并没有解释为什么科学的发展没有使神话消失。火起源神话是在用火技术普及后产生的,新技术并没有终结神话思维,反而给神话思维带来了新的阐释空间,塑造新的文化。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1969年当美国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落在月球表面的时候,神话学家坎贝尔(Joseph Campbell)敏锐地捕捉到这件事的文化意义,他说:“就当我们在起居室里,通过电视机收看地球上空那艘奇异的飞船,以及尼尔·阿姆斯特朗的足迹的影像时,我们要用心去体会人类的这次旅程——第一次在呼啸着地球卫星的土地上留下生命的印记。”坎贝尔看到人类自古以来摆脱引力、向往宇宙的观念再次被启动并强化。他无不感慨地说:“科学已将我们重新与古人联系在一起,我们将认知我们自己内心深处的本性在整个宇宙中放大的映射。”在宇宙探索时代,神话成为科技活动重要的表述资源。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是以古希腊神祇的名义。“阿波罗”绝不仅仅是一个随机代号,这就是本文将要讨论的问题。
 
  与“阿波罗登月计划”相似,中国的“嫦娥探月工程”也用了月神嫦娥作为代号。邓启耀师生在谈话录《卫星和互联网情境下的神话学讨论》中谈及了嫦娥神话在科技语境中的转换,他们认为现代科技活动用神话命名,是神话在当代社会特殊情境中的一种存在形式。但事实上,“嫦娥奔月”神话本身就具有人类摆脱地球引力、向往月球的超越性。这种超越性与月球探测科学的目的是一致的。嫦娥计划是探讨神话重述与科技传播关系的典型案例。
 
奔月:嫦娥神话的宇宙观念史
 
  嫦娥神话原本是上古汉语口头传统(oral tradition)中的月神神话与信仰,大约在战国时期进入书面记录。到汉代,嫦娥神话与西王母神话、月中兔神话、羿神话粘连,形成了昆仑神话的集群,对后世文化产生深远影响。
 
  1993年湖北江陵王家台出土一批秦简,其中307号简有文字:“归妹曰:昔者恒我窃毋死之□……”;201号简有文字:“奔月,而攴占。”这些出土文献的记载正好与传世文献相对照。李善《文选》十三卷载谢希逸《月赋》注,引《归藏》曰:“昔嫦娥以不死之药奔月。”这则佚文与《太平御览》九八四卷引《归藏经》文相同。
 
  据学者研究,秦简《归妹》所反映的“嫦娥奔月”神话,与传世文献所记录的《归藏》文字,特别是东汉张衡天文学著作《灵宪》所引的古本《归藏》能够对应,与秦简《归藏》的内容基本相同。由此可见,嫦娥奔月的神话至晚在秦代已经从口头传统进入到书面记录。从这一媒介转移过程看,“奔月”是嫦娥神话的核心母题,这种宇宙观不论在口头传统还是文献传统中,都有着强大的文化基因。
 
  汉代《淮南子·览冥训》载:“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灵宪》载:“嫦娥,羿妻也,窃西王母不死药服之,奔月。……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出土的汉代画像石、画像砖上,也有大量月中兔、嫦娥、月中桂、西王母的图像。可见汉代是嫦娥神话发展的一个关键转变期,通过话粘连月精、西王母、月中桂神话,由单一叙事转变为复杂叙事。这一时期的神话叙述,已经对月球有了细节性的描绘,可见汉代人对月球的思考愈加复杂。并且从墓葬文化角度看,月神宇宙观背后交织着灵魂观与生命观。
 
  日月神话本身就是创世神话中最核心的母题群。在杨利慧等的《中国神话母题索引》中,月亮神话的编号从470-509.2号,有多达121个母题。月亮作为距离地球最近的星体,对整个人类文明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山海经》中,已经有月神神话的记录。《大荒西经》载:“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楚辞·天问》载:“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神话学家王孝廉说月亮是形成神话的主要力量。在中国文化中,月是一个文化含义十分丰富的符号,民间还把月亮称为玉兔、金兔、玉盘、清光、金波、玉羊、银台、玉钩、月亮公公、月姥娘、月光菩萨等。月与人的复合关联在两千多年时间里不断被强化。
 
  时至今日,中国各地的口头传统和民间信仰中,还有众多月神神话。河南西部嵩山地区的民间口承神话说,月光童子到人间玩,在月下饮酒、所以中秋拜月就能有幸得到仙药。在华北民间,月老牵红线、月亮为媒的神话与信仰也十分普遍。许多民间庙宇比如北京妙峰山就供奉月老。由于月亮运行与人类生理的关联,月神还是生育之神、坐月子之神、月经之神。中国古代的太阴历也是根据月亮运行制定。
 
  嫦娥是月神中最重要的一位。嫦娥神话在华北民间有十分深厚的口头传统。河南方城县民间讲述嫦娥是药奶奶,掌管着不死药,所以崇拜嫦娥。河南桐柏县的民间口承神话说,嫦娥误吃仙药奔月,而羿以为嫦娥背叛他所以射月,但是箭插在了月中桂树枝上,嫦娥乃射下桂皮表明其心迹。
 
  在长江流域,嫦娥神话因为桂树与中秋节而得到强化,形成了地域性神话传统和月神信仰。湖北咸宁地区广植桂树,形成传统产业。在咸宁桂花镇大屋雷村有拜月的传统。大约在15-18世纪,该村存有日月神庙,后废弃。清道光年间,族人将日月神像移到祠堂,形成固定的中秋拜月仪式体系。拜月仪式上鸣金奏大乐、燃天灯(月灯)、请神,并在祭祖坛位祭祀先祖,三献桂花酒。仪式上念诵的《请神咒》中有祭词:“紫薇大帝,龙光神祗,太阳真君,太阴真君,嫦娥仙子,月宫诸神。”
 
  在咸宁地区,民间讲述嫦娥神话的风气尤盛,甚至神话文类演化为民间风物传说。咸宁桂花镇盘源村就把后山巨石与嫦娥叙事粘连,说山上巨石光洁如镜,这块巨石就是嫦娥飞天时的垫脚石;石头上还有嫦娥的脚印,这个地方就叫仙人墩。这个风物传说在清代已经入诗,清人董文枢在《仙人蹬》诗中写道:“钟台山下仙人蹬,仙人足迹几寸深。飞仙飞去久不还,空山一足千年证。仙人一足如泰山,夸娥颠仆哄山灵。”这样的叙事案例在当地比比皆是,可见嫦娥神话的生命力在当代依旧旺盛,中国民众奔月的理想从未减弱。
 
  从先秦到当代,嫦娥奔月神话承载着中国人的月球宇宙观与月神信仰。她的神格基点是奔月女神,“奔月”是附加在嫦娥身上最重要的文化功绩,这也是现代探月计划用嫦娥命名的深刻文化内因。嫦娥作为连接人间与月宫的纽带,占据着关键性的信仰位置。总体来看,嫦娥神话在数千年的演化流布过程中,其基本的叙事特征是围绕“奔月”这个核心母题展开的。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郑土有]三种力量的互动:中国农民画艺术的生成机制
下一条: ·[夏循祥]民俗遗产化的价值观冲突
   相关链接
·[张多]女娲神话重述的文化政治——以遗产化运动为中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