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古人如何过清明
  作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07 | 点击数:1292
 

      在唐代,清明节与寒食节一道,首次被列入国家法定节假日。

      《大唐六典·尚书吏部》有规定,唐代内外官员都有“假宁之节”:元正(旦)、冬至、寒食、清明、端午、七夕、中秋、夏至、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几乎每逢节气都要放假;还有婚假、丧假、探亲家、拜扫假等。

      清明节和寒食节由于紧连在一起,常被现代人误以为是一个节日的不同叫法,其实二者并不同。冬至后第105天是寒食节,故又称“百五节”;寒食节之后便到了清明节。

      在民间传说中,两个节的起始源头都是一样的。据汉人桓谭《新论·离事》中的记载,寒食节本是山西风俗,时“太原郡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日”,以此达到少生病的保健功效。

      桓谭认为,此俗“为介子推故也”。此传说可信与否暂且不说,不过介子推确有其人,《左传》上便有记载,但名叫“介之推”,仅称他是“隐而死”,并无晋文公放火烧山的情节。但不论怎么说,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寒食节和清明节由来已久。

      在隋唐之前,人们重寒食、轻清明。到李隆基(唐玄宗)做皇帝时,将清明节扫墓正式编入礼典,属当时的“五礼”之一,清明节的地位因此得到抬升,清明假期与寒食节连在一起,成为当年继元宵假期之后春天里的“小长假”。

      唐代朝廷的节假日是这么安排的:“元正、冬至各给假七日,寒食到清明四日,八月十五、夏至及腊日各三日。”用现代汉语解释一下就是:元旦和冬至两个节日,各放假7天;清明和寒食节连在一起,放假4天;夏至、中秋节和腊日(腊八)各放假3天。

      事实上,唐人也确实喜欢过清明节。仅从时节上说,其时春暖花开,正是春游的好时节,既能扫墓,又不误看景,这样的节日自然广受欢迎,所以时人竞相外出。从杜甫“著处繁花务是日,长沙千人万人出”诗句中,便可以想象唐人清明节出游、扫墓的热闹景象。

      到了宋代,清明节也是国家法定节假日。宋代延续了唐代的做法,寒食与清明两节合在一起,假期也是7天。而且两个节日已完全融合为一体,并移植了上古时“三月三”上巳节的某些娱乐功能,人们出游喜欢来到水边。

      清明节也是宋人重要的节日,甚至比唐人更看重,扫墓的风俗更浓,这从北宋人张择端绘于清明时节的《清明上河图》中便可以看出,首段就是时人从汴京(今开封)野外扫墓归来的情景。宋代清明节里,皇家和民间都会举办一系列活动,热闹程度不输元宵节。时开封人孟元老在后来撰写的《东京梦华录》中,记述当年京城过清明节的气氛:“京师清明日,四野如市,芳树园圃之间,罗列杯盘,互相酬劝,歌舞遍满,抵暮而归。”

      宋人在清明节长假里的活动很多,民间在这天还喜欢挖井,而皇家则会举行一项唐代皇家就有的“改火”活动。但宋代皇家更特别,让宫内小太监们在阁门前用榆木钻火,第一个取到火的会得到奖赏,奖品相当丰厚:一只金碗、三匹绢。皇帝再用取到的新火种点燃火烛,赏赐近臣。

      随着唐宋的远行,清明节的繁华和热闹也不复存在。到了元代,唐宋的“公务员”多假制度被否定,节假日大为减少。但元时清明节与寒食节从功能和活动内容上看,在事实上合成了一个节日,仍与元正(元旦)一样,是元代最重要的节假日之一。朝廷会放假3天——要知道,元代皇帝的生日天寿节(唐时称天长节)和冬至才放假2天。

      到了明、清两代,寒食、清明二节则完全退出了国家法定节假日序列,政府仅保留元旦、元宵和冬至三大节假日。虽然不放假,时人仍喜欢过寒食节、清明节,外出扫墓、春游。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4-05 第8版:文化遗产
【本文责编:刘艳超】

上一条: ·让传统服饰成为“穿在身上的非遗”
下一条: ·一颗传承心 刀刀见真功
   相关链接
·[毛巧晖]日常生活景观与民间信仰·[陈泳超]作为地方话语的民间传说
·[张小稳]从地区性的哀思到全民性的欢愉·[张隽波]清明节:现代节日体系构建的先行者
·[舒燕]语境化与民间传说的跨文化传播(仅摘要)·[黎敏]从《孟姜女》传说的演变看其传承的内在动力
·[程瑶]地域性与传说的当代传承·陈泳超荣获北京大学第十三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
·[毛巧晖]微信时代清明节·[刘晓峰]妖怪学研究
·[杨秀]节俗的文化关联:以嘉兴清明节为例·[安介生]寒食节缘起与介休乡土地理新论
·[陶棣华]泥马渡江意迷离·[刘文江]神奇记忆:一个重要的欧洲传说学概念
·[霍志刚]曹雪芹传说与民间故事类型·[陈祖英]钟敬文民间传说研究采撷
·[施爱东]重绘民间传说的“动力”·[张勃]清明节传说:小故事传递大道理
·[户晓辉]一个人一生能讲几个故事?·陈泳超:《背过身去的大娘娘:地方民间传说生息的动力学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