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朱佳艺]论民间文学的“经典化”建构及其对文学主体的影响
  作者:朱佳艺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3-24 | 点击数:1877
 

主编推介:本期新青年朱佳艺,女,北京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民间文学专业直博生。本文探讨中国民间文学“经典化”的历史过程及其对民间文学主体的重新建构,并反思学界如何以“平视”和“求真”的立场面对田野中活态的民间文学。


 
  内容提要:自学科诞生之日起,“经典化”就成为了民间文学的宿命。百余年来,官方和知识精英一直不遗余力地对民间文学经典进行建构。然而,经典化思维终究是一种“有偏”的视角。民间文学的真实存在是一个“活态”的主体,就像一颗有果肉、有果核的种子,在“语境”这个土壤中自足地生长。官方和知识精英对民间文本的“经典化”,实质上是把民间文学这颗种子带离土壤,令它“失活”,偏离了自己的真实面貌。在今天,研究者应努力让民间文学的主体“复活”。
 
  关键词:民间文学;经典;活态;主;语境;学术史
 
  在民间文学学术史上,“民间文学经典”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迄今为止,很多书目都以“民间文学经典”命名,“四大民间传说”等广为流传的民间文学作品,更是被学界冠以“经典”之称。然而细究根源,我们就会发现“民间文学经典”这个话语背后隐含着某种悖论。本文所要探讨的,就是“民间”和“经典”之间的悖论究竟是如何生成,又是如何在“公共文化”和“地方文化”这两端发生影响的。
 
一、当“民间”遭遇“经典”
 
  在我国古代,“经典”一般是指具有典范性的儒家传统著作。《汉书》云:“周公上圣,召公大贤,尚犹有不相说,著于经典,两不相损。”这里的“经典”就是指儒家经典。后来,“经典”又用来指代佛经、古兰经等宗教典籍,或者某一学科的专门著作,如《山海经》、《水经》等。而在西方文化传统中,“经典”往往与宗教著作有关,如美国学界用来指称经典的“canon”一词,原本是一个对《圣经》的注释。可见,在东西方的定义中,“经典”都是指具有典范性、权威性的著作,它往往具有悠久的历史、广泛的地域流布和较高的知名度。从古到今,经典作品始终是文学研究者关注的核心。在20世纪的文学批评理论史上,不少西方学者对“经典”产生和演变的机制进行了研究,逐渐发展出两派主要观点,即“本质论”和“建构论”。本质主义的经典化理论强调文本自身审美特性的作用,认为使得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的那种“美学特质”潜藏于文本自身,经典的建构是在文学作品内部进行的。如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从纯粹审美的角度维护经典,主张“审美选择总是经典构成的每一世俗方面的指导准则”。而建构主义的经典化理论则着眼于意识形态和官方文化权力的作用,认为经典的形成并不是由于“普遍有效”的美学原则起作用,而是文化权力掌握者的刻意建构。其代表人物、法国文化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指出,文化场域中存在“保守派”与“先锋派”知识分子的斗争,前者是固有文化秩序的守护者,后者则是其颠覆者。二者竞争的最重要资源是文化产品的“合法性”即其“命名权”。获得了“合法性”的文化产品才算作神圣的经典作品。所以,经典化的本质是两种文化权力进行争夺的过程。
 
  从今天的学术视角看来,“建构论”无疑是更符合事实真相的。因为“本质论”所强调的“审美特性”,说到底也不过是文化权力建构的产物。试想,对于“什么是美的”这个问题,站在不同立场、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给出的答案可能千差万别,但在特定文化语境下,主导审美判断的永远只能是其中的一种,这就需要有人来“规定”哪一种答案是对的。而拥有这种“选择”和“规定”权力的,无疑还是持有文化资本的人。所以,“经典”不是天然生成的,而是被人为筛选和建构的。换句话说,文化和学术本无经典,当官方或知识精英将特定文本进行经典“化”,也就有了经典。比起“经典”一词相对单纯的定义,“民间”的内涵就复杂得多了。几乎每一部关于民俗或民间文化的论著都会先给“民间”或者更简单的“民”下一个自己的定义。“民”是一个颇具政治色彩的概念,其定义会受到政治环境、文化和学术传统等多个因素的影响。在“民众全体”和“下层人民”之间,在“社会群体”和“每位个体”之间,在“落后野蛮”和“拥有文明”之间,各家各派至今还在论争不休。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绝大多数语境下,“民间”与“官方”都是一对相互对立的概念。甘居草根地位的“民间”与源于主流文化的“经典”,原本不应该是同一个空间之内的概念。因此,当我们看到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上反复被提及的“民间文学经典”一词,就很容易感到某种悖论甚至荒谬的意味:“民间”与“经典”这两个相互平行的概念,是如何通过“文学”被神奇地捏合到一起的?实际上,对于什么样的文本可以称为“民间文学经典”这个问题,前人的确有一些基本的认识。一方面,一部作品无论是民间文学还是作家文学,都必定面对两个基本的评价标准:审美价值和思想价值。只有兼具美学欣赏价值和符合主流定义的“思想性”,这部作品才有可能被纳入经典评选的视野。另一方面,由于民间文学自身具有很多不同于作家文学的特征,人们对“民间文学经典”的评判也有一些独具特色的标准,那就是以民间文学的四大特征来衡量。
 
  根据钟敬文等前辈的结论,民间文学的四大特征为“口头性”、“集体性”、“传承性”和“变异性”。在文本中,这些特征表现得越鲜明,就越容易被民间文学研究者树立为“经典”。“口头性”是民间文学的内在和本质特征,姑且不论;“集体性”体现于文本在民间的“知名度”,这一标准可以被量化为地理分布的广泛程度和讲述者的数量规模,在民间知名度越高的文本,越容易被经典化;“传承性”体现于文本传承的历史时间,传承时间越久,越容易成为经典;“变异性”则直接体现在异文数量上,异文越多,民间文本内在的创造潜能越大。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民间文学的这些基本特征,与“经典”本身的定位可能是存在矛盾的。如《非经典理论时代的来临——从“经典”与“民间”说起》一文指出:
 
  作为经典,起码要有四个要求:一是,它一定有一方面是固化的,不动的,不管是内容还是主题还是形式还是感情基调,它不是因人因地因时而异的;二是,它是可以用来衡量和评判相关的同类事物的,它一定是某段历史时空中最高标准的一员,因此它可以是这段历史时空中最高标准的合法合理的代表;三是,它一定是高于它被经典化的那个标准的,除了经典标准的阐释外,它还具有无限丰富的阐释可能;四是,它是无法再创造的,不可完全被复制模仿的,独一无二的。
 
  在这里,“固化的”、“不动的”等形态特征,与民间文学的变异性特点存在根本矛盾;而“无法再创造”这一条,更是难以与民间文学相容——须知道民间文学的生命力就在于生生不息的再创造。这篇文章对“经典”的定义,实际上已经暗示着“经典”与“民间文学”其实存在某种本质的、甚至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们不由得要产生更加强烈的疑惑:如果“民间”和“经典”果然如此矛盾的话,那么,在浩如烟海的民间文学中,能够被称为“经典”的作品应该是少之又少的。然而事实与推断正好相反,从二十世纪的歌谣运动以来,“民间文学经典”不断被筛选、被建构、被阐发,乃至被传承,至今方兴未艾。要探知形成这一悖论的原因,就要首先查检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上哪些文本获得了进入“经典”殿堂的资格,及其背后的文化、政治动因。
 
二、中国民间文学的经典化历程
 
  (一)歌谣运动:在“雅”与“真”之间
 
  中国民间文学的经典化,是与整个民间文学学术史相伴而生的。“寻找经典”乃至“建构经典”的倾向,从1918年北京大学征集全国近世歌谣那场运动就开始了。在1918年2月1日发布的《北京大学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中,刘半农提出入选歌谣应当具备“有关一地方、一社会或一时代之人情风俗政教沿革”、“寓意深远有关格言”、“不涉淫亵,而自然成趣”等“资格”。而在1920年12月拟定、1922年2月改定的《本会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中,与上述内容对应的一部分被改成了这样的表述:
 
  寄稿人应行注意之事项:一、字迹宜清楚;如用洋纸,只写一面。二、方言成语,当加以解释。三、歌辞文俗,一仍其真,不可加以润饰;俗字俗语,亦亦不可改为官话。四、歌谣性质并无限制;即语涉迷信或猥亵者,亦有研究之价值,当一并录寄,不必先由寄稿者加以甄择。
 
  这份新《简章》取消了原《简章》中的思想内容和审美标准,并且特别将原《简章》中“不涉淫亵”这一条,改成了“语涉迷信或猥亵者,亦有研究之价值”,这就把搜集整理工作的着眼点从道德、文艺转向了学术。两份简章的差异反映出现代学术史上两种研究观点的分歧,笔者将其分别概括为求“雅”与求“真”。在其后十多年的时间里,两派的论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求“雅”一派以胡适、刘半农、董作宾等人为代表。胡适曾经在文章中写道,那些有文学意味的“风诗”应当有人“用文学的眼光来选择一番”,使得它们“特别显出来,供大家的赏玩,供诗人的吟咏取材。”这里所谓“文学的眼光”就是一种知识分子的审美判断。刘半农更不必说,作为一名诗人,他始终从发展新诗艺术的目的出发,来采集和编选民间歌谣。而几年后,董作宾在有《民间文艺》创刊词性质的《为〈民间文艺〉敬告读者》一文中写道:“民间文艺,是平民文化的结晶品:我们要了解我们中国的民众心理,生活,语言,思想,习惯等等,不能不研究民间文艺;我们要欣赏活泼泼赤裸裸有生命的文学,不能不研究民间文艺;我们要改良社会,纠正民众的谬误的观念,指导民众以行为的标准,不能不研究民间文艺。”董作宾所需要的民间文学,是符合“雅”之标准的民间文学。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微信公众号(folklore-forum)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岳永逸]中国都市民俗学的学科传统与日常转向
下一条: ·[岳永逸]孙末楠的Folkways与燕大民俗学研究
   相关链接
·中国故事节·大学生故事会在沈启动·中国故事节·大学生故事会启动仪式暨汇报展演
·[施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保护”的内在矛盾·万建中:打捞失落的民间文学
·[毛巧晖]民间文学:在政治与文艺之间多面向重构·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
·[杨利慧]遗产旅游与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二三模式”·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民间文学研究所简介
·中国与澳大利亚少数民族及原住民文学”学术研讨会在贵州举行·《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张举文]成人仪式研究的一部经典民族志著作·《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史诗”专家组成立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谜语、谚语、民间俗语”专家组成立·《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民间歌谣”专家组成立
·推动曲艺活态传承的有力举措·《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民间小戏”专家组成立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启动:央视朝闻天下(2018年6月18日)·“纺织新生代”——上海土布经典纹样展文化遗产日特别活动
·上海土布经典纹样展在华东师大召开·《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神话、传说、故事”专家组成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